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一个人会如何闯入另一个人的生活(中)

盲侃 2020-10-16 07:34:17


我回去以后,就陷入烦恼之中。该如何找到她呢?

因为我除了音乐学院,某某某,什么都不知道。

有哥们建议我:你去他们学校的百度贴吧,找音乐学院的。

我就上贴吧,悬赏二十块钱,果然有人跑出来说,她认识那个女的。

我赶紧给了她二十块,结果人家把我拉黑了。


不行,这样不行。可是去的话,也不一定能找到。那到底去不去呢?


我记得我看过一部电影,是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小时候,我哥哥在家里看过这部电影,我跟着看,但是不知道它在碎碎叨叨的演什么。

我哥哥对我说:能看懂王家卫电影的人,都是疯子。

我哥哥从前是个很有趣的人,那时候他整天看书。大陆的和台湾的武侠小说,金庸古龙梁羽生,杂七杂八的伪著作,他全都看过。他是躺着看,坐着看,站着看。有空就看书。哪怕我们排队上厕所,他都让我先上,他站在厕所门口,拿着一本《天龙八部》看。为了方便,他给家里随处放书。比如回家了没带钥匙,墙头上有一本《风云第一刀》,进家了,窗台上有一本晒卷了的《三少爷的剑》,坐下了,沙发上有一本《鹿鼎记》,院子里站一会吧,晒晒太阳,树枝上夹着一本《飞刀出怪招》,上厕所吧,边上还扔着一本《白发魔女传》,晚上睡觉,床垫底下还压着好几本呢。


我上大学的第一天,我哥哥送我。在火车上,广播报站“忻州”。他听了以后,愣着出神,然后叹口气,问我:

“你知道忻州是什么地方吗?”

“忻州?”

“忻州有个雁门关,是乔峰他爹当年死的地方......”说罢他望着外面,神往不已。



好了,扯远了,扯回东邪西毒。我长大以后,终于看懂了东邪西毒。很喜欢里面两“张”(张国荣和张学友)的台词:

“为了一个鸡蛋,丢掉一个手指,值得吗?”

“不值得,但是我觉得痛快,这才是我自己。我本来能够没事的,我现在的刀不如从前快了,我以前快是因为我直接,认为对的事情我就去做,从来不会想什么代价。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变,直到那个女孩子来求我,我才发觉我已经完全变了。”


然后我也决定了,要再去一次,我不管找得到找不到,因为我找的是我自己。



虽然我是重返运城,但是我就像第一次去一样,我是去一个没去过的地方。

如果你们以后在运城学院听说一个举牌寻人的家伙,那一定是我。


我走的时候,我有个室友,和我说,其实他很嫉妒我。



我走的那天,误了高铁。我一直以为误了高铁,票就作废了。那时候的我已经都他妈的不在乎了。之前我就曾和一个姑娘约会,误了高铁,我不知道能改签,结果把钱都浪费掉了。

我妈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了,给我打电话,苦劝我:你去了找不到怎么办?白跑一趟浪费那么多钱,不如先别去,打听着,打听到了,人家到底是谁,家里干嘛的,有没有对象,愿不愿意见你,你再去不迟。

她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我反问她:

“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你年轻的时候,有个人拦住你,问你是不是喜欢看书,他想借给你书。结果你回家让我姥爷我舅舅他们拿铁锹把人家打跑了。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你会把人家打跑吗。”

我妈在电话那边沉默良久,说:“那你就去吧。”

从那时起,我这人做事就从来没回过头。



运城是关公故里,那里的人很讲道义,很懂生活。我本来找了一个司机,打车去目的地,结果他看到另一个司机一天没拉着活,就让我上了那个人的车。我很感慨,路上和司机聊天:

“师傅,这边的房子旁边种树,为什么都是种两棵?”

“怕树孤单呗。”

“咱这边经济水平怎么样。”

“啥经济水平啊,反正你看我开出租,一天挣个一二百,就够了,图那么多干啥啊,钱是永远挣不完的。”

这里的人真的懂生活,不贪心。

他问我:“你来运城干啥来了?”

我大致一说。司机笑了一下,说:

“那你挺有心啊,现在有心人不多了。”

“运城人讲义气啊,现在讲义气的人也不多了。”




进去学校以后,我找到湖,湖边依然没有一个人。我沿着湖边走,找到了那栋楼。门口有人进进出出。我就把准备好的牌子举起来,写着:

寻找某某某!


那感觉别提多丢人了,就像太原火车站的旅馆老板娘揽客一样:

“小伙子,要姑娘吗,处女!”


很多女的过来围观,我只能厚着脸问。我都觉得没戏了,可是又没有别的招。然后过了一会,有个女的挤进来,看着我说:“我认识某某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