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第三十四章 善恶皆了(上)

民间金融研究院 2018-09-05 09:16:39

第二天,李锌很早就去了公司,他有一个大业务可以做,虽然,这次的业务肯定没有机会收取中间人的“顾问费”,但是,做资金借贷生意的人,有事情做是最快乐的。与黄义仁的交流其实也只是隔了一层纸,他们好像根本就没有因为柳和平的事情闹得不愉快似的。
    黄鹂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一点,黄义仁不想告诉李锌。他再次答应了女儿的要求,无论李锌做了什么,做老爸的都要尽可能的容忍他,还要帮助他。前几天黄鹂的眼泪,让今天的李锌心情很轻松,他不知道黄义仁内心的苦涩。李锌从老板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非常高兴,他今天有了两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一是黄总居然让自己不要再管柳和平业务的收尾工作了,他不知道黄义仁已经找了外地“黑道”上的人来处理这件事情;二是黄总让自己重新把业务工作抓起来,这说明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对自己的信任。
    李锌在老板办公室门口,碰到了妖娆的李佳佳。在高兴之余,李锌对她很礼貌地点头致意,这让佳佳很愉快,她进去也说了李锌几句好话。
    李锌又想到了与熊小川合资公司的事情,自己是关心得太不够了!他马上给熊总打了一个电话,听出对方在电话中的声音,是不满意的,李锌也不多计较,对话筒说:“大哥,小兄弟马上就到你那里!”
    熊小川耐心地等待李锌的到来,他们从吴教授那里得到的支持是巨大的。他和李锌一直把老爷子侍侯得非常好,在数不清楚的灯红酒绿之中,主要以熊小川为主,李锌为辅,利用吴教授的学生们,以“教授弟子”的身份,建立了一张正在发展壮大的政商网络。按照熊小川与李锌的约定现在李锌还是以资金借贷业务为主体,这样可以很好地配合熊小川的咨询生意,同时再从咨询行业向民间私募资金方向发展,就是走许量曾经走过的道路。
    许量是2008年1月30日离开谢丽的。许量选择了儿子外出的时刻离开的,之前他们父子已经把人生就是一场不能后悔的单程旅游的道理交流得很透彻了。许量知道儿子一定会很快长大的,他知道他与谢丽的分手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在回国的机场,在形形色色的人流之中,他和谢丽相向而立,在临分别的时刻,他终于看到了她内心的柔情和泪水;她也看到了他久违的柔情。但是,人生的棋局落子无悔,他们都明白这些悔悟已经来得太迟了。
    在一起相爱和生活了二十多年,要分手了,谢丽对许量什么都不想说,她想她已经对许量说了这样长久的千言万语,什么样的滔滔江水一般的感情还没有说完呢,还有什么样的人生成败得失放心不下呢?他对她最后的话语也只是两个字:“保重!”
    没有眼泪,眼泪已经够多了;没有微笑,那没有必要,只有淡雅的寂寞。人生早晚都要分别,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带走的,许量拼命想放下一切,可是双手还是拿满了东西,他看谢丽远去,眼睛非常疼痛。她的一切从熟悉立刻到了陌生,一直到她娇小的身影被机场的自动玻璃门不可避免地剪断,一直到她和自己一样,都将变成另外一个男人或者女人的爱人!“他妈的!世界上哪里有什么永恒的爱情?”许量骂出了声:“现代人,包括老子,谁不是用爱的名义在冠冕堂皇地亵渎和背叛爱情?”一想起那些低俗的爱情电视剧所描写的爱情,他觉得很恶心,他想去追谢丽,那可是自己的过去,那可是自己的老婆!但他心轻飘飘地去了,身体却重如磐石,
    他喉咙里面“骨碌”了几声,拳头握紧,面露凶恶之光,脸色难看之极,好象是在呵斥自己或者要与自己的“自我”、“本我”和“他我”三个灵魂的主体搏斗一番,也不去管四周老外是否有人能够懂得东方哲学、了解中国好男人离婚艰难困苦的此情此景。正在无边无际的苦海挣扎之间,突然后面有人说英语。许量猛然回头,看见一个陌生女人很关切地看着自己。她大约不到三十岁,神态飘逸,举止优雅,是一个真正的美人儿。许量的表情并没有能力松弛下来,依然僵硬。他突然觉得世界上的美女都非常讨厌:红颜祸水啊!难道自己的家走到破裂,不是和那些五颜六色的红白黄玫瑰有关系吗?他的英语水平很差,听不懂她的话,于是粗暴地用四川话说:“走开!格老子,不要多嘴。”那个女人不解地微笑了一下,好象不懂得许量的话,这说明她应该是华裔或者亚洲人。等她离开,许量找个座位慢慢坐下来,但他激动的心情一直在飞机上才逐步平息下来。当飞机在浩瀚的太平洋上飞行的时候,许量麻木的神经开始苏醒过来,他穿越机窗,看蔚蓝的大海,成都越来越近了。他想:不管事情多糟糕,许量的生活还要继续,但那个女人的美丽形象却分外的清晰起来,再也挥之不去。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才是真正有国际水平的大美女。
    许量没有告诉任何人他要回国的消息,他很劳累,多年的商海颠沛,让许量身心疲惫不堪,他决定画地为牢,自己一个人孤独地生活与工作一段时间,为期两个月,等到春节过后,估计谢丽要求离婚的律师函就应该来了。对张嘉仪的思念其实也一直未停止过,但是,他许量真的能做到只爱张嘉仪一个女人吗?自己是一个很纯粹的性情中人,因为害怕自己万一因为性情激荡的原因而做出对不起嘉仪的事情,谢丽和张娅就是前车之鉴,所以,许量还是选择了逃避。
    在上海呆了几天,许量才悄悄地回到了成都,他很隐秘到坐上了李健康的车,与美国回来的同学龙良君和李健康,在双流的一个农家乐喝酒吃饭,许量大醉了一场。他知道了几年以来,一直与自己聊天的那个“微笑的月亮”,说的话基本上都是真实的,她对国际资本市场的研究之所以那样准确,也不过就是她每天的工作和专业而已。更奇妙的是她居然还是龙良君的上司!真是天地太小,网络有奇迹。而且,听龙良君说,她还是一个非常有背景的、不一般的女人,她在国际资本市场上都是有份量的女人。许量动了心思,他想如果自己的一生不仅仅是局限于四川成都,而是需要远走天下的话,与这样的女人交往和认识就是必须的事情了,他由衷地说:“真想去见一下微笑的月亮!”他的两个哥们就笑话许量“花心”。
    许量哈哈大笑,他说:“我不是花心,而是好奇和希望能够有机会学习外面的资本市场经验。一个普通的网友,居然是这样高层次的一个女人?这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因为醉意,他笑得有点夸张:完全失去谢丽的痛苦,也爆发出来了。他对两个大学哥们开玩笑说:“男人还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尤其是我许量!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这样,见了喜欢的美女就想呆在一起?”李健康不断地劝告许量要对自己宽容一点,他很认真地说:“人有时候原谅别人比原谅自己更容易,但能够原谅自己也是一种美德。”
    龙良君也在一旁帮腔,他说:“等我回到美国或者有机会的时候,我可以帮你试试,看‘微笑的月亮’是不是也能够对许哥这样的中国杰出男士微笑?”许量用力摆手,否决道:“不用劳驾了,我自己可以找‘微笑的月亮’聊聊天,说句大话,我许量或许能够吸引她参加我们的国家经济发展,这可不是聊天而是爱国行为!”于是哥们几个就用酒来说话,一直说道筋疲力尽。
    等好不容易把许量弄回他的家中,在送龙良君回他暂住玉林小区出租屋时,李健康对龙良君解释了很久,他不断追问许量到底拥有什么样的感情世界?谁是张娅、张嘉仪,还有谁是许小露和李玫呢?龙良君最终还是不太明白这些女人,到底与许量有怎样的故事?他只是在与李健康分手的时候,说了一句台词,就是喜剧演员范伟被赵本山忽悠的时候,脱口说出的名言:“脑袋有点乱。”李健康暗道:“天才知道这个新美国人是怎么知道这句话的。”
    终于,龙良君步履蹒跚地回他的临时住所了,李健康觉得龙良君的步履才是乱糟糟的,不像许量醉酒了,走路开车都还很笔直,他走路都没有正确的章法了。龙良君这次回成都,本来是来怀旧和伤感人生的,没有想到的是,他很快就找到了重新做成都人的快乐。但是,他的美国老婆和他打起了冷战,纯粹的美国女人,是绝对不可能懂得家乡对每一个中国人情感世界的支撑作用的。
    许量在自己的家中,精力旺盛,开始了新的折腾,他又找出了一点红酒来喝。本来想以酒当药消愁解毒的,没有想到的是,在连续呕吐了几次之后,精神却慢慢得好了起来,变得愁更愁了!他干脆去洗澡。把水温调得很低,在寒冷的感觉中,他的精神与身体都高度绷紧了。
    许量在渴望回家乡治疗心中之伤的冲动中,连夜开车冲进了黑暗之海,投入了老家的山区。在那里,他准备呆上至少半个月。这次回家的路上,他没有开手机,他暂时切断了他与世界的联系,甚至希望世界上的人都把他忘记。穿行在黑暗的高速路上,许量独自开车的时候,喜欢盯住白色的画线把车开得很快,就像在空中飞行一般,这样的感觉很好。
    后来,许量用不少假话才成功隐瞒了谢丽与自己可能离婚的事情,这样他的父母才能够在田园牧歌中,继续着他们简单朴实的快乐。
    许量的家乡是山谷,一条公路穿越其中,他的家就在半山腰。回家的第二天,许量独自去了山顶附近的一个洼地,在那里有他少年时候的美好记忆:远处是一棵苍劲虬髯的松树,好像是黄山的迎客松一般,依然那样超然出世;旁边是一块悬崖边的暗黑色远古巨石,永远那么干净,没有一点尘世污染的蛛丝马迹;对面的是一大片镜面一般光滑整齐的绝壁……
    当他坐在大石头上冥想的时刻,在坚硬无比的感受中,许量少年的心情又回来了:他虽然出生山区,但他从小能够从外面来的非常少量的旧书古籍、现代报纸和收音机中,老师的讲课和大人们的闲聊之时,只要任何地方有信息,他就得到了他需要的知识和力量,这就是天赋,一种能够从片言只语中自动领悟出无穷知识的非凡天赋。大智慧不一定会产生在大的地方,智者经常出自于山野之中:许量12岁的冬天飘雪时刻开始写日记;13岁的春雷惊醒了他男子汉的意识;15岁在山野溪流中一个人撒欢大喊诗歌万岁;16岁开始孤独地思考人生的生与死问题;他17岁选择好自己的墓地,就是对面的绝壁里面;18岁走出大山到成都上大学,从此进入滚滚红尘,难以自拨……好久没有来自己的精神与智慧的诞生之地了,许量觉得很惭愧,他不想经常到这里来,是害怕灵魂提前惊醒自己的美梦,在城市中迷失和迷醉自己都真是很容易。
    对面山峰上茂密的林地被剃了一块伤疤一般的空地,那里就有一个手机信号的发射台,虽然是大煞风景,但这也让许量能够从那里得到强烈的信号,用笔记本电脑无线上网居然非常流畅。许量连续来这里好些天,他需要从这里回到他熟悉的精神世界,一是疗伤;二是获得进入未来的动力。
    他专门去找了“微笑的月亮”交流,他们因为有了共同的朋友龙良君,所以,许量和“微笑的月亮”也慢慢地成为了朋友。他们聊天的内容越来越广泛。许量从这个叫常嫣然的华裔女人那里,了解到了欧美最新的金融危机的动态,也学到了很多国际化的现代金融知识;许量也让出生在国外的她了解了中国和成都。至于龙良君说的常嫣然非常漂亮的事情,许量一点探询的兴趣也没有,只是知道这个和他完全能够对话的女人有足够的智慧就非常知足了。
    “雪山精灵”倒是很实在的一个网友,基本上不怎么说话,只是经常来问候自己。许量不了解她,也不想多了解,只是知道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海人,是在一家小公司工作,就是大家叫的小白领。许量也不特别介意。只是今天她和自己聊多了,感觉很好,他才告诉这个大上海的小职员,自己现在是在一个青山绿水的地方“大隐于山”。
    “雪山精灵”很不屑地说:“我严重怀疑”,许量立刻回答:“如假包换”,并让她看了自己的聊天视频。在心情舒畅之时,许量拍摄了家乡的日出与日落照片传给她看,那是动人心魄的美丽!
    他说:“这是一种大上海绝对不可能有的美丽。”
    看了照片里面的山野和视频里面的许量,他神采飞扬,于是她灵机一动,抓下了一些视频切图,她对聊天并不陌生。洪羽菲建议许量改自己的网络名字为金庸小说中的人物“令狐冲”算了。许量一时兴起还真的把自己网名修改成了“成都令狐冲”,年纪就修改为800岁了。 洪羽菲嘿嘿一笑,把自己的网名改成了“上海小师妹”。
    许量说:“女孩子敢于叫自己为雪山精灵应该是冰雪聪明、鬼怪精灵才对。我可是雪山之子,上过几十座雪山了。你愿意做我的上海小师妹岳灵珊,我倒是不反对。”他本来就非常喜欢令狐冲唱的《沧海一声笑》一曲,于是就马上在网络上把这曲子找出来,把歌词发给新结交的小师妹看:“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一襟晚照!啦...啦...啦...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洪羽菲把网络上的歌曲找出来,戴上耳机,边听边认真体会了“……谁负谁胜出天知晓……”这句歌词的意境。这歌曲飘逸,很容易让听曲子的人忽略其中的内涵,但她知道此句的意思其实孕育着非常深奥的人生哲理,再想想许量与老爸之间不正是这样?谁负谁胜出天知晓?商场争斗不就是“此一时彼一时”吗?门有门锁,人有心锁,看来要了解许量应该从认真体会他最喜欢的《爱江山更爱美人》和《沧海一声笑》这两首歌曲开始。
    他却并没有像其他男人那样着急色,他们一旦知道自己是女人,就马上提出要看看她的视频与相片。洪羽菲于是就主动说:“我很丑,但我很温柔。”许量觉得很奇怪:“虽然我爱江山更爱美人,身边美女不少,难道这个网络中的小师妹也免不了脱俗,也把大师兄看成只是好色之徒吗?你漂亮与否怎么会与我有什么关系呢?在网络虚幻的世界中,真诚的心是高于一切的,聊天快乐就是在于人与人能够用灵魂做语言来交流自己的世界,那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美好感受,它的前提是信任,特别是陌生人之间也要相互信任。在网络上一切老少美丑,一切贫富贵贱,一律人人平等。”
    洪羽菲假装很随意地问许量的个人情况时,许量基本上是实话实说。他说自己是成都小老板。
    “上海小师妹”嘻嘻哈哈说:“那大侠令狐冲做什么小生意啊?”许量开玩笑说:“做高利贷生意的。”她故意大惊小怪了一番,又听许量说:“老板的大小不是看你金钱的多少,而是看你经营什么的?经营商品的再大也是小老板。万般皆下品,唯有资本高,资本家才是真正的大老板,我做资金生意而不是资本生意所以是小老板。小师妹,你既然是学工商管理的那就应该知道这个道理。”
    非常的真诚和非凡的自信,这就是许量很阳光很有男人魅力的一面。因为被许量的随意和真诚所震撼,她保留了关于许量的一切信息,然后下了线,自己一个人独自在办公室里面呆了很久,脑海中全部是许量在大山中的逍遥与快活,他自自由自在的状态让她心被针恶狠狠地扎了一般,流出鲜艳的血:“好男人是书”,可是好书绝对不会碰巧就在你的手上。在大上海和全国,甚至世界范围看了好多本书,时间有长有短,方式多种多样,只有这本书爱不释手,因为他很耐看。
    她从好奇为什么那样多的女人喜欢许量所以去探究他,变成了敬重他的快意恩仇。她没有任何男女杂念,只是很单纯地非常希望能够成为他最好的朋友之一,如果成为能够是交心的那种哥们就最好?因为男女之爱太浅薄了,幻想用爱情誓言来对待许量这样“爱江山更爱美人”的男人,其约束力看似很强大,其实新欢永远不敌旧爱,何况许量是非常之人,需要的是非常之爱,只有“知己”这两个字才能够栓住这样优秀的男人。洪羽菲非常庆幸自己正好在许量的心灵开放之时刻,看见了真实的他,她顿悟了:有些男人是生而为奇迹来的,生命中的奇迹或者奇遇,也许许量自己都还不明白。这就是人生最奇妙的“运气”啊!有了这样的男人做好朋友,人生实在一定是别有滋味,至于在上海还是在成都都不重要,甚至在任何地方做任何男人的女人都不会太寂寞。
    她把自己最珍惜的心灵之歌发给了许量(http://www.st020.cn/play/219559.htm)许量很随意地收到了,这是《观音灵感真言》的宗教歌曲,他去网络听了,最后是泪涌心头,但强行忍耐住,让会腐蚀男人坚强的泪水倒灌胸中。没有想到这个普通的小师妹还能够找到这样的天籁之音来描写自己的心情!当然这是偶然,许量匆忙地下载了音乐,然后让这首音乐飘飞在他少年的精神家园,彻底保卫他脆弱的心灵。在明亮的天光下,许量盘踞暗黑色巨石上,在博大的时空中,一个人迷醉宗教情绪,不能够自拨,一直到他第一次体会到了永恒的感觉……
    许量偶然也和成都的朋友们和以前的员工们聊天,但是,他们问到自己在哪里?他都说自己还在澳大利亚和家人团聚。许量觉得与谢丽离婚的事,对自己的心境毕竟还是影响太大。也有很多时候,他甚至也闹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愿意和谢丽就这样因为离婚而永别?张嘉仪不是在水一方,仪态万千地等待自己去找她吗?为什么在自由自在面前会矛盾呢?这让许量痛苦和逃避,他在躲避中和对未来的展望中医疗自己的心理创伤,有点像任性的小孩。




1998-2017

    资本之鹰品牌创立于1998年,历经近二十年的商海破浪。鹰代表速度、专注、眼光和力量,资本之鹰专注投融资领域,以独到的眼光发现中国资本市场的结构性缺陷,并以超强的执行力在资本领域勇于探索和创新。如今,资本之鹰已成为中国民间金融领域知名品牌,在“资本之鹰”品牌下,已经形成了由众多优秀企业共同组成的企业同盟。许量公社作为企业同盟的载体,热忱欢迎“有情怀、有理想、有故事、有交易”的四有企业家加入,与全国200多个城市上万名企业家会员一起,共享人脉和商机,共创赋能新事业。

    详询请留言或咨询电话13689083274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快,关注这个公众号,一起涨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