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她的音乐有最深的忧伤和孤独

体像 2018-10-11 06:07:46

 

Lindi Ortega(1980生,2018年婚),加拿大创作型歌手,是近年北美冉冉升起的一颗乡村音乐新星。2001年发行首张专辑,2007年正式进军乡村音乐界,到目前为止,多次获得朱诺奖和北极星音乐奖提名,获得加拿大乡村音乐会年度最佳艺人奖提名和奖项。。。反正就是很有才华啦。


朱诺奖 (Juno Awards)是授与加拿大音乐艺术家以及团体的奖项,类似于美国的格莱美奖,而格莱美奖被誉为“音乐界的奥斯卡奖”;而北极星音乐奖Polaris Music Prize相当于英国的水星奖,也是很厉害的。】


出道以来,Lindi Ortega所获提名和奖项列表(wikipedia):



 

201836Lindi Ortega公布自己患有BDD。在自传短文中回顾了自己患病的经历,和其间与BDD周旋的艰辛。

 

Lindi Ortega13岁的时候,参加一个同学聚会,碰巧和班上的班花穿了一样的上衣。有个男生让她俩站在一起,恶意比较,当着同龄人的面,对Lindi Ortega的外表进行刻薄评价。对Lindi Ortega来说,这个评价是毁灭性的,此前她从来没有去注意过自己的外表,认为自己很正常,但是从那个恶意评价之后,她看自己就越看越丑。

 

整个青春期,她都在为自己的外表而挣扎,确信自己的外表是畸形的。她每天花大量时间仔细检查毛孔,鼻子,皮肤,认为毛孔太大了,鼻子是歪的。她通常都不能出门,因为为了隐藏和消除所谓的外表缺陷,花费了她太多的经历。她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在读大学期间,Lindi Ortega因为感觉自己丑而逃课,她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不正常的,要想顺利毕业的话,得采取行动,于是她去找了心理医生,医生告诉她,她患上了BDD,建议她继续治疗。学校的心理治疗是免费的,毕业后,Lindi Ortega无力承担治疗费用。

 

20岁刚出头的Lindi Ortega走上了音乐的道路,成为了一名歌手,但是这样一来,要掩藏缺陷几乎是不可能的。开始的时候,Lindi Ortega计划在登台演唱的时候,戴上超大号的墨镜遮住缺陷,但是她的经纪人坚决反对,Lindi Ortega不得不放弃这个策略,她感到极度痛苦,不知道自己如果不戴墨镜的话要怎么挺过去。另一个麻烦是,她要为杂志拍摄照片,对方要求她不要化妆,到了之后由对方给她化妆,这让Lindi Ortega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中,不化妆就出门,对于她来说,太恐怖了,她感觉自己就是个怪物。


 

28岁的时候Lindi Ortega签下了第一张唱片,在这个本应该高兴的日子,她却陷入了深深的抑郁之中。此前不久,她感觉自己丑爆了,计划通过注射填充的方式让自己的鼻子变得直一些。虽然她大学的心理医生和所有的专家,都强烈建议BDD患者不要去整容,因为这很可能会恶化症状。但是她并没有在意这些警告。填充物并没有像她设想的那样起作用,反而觉得搞坏了鼻子。这个时候正好有关键的演出,她又跑去把填充物溶解了,反复遭受注射的痛苦,这实际上是一个恶性循环,觉得自己丑——整容——不满意——继续——。这让她非常沮丧,大量饮酒,希望自己消失。

 

她的妈妈对她担心外表这个情况一直都有所察觉,但认为那是青春期的烦恼,并没有意识问题的严重性。后来Lindi Ortega的情况越来越糟,妈妈也一直试图理解她。妈妈说她把生命中最好的最珍贵的时间都耗费在了外表上,反反复复告诉她,要她“重写大脑里播放的消极录音带”,或许正是这种长期不懈的坚持,和妈妈非常形象的比喻,触动了Lindi Ortega,促使Lindi Ortega去接受充分的治疗。

 

这之中充满了难以言表的挣扎。那个时候,Lindi Ortega在音乐上并没有多少成功,她同时还兼职了三份工作,把挣的钱都存起来用于治疗,用Lindi Ortega的话说就是:“我必须首先让自己的精神健康起来。”治疗是有意义的,Lindi Ortega说:“我从治疗中所收获的东西是无价的,因为治疗教会我如何处理焦虑,惊恐发作以及抑郁。”后来Lindi Ortega签了一份出版协议,这让她有钱继续维持治疗。这些年下来,Lindi Ortega设法平息了大脑里的那些消极的声音,不再把时间浪费在出门前的准备上,甚至偶尔也可以只着淡妆就出门。

 

现在Lindi Ortega变得越来越强大了,大多数时候都敢于在灯光的照射下,让观众看到自己的面孔,虽然她仍然畏惧拍照,在拍摄视频和照片的过程中还是会感到焦虑,但是舞台上的表演帮助了她。早期,如果感觉到外表有什么不对头,她就会取消计划,屈服于疾病,现在她是一名专业歌手,即使在感觉特别丑的时候,仍然登台演出,那里有她的歌迷们,她要为他们唱出自己的心声。

 

BDD让她总感觉自己是生活的局外人。外表担心看似微不足道,但它正是BDD的本质特征,社交媒体,各种晒自拍也加剧了这一问题。Lindi Ortega的照片也经常遭到一些网友的刻薄评论,不过现在Lindi Ortega已经将这些看得比较淡了,她希望人们是在听她的歌,而不是在看她的图像,发现音乐的美,而这也正是她追求的美。

 

Lindi Ortega说自己的BDD并没有痊愈,但是她已经学会了如何去处理它。Lindi Ortega的歌曲总是充满了忧伤和孤独。这些歌曲是她的心声。Lindi Ortega说:“社会可能仍然沉迷于年轻而完美的身体,但是我已经不再服从这样的观念。有一天我会有自己的孩子,也许是一个女孩。我要她爱她自己的每一寸肌肤,让她知道自己是美好的。不完美乃绚烂且值庆之事。我想要她自由。”


祝福 Lindi Ortega



 

参考网址:

https://www.lennyletter.com/story/lindi-ortega-body-dysmorphic-disor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