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你的故事动人,你讲故事的样子也很动人

MatchaY 2020-03-24 13:03:06


看江山就似看美人

举手投足,眼角眉梢都是风情

风动花摇,檐角梁头皆有故事




去旅行的,有这么几种典型:

一类什么都不择,不择天气、不择旅伴、不择目的地,也没有期许、没有仪式感。

一类什么都要顾得,择目的地、择路线行程、视旅行为打卡的战利品,从未融入。

幸而不在这两个极端的人们,有的不太随便但却浑噩,有的颇有规划但还没深思。

这就出现了“我可能去的是假的xxx”这样的感慨来。


存储卡、云服务,给记忆上了保险。而拍张照太过容易,再没有胶卷时期“洛阳纸贵”的小心珍惜、等待冲印的心切不安。拍卖萌鬼脸、拍打牌吃饭,不过是换了个背景布拍卖萌鬼脸、打牌吃饭。百度百科,攻略游记,给“旅成归来”一剂幻觉。花了千把万元,只不过印证了百度百科说的是真的,某个攻略推荐的是坑货。有几个瞬间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碰上那些玩得潇洒,活得明白的,我会心底赞叹一句:

你的故事动人,你讲故事的样子也很动人



在这个什么都“可视化”,什么都“要颜值”的时代,故事动人,往往搭配图片动人。

动人,那便不是自娱自乐。有所章法,或者投其所好。意味着审美情趣的支撑。但最终都为了讲述故事,若忘了的、破了的章法,那不要也罢。平中见奇,或者惊喜迭出,最佳。


南京 · 梅花山 · 博爱阁 


摄影上习惯将日出日落的时候,称为golden hours,黄金时刻。余晖之下,万物披上暖意,镀上金边。阴阳更迭,日沉月现。游人的喧嚣逐渐远去,心也跟着静了下来,走马观花的地方,还能去而复返。


博爱阁远观飞檐翘角,典雅而威严。檐角走兽有五只,梁枋彩画为旋子彩画。阁名“博爱”——与典型的楼阁命名,如“望江”、“得月”,或者“万佛”、“镇远”不同,“博爱”二字既不是文人墨客登临感怀之所的名字,也没有辟邪镇守的功用——倒很有些劝诫和企盼的意味。一查竟是为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以及企盼两岸和平而建。


檐角梁头,都是故事。


“旋子彩画”,典型的卷涡纹

疏影横斜,是梅非雪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是北宋林逋的千古咏梅绝唱。“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是北宋王安石所作名句。隐居西湖孤山,一生梅妻鹤子的林逋,文风果然更加浪漫情怀;而官拜宰相主持变法的荆国公王安石,遣词造句平实得多。


这两句最广为传颂的咏梅,都出自宋诗,也绝非偶然。唐朝气象万千,各邦来朝,崇尚雍容华贵的牡丹。而北宋南宋的文化底色犹如宋瓷,清丽雅致。故赏梅自两宋盛极一时。《梅谱》有云:“六朝及唐,递相赋咏,至宋而遂为诗家所最贵”。



六朝及唐,递相赋咏,至宋而遂为诗家所最贵

灼灼梅花凉


善讲故事的,往往也善听故事。除了历史里的沉沙折戟,还有街头巷尾的旧传新闻。


热播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主题曲有两句“灼灼桃花凉”和“夭夭桃花凉”的歌词,正好暗合诗经《桃夭》里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而词人以“凉凉”对“灼灼”,似冤亲词一般——倒也有趣。


如果不是“三生三世”,这几年让人趋之若鹜的恐是樱花。樱花之美,兼具绚烂和凋零之美。长久以来植根于日本文化。只不过盛唐气象万千,奈良时代的日本贵族受其影响,咏梅成风。直到平安时代,本土意识觉醒,樱花才登上了历史舞台。樱花落后,正是岛国插秧农忙时节,因此刚开始崇尚樱花还只是祈祷风调雨顺、收成连年。后来的审美源自武士道文化:强藩林立,武士的生死只在旦夕祸福之间。这是对生死无常和时间流逝的哀物之伤,也是其毅然决然,慷慨赴死的凄绝。时至今日,更多的是欣赏四季时令之美。


一花一世界。赏花或者不尚花,崇尚什么花,无一不是时代和文明的缩影。

一部部小说、电影中的意象向着传统和过去致敬。但愿我们和我们的以后,还记得意象背后的涵义。而不是只记得“秒速5厘米”或者“琅琊榜首,江左梅郎”。


梅以韵贵,以格高。故以横斜疏瘦为贵。

暗香浮动月黄昏


离开六朝古都的梅花山,前往滁州。就是《滁州西涧》里,“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滁州。也是欧阳修《醉翁亭记》里,“环滁皆山也”里的滁州。如果不是一部《琅琊榜》,不知琅琊山还会沉寂多久。


琅琊山上琅琊阁。洞天福地,仙山楼阁。为迎仙人,往往选在难以攀登的山顶。以求不沾凡尘,与世隔绝;以造仙境高不可攀、令人心驰神往的意境。


深山探古寺,平川看佛堂。如若并非天险,也要凭借地胜,悬置起来,让人心生敬畏。通往琅琊寺的阶梯,在我们到访时,被砸乱要重新修葺。天王殿就孤立在百来级的乱石阶上。



方令孺在《琅琊山游记》里反复提到这佛殿之前,“高崖石壁”上的树:

“崖上的树枝向天撑着,我好像沉到一个极深的古井底下。一切的山峰,一切的树木都在月下寂寂的直立着,连虫鸟的翅膀都不听见有一声瑟缩。世界是在原始之前吗?还是在毁灭了以后呢?”

 


佛殿确是靠着崖壁,崖壁之侧也确有玉树临风。

准备重铺的石阶之下,已兴建了平台和一尊观音雕像。许是为了更加安全接待更多游人,以及设立新的合影留念之处。而在这样的安全感之中,我们恐是很难被自然天险击中心灵,说出“世界是在原始之前吗?还是在毁灭了以后”这样的句子来。



我不曾有这样惊世的感悟。只是在镜头里,重新找到“禅房花木深”的意境。


禅房花木深



以前总觉得西方的教堂精巧绝伦,叹为观止;而中国的寺院朴实无华,不事张扬。

相比东南亚佛塔的金碧辉煌、塔林的规模宏大,中国的则以回廊院落为布局。淡了宗教热情,也在一个侧面反映了历史上宗教和政治的关系:教权从未高于皇权。



西方的教堂,极尽工事。工匠画师的一生起伏,王权教权的明争暗斗,皆系于一座教堂,见证于一座教堂。而中国的寺院不求一楼一塔的登峰造极,转而寻求殿堂楼阁之间的和谐相处。寻求此心即佛,无需假借外物的潇洒超脱。深山之巅,红尘之上。苍山绿水,明月过窗。



欣赏美人不在皮相,而是她的举手投足、眼角眉梢的风情。而相遇之美在邂逅,不期然地、不设防地。


江山亦然。

风动花摇,檐角梁头。都无言诉说着故事。若忘了的,就不重要。去找一个旅伴,他/她的故事动人,讲故事的样子也很动人


参考资料

[1] 方拥.中国传统建筑十五讲[M].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241-244

[2] 方令孺.琅琊山游记

[3] 张驭寰.中国古建筑答问记[M].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115-116

[4] 蔓玫.探秘中国人的赏樱“狂热”[J].中国国家地理,2016-04-07

[5] 柳肃.营建的文明:中国传统文化与传统建筑[M].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108-110,214

[6] 新渡户稻造.武士道[M].浙江文艺出版社,2015:110

[7] 李冬君.落花一瞬,日本人的精神底色[M].中信出版社,2015:25

[8] 范成大.梅谱


你可能还想阅读:

不止摄影APP | 学会规则 是为了突破规则

回望2016 | 愿做一枚学习者和生活家

可能是最实诚的电子书指南  | 从下载源到阅读器

斯里兰卡:印度洋上的一叶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