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一首歌,一座城」有些东西消失了,还有歌记得

饮歌志 2019-06-15 22:15:14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饮歌志一个港乐爱好者的集聚地

 

 

“月光光,照地堂,虾仔你乖乖瞓落床……”

 

这一句儿歌,大抵每个粤语地区的孩子幼时都听闻。所以,才让重新改编演绎了这首《月光光照羊城》的“东山少爷”如此得广东人民的喜爱——


 

16年初到广州,某位朋友听说我在写粤语歌公众号,便极力向我推荐“东山少爷”。第一个粤语歌账号运营不久,不得已停更,“东山少爷”没能写成。于是今年当我又写起“饮歌志”,那位朋友又念念不忘地跟我念叨:

 

喂,你几时先至会写东山少爷?

 

呐,今日就写咯。

 



其他地方大约很少会有人听说过“东山少爷”,因为这个名号原本就是上世纪初老广对于广州东山地区的官宦子弟的称呼,与之相对的还有“西关小姐”,富商大贾的千金。

 


因为出身世家大户,且当时广州作为千年商都,受西方先进思想影响,这些世家子弟经过高水平的教育,又有家世背景,所以执时代牛耳,叱咤风云,颇有一番作为。老广便称:“贵在东山”。

 


不过物换时移,如今再提起“东山少爷”,主要是指广州歌手,廖寰


虽然廖寰是广东罗定人,非纯粹的本土“老广”,但他毕业于星海音乐学院,又通过参加广州羊城新秀歌唱比赛成名出道,还用了“东关少爷”这样一个艺名,通过唱本土粤语歌来宣传推广广州文化——

 


你看他的歌,唱的是广州人熟悉的童谣,唱艇仔粥,唱鸡公榄,还有加进了粤曲的元素,满满都是老广的情怀。

 

如此,也便赢得了广州人民的心。广州本土歌手之中,“东山少爷”跟“广州仔”张敬轩最是为广州人所津津乐道。

 

其实说到底,倒不是关心一两个明星的名字究竟有多响亮,以至于好在对外人说起时面上增光,关键在于本土文化的保育

 

 


时代在变换,地方文化在融合丰富的同时,也在一点点地消亡。

 

 

且不说那些曾经款待过无数街坊的食肆摊档在一点点地消失,也不说如今只有在上下九才能偶尔看见鸡公榄的叫卖,只消看看如今00后10后的小朋友,又有多少仍然听着“月光光照地堂”长大,甚至是说一口正宗的白话?

 


全都变晒啦。

 

曾经的西关大屋变作了游人如织的景点,珠江沿岸的旧渔村成了被高楼包围的城中村,80后90后买文具常去的革新路都清拆了,就连那个几十年如一日、顶着“统一祖国,振兴中华”八个大字的广州火车站今年都要开始大改造——

 

那些关于广州的记忆,一个接一个地在变作回忆。

 

 


其实广州可能是我走过最恋旧的城市。

 

 

作为一个外乡人,两年前到访,短暂的停留里,亦见识了许多广州才有的风物。居住在北山村的时候,我见识过端午时村民擂鼓呐喊赛龙舟,而在客村错综复杂的城中村小巷里,居然也隐藏着造型古朴的宗祠。我走过上下九的骑楼,吃过一德路的牛杂,为做公众号打零工发传单时,还造访了清平路的药材市场,在荔湾看过西关大屋……

 

(沙面岛上的老榕树)


没有一座城市会像广州一样,对它的传统如此骄傲。所以当着变化来临,人们那般留恋:


在如今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活着活着,生活的故土就老成了一座闪亮的新城,高大时髦靓丽,但是有时觉得,少了一些些人情味,好似好陌生。

 

 


当然,人要跟住时代走。


香港的城市文化保育之歌《喜帖街》里亦都有唱:阶砖不会拒绝磨蚀,窗花不可幽禁落霞。「筑得起人应该接受都有日倒下」,道理人人都明了,然而总是会有太多的不舍。


(海珠湖) 


 

西关的小姐后来随哪个的姓

可有抹掉了率性

和昨天亲昵姊妹疏远未倾听

如今只重聚于婚庆

 

无法停住光阴流转,便希望过往的美好能多留住一些。

 

这就是为何,广州人如此这般撑“东山少爷”,因为广州人觉得:人无论走到何处,变何种身份,要记得根本。

 

 

有些东西,如果时代不允许,而记忆都模糊,起码还有这些歌,帮我们记得。




月光光照羊城-东山少爷


填词- 黄毅成  作曲-黄毅成


Click click clark着屐去街睇戏

风吹起几多空置蝉蜕

青石板路街里叔伯提佢

天阴阴阿婶收衫归去

远远眺望见珠江水里

有只艇在那高声叫卖

一息间满天千色风云转几岁

那只艇载着艇仔粥去

鸡公榄已经消散梦里

街上叫卖都已不再纯粹

笑笑我未见乡音改去

远远我望见街中深处

有个细路佢听紧往事

可否将那首不朽歌儿唱多次

月光光 照地堂

虾仔你乖乖瞓落床

听朝阿妈要捕鱼虾啰

阿嫲织网就到天光

(女)我个心又惊 我个心又慌

那只艇载着艇仔粥去

鸡公榄已经消散梦里

街上叫卖都已不再纯粹

笑笑我未见乡音改去

远远我望见街中深处

有个细路佢听紧往事

可否将那首不朽歌儿唱多次

月光光 照地堂

虾仔你乖乖瞓落床

听朝阿妈要捕鱼虾啰

阿嫲织网就到天光

(女)我个心又惊 我个心又慌

何幸今宵会我郎

(男)问娇何曾复安康 复安康

Yeah Come on~我个心又惊 我个心又慌

何幸今日就会我郎 会我郎

问娇何曾复安康 yeah复安康

Come on~baby Yeah~

氹氹转 菊花园 炒米饼 糯米团

阿妈叫我睇龙船 我唔睇 睇鸡仔

鸡仔大 拎去卖

落雨大水浸街 阿哥担柴上街卖


月光光 照地堂

虾仔你乖乖瞓落床

听朝阿妈要捕鱼虾啰

阿嫲织网就到天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