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钦点智库俱乐部VIP人物|刘士林:中国城市人文学派的建构者

钦点智库俱乐部 2019-12-28 08:19:46

钦点智库俱乐部VIP人物


刘士林:中国城市人文学派的建构者


文/王晓静


2004年于镇江南山


    2016年城市科学秋季论坛


       刘士林,博士,教授,博导,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首席专家,国家“十三五”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文化部文化产业专家委员会委员,教育部《中国都市化进程年度报告》负责人,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中国建设信息化》专家委员会委员,光明日报城乡调查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文化传媒集团大运河文化研究院副院长,北京交通大学中国城市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首席研究员,中国传媒大学雄安新区发展研究院学术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特聘专家,华东师范大学崇明生态研究院学术委员,西南财经大学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联席执行院长,中国人民大学《文化研究》编委会委员,《中国名城》编委会委员,主要从事城市科学、文化战略、智慧城市、城市文化研究。


     学中文出身的刘士林曾经是一位校园诗人,早年的美学、诗学研究,使得他散发出浓郁的儒者气息,常常给初次谋面的人留下虚怀若谷、张弛有度的深刻印象。又因文采飞扬的现代诗、功力深厚的古体诗在朋友圈中圈了一众“专家粉丝”——这样的学术经历与性格爱好,让人似乎很难将他与热门的“城市科学”联系起来。


独辟蹊径,由人文而入城市

 

     ‍  20世纪90年代初,刘士林已在国内美学界颇有名气。他先后师从康德美学专家劳承万先生和著名文化学者刘梦溪先生,专心致力于美学和诗学研究,并逐步建构了以“中国诗性文化”为代表的学术思想体系。当时他在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任教,对龙蟠虎踞的六朝古都南京情有独钟,对高架林立的“魔都”上海“没有感觉”。但出人意料的是,仅仅几年之后,他将来到上海,从都市美学转而进入城市研究,并且在这个方兴未艾的领域开辟出了一片新天地。

        2005年,刘士林第一次在上海应邀参加关于城市的会议,还是以美学专家的身份。那次会议的主题是讨论城市文明指数。刘士林指出了不少问题,语惊四座。他说,城市文明指数不能像个大杂烩,城市的美和城市的善才是城市文明应关注的核心指标;城市文明的最高形态是艺术和审美,而我们最缺乏研究的是城市的美,上海应该建艺术之城。

他的观点和在座的其他专家都不同,引起了主办方极大的兴趣。刘士林由此发现了人文学者介入城市研究的路径。

       ‍“腰斧上高山,意行无旧路”。人文学者研究城市文化,并非没有先例,但是,与别的‍人文学者不同,刘士林不谈咖啡馆,也不谈张爱玲。他带领上海交大城市科学研究院,主要研究城市的战略、政策和城市需求,而且所有的研究都建立在坚实的理论储备与详实的客观数据之上。在他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城市研究。

      刘士林曾自述:我做城市研究很偶然,按我早年求学的背景、个人的爱好,无论如何都不会扯到“城市”。在中国做美学做文学研究,一般都会对城市很反感。后来做城市研究,一方面是工作的需要,另一方面是出于责任,看到很多人在研究城市,看他们谈城市,与人性完全没有关系,我希望能够做不一样的城市研究。由文化研究,到都市文化研究,再到城市科学,主要是出于对人生和价值的关注。2004年到上海后,我开始从事都市文化研究,2009年后到交大,适应交大的需要,同时也借助这个平台的支持,我们开始全面涉足城市,除了都市文化、创意设计、战略规划,还涉及到智慧城市、智能制造、标准评估等。

      刘士林认为,对中国而言,一方面是有限的环境与资源无法支撑正在走的“旧型工业化”道路,改变经济增长方式已成为悬在我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拥有悠久历史传统的文明古国,丰厚的文化资源为发展文化生产力提供了“地大物博”的生产对象,在此背景下,明确城市的本质是文化,有助于纠正我们的城市观念,摆正我们的城市态度,更好地服务我国的新型城镇化建设。

       城市科学建设离不开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的交叉。但基于人文学科的背景,刘士林还提出了他心目中理想的城市科学的建构路径,即,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交叉时,应以社会科学为主导,因为社会科学关系到自然科学研究和技术研发的目的;在社会科学与人文科学交叉时,则应以人文科学为主导,因为只有人文科学才关涉到社会科学实证范围之外更根本的价值与意义问题。‍

       然而,近年来在学界与评论界好评如潮的《中国脐带:大运河城市群叙事》《中国都市化进程年度报告》《中国城市群发展年度报告》《江南文化理论》《都市文化原理》《中国丝绸之路城市群叙事》《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城市廊道叙事》《江南城市群文化研究》《都市美学》等著作,正是刘士林在中国城市科学领域筚路蓝缕、挥汗耕耘的果实,其间的因缘转折,唯有怀着一颗对我国当下的城市发展怀有深切热情与关注的心才能坚守与执着的。


中国城市要走“人文城市”发展之路


       刘士林早年的积累,奠定了他作为中国人文城市学派领军人物的基础。从1992年首次提出“中国文化是诗性文化”开始,到2000年左右以“援康德补孔孟”为中心建构“新道德本体论”,是刘士林对中国现代文化、传统文化的当代转型作出的全新探索,不仅创建了新的中国文化研究的理论与范式,也对现代西方非理性文化对中国儒家传统、西方后现代文化对中国现代启蒙精神的解构,提出了深刻的批判。给他后来通过研究中国话语的理念与经验,为21世纪中国文化复兴提供思路与理论资源提供了丰富的给养。

        从2007年左右创建“都市文化学”交叉学科的理论基础开始,刘士林的学术研究领域登上了全新的台阶,在通过人文学科(核心是中国文学)与社会科学(核心是城市社会学)的交叉建构中,提出了都市化(Metropolitanization)理论,指出以“国际化大都市”与“世界级城市群”为中心的都市化正在取代人口流动相对缓慢、资源分布相对均衡的城市化模式,深刻影响了精神生产、文化消费、审美趣味等方面,为都市文化研究明确了现实背景与需要。阐明了与西方相关研究主要隶属于社会学、人类学、地理学不同,以新时期中国文学的“文化研究”为中介,论证了中国都市文化研究与文艺学、美学的密切关联,初步明确了其学科归属。并以教育部基地重大项目《都市文化研究的基本理论问题与框架体系研究》和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项目《马克思城市文化理论研究》为中心,从知识谱系和价值基础重点突破,初步完成了都市文化学的原理研究及学科框架建设。及至2011年前后,刘士林将研究重心聚焦到以人文学科的理论、方法与价值体系研究中国城市化进程的重大现实问题,提出并着手构建中国人文城市学派。

        在理论上,刘士林提出文化城市本质上是一种不同于“政治城市”、“经济城市”的新的城市发展模式。文化城市在更高层次上阐释了城市文明与社会的本质,超越了城市原始的防卫、商业等实用功能,突破了古代以“政治”为中心、现代以“经济”为中心的城市发展模式。它既超越了人类城市原始的防卫、商业等实用功能,也不同于新中国成立以来前30年的“政治型城市化”和改革开放30年来的“经济型城市化”,作为一个衡量城市发展的新尺度,它揭示出城市发展的目的,不是城市人口增加,也不是经济总量与财富的聚集,而在于城市是否提供了一种“有价值、有意义、有梦想”的生活方式。基于我国城市化环境与资源条件日趋短缺、历史文化资源存量巨大的现状,提出中国的城市必须走“人文城市”、城市群必须走“文化型城市群”、新型城镇化必须走“文化型城市化”道路。

     与此同时,刘士林和团队在城市群、大都市、城市、小城镇和传统村落五个空间层级和人文城市、都市文化、智慧城市、智慧村镇、新城新区、工业遗产、设计之都、艺术之城、城市景观、资源型城市、城镇化率预测、城市现代化等具体方面开展实践和运用,研究报告多次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等的重要批示,为国家制定和编制雄安新区政策和规划、规范和实施“十三五规划”编制、落实《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规范新城新区建设”、推进国家出台《新区设立审核办法》、“国家文化产业标准修订”“全国摩崖石刻保护”、国家发展改革委编制“长江经济带城市群规划”《“十三五”文化强国战略规划》《苏南现代化建设示范区规划》、开展“国家区域规划实施中期评估”、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开展“中国传统村落评估保护”、教育部设立“国家教育国际化试验区”、文化部出台“特色文化产业和特色文化小镇”、上海市编制“智慧城市发展战略规划”“上海养老社区总体战略规划”“上海市智慧村庄信息服务平台建设”等,提供了重要的依据和参‍考。


以城市科学引领中华民族的城市启蒙


       大约一个半世纪前,在中国农业文明与西方工业文明发生第一次激烈碰撞之后,晚清重臣李鸿章曾感慨说那是“三千年未遇之大变局”。但如果从八九千年前开始的农业生产和村落定居生活方式看,城市化则堪称是中华民族“一万年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

      2008年,世界城市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起源于农耕和狩猎、在漫长历史中主要和大自然打交道的人类由此进入城市时代。截止2011年底,我国城镇人口统计数字为69079万人,占全国总人口比达到51.27%,表明我们这个传承有序、绵延千载的农业文明国度,在迈入21世纪第一个十年之后也初步完成了城市化。
       ‍这是一件喜忧参半的事情。一方面,城市化水平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现代化进程的核心指数与主要尺度,因而这可以看作是我国经济社会高速与持续发展的重要成果与象征。但另一方面,中国城市高速和超常规的发展也进一步激化或加大了城市与乡村、中小城市与中心城市的矛盾与差距,造成了房价高涨、交通拥堵、看病难、上学难、食品安全等突出问题与矛盾。特别是很多刚从农村来到城市的人,由于对新的生存环境、工具技术及游戏规则的陌生和不适应,他们很难切实地分享到城市化进程带来的利益,相反还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因此就可以逃避城市,同时也要明白“辱骂”和“卤莽的道德批判”决不是战斗,不仅不可能改变人类已进入城市时代的现实,反而会使自身由于拒绝进入人生的“城市版本”而蒙受更大的损失。和一般的城市文化研究者总是以“辱骂和恐吓”的方式对待城市不同,刘士林提出在当下中国急需的是树立正确的城市观,在这个基础上重建当代中华民族的感觉、意识、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心理结构和审美趣味。

       中国城市化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最沉重、最痛苦同时也是最伟大、最艰辛的文明进程之一。正如任何伟大历史都充满矛盾和二重性一样,在初步完成自身城市化的同时,中国也开始直面很多新的问题与矛盾。概而言之,一是“城市病”,表现在住房、交通、环境、就业、安全、卫生等方方面面,日益严重地威胁着中国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二是“城市文化病”,在城市道路日益拓宽、新建筑层出不穷、人口大量增加等繁华表象的背后,对城市本身的怀疑、失望、厌恶、憎恨、甚至敌视等极端心态与行为也与日俱增。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在当下急需研究和加以疏导、化解的重大现实问题,都是在中国城市化这一特定背景下产生的新问题,在纵向与横向上很难找到可靠的参照系,因而是一个特别需要理论创新和文化自觉的新领域。但对一个长期与大自然和农业生产生活方式相濡以沫的民族,要想在理论范式与文化心理上很快实现“城市化”又谈何容易。实际上,当下很多城市问题固然有直接的现实原因,但在更深的意义上,与我们这个传统农业民族初入城市,对城市空间、城市经济生产方式、城市生活方式、城市社会结构、城市心理与美感茫然不知甚至经常出现错误判断密切相关。也可以说,与泥沙俱下、汹涌澎湃的城市化进程相比,我们的城市理论研究与城市文化自觉远未跟上时代步伐。缺乏科学的理论指导与客观的价值立场,是人们面对城市问题时容易简单化、非理性甚至极端化的主要原因。就此而言,破除人们思想观念中对城市的蒙昧和错误认识,推动传统人文社会科学在城市化背景下的学术转型,大力开展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基础理论研究和交叉学科建设,为中国城市提供一种可持续的科学理论基础与智力支持系统已势在必行。一言以蔽之,“城市启蒙”已成为我们民族在当今世界急需推进的理论探索和亟待开启的文化自觉。

       “济济多士,秉文之德。”这是刘士林特别喜欢的《诗经•周颂•清庙》中的一句。自盛公宣怀创立南洋公学以来,交通大学一直秉承“实心实力求实学,实心实力务实业”(1909年重拟校歌)的办学理念,以现代科学技术解决人与自然的矛盾,推动了现代中华民族的现代化和世界化进程。斗转星移,在21世纪的世界舞台上,要想全面践履唐文治校长1930年提出的“第一等学问”、“第一等事业”、“第一等人才”和“第一等品行”,必须更关注社会问题和文化领域,以此去影响和引导未来社会生产和人类生活方式。

       在刘士林看来,以城市人文学派的构建引领中华民族在城市时代更好地生存和发展,这既是城市人类时代为交通大学人文精神传承与文化价值创新提出的新课题,也是交大城市科学研究院希望努力承担的职责与使命。


附录:刘士林学术成果要目

 

第一卷  中国式城市化与城市科学

 

一、中国式城市化道路

刘士林:《“城市中国”要走自己的路》,《财经国家周刊》,2016年第1期。

刘士林:《什么是中国式城市化》,《光明日报》,2013年02月18日第5 版(光明讲坛)。

刘士林:《以“大都市”与“城市群”的拔节声作证——纪念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社会科学》,2008年第6期。

刘士林:《全面深化改革重塑中国城市》,《瞭望东方周刊》,2016年第30期。

二、城镇化与城市科学
刘士林:《科学理解城镇化的内涵》,《人民日报》,2013年04月24日。

刘士林:《城市科学建构与中华民族的城市启蒙》,《学术研究》,2012年第10期。

刘士林:《关于我国城镇化问题的若干思考》,《学术界》,2013年第3期。

(人大复印资料《区域与城市经济》2013年第7期全文转载)

刘士林:《建设中国城市科学  服务人类城市时代》,《中国建设信息化》,2016年10月上半期。

三、新型城镇化战略与转型

刘士林:《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城市发展道路》,《文汇报》,2015年12月29日。

刘士林:《新型城镇化与中国城市发展模式的文化转型》,《学术月刊》,2014年第7期。

刘士林:《中国城市发展的空间问题和时间问题》,《学术界》,2015年第7期。

四、城市预测与评估

刘士林:《城市指标体系,真正管用才行》,《解放日报》,2015年12月30日。

刘士林、马娜:《“十三五”中国城镇化仍将保持中高速增长》,《中国建设信息化》,2017年第5期。

五、城市经济与文化

刘士林:《儒墨之争 如何看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中国教育报》,2007年5月11日。

刘士林:《用城市的方式思考经济问题》,《开发研究》,2017年第2期。

刘士林:《从人文视角阐释中国经济发展》,《中国教育报》,2017年04月06日05版。

六、城市规划与文化

刘士林:《新型城镇化与城市规划学的人文转型》,《城市规划学刊》,2014年第5期。

刘士林:《好的城市规划,应当掌握“聚散”之道——刘士林教授在复旦大学的演讲》,《解放日报》,2016年12月13日。

七、城市设计与文化

刘士林,于炜:《城市设计弊病如何克服?》,《光明日报》2012年07月18日。

刘士林:《用优秀传统文化接引城市设计回家》,《文汇报》,2017年02月14日。


第二卷  城市群与文化城市群

 

一、历史与现状

刘士林:《城市群理论半个世纪的风雨历程》,《光明日报》,2010年07月21日。

刘士林:《城市群的全球化进程及中国经验》,《学术界》,2012年第6期。

刘士林:《城市群的中国经验及中西比较》,《文汇报》,2012年10月22日。

盛蓉、刘士林:《当代世界城市群理论的主要形态与评价》,《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2期。

二、挑战与回应

刘士林:《我国城市群发展面临的挑战》,《人民日报》,2013年07月14日。

刘士林:《从大都市到城市群:中国城市化的困惑与选择》,《江海学刊》,2012年第5期。

刘士林:《关于我国城市群规划建设的若干重要问题》,《江苏社会科学》,2015年第5期。

三、战略与实施

刘士林:《“把城市群作为主体形态”》,《文汇报》,2013年12月19日。

刘士林等:《城市群:未来城镇化的主平台》,《光明日报》,2014年06月03日11 版(光明调查“推进新型城镇化系列调研之二”)。

刘士林等:《城镇化“主体形态”如何协调发展——我国城市群的发展现状与对策》,《光明日报》,2016年05月04 日10版。

四、文化型城市群

刘士林:《中国城市群的发展现状与文化转型》,《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5年第1期。

刘士林:《城市群不是简单的经济群——刘士林教授在南京市委党校的演讲》,《解放日报》,2016年05月24日。

刘士林:《文化城市群与中原经济区的跨越式发展》,《河南社会科学》,2013年第12期。

五、城市群的历史与地方经验

刘士林:《明清江南城市群研究及其现实价值》,《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1期。

刘士林:《京津冀协同发展:一场时间与空间的博弈》,《中国建设信息》,2015年8月上半期。

刘士林:《大历史视角下的“一带一路”战略》,《大众日报》,2017年04月12日。


第三卷  都市化与大都市

 

一、都市化进程

刘士林:《都市化进程论》,《学术月刊》,2006年第12期。

刘士林:《都市化进程与现代科学的人文价值生产》,《浙江学刊》,2007年第3期。(人大复印资料《科学技术哲学》2007年第7期转载)

刘士林:《人口的都市化及其对中国社会发展的影响》,《河南师范大学学报》,2007年第3期。(人大复印资料《人口学与计划生育》2007年第5期转载)

廖明君、刘士林:《中国都市化进程的理性观察与人文关切——刘士林教授访谈录》,《民族艺术》,2008年第2期。

二、大都市

刘士林:《国际大都市:过时概念,还是未竞之业》,《光明日报》,2011年10月20日。

刘士林:《大城市发展的历史模式与当代阐释——以芒福德〈城市发展史〉为中心的建构与研究》,《江西社会科学》,2009年第8期。

刘士林:《正确认识和善待中国“国际大都市”》,《探索与争鸣》,2011年第4期。

三、国家中心城市

刘士林:《成都建设国家中心城巿的机遇与挑战》,《中国城市报》,2016年11月14日。

刘士林、盛蓉:《上海建设国家科技创新中心城市析论》,《中国名城》,2017年第1期。

刘士林:《国家中心城市绘出中国城市新天际线》,《瞭望东方周刊》,2017年第9期。

四、都市空间生产

刘士林:《中国诗性文化与都市空间生产》,《光明日报》,2006年8月21日。

刘士林:《市民广场与城市空间的文化生产》,《甘肃社会科学》,2008年第3期。

五、上海战略转型

刘士林:《关于“上海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若干思考》,《社会科学评论》,2009年第1期。

刘士林:《“大都市”已不适用于界定和表述中国大城市——以上海为例》,《探索与争鸣》,2012年第12期。(人大复印资料《文化研究》2013年第4期全文转载)

刘士林:《以五大发展理念引领上海新发展》,《解放日报》,2015年11月17日。


第四卷  新城新区论理与治理


一、态度与策略

刘士林:《对新城新区建设要有耐心和信心》,《文汇报》2014年03月17日第10版。

刘士林:《因出现“空城”就要否定新城新区建设吗》,《人民日报》,2015年02月04日。

刘士林:《中国的新城新区建设的正确认识和评价》,《学术界》2014年第2期。

二、现状与规范

刘士林等:《划定红线  规范新城新区规划建设》,《光明日报》,2015年05月03日05版(智库)。

刘士林等:《创新发展理念引领城市新区建设——我国大都市新城新区发展现状、问题与对策》,《光明日报》,2016年01月13 日10版(光明调查•新理念新发展•聚焦“十三五”系列调研)

三、反省与路径

刘士林:《城市化是先有“市”再有“城”吗》,《探索与争鸣》,2014年第2期。

刘士林:《文化与产城融合》,《光明日报》,2014年9月29日16版(光明讲坛)。

四、雄安新区

刘士林:《雄安新区规划遐想》,《中国建设报》,2017年05月05日05版。

刘士林:《雄安新区战略解读与战略规划》,《学术界》2017年第6期。


第五卷  智慧城市战略与人文智慧城市

 

一、人文理念与模式

刘士林:《以人文引领智慧城市建设新常态》,《文汇报》,2015年05月15日。

刘士林:《智慧城市建设更应追求“真善美”》,《人民日报》,2015年05月31日。(

刘士林:《智慧城市不能“没文化”》,《瞭望东方周刊》,2015年第19期。

二、战略与标准

刘士林:《中国新常态与智慧城市战略问题》,《上海大学学报》2015年第4期。

刘士林等:《标准化视角下智慧城市建设面临的问题及发展路径研究》,《上海交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2015年第49卷第8期。

三、现状与背景

刘士林等:《中国智慧城市的发展现状与战略分析》,原载刘士林主编《中国都市化进程报告2015》,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1月版。

汤莉华等:《2016智慧城市全球发展态势研究报告》,原载刘士林主编《中国都市化进程报告2016》,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1月版。

第六卷  都市文化与美学

 

一、都市文化

刘士林:《中国都市文化研究三题议》,《中华读书报》,2006年4月12日。

刘士林:《都市与都市文化的界定及其人文研究路向》,《江海学刊》,2007年第1期。(《新华文摘》2007年第9期全文转载,《中国社会科学文摘》2007年第3期转载,人大复印资料《文化研究》2007年第12期转载)

刘士林:《都市文化学的理论自觉与学术新语》,载于高翔主编《中国社会科学学术前沿2008~2009》,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5月版。

二、文化都市

刘士林:《从当代视野看文化都市》,《文汇报》,2007年9月3日。

刘士林:《文化都市的历史源流与当代阐释》,《学术月刊》,2007年第12期。(《社会科学报》2008年2月14日“学术看台”摘要)

三、马克思哲学与都市文化

刘士林:《马克思哲学与都市文化研究》,《光明日报》,2007年5月8日。

刘士林:《都市文化研究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文学评论》,2007年第3期。

刘士林:《都市消费文化研究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学术研究》,2008年第11期。(人大复印资料《文化研究》2009年第2期转载,《中国社会科学文摘》2009年第4期转载)

四、都市美学

刘士林:《重视当代都市文化的审美研究》,《人民日报》,2006年7月20日。

刘士林:《都市化与中国美学的当代发展》,《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01月14日。(人大复印资料《美学》2010年第2期全文转载)

刘士林:《都市美学的逻辑起点与价值判断》,《学术月刊》,2010年第3期。

刘士林:《构建都市美学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光明日报》,2014年01月20日。

五、上海城市史与海派文化

刘士林:《上海城市的起源与发展》,《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09年第3期。

刘士林:《海派文化与新轴心时代的中国开端形态》《上海大学学报》2010年第5期(人大复印资料《文化研究》2011年第2期全文转载)。

刘士林:《上海城市的生命历程与文化创造——刘士林教授在上海交通大学的讲演》,《文汇报》,2010年08月07日。

刘士林:《海派文化建设仍在路上》,《文汇报》,2016年03月25日。

六、都市文化与文学

刘士林:《都市文化研究与中国文学的学术渊源》,《文艺报》,2007年06月19日。

刘士林:《文学:从文化研究到都市文化研究》,《学术研究》,2007年第10期。(人大复印资料《文艺理论》2008年第1期转载)

七、城市音乐与声音

刘士林:《关于城市音乐文化的阐释语境问题》,《音乐艺术》,2003年第2期。

刘士林:《城市声音:一种新的城市史与城市文化研究》,《天津社会科学》2016年第5期。(《新华文摘》2017年第1期论点摘编;《中国社会科学文摘》2017年第2期论点摘要;人大复印资料《文化研究》2017年第1期全文转载)

第七卷  城市与城市文化

 

一、城市与文化

刘士林:《关于城市文化研究的几个基本问题》,《现代城市研究》,2013年第4期。

刘士林:《芒福德的城市功能理论及其当代启示》,《河北学刊》,2008年第2期。

二、城市文化病

刘士林:《中国城市发展的深层问题与文化自觉——刘士林教授在上海交通大学的讲演》,《文汇报》,2011年08月08日。

刘士林:《中国都市化进程的病象研究与文化阐释》,《学术研究》2011年第12期。(人大复印资料《文化研究》2012年第4期全文转载)

刘士林:《城市中的礼与乐》,《光明日报》,2006年5月23日。

刘士林:《刘士林:苏州已经“可以谈礼乐”了》,《苏州日报》,2016年5月6 日。

四、文化城市

刘士林:《建设文化城市急需解决三大问题》,《中国文化报》,2007年7月17日。

刘士林:《文化城市与中国城市发展方式转型及创新》,《上海交通大学学报》,2010年第3期。(《高等学校文科学术文摘》2010年第4期,人大复印资料《文化研究》2010年第11期全文转载。)

刘士林:《特色文化城市与中国城市化的战略转型》,《天津社会科学》2013年第1期。(《新华文摘》2013年第11期全文转载)

五、人文城市

刘士林:《为什么要“注重人文城市建设”》,《光明日报》,2014年05月19日。

刘士林:《关于人文城市的几个基本问题》,《学术界》,2014年第5期。

刘士林:《现代城市化进程,应张开母性怀抱——刘士林教授在华东师范大学的演讲》,《解放日报》,2017年07月25日。

六、艺术之城

刘士林:《建艺术之城:让城市文明全面发展》,《解放日报》,2006年3月23日。

刘士林:《艺术与城市文明——刘士林教授在上海师大“双三角论坛”上的讲演》,《文汇报》,2006年7月9日。

七、文化产业与消费

刘士林:《如何推进文化产业研究》,《解放日报》,2012年03月29日。

刘士林:《暮色中的工厂:都市化进程中的审美景观生产》,《人文杂志》,2007年第2期。(人大复印资料《美学》2007年第6期转载;《中国教育报》2007年4月20日“学术新说”摘编)

刘士林:《金融危机挑战与文化产业应对》,《人文杂志》,2009年第4期。(人大复印资料《文化创意产业》2009年第6期全文转载)

刘士林:《文化产业语境下的民俗文化创新》,《民族艺术》,2011年第2期。

八、城市史

刘士林:《城市史学兴起的价值》,《学习时报》,2013年10月07日。

刘士林:《城市兴衰的文化阐释》,《学术界》,2010年第2期。(人大复印资料《文化研究》2010年第6期全文转载)

刘士林:《“中国近代第一城”兴衰的文化阐释》,《华中师范大学学报》,2011年第2期。

九、运河城市文化及保护

刘士林:《大运河与中国城市的历史、社会与文化》,《中国文化报》,2012年4月26日。

刘士林:《大运河城市文化模式初探》,《中国名城》,2011年第7期。(《中国文物报》2011年08月19日《学刊观察》摘录)

刘士林:《中国大运河保护与可持续发展战略》,《中国名城》,2015年第1期。

第八卷  江南城市与文化

 

一、江南文化与城市

刘士林:《江南与江南文化的界定及当代形态》,《江苏社会科学》,2009年第5期。(人大复印资料《文化研究》2010年第1期全文转载)

刘士林:《建构江南城市研究的诗性人文学术谱系》,《学术月刊》,2008年第8期。

二、江南城市与诗性文化

刘士林:《江南城市与诗性文化》,《江西社会科学》,2007年第10期。

刘士林:《现代作家解读江南城市》,《光明日报》,2012年06月04日第05版(光明讲坛)。

三、江南都市文化

刘士林:《江南都市文化的历史源流及现代阐释论纲》,《学术月刊》,2005年第8期

刘士林:《江南都市文化的“文化理论”与“解释框架”》,《江苏社会科学》,2006年第4期。

 

第九卷  小城镇与特色小镇

 

刘士林:《小城镇建设热的五大原因探讨》,《中华民居》,2016年11-12月号。

刘士林:《特色小镇要从文学和美学中汲取理论源泉》,《城市规划学刊》,2017年第2期。

刘士林、王晓静:《特色小镇建设实践及概念界定》,《中国国情国力》,2017年第6期。


第十卷  新农村与传统村落

 

刘士林:《“毛桥模式”:国际化大都市背景下的上海新农村建设》《南通大学学报》2007年第5期。

刘士林:《“新农村”与“城市群”的相克与相生》,《中国社会科学内刊》,2008年第2期。

刘士林等:《再不保护就悔之莫及了——长三角“中国传统村落”调查报告》,《光明日报》,2015年02月27日05版“光明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