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很久之前他们说要做爱,不要作战,很久之后他们的子孙一直在迷茫 合法黑市

合法黑市 2018-11-08 06:28:24

make love ,not war,是由法军中的一句口号:faites l'amour,pas la guerre演变而来。其实浪漫又慵懒的法国人讲的就是字面意思:我们要做爱,我们不想去作战。(自行脑部傲娇脸)


和平标志被Martin Luther King在一次民权运动中使用之后,在美国得到广泛应用,尤其是在各种权利运动和美国信奉正统基督教的组织中。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有些人认为这个标志含有某种邪恶的隐喻,还有些人认为是共产主义的标志,所以人们开始避免使用。在南非的种族隔离政体下,甚至官方禁止使用此标志。在越战期间,战争的反对者们使用了此标志,因此这个标志也被称为“伟大的美国鸡的脚印”。


在德国被认为是“todersrune"死亡文字。它不仅被希特勒的国家社会党员们规定必须出现在德国的讣告上,还必须被铭刻在SS部队的纳粹军官的墓碑上。这一标志迎合了纳粹对异教的神秘主义上的强调。当这一标志的两臂垂直立起,它是“毕达哥拉斯的生命徽章,构成通往善与恶的叉路” 它同时意味着肥沃与丰产,但当两臂下指时,它表示邪恶与死亡。这一标志也被称为“折断的十字架”、“眼角的皱纹”、“巫婆之足”、“尼禄十字”、“被破坏的犹太教”、“反基督的标志”。实际上是一个被折断的武器。它也意味着“绝望的手势”和“人的死亡”。使用这一标志的日耳曼部落们赋予它奇怪而神秘的属性。这样的一个“文字”据说为异教徒的“黑魔法师”所使用在咒语和诅咒中...


回顾20世纪上半叶的美国历史,从20年代末到30年代中期,欧美发生经济危机,出现了经济大萧条。30年代末,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1941年日本袭击珍珠港,美国投入反法西斯战争,直到1945年战争才结束。


50年代,美国是一个相对稳定和繁荣的时期,而60年代是美国历史上最动荡的年代之一。由于政府同意出兵参加越南战争,遭到人民强烈反对,使全国处于社会、政治极不安宁的状态。


这无疑给一种全新的文化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土壤:动荡的社会,绝望的明天,迷茫的姑娘和义无反顾的浪子。用诗歌、音乐、吟笑声编织的良辰或许能够抵御明日灼人的朝霞。


1952年艾森豪威尔就任总统后,美国经济开始稳定,整个社会也处于安居乐业的状态。于是,中产阶级逐渐增多,他们生儿育女,美国出现了一个生育高峰期。青少年的数量空前增长,一下子这个世界成了青年人的天下。当时,孩子们在课余生活里,一般都与家人呆在一起。电视节目也比较健康,在音乐趣味上也没有太大的鸿沟。青老年人欣赏的音乐也基本相同,都是40年代和50年代的"Big band"演奏的音乐,还有就是延续了几十年的叮砰巷歌曲[注],歌词经常表达单纯的爱情,音乐也不带威胁性,尽量给人一种舒适、安宁的感觉。


[注] 叮砰巷歌曲即Tin Pan Alley风格,是美国20世纪上半叶的白人主流音乐,19世纪末开始萌芽,20世纪三四十年代达到高峰。曾对百老汇音乐剧、好莱坞电影音乐,甚至摇滚乐都产生过重要影响。叮砰巷是个地名,位于纽约第28街(第五大道与百老汇街之间)。从19世纪末起,那里集中了很多音乐出版公司,各公司都有歌曲推销员整天弹琴,吸引顾客。由于几乎从早弹到晚,钢琴使用过度,音色疲塌,像敲击铁盘子似的,于是有人戏称这个地方为"叮砰巷"或译为"廷潘胡同"。


到了50年代中期,这批青少年由于生活条件优越,没有像父辈那样经历过战争和苦难,同时又倍受家庭的宠爱,因此,他们开始不理解父母们的思维和生活方式,不愿意走父母为自己安排好的道路。他们有了自己的追求和爱好,而且由于人多势众,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他们不再跟随父母欣赏那些多愁善感的流行歌曲。这时,他们正好在摇滚乐中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摇滚乐简单、有力、直白,特别是它那强烈的节奏,与青少年精力充沛、好动的特性相吻合;摇滚乐 无拘无束的表演形势,与他们的逆反心理相适应。摇滚乐歌唱的题材,与他们所关心的问题密切相关。

猫王是50年代最出名的摇滚歌手,也是当时最躁的音乐,1956年1月27日,Victor唱片公司发行了猫王的唱片《伤心旅馆》,立刻在全美市场上成为畅销曲,这也是猫王第一张销售突破100万张的唱片,凭着不羁的嗓音和帅气的外表,还有骚到爆炸的舞步,猫王很快就登上美国杂志《广告牌》的热门流行歌曲排行榜的榜首。


The Beatles是60年代的辉煌之声,也是世界音乐史上的一个奇迹,从来没有一个乐队赢得过如此热烈持久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拥戴,也从来没有一个乐队在摇滚乐乃至西方社会打下如此深刻的烙印,以至创造了一个时代。 乐队成立于1960年的利物浦, 1962年,The Beatles的第一张单曲唱片《Love me do》发行后便引起了巨大的反响。1963年,他们在英伦三岛受到了狂热的欢迎,《I want to hold your hand》等歌曲常年上榜。


提到The Beatles就不得不提到英伦入侵,也就是现代音乐史中的British Invasion(我原来是教音乐史的老师,只有我讲这么多摇滚乐,以致于大家考试不及格,不过大家听的很开心),英伦入侵是指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几次英国摇滚乐队纷纷登陆美国的狂潮,并且彻底改变流行乐和摇滚乐的历史的事件。


在第一次英伦入侵浪潮渐渐退去的时候,美国人也开始注意到自己国家的一些摇滚乐队,像The Beach Boys这样的乐队成为美国人的英雄,当然还有拿起了电吉他的Bob Dylan。就在人们认为美国唱片市场已经摆脱了英国乐队的控制的时候,在1965年到 1966年,新一轮的英伦入侵又开始了。这次的领头的乐队是The Who和The Zombies,这些乐队有着更强烈的节奏布鲁斯风格,The Who甚至把自己的音乐定义为“极端节奏布鲁斯”(后人定义为迷幻鼻祖)。从表面上看,这次的浪潮没有第一次来得那么猛烈而疯狂,但是它的影响力却一点也不小。正是在第二次“英伦入侵”的作用下,从1967年以后,随着迷幻音乐的出现,使英国和美国的摇滚乐终于融为了一体,互相呼应,成为世界青年亚文化的一个潮流。


能与the who的迷幻对抗的应该只有the doors了。The doors是1965年于洛杉矶成立的美国摇滚乐队。The doors融合了车库摇滚、蓝调与迷幻摇滚。主唱Jim Morrison暧昧的歌词与无法预期的舞台人格,使the doors成为音乐史上颇负争议的乐团。1971年7月3日莫里森去世,乐队于1973年解散。尽管自成立至解散只有八年,the doors仍拥有为数庞大的乐迷,并在欧美和世界乐坛享有一定的地位与影响力。据美国唱片工业协会的统计,the doors在美国拥有至少三千二百万的专辑销售量。


Jim Morrison对艺术的喜爱开始于1957年,这一年Jim Morrison同家人再次移居旧金山。当时旧金山正是垮掉派的中心,即使在街头你也很有可能亲耳听到Allen Ginsberg和George Corso朗诵诗歌。Jim Morrison不仅整日沉溺于垮掉派的文学作品,还无比热爱法国后浪漫派诗歌以及Charles Baudelaire、Jean Nicolas Arthur Rimbaud等先驱诗人们的诗作,这些作品的风格以后一直影响着Jim Morrison的音乐和诗歌创作。


70年代是摇滚乐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阶段,这时候的社会变迁和音乐风格的融合消亡(市场反应),鞭策着摇滚明星名像海浪一般涌向市场。在英国也孕育了一批伟大的punk乐队,如The ramones,The Sex Pistols, New York Dolls等一批对后世影响深重的乐队。


The Sex Pistols

贝斯手sid,日本漫画家矢泽爱《NANA》中的莲,原型既是sid,包括脖子上的锁,以及意义。这部《NANA》盘活了vivienne westwood(人称朋克教母,设计师)。

也盘活了中岛美嘉,因为就是照着中岛美嘉画的。当然也给安妮宝贝,饶雪漫等一批作家指引了一条青春疼痛文学之路。

《NANA》电影版剧照,中岛美嘉(右),也开启了日本动漫电影化的成功开端


这是摇滚乐对其它艺术文化的影响,而说到摇滚乐在发展中,新老乐队的互相影响就不得不说到David Bowie。


1967年,David Bowie出版了第一张正式专辑《David Bowie》,这是一张民谣风格的专辑,发表之后没有产生任何影响。David受到很大打击。此后整整两年,他没有参与任何音乐制作,甚至看上去准备放弃音乐,随后他很突兀地一头扎到了僧侣院,刻苦钻研佛经。紧接着David Bowie跟着Lindsay Kemp(哑剧大师)学习哑剧表演,夸张的造型服装与肢体动作深深影响了他,这是David Bowie个人风格的第一步。这段时期他参与演出了两部艺术短片,并在一部电影中扮演小角色。


与此同时,David Bowie迷上了The Velvet Underground和The Stooges的音乐,特别是The Velvet Underground乐队,David Bowie后来的很多歌曲都能听出他们的影子。


真正引起轰动的是1971年David的第三张专辑《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封面上David梳着长长的卷发,黑色长靴,丝缎长裙,胸口低开,只用两枚褡扣系住。这个美丽而在当时看来惊世骇俗的造型开创了真正的Glam【注】时代。


LADY GAGA的成功少不了David Bowie的影响

【注】Glam,华丽摇滚,无数少女喜欢的Guns N' Roses、Skid row、Bon Jovi都受到华丽摇滚的影响。


80年代是一个摇滚乐真正成熟的年代,不信你可以找一个摇滚乐爱好者,让他不过脑子说一些摇滚乐队名字,十个名字有八个都是辉煌于80年代的。


SKID ROW乐队

而摇滚乐对当时的社会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是因为摇滚乐在不同层级的文化传递中都起到了无法替代的作用,从同性恋到双性恋,从滥交到吸毒,从学院派到野路子,从光头党到华丽摇滚,几乎链接了社会中所有的亚文化形态,或者说是社会中所有的亚文化形态都使用音乐——摇滚乐这一载体来表现所在亚文化圈的艺术。


Guns N' Roses乐队

而在所有亚文化中,嬉皮士似乎给世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嬉皮士是Hippie的音意译也写作Hippy,本来被用来描写西方国家1960年代和1970年代反抗习俗和当时政治的年轻人。嬉皮士这个名称是通过《旧金山纪事》的记者caen普及的。嬉皮士不是一个统一的文化运动,它没有宣言或领导人物。嬉皮士用公社式的和流浪的生活方式来反应出他们对民族主义和越南战争的反对,他们提倡非传统的宗教文化,批评西方国家中层阶级的价值观。他们批评政府对公民的权益的限制、大公司的贪婪、传统道德的狭窄和战争的无人道性。


Bon Jovi

当然,嬉皮士后来也被贬义使用,来描写长发的、肮脏的吸毒者。保守派人士依然使用嬉皮士一词作为对年轻的自由主义人士的侮辱。


60年代,从垮掉的一代中演化出嬉皮士,从布鲁斯中演化出摇滚乐,它们就是这样的关系。


列侬和小野洋子

从20世纪起三藩市一直是美国嬉皮士文化、近代自由主义和进步主义的中心之一,当然也脱离不了全美最大的艺术设计院校——旧金山艺术大学。不过从旧金山艺术大学毕业的人都失口否认,他们说我敢向上帝发誓,我们学校里一个嬉皮都没有,我们从来不抽大麻!


在旧金山,为提倡大麻合法化,超过千人在街头吸食大麻,斯坦福大学,旧金山艺术大学,旧金山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旧金山市区的几所大学里的的大学生几乎全去了!


旧金山地区的嬉皮士是以一个叫做Diggers的团体为中心,这个街头剧团将即时性的街头剧、无政府主义行动和艺术表演结合在一起,他们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自由城市”。他们受两个不同的运动影响:一方面受波西米亚主义的、地下艺术的、剧团的影响,另一方面受左派的、民权主义的、和平运动的影响。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也有一个非常活跃的嬉皮士社团。在1967年的某个夏天,许多年轻人(据警察估计大约有七万五千人)聚集在旧金山Haight-Ashbury地区分享他们的新文化、音乐、毒品和反抗——爱之夏运动


那条街还在,如今的旧金山,是以嬉皮为名的商业之地,无趣,但足够满足游客的好奇心,也可以让那些心中怀有遗憾的人去凭吊。


爱之夏运动中一举成名的歌曲《旧金山》


if you'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

如果你要去旧金山

be sure to wear some flowers in your hair

请别忘了在头发上插朵花

if you'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

如果你要去旧金山的话

you're gonna meet some gentle people there

你在那里会遇见一些温和的人们

for those who come to san francisco

对那些来旧金山的人们来说

summertime will be a love-in there

这里将充满夏天一样的爱

in the streets of san francisco

在旧金山的街上

gentle people with flowers in their hair

和善的人们头上插着花

all across the nation such a strange vibration

全国弥漫着新气象

people in motion

人们努力不懈

there's a whole generation with a new explanation

新一代人有新的想法

people in motion people in motion

人们努力不懈

for those who come to san francisco

对那些来旧金山的人们来说

be sure to wear some flowers in your hair

请别忘了在头发上插朵花

If you come to san francisco

如果你要去旧金山的话

summertime will be a love-in there

这里将充满夏天一样的爱


而因为这首歌,嬉皮士在街上给人民发送花朵,嬉皮也被旧金山人称作“花童”。其实早期的香港电影,不管做什么都要去趟旧金山,跑路、习武、报仇.......反正镜头里的美国=旧金山,不过从来没遇见过嬉皮,算是个遗憾。


辉煌是短暂的,它或许也该如此,在1969年Woodstock音乐节【注】达到顶峰后,嬉皮运动逐渐开始衰落,在政府反对中,在传统的鄙夷下,在内部人员的自甘堕落里。


【注】1969年Woodstock音乐节。1969年8月15到17日,四名青年在Woodstock组织了一场音乐节,近40万美国青年汹涌而来,两场惊人的大暴雨使他们在泥地里变得疯狂。在“爱与和平”的号召下,音乐节变成了奇特的反战方式。make love ,not war的反战口号响彻整个会场。许多情侣们赤身裸体,甚至当众作爱以回到亚当夏娃的时代,用这种返朴归真的方式表示对美国政府战争政策的唾弃和愤怒。在60年代红极一时的歌星几乎都参与到这次演出中。这次音乐节也被美国政府称作灾难,因为人数众多,断水、断粮,垃圾遍地,导演Michael Wadleigh拍摄的纪录片《1969 Woodstock》也获得了众多奖项。


80年代是嬉皮士的坠毁年代。里根执政期间,美国在和前苏联的各种竞争中的屡屡胜出,经济发展带来的巨大优越感,使人们已经开始习惯用个人角度考虑问题,而嬉皮运动一直依靠的是集体力量,这种从“我们这一代”到“我这一代”的巨大思想转变最终使嬉皮们丧失了存在的前提。这个阶段为“我这一代”年青人瞩目的竟然是先前为嬉皮不齿的“种族主义”。3K党抬头、白人至上主义的膨胀,竟成为了标榜前卫的一种手段——“爱与和平”的旗帜就这样被人们扔到了阴沟里。“回到史前”的口号,逃离这个社会,摆脱与现实社会和现实文化模式的种种联系,在社会发展的自信与盲目中丢进了历史洪流中。


在这之后呢?在这之后仿佛世界上的年轻人都静音了一样,包括现在,年轻亚文化散落在世界各地,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主流文化受资本的影响和推动占据了我们的主要视野,而真正的亚文化永远在阴暗的角落,用40年前的方式口口相传。


任何的艺术表现形式都不能够打动年轻人,他们仿佛是麻木的垂死之人,这是我观察后的世界,合法黑市感觉到孤独,任何打着年轻亚文化大旗的人都不能够成功,因为那一代人已经死去,很久之前他们说要做爱,不要作战,很久之后他们的子孙一直在迷茫。


1969 Woodstock》导演剪辑版


写在最后

关于更负面或更加有争议的“性解放运动”,我想应该会有机会单独来写。




丨全世界最操蛋的公众号丨

合法黑市贩卖你从没意识到的孤独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