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傅道彬:重视乡村力量 建设文化中国

半耕园 2018-09-19 10:05:53

在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的名单里,黑龙江省文联主席傅道彬的名字在“无党派人士”界别中。他笑道:“我是老文联新委员。我本身的专业领域是古典文学研究,加之在文联系统工作,所以我比较关心文化方面的问题、讨论和提案。”


3月4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的民盟、致公党、无党派人士、侨联界委员时的重要讲话引起强烈反响。“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了文化自信,强调了文化的重要意义。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傅道彬认为,缺少文艺的生活,不是“美好生活”。过去,人们认为衣食无忧就是美好生活,现在人们精神需求的日益增长,美好生活是有文化的生活。十九大报告所指出的“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其中重要的一方面就是文化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如何建设文化中国,对于每一个文艺工作者来说,都是一项重要的任务。


在今年两会上,“乡村振兴”以及“乡村文化建设”,是代表委员们关注的一个热点。傅道彬也就这一问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我们的乡村,不应该仅仅是一个生产单元。我们有高产的乡村,却没有繁荣的乡村。为什么?因为乡村文化建设没有跟上经济繁荣的步伐。过去,乡村有祠堂、学校、乡绅,现在乡村的人才只要离开乡村,就很少有人再回去。怎样让离开乡村的人通过投资、技术、文化回到乡村,重建乡贤文化,这是非常重要的。”傅道彬说。


怀着对养育自己的东北土地的深情,傅道彬谈及东北文化、黑龙江文艺非常自豪。他说,东北文化,虽然不像中原文化、江浙文化那样积累厚重,但它也有久远的历史,经历了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经历了鲜卑文化、燕辽文化、满蒙文化等。在历史学家的表述里,草原文明与农业文明之间是一种对立、流血的冲突。实际上,文明的发展从来都不是在含情脉脉里完成的,而是踏着血与火的足迹实现交流和交融。每当中原文化“疲惫”的时候,总是有一针“野蛮”的强心剂刺激它,让它产生一种新鲜的力量。所以说,草原文明、东北文明对中原文明是有促进作用的。


今天,在对黑龙江文化资源调查研究的基础上,黑龙江文艺界打出了“十大文艺品牌”——“龙歌”、黑龙江版画、冰雪摄影、“龙江书刻”、龙江冰雪画、黑龙江农民画、少儿戏曲舞蹈、冰上杂技、民间手工艺、北派二人转。“黑龙江人乐观豪放,善于歌唱。只要你是中国人,一定会唱几首‘龙歌’。”傅道彬一口气说出了十几首“龙歌”的歌名,比如《乌苏里船歌》《走上高高的兴安岭》《鄂伦春小调》《新货郎》《红星照我去战斗》《太阳岛上》《我爱你,塞北的雪》《敢问路在何方》《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传奇》。这些歌曲是由黑龙江籍的词曲作家创作或由黑龙江籍歌唱家演唱的歌曲。傅道彬说,这十大文艺品牌,有的是用“发现的眼光”注意到的,如“龙歌”;有的是社会长期积累的成就,如版画;有的是新兴的艺术门类,如“龙江书刻”,而冰雪摄影、龙江冰雪画、冰上杂技等都是黑龙江文艺的传统项目,且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


在文艺评奖和乡村调研的过程中,黑龙江的乡村文艺人才,总是给傅道彬带来种种惊喜。“我们要看到乡村,看到基层,看到人民群众中,丰富的创造力。”傅道彬认为,过去总是送文化下乡,“送”是助力乡村文化建设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应该是调动人民群众自己的创造力,让乡村生动的、新鲜的、活泼的文化自然迸发出来,这样的文化会滋养我们,我们也在此基础上成长。虽然,乡村文化现在缺少旗帜性的人物,但人民群众自身的创造力却不容忽视。他介绍,黑龙江省文联近年来非常重视乡村艺术群体建设和艺术人才培养,有组织、分门别类地组织乡村美术、书法、音乐、戏曲、舞蹈等方面的艺术人才到更广阔的平台参与培训。“这比我们组织文艺家去乡村演出、交流的意义更大。”而且,通过一系列奖励措施,乡村艺术人才的创作热情不断高涨,“那些浪漫、夸张、热烈的乡村版画,对城市里的版画题材的狭窄是一种刺激”。


“乡村振兴,是中华文明和经济发展的一个大问题。”傅道彬表示,通过两会期间和各位代表委员的交流,他很有信心回去做好本职工作,努力促进黑龙江文艺的发展,使其成为中国文艺发展的一支生力军。




长按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