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电影 | 离《芳华》太远,却也在经历自己的芳华

微眼观世界 2018-08-09 07:45:05



后台回复「50」获取音乐下载链接


《芳华》讲述的是一批60后的故事,在一个充满理想和激情的部队文工团,一群正值芳华的青春少年所经历的成长以及充满变数的人生命运。乐于助人但已情感萌发的刘峰、敏感脆弱又坚强执拗的何小萍、外表娇媚实则心机颇多的林丁丁、满怀正义感和同情心的萧穗子是其中的主角。


《芳华》是冯小刚导演的青春年代,是冯导花甲之年用来追忆自己青春,慨叹岁月流逝的精神寄托。而这般芳华,也只有冯小刚、姜文那代人能拍得出来“阳光灿烂的日子”。


电影极具情感考古意义。随处可见的领袖头像、大标语、旗帜和墙画,以及一次又一次出现的文工团大门,就像凝固在时间隧道里的标识牌,让人仿佛置身40多年前那个集体主义时代的氛围中。文革、越战等特殊历史事件,也能有力地勾出那个年代观众深埋已久的情怀。

 


当那首动人的《绒花》响起,当碧色寨火车站长椅空了,我一下就流泪了。为《芳华》中的那些部队文工团的青年男女,为他们美好的青春,为他们的芳华。


那是青春吐芳华。芳,芳香,华,华彩。那是人生中有色彩的,香气迷人的岁月。


青春就是如花一样色彩斑斓,香气迷人。这种香气,对于曾经在文工团做过美工的冯小刚来说,就是一群刚刚洗完澡,空心穿着军装,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肩膀上,露出修长细腻的脖子。是神采飞扬的脸庞和羞涩的眼神。是舞台上旋转的曼妙舞姿。



而对于严歌苓来说,更是那个帅气英俊的男兵脱掉军装,只穿一件紧绷绷的军用背心,发达的肌肉隐隐透出。在球场上奔跑,在舞台上舞蹈,用坚实有力的手臂托起女演员柔软的身躯。


而八零后演员黄轩的青春是气息,那是阳光暖暖地照进排练厅的木地板,阳光的气息,木质地板的气息,演员练功流下汗水的气息,还有无意间投向自己的女性目光,那种青春萌动的羞涩。


当然,青春不止是这些,青春还有更多的故事。



绿军装,红五星,红肩章。让人想起那句歌词”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


当那一代青年都上山下乡战天斗地,或者到边疆的建设兵团时,也有一群幸运者留在都市,进文工团做演员。更幸运的人进了部队文工团,那简直是根红苗壮的优质人才了。


当那个叫何小萍的女孩跟着叫刘峰的老兵走进文工团时,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她这个右派女儿也能够进部队,虽然她的母亲与父亲在她六岁时离婚了。父亲做了右派,被送进新疆的劳改农场,母亲带着她嫁给南下干部。但在家里却受尽欺负。


她是因为舞蹈队的老师爱才心切,也是因为母亲将她的姓改成继父的姓,才换了身份得以进部队。


然而,在部队文工团,她简直是丑小鸭,无论林丁丁还是萧穗子、郝淑慧,甚至卓玛,小芭蕾都如同白天鹅。


她一进部队便被当做笑话。由于新兵的军装没有发下来,她又急切想穿军装照相寄给父亲。于是,偷偷地穿上了林丁丁的军装,照了张照片,寄给父亲。



她没有想到她到了部队依然被欺负,只因为她身上汗味重,都嫌弃她脏,连男兵都不想跟她伴舞。一件不知是谁的海绵胸垫,更让她被羞辱。甚至女兵要搜查她的内衣,找出海绵垫。


当女兵们和男兵在游泳池边打闹,嬉笑,跳进游泳池里游泳,展示自己美好的身躯时,永远没有她的身影。


连洗澡她也得等待大家都睡了,才独自去洗。于是她偷偷在练功房练功。


就这样,她就像一棵被遗忘的小树,孤寂痛苦的长在角落里。只有在夜晚,她一手拿着手电,一边偷偷地给父亲写不知能不能收到的信,也把自己内心的痛苦向父亲倾诉。



对于主人公刘峰来说,他是青春前半段是火红的,两度到北京开会。在群舞《行军路上》中举着红旗站在队列最前面,那就是现代芭蕾舞团跳《白天鹅》中的王子,在那个年代跳洪常青和大春的主角,简直是又红又专的典型。


他的标兵是干出来的,是文工团里所有脏活累活苦活臭活都主动干的活雷锋。连炊事班的猪跑了都要他去追。吃饺子主动吃破皮的。还给不喜欢吃饺子的歌唱演员林丁丁煮面条。在野外慰问拉练部队的路上见林丁丁脚磨破了,主动为她挑血泡。


在那样的年代,他依然没有泯灭良知,帮何小萍隐瞒真实身份。为战友打沙发,还把自己的到军政大学进修的机会让给其他人。



他就是活雷锋,他习惯照顾别人,别人也习惯享受他的照顾,更习惯他以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神偶像出现在大家面前。


青春和爱情是美丽的双生花,然而,在那个年代是不能有爱情滋生的,人们必须压抑自己的感情,怕被说成小资情调。


同样被压抑的还有对美的追求,即使到了七十年代末期,喇叭裤哈墨镜紧身衫都是异类。



可是,爱情和美就像石头下的小草,总会发芽,就像寒风和冰雪中的梅花,倔强地开花。女孩们偷偷穿喇叭裤,偷偷听邓丽君的歌曲。


邓丽君那甜柔的歌声催开了年轻人的爱情花蕾。刘峰应该一直压抑着自己的爱情的。因为歌声,他勇敢而羞涩地向心中的女神林丁丁表白,并拥抱了林丁丁。


这一拥抱让他从被部队文工团培养的人才变成有作风问题的青年,并被下放到伐木连。


他离开文工团时,来送他的只有何小萍,其他人避之不及。



而何小萍因为对文工团集体的绝望而想放弃舞蹈。在高原为骑兵团慰问演出时,她宁可在服装队熨服装,对于她曾经期盼的舞蹈A角不屑一顾。而政委却用激将法让她在高原跳了她作为专业舞蹈演员的最后一只舞蹈。


青春是激情,是热血,刘峰和何小萍后半段的青春是血染的风采,最终,以战争结束,刘峰失去一只胳膊和何小萍精神崩溃终结了他们的青春。


而留在文工团的那群青春男女,在社会变革中,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随着文工团的解体,在为医院伤病员和医生做了最后的演出后,随着最后的晚饭,在《送战友》的悲怆歌声中,他们的青春也终结在酒杯中。


而一直暗恋着号手陈灿的萧穗子的青春随着她一封偷偷塞到陈灿琴盒里的情书拿出来撕掉随风飘逝在山野里。



青春是梦想,是心动,是汗水与泪水,是对异性的暗恋,对爱情的向往与追求。而五零后和六零后们的青春经历了被压抑与扭曲的十年,经历改革开放,经历战争的洗礼,有着更多的故事。


芳华是什么,芳华是青春留在心底的生命底色。是善良真挚,是不能忘记的情怀。


当失去一只胳膊的刘峰在海口打拼,为要回自己被联防队扣留的三轮车以理据争时,当他被打倒在地,假手甩在一旁,而郝淑慧扶起刘峰,愤怒而压抑地哭喊:“你敢打战斗英雄”时,芳华就是在艰难岁月中坚韧的精神。



当年华老去的刘峰和何小萍在烈士陵园祭奠牺牲的战友。刘峰把酒洒在墓碑上,并将头靠在墓碑上,用手拍着墓碑,似乎拍着这些兄弟的肩膀。


这些将如花的生命定格在青春年华的烈士,芳华是鲜血浇灌的英雄之花,这芳华是“铮铮硬骨绽花开,漓漓鲜血染红它”。


当两人坐在长椅上,静静地坐着,谈论当年,平静地谈论人生历程时。在他们心中,芳华是历经沧桑磨难后的平和平静。


刘峰用剩下的手臂紧紧搂住何小萍。如果说当年刘峰拥抱林丁丁时是激情拥抱的话,那么,此时的抱却是百感交集的搂抱。黄轩将两种不同的抱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当影片完全结束,连演职员表都放完后,我的脑海里还有那一群女兵青春的倩影。琴房,练功房,游泳池。莲花纹的走廊木地板,红褐色的宿舍木地板。


还有战火纷飞的战场上身着白大褂救护伤员的何小萍,穿着病号服在月光下跳沂蒙颂,在音乐中精神复苏的何小萍。


还有带领驼队运送弹药的刘峰在战友不断牺牲,自己手臂炸断,躺在牺牲的战友身边的倔强清冷的眼神。


即使青春已经流逝,年华老去,但芳华却永存。


愿每个人心中都常驻芳华。






———— / END /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