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智库访谈 叶志明:音乐和体育必将成为一个人生活的必需

第一教育 2019-04-14 13:49:42

o 如何订阅我们?

o 搜微信号diyijiaoyu”或公众号上海教育”


------------------------

▶▶ 叶志明简介:

博士、教授、工程力学和结构工程博士生导师、上海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兼上海大学音乐学院院长、《力学与实践》副主编、《应用数学与力学》常务编委、《机械强度》和《结构工程师》编委、国际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Multiscale Materials Modeling》编委、教育部高教社土建类教材编委会委员、教育部高等学校力学基础课程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建筑学会结构计算理论与应用专业委员会委员、宝钢教育基金会理事、上海市建设与交通委员会科技委员会委员、《Int. J. of Solids & Struct.》、《Journal of Sound & Vibration》、《Communications in Numerical Methods in Engineering》等国际学术杂志论文评审人。


近年来,他作为高等教育管理者,对教育有着自己的见解,参与讨论自主招生、学生培养、素质教育等教育热点话题。《上海教育》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举国体制造不成音乐强国


上海教育:今年春晚爆红的歌手霍尊来自上海大学,3月底,上海大学嘉定校区的原数码学院音乐系师生正式搬入宝山校区,与原宝山校区的艺术中心合并为上海大学音乐学院。作为一所立足上海以理工科,人文社科见长的综合性大学,上大又成立音乐学院的目的何在呢?



叶志明:霍尊是悉尼工商学院的学生,他在上大悉尼工商学院学习,他也是学校钢琴比赛金奖获得者,参加了很多上大的艺术活动。在上海大学成立一所音乐学院一直是原来的老校长钱伟长先生的一个梦想。


如果你问上海大学为什么要成立音乐学院,我想应该是我们一直探索一条有别于举国体制的,开展大学音乐素质教育专业化的路。从霍尊身上也许能看出一条有别于传统科班的音乐人才的培养道路的雏形。


我们谈起素质教育,包含很多内容,但在高校的自主招生中,目前并没有给体育和音乐一个合理的位置。我们要培养学生“德智体美劳”五个方面,这是最早的素质教育标准,但具体到评价一个学生,还是语数外等课程学习成绩分数第一的,音乐等还都不在里面。


我们对于体育和音乐的认识,还仅仅停留在与智育相对立的位置上,似乎觉得体育专业、音乐专业并不需要文化课,学校中也并不把体育和音乐作为一件重要的事情,在很多学校,到了高中这两门课基本上都被边缘化了。有谁看到高三学生还是上这两门课程的?


现在我们谈一个国家长期养成的文化软实力。每逢奥运会我们就会反思什么叫体育大国,什么叫体育强国?


体育强国不仅仅是每个人作为观众欣赏体育,而是都亲身参与体育,每个人都有一到两项终身爱好,体育变成了每个人生活方式的内容之一。对于音乐其实也有类似的观点可言。


我们目前的现实不能不说是与我们的教育直接相关的。


过去这么多年来,我们对于专业人才的培养模式主要是举国体制,尤其在音乐和体育领域上。比如在院系设置上,普遍设置了专门的音乐学院与体育学院,他们都采取单独招生,在规划制定上有奥运战略等等,在这种中国特色的人才培养思路指导下,当然也培养出了很多专业人才。


但是回顾下历史,就发现原来我们也不是这样的。燕京大学在1927年成立了音乐系,钱校长就读的清华大学1911年建校,1914年学生中就成立了歌咏团,后来成立了国乐社、国剧社、美术社等各种文艺社团。


20年代,学校成立了中乐部,30年代又成立了西乐部,负责学生的艺术教育。


很多其他国家也不是这样,像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它是一所综合性大学,但它的音乐学院是世界顶尖的。斯坦福大学同样也是如此,其音乐系没有专业的音乐专业学生,但是他的学生交响乐团是具有非常专业的水准。


专业化培养一个最大的问题是,这种模式将音乐、体育与教育与普通人相割裂了。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体育专业的人如果他毕业了不搞体育,他其他什么都不会,他学得只是专业,思考的也只是专业,眼界也在专业里,他也仅仅将体育当成了一个谋生的手段。很多让子女从事体育的家长心态就觉得反正孩子书读不好,不如搏一下,说不定能成体育名星。



音乐是高等教育中必须具备的一种修养



上海教育:从您在大学经验看,您觉得音乐、体育,在高等教育阶段对一个人起到何种作用?


叶志明:音乐和体育对一个人成长和生活的巨大作用,在大学就能很明显的体现出来。


上大音乐学院强调对学生加强音乐素养的培养,因为艺术与科学是互补的。徐匡迪院长曾说过:科学与艺术都是人类认知与思维活动的结晶,可以说是和人类进化过程形影相随的。


去年10月15日,一位来上海大学的前国家领导人说:懂得艺术,启迪思维,创造灵感。


艺术特别能培养创新性人才。因为音乐的过程是一个发散性思维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创新的过程,它启迪人的创造性思维。


创新是一种氛围,是一种冲动的欲望。例如理工科的研究试验每次都必须是一样,而艺术的表现却是每次都一定是不一样。每个时刻人的情绪不同,所处的场景不同,得到的感觉也大不一样。艺术的魅力来自于不停地在创造。


作曲家创作了一步音乐作品,仅仅完成了创作的第一步,表演这部作品又是一次创作,观众对作品的理解是再一次创作。而且同样一部作品,随着演奏者的不同,有时会演绎出不同的内涵和风格,也给观众带来不同的感受。这就是音乐在创新性人才培养的作用。


我们经常得意奥数奥赛得奖,但这种能力仅仅是一种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培养的是“打工者”与执行者。我们更加需要的恰恰是出题人,也就是更需要能发现问题与提出问题的人,这样的人是各项事业的引领者,先驱者。


国家在发展转型之时,在实现强国梦的路上,更需要高校培养这样的人。


其次是音乐与体育对人格的培养作用无法替代。我经常开玩笑说,练体育的学生不会自杀,因为他们在体育比赛过程中不断地遭受挫折。


同样,音乐有时是一种情感的宣泄,一种精神的寄托。体育需要每天坚持不懈的锻炼,跑马拉松成为人类精神的一种象征。


我现在每周实现“保三争五”,即保证三天争取五次进行游泳锻炼,每次一千米以上,包含4种泳姿,音乐也是如此。


学习音乐所需要的毅力是很强的,尤其是一门器乐要学到演奏水平,不下苦工是绝对做不到的。学音乐学体育还特别能训练人的反应能力、人的协调能力,曲调中充满数学、声响效果则是物理学。


学习音乐更是一个追求完美的过程,音乐会从头到尾有无数个音符,但是只要有一个音没演奏好,作为演奏者肯定觉得整台晚会给毁了,平时的训练就是在不断地追求细节完美的过程,这种态度和精神也是指导和做好其他工作所需要的品质。

 

上海大学音乐学院的办学视野是在综合性大学的环境里去探索如何培养非音乐专业学生的音乐素养的一份事业。


通过音乐学院这个平台,参与音乐教授的学生可以是来自60多个非音乐专业的本科专业,本来他们只认识与自己专业有关的同学,认识的只是教授他们与自己专业有关课程的老师,而现在在音乐学院这个平台里,参与的同学可以有理工科有人文社科的,例如我们的学生合唱团是来自各个学院来的,在这样的乐团和合唱团里,共同排练、共同演奏,非常能感受到集体主义的荣誉感。


上海大学每年一度“泮池之声”新年音乐会,迎新音乐会,有很多非音乐专业的学生上台演出,在每次排练和演出中感受到的那种团队工作素养,与人配合以及在乐团演奏时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全局观,也使得参与的学生们的演出成就感特别强。



专业教学应该是高起点的,“气死内行,吓死外行”


上海教育:您在上海大学音乐学院是如何思考它的定位和作用的?


叶志明:上海大学音乐学院提出:“大学音乐素质教育专业化”。


也就是说,上海大学作为一个高等教育平台,有能力有义务为学生提供优质的资源。对于全校各专业学生,我们要打开他们各自专业的围墙,使他们不局限在自己的专业里,让广大学生融入到音乐学院这个音乐氛围里。


当然音乐学院也招收少量的音乐专业学生,他们就像艺术的种子播撒在校园里,他们和他们的老师们一起用音乐这个载体,通过音乐素质教育课程,带动学校各类艺术社团实践,带动其他学生接近音乐、走进音乐。


我们的音乐学院也期望音乐专业的学生在上大这样一个环境下能综合发展,成为复合型人才,即使他以后不弹琴不走专业音乐的道路,他们还有其他能力和专长。所以学校提供给这些学生专业之外的跨学科专业的学习。


而对更多的上海大学其他学生,我有时会说一个玩笑话,即要做到:“气死内行的,吓死外行的”。也就是你能在内行面前也不惧怕,一样可以谈论或者实践,在外行眼里,更加觉得你是专业的。


高等教育对每一位学生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们希望他们能通过上海大学这样一个综合性大学环境里,接触到人类文明的精华,体现出高等教育在他们身上的印迹。


学校尽可能提供专业教师和各类资源,提供专业的训练。


1999年,老校长钱伟长先生在学校成立了艺术中心,直至去年进一步又成立了音乐学院,因此学校有了这么个专业艺术教育平台,一方面保障了专业教师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创造了环境提供给非音乐专业学生提升自己的音乐素养的教育。


现在上大经常有非常优秀的音乐会演出,学生学习器乐、声乐、舞蹈等学校也有专业教师和琴房等,即使学生欣赏歌剧,我们也有专业教师开课指导。让学生在这样的环境里感受到的一种教育与培养,这是完全不同的。


我再强调一下上大办音乐学院的意义,上大做的是非音乐专业学生音乐素质教育的专业化问题。


以往教育中往往有一个误区,觉得非专业学生也就是业余水平不需要好教师、好教练。但其实业余水平的学生更加需要专业教师去教,更加需要高水平的专业教师去教。因为专业教师能够发现学生到底适不适合学,能够更好地指导学生怎么去学,合适的办法使得学生学习兴趣会越来越大。



用专业和优质才能吸引学生



上海教育:在我们的感觉中,音乐和体育在基础教育中被边缘化非常严重,在上大您是用何种方式吸引教师与学生的关注与参与的?


叶志明:音乐和体育有他们自身无穷的魅力,我们所做的是提供条件让学生们接触,他们自然而然的就会被吸引,他们能分辨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


我还是想举我们钱校长的例子,他进入清华时身材矮小,当年清华大学体育教师马约翰,在学校很有威望和权威,他引导钱老跑步等参加各种体育运动,钱老养成了终身锻炼的兴趣,身体还长高了,所以他对马约翰教授很感激,也终身实践马约翰先生的体育思想。俞平伯当年参加了国剧社,闻一多是美术社的社长。


所以,目前素质教育教师被边缘化,除了办学引导有问题,教学上也有问题。


这里我想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故事。


我50岁时学会了蝶泳,而且技术上学得很标准和漂亮。


蝶泳是技术要求很高的一种泳姿,当时我周围的所有人都觉得应该跟着教练慢慢学。但是我看了后觉得那种学法是教儿童游泳的方法,既费时费力,同时我的身体条件也不容许。


所以我和游泳教练一起探索出了中老年人的蝶泳学习方法,结果成功了。


另一个故事是,我的学生时代并不喜欢体育课程,原因是当时的体育课程要求学生参加很多体育项目,没有选择的。


例如我是不喜欢排球篮球等项目的,原因是我喜欢拉小提琴,打排球篮球容易造成手指受伤等。但是那时的体育课程没有选择,不喜欢也得学,于是就会采取消极抵抗“混”的方式,最终是大家浪费资源。


所以,上大的音乐与体育教育采取开放的平台,用专业兴趣来吸引学生。


上海大学的体育课程已经开展了三年多的改革,第一年是教给全体学生体能技能等体育方面的基本知识学习,同时创造各种机会让学生去选择自己喜欢的体育专项,然后进行选择,选定后大学后三年就把这个专项学到底,学得像样一点,希望成为每一位学生终身受益的项目,能够成为未来自己生活方式中的内容。


上大的音乐素质教育也是如此,一种方式是通过学生各类艺术社团招生,来者不拒,不能入选还可以编外旁听。


学校每年一次的研究生歌咏比赛,各院系组织合唱团,我们邀请专业学生和教师一起排练,我们学生指导,合唱还有声部与配合等。


从2014年4月开始,先行推出一门全新的课程——“音乐素质教育课程——音乐会系列”,该门课程将以音乐会的形式呈现,主讲人为音乐学院专业教师或外聘教师,他们将配合演员演出的曲目,以演出为主线向广大师生观众现场讲解作品的内涵以及其他相关音乐知识。


这门特色课程的创设可以说正好体现了学院的办院理念和教育宗旨。通过“演”“说”结合的形式,让观众不仅仅理解表象的音乐旋律,还能深入理解构成旋律的内在音乐元素与结构,从而对音乐理论产生兴趣,成为一个具有较高音乐鉴赏能力的高素质人才。


有的学生从小学习了音乐,虽然大学里学的是理工科或者人文社会学科等,但是音乐依然是他们一生业余生活的爱好,学校应该为这些学生创造继续学习音乐的环境和条件。

上大原常务副校长周哲玮教授就提出了每年评选“校园艺术家”的做法,这是非常好的一种做法。


这些“校园艺术家”们都不是学音乐专业的,但是他们在音乐方面都很优秀,有的从非音乐专业毕业后还真走上了音乐专业的道路,有的已经是歌剧院的声乐演员,有的已经在国外著名的音乐学院深造等等。现在高等教育已相当普及,人的业余生活有了更高的要求。


在这样一个多元化的社会,音乐和体育必将成为一个人生活的必需。


版权说明:

本文为《上海教育》杂志独家稿件,未经允许,任何媒体及微信公众号不得转载。喜欢本文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本文选自《上海教育-》5月刊,更多内容请参考杂志。

版权合作请联系:

diyijiaoyushedu@126.com



文章点评:


☞ 喜欢本文?回复文章名+喜欢

☞ 不喜欢本文?回复文章名+不喜欢

关注“上海教育”

分享至朋友圈惊喜更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