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吸毒音乐人失踪十年,王菲看完寻人启事:也许他追求野狗一样死去

音乐小强 2019-03-15 16:24:38

音乐小强(ID: yyxq66 )——每天精选一首绝好音乐!只提供让人耳目一新的音乐!关注“音乐小强”,每天都有好心情!


流沙一样的乐坛,有太多人稍纵即逝。闪耀之后,变得黯淡,这很正常。但离奇得是,有些人会消失的无影踪,杳如黄鹤,石沉大海。

他们的失踪,比街边电线杆上张贴的寻人启事还要真切。

比如朱洪茂,他是郑钧首张专辑《赤裸裸》的主音吉他手、编曲及封面设计。2010年,郑钧发微博寻人,此时朱洪茂已经失踪数年。

从列侬想到我的第一个吉他手朱宏茂,我认识的人中最有才华的一位,能做平面,工业,装修,建筑设计,能编曲编弦乐,总谱写的跟画一样漂亮,职业吉他手,主演过长大成人,各种精彩,各种不堪,于某年春节着衬衣推门出走,至今生死未卜。唏嘘,泪。

微博发出之后,一石激起千层浪,音乐圈里的众多大佬纷纷留言转发。

沈庆,与高晓松、老狼同时代的校园民谣领军人,《岁月》《青春》《寂寞是因为思念谁》这些作品,熟悉校园民谣的朋友应该都有听过。

沈庆留言说:有一年在飞机上遇到他,深圳到北京,大概是出走的前一年,聊起来,当时觉得他正在试图走入平凡。

音乐人小柯,《等你爱我》《最熟悉的陌生人》《北京欢迎你》的曲作者。他回应道:在生命里走失了很多人,大多都是天才,最后剩下我们这些碌碌之辈……

校园民谣的背后推手,大地唱片创始人刘卓辉,曾给黄家驹写下《大地》《情人》《长城》《逝去日子》《灰色轨迹》等经典,转发寻人。

电视剧《奋斗》里的“猪头”,零点乐队主唱周晓鸥,留言写到:天才不须要被人理解,彪悍的人生也不需要解释!

天后王菲留言转发,写到:唏嘘啥,也许人家追求‘像野狗一样死去’呢你懂的~ 祝福~

早先玩微博的人,可能会知道王菲的这个账号,有两千多万粉丝,不过天后已经在15年弃用微博了。

早年王菲跟北京摇滚圈有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他与朱洪茂是否相识也未可知。毕竟她曾是黑豹键盘手栾树的前女友,后来移情别恋到乐队主唱窦唯,闹得举国皆知。

窦唯出走之后,直接导致摇滚圣堂的乐队,由黑豹降级为黑狼,再跌落成黑狗、黑老鸹。。。

2000年以后,天后王菲还与二手玫瑰主唱梁龙有过一段雾水姻缘。再加上李亚鹏、谢霆锋早年都是摇滚范儿男神,足见天后对摇滚的钟爱之情。

言归正传,上一篇文章我们以音乐圈为主线,记取了朱洪茂的过往。今天,我们以电影为主线,继续寻找失踪的朱洪茂。

导演路学长,他很有可能是朱洪茂生命中,最亲近的一位挚友。郑钧发微博怀念朱洪茂之后,隔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路学长发布寻人微博,并且呼吁媒体介入,打听朱洪茂的下落。

寻人启示:本人电影处女座《长大成人》的男主角朱洪茂大概于三年前突然失踪,原因不明,没人知道他的下落。时常想念他,但愿他还活着。如有知情人请联系。

路学长回复网友时,谈到“主要这孙子身上有太多故事了,在他身上什么都可能发生”、“我们是发小,他家里在公安局也报案了,三年了,愣是没音讯”。

导演王小帅再微博转发回应

又3年,朱洪茂仍然没找到,路学长却倒在了导演王小帅的车里,因心脏病突发辞世,令人唏嘘。朱洪茂曾参演路学长执导的首部电影《长大成人》,并在其中担纲主演。

按照时间轴的顺序,先交代一下歌手郑钧,导演路学长,还有天才般的朱洪茂,3人有过的一次合作——《回到拉萨》MTV。这也是朱洪茂在中间牵线促成的。

《回到拉萨》是路学长拍摄的惟一一首音乐电视,堪称内地MTV之中的经典作品。朱洪茂作为编曲和主音吉他,在这支MTV中也有出镜。

据说郑钧写《回到拉萨》的时候,他压根就没去过西藏,歌词赤裸裸的剖白了他的西藏情结,董小姐想要骑行川藏,一定程度上就是受到这首歌的影响。

关于拍摄这段MTV的来龙去脉,路学长在接受采访时,讲的很清楚,原文贴出:

郑钧签“红星”时想找一个不吸毒的吉他手,因为一些优秀的吉他手资质不错却有着吸毒的陋习,最后郑钧选定了朱洪茂。于是我们也就成了好朋友。

郑钧对电影也非常喜爱,于是在拍MTV时他就指定要我去做。我个人比较钟爱具体的东西,不是说抽象的MTV不好,只是我不太热衷。

我听到郑钧用吉他给我现场演唱的《回到拉萨》后,感觉郑钧对拉萨投入的个人情感很深,考虑良久后,我决定把MTV分成两个部分。

一半是拉萨的外景,着力表达郑钧对西藏的向往以及对拉萨的崇拜;一半是在北影厂摄影棚搭制的现代舞台内景,为了还原音乐一个真实的现场环境,程进、卫宁、洪茂和郑钧组成的乐队与观众直接交流。

看过这段访谈,再结合MTV,你一定会认为它真实还原了路导的想法:白雪皑皑的雪山、生机勃勃的拉萨街头,以及真实炽热的演唱会现场,放在那个年代,不啻于一台史诗级的MTV。

但路学长并不满意,对《回到拉萨》MTV的“成品”,他一遍也没看。

“我的导演思路在电视中播放时被人肢解、改变了。一些舞台上下的交流场面,可能由于太真实而被剪掉了,而一些剪辑的顺序也被人改变了,所以我不想痛心地看它。”

撇开路导与这部MTV的杯葛不说,朱洪茂在里面有几个短短的弹吉他镜头。

这就是我们一直在苦苦寻找的朱洪茂,有没有惊鸿一蹩的赶脚呢?

除了这支MTV之外,朱洪茂有两次参演电影的记录,一是路学长执导的《长大成人》,还有就是他在张杨导演、贾宏声主演的传记体电影《昨天》中,本色客串了贾宏声的朋友,展示两人作为毒友一起吸毒的日子,后面我们会单独拿出来讲。

路学长,中国第六代导演,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中国主流导演的代系图谱,主要以张艺谋、陈凯歌、黄建新、田壮壮等为代表的第五代导演为分水岭划分。

第五代导演基本上都是在78年恢复高考时进入北影,84年之后进入电影创作的一代人,特点是追求宏大叙事,反思历史以及整个民族的寓言。一二三四代从这个基础往上倒,以黑白默片中国电影建元开始。

第六代导演的领军人物包括贾樟柯(电影学院旁听出身)、王小帅、娄烨、陆川、路学长等人,他们大都师承第四代导演,着眼点更多聚焦在个人与社会成长的关系上,青春和乡愁使他们电影的最大议题。

第五代与第六代导演之间的群体差异,路学长也有他的见解:

“第五代经历过那个刻骨铭心的时代,所以他们初登影坛时视点很高,以一种全视角、带着俯视的感觉来观照社会,每部作品都有一个很大的人文主题来决定着影片的成败。

而我们这一批导演更注重从个人的角度来看待事物、表现事物,强调自身的感觉,决定影片成败的第一要素是个人对于艺术与生活的敏感。”

再说回到导演路学长,他是1964年生人,郑钧和贾宏声都生于1967年,朱洪茂的年龄应该大致与他们相仿。或者确切的说,应该与路学长年龄更相近一些,路导曾经在在采访中有过提及,他与朱洪茂是“发小”,感情深厚。

路学长早年学习绘画,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他还有过绘制连环画的经历。1985年,路学长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

年轻时候的王小帅

此前,路学长并没有很明确的目标想要考入北影将来当导演,当时北影每周都放教学片,喜欢看电影的路学长和同班同学王小帅常常坐着公交车去蹭电影看。

那时候的北影还在郊区昌平的朱辛庄,这两个美术附中的高中生偶尔会因为教学片时长太长,耽误他们赶回学校的末班公交车,只好厚着脸皮去找刚刚考入北影的新生凑合着挤一宿。

年轻时候的王志文和江珊

其中就有临考时遭遇车祸,用木板做担架抬到考场,拼命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大一新生王志文。

(顺便说一下路学长在美院附中时的几个著名校友:王小帅,第六代导演,代表作《十七岁的单车》;刘小东,当代画家,中央美术学院教师;倪震,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大红灯笼高高挂》编剧)

路学长最大的兴趣其实是摇滚乐。据他自己讲,上初中的时候,比他高三届摇滚音乐人王迪,提着“砖头”录音机放了一首《Let it be》,让他彻底被摇滚的魅力折服。

王迪与崔健

那会儿王迪跟大使馆的外国孩子搞了个大路乐队,再后来又跟丁武、崔健合作搞音乐,实打实的中国第一代摇滚音乐人。后来,贾樟柯拍《站台》,里头提着录音机放的那首“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就是王迪唱的。

受此影响,路学长从初中一直到考上北影,在这段中国摇滚蒙昧发展的日子里,他们也组建起了自己的乐队。

“那会儿我们队里谁都能唱,大家的热情很高。我原本弹琴,后来发现队中最弱的环节是鼓,就改做了鼓手。虽然是业余水平,但大伙的激情很大,只是由于上电影学院功课紧,才不得不放弃了乐队的创作排练。”

电影场景

我们一直在苦苦追踪的朱洪茂,就是这支乐队的主音吉他手。路学长最初弹琴,后来改为鼓手。这支乐队的名讳至今不详,路导也没有透露过其他成员的信息,只知道曾在美院附中的礼堂做过小型演出。

这一段青春经历,成了日后路学长自编自导电影处女作《长大成人》的出处。电影中主人公周青的人物原型,就是朱洪茂!对于这一段,路学长也曾直言不讳的披露过:

“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相互非常了解。因为我对他太熟悉了,在创作剧本时,脑海里时常会浮现出他的影子。应该说年轻导演在创作早期作品时,肯定会发掘他身边熟悉的生活。

可以这样讲:《长大成人》中的某些故事情节就是朱洪茂活生生的生活经历。”

路学长在80年代末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先进入北影厂做副导演,由于身体原因休整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着手撰写《长大成人》的剧本初稿,这也是一代人成长的心路历程。

路学长在1993年开始筹拍《长大成人》,1995年完成制作。由于题材太过尖锐,接近3年的漫长煎熬中,又经历了11次的修改,《长大成人》终于过审。等到影片上映的时候,已经是1997年年底了。

这一年被人记住的电影不在少数,比如冯小刚的《甲方乙方》、张艺谋的《有话好好说》、冯小宁的《红河谷》,还有成龙的《一个好人》、《侏罗纪公园2》《生死时速2》这样的美国大片,以及《鸦片战争》、《大转折:挺进大别山》等等。

《长大成人》竟然杀出重围,挺进了当年内地电影票房前十强的榜单,这也让第一次拍电影的路学长在业界引起关注。这部电影的选题可能有些“尖锐”,但路学长本人却非常的“安分守己”,并没有走贾樟柯、王小帅那条“折腾”的路。

他的前辈田壮壮也曾在这上面吃过亏,后来被禁10年,也正是在此期间,不能拍片的田壮壮,担任了《长大成人》的制片人,并且客串灵魂人物朱赫来。

说回到影片里头的朱洪茂,作为新人演员,路学长对他的表演赞不绝口:“本来我也有过顾虑,但考虑到他与人物很贴近,非常本色,就用了他,事实证明他很棒。”

朱洪茂演的好,实属正常,因为电影的本子就是可着他为原型写的,算是本色出演吧。《长大成人》这部电影和内容,董小姐在这里就不做评述了,相信看过的人都会印象深刻,也非常值得推荐。

(说句题外话,回看《长大成人》的时候,董小姐的脑子里经常会冒出北野武导演的《坏孩子的天空》。尤其是朱洪茂饰演的周青,骑着他姐那辆自行车,在巷子里穿梭的那段戏,会让我想起坏孩子在学校操场上蹬自行车,残酷青春物语般的印象挥之不去。没记错的话,两部片子上映的年份,间隔时间应该不会太久)

《长大成人》与北京的摇滚圈也有着莫大干系,主人公周青就混迹于当年那个圈子,跟朱洪茂一模一样。路导的初衷,原本是揭露、鞭笞这个圈子里吸毒的丑恶现象。

电影中朱洪茂对着嗑药的哥们儿说过一句“少跟我玩颓废,看见你我就想吐”,“这些人原本有健康的身体,但失去了健康的精神”,言犹在耳。

但讽刺的是,影片中朱洪茂少年时的暗恋对象、影片女主角,同时也是现实中朱洪茂女友的演员朱洁,1997年9月,因吸毒过量导致死亡(过量静脉推射),当时与她一起吸毒的正是本文主角、她的男友朱洪茂!

朱洁与朱洪茂

朱洁去世的时候,《长大成人》这部电影甚至还没来得及公映,作为女主角的她,就像枯萎的罂粟花一样凋谢了。朱洁,爱新觉罗的后裔,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她的同班同学,大家可能都有在电视上看到过。

中戏87级同学录:朱洁、陈小艺、徐帆、江珊、胡军、何冰、王斑(曹颖的老公)、龚丽君、李洪涛、韩青、孙星、刘红梅、王涛(大明宫词里的皇子旦的扮演者)、何瑜、周小鹏、王宁、刘新、徐卫。

朱洁的名字和照片,则出现在“拒绝毒品宣传展”上,警醒世人。

电影《长大成人》的女主角朱洁,在拍摄该片过程中,出于好奇尝试吸毒成瘾,还未等到电影在全国公映,就因吸毒过量死亡。

路学长导演在微博中,也曾谈及朱洁吸毒一事。

开了微博后很多人私下问这事,网上也曾众说纷云。最后一次见到朱洁是她和男友到我家来看我,她穿个现代旗袍,漂亮极了。朱洁的不幸在进入剧组之前就已经写好了,我是拍摄中途知道的。我有不祥的预感,令人伤心的是任何人都难以改变这个结果,只能痛苦地接受。

虽然路导没有点名,朱洁当时的男友是朱洪茂。这对情侣当时另一位著名毒友,则是贾宏声。

前面我们讲过,郑钧曾在媒体采访中,点名朱洪茂和贾宏声,“那段时间里他们整天在一起吸毒、听音乐。”

郑钧说这番话,正是因为贾宏声跟朱洪茂吸毒的事儿已经翻篇了,导演张杨根据贾宏声吸毒的真人事迹,改编成电影《昨天》,并且搬上大银幕,朱洪茂在其中友情客串(真实再现)他们当年一起吸毒的荒唐日子。

贾宏声,90年代内地著名演员,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比朱洁高两届。85级的中戏走出了巩俐、史可、金莉莉、伍宇娟、陈炜,当年号称“五朵金花”。

贾宏声后来迷上摇滚,把披头士乐队主唱——约翰列侬视为精神之父,把披头士的经典歌曲《let it be》奉为圭臬。1995年,贾宏声被爆出在片场吸毒过量,送医治疗。

2000年戒毒之后,贾宏声接受导演张杨邀请,本色出演讲述他吸毒、戒毒故事的自传体电影《昨天》。电影《昨天》中,专门有一段戏交代朱洪茂与贾宏声结伴吸毒的事情。

(两人一起吸毒的场景)

《昨天》里头的对话

画外音:说说顺兴吧,他好像对你影响挺大的(朱洪茂在影片中叫做顺兴,圈里人也都这么喊他)

贾宏声:顺兴,他是学设计的,也玩音乐。我觉得他这人挺有质量的,92年底的时候,我是在一朋友那认识他的,大家聊的特别好,嗯,我从他那听到不少好的音乐,后来他没地儿住,就带着他的吉他搬我这来了。

贾宏声对朱洪茂的描述,跟郑钧对朱洪茂的评价,能对上号。

还有几个比较有意思的点,披头士是朱洪茂介绍贾宏声听的,他还把《Let it be》(顺其自然)这首歌翻译给贾宏声。后来,贾宏声把约翰列侬视为精神之父,整天把《Let it be》(顺其自然)挂在嘴边,就是受朱洪茂的影响。

再联想之前路学长讲过,80年代第一代摇滚音乐人王迪用“砖头”录音机放了一首《Let it be》给他听,直接影响到他与朱洪茂搞乐队,这首歌的魅力(魔性)之大!

影片里头,贾宏声过生日的时候,貌似还来了“魔岩三杰”中的某一位,仔细看能捕捉到他的身影,间接印证这个毒友圈。

顺兴(朱洪茂)在《昨天》里头,道出他与贾宏声从走在一起,再到分道扬镳的个中曲折。

那段日子非常好,那是很难得的一种友谊,那时候每天都看电影听音乐,他常给带来一些新的片子,我也经常给他介绍一些新的磁带,两个人聊的非常开心,也很投机,但也免不了争论。

他这个人挺脆弱,但做事很认真,有些自闭。我们俩其实在性格上和生活细节上,有很多地方都不一样,时间长了,自然就走不到一起了。

时间长了,该聊的都差不多了,话就越来越少,有时候一天连一句话都不说,我们俩就这样互相看着,好像就是在较劲,都想用自己的眼神压制住对方,忽然之间我就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我觉得我们俩已经走到尽头了。

后来我有了女朋友,我们聊天的机会就更少了,宏声也好像有意把空间留给我们,老是一个人去外边听音乐。

朱洪茂所说当时他新交的女友,就是女演员朱洁。那会儿因为拍路学长的《长大成人》,两人相识相恋,并且一起吸食毒品。

影片里有一段戏,再现了朱洪茂与贾宏声友情划下句点的一件小事,相信看过《昨天》的朋友,都会印象深刻。

朱洪茂正与女友在厨房做饭,贾宏声推门进来,明显是毒瘾发作,于是有了下面这场戏:

朱洪茂:你怎么了?哎,你怎么了?

贾宏声:你还做饭呢?

朱洪茂:我做饭怎么了?

贾宏声:滚蛋!

朱洪茂:你没事儿吧!

贾宏声:滚蛋!

朱洪茂:有病啊你!

贾宏声:你滚蛋!

朱洪茂离开贾宏声。等到他们下次再见面的时候,贾宏声被他的父母送到精神病院接受治疗,朱洪茂在强制戒毒中心戒毒。

两人隔着一道铁围栏,产生如下对话

贾宏声:你怎么样呐,现在?

朱洪茂:我就那么着,马马虎虎

(贾宏声从栅栏底下分了一个苹果给朱洪茂,两人依着栅栏背靠着背聊天)

朱洪茂:你打算在这待多长时间啊?

贾宏声:我打算住一段,把毒、酒,什么的,都戒了

朱洪茂:我也是,都戒干净了!

(沉吟良久)

朱洪茂:宏声,你还记得我那女朋友吗?

贾宏声:记得啊。

朱洪茂:死了。那时,我们开始静脉注射,不能自拔。一次,在楼顶上,她就突然跳下去了。。。

朱洪茂死去的女友,静脉注射不能自拔,说的就是朱洁。关于她的死,电影里头改了个说法,说她跳楼。

一语成谶,最后跳楼的那个人,变成了贾宏声。

2010年7月5日,贾宏声在北京的一处居民楼上,纵身跃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时年43岁。

豆瓣上有个叫“賈宏聲”的ID,据传是贾宏声本人,尽管有自称贾宏声朋友的人出来辟谣说他不会上网。

该账号创建了一个名为“贾宏声!坚持住!”的小组,汇聚了一批喜欢贾宏声的影迷,贾宏声去世之前,这个账号停止更新至今。

曾经的好友

朱洪茂(顺兴)

郑钧第一张专辑所有歌曲的吉他演奏和编曲都出自他

谁知道他真实的下落?

我不信他真的死了

2010年3月,这个账号在小组发布了一篇帖子《朱洪茂,也就是《昨天》里的顺兴,他死了?!》,也在寻找朱洪茂的下落。

此后,歌手郑钧和导演路学长相继发微博寻找朱洪茂,迄今仍不知所踪。有人说他已经死了,也有人说他还活着。

朱洪茂,生死未知,下落不明,他成了一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