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随简哥听歌曲——经典咏流传之《但愿人长久》

简哥讲堂 2020-11-28 07:38:12

1.

最近,一档由中央电视台打造的诗词音乐节目《经典咏流传》爆红了荧屏,特别是很多媒体网评人都在热议的那首袁枚的小诗——《苔》,乡村老师梁俊和他那些大山里的学生边唱边学诗词的故事。其实,中国古代诗词和音乐本就是密不可分的。无论是唐诗还是宋词,甚至是上古的《诗经》,最初的目的都是和曲咏唱的,虽然曲调绝大多数没能流传下来,但从古诗词的字里行间我们仍分明可以感受到那些流淌着的旋律。

 

简哥也非常喜欢听谱曲的古诗词:岳飞的“满江红”,李煜的“虞美人”、“独上西楼”,李商隐的“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最早听到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是歌后邓丽君的版本,梁弘志的编曲,后来再听王菲的演绎,一样的柔美,不一样的轻盈,正如月亮在夜晚的薄雾和云彩中时隐时现的感觉。

2.

2006年,一部和这首歌同名的电影上映,张学友为电影演唱了主题曲,仍是用苏轼的古词,内地八零后音乐人董冬冬重新谱了曲,这首歌后来被收录在张学友2007年发行的专辑《在你身边》,但在专辑中的顺序很靠后,而这部电影在当年并不成功,考虑到张学友早年也翻唱过邓丽君的版本,就更少有人关注“董”版的“但愿人长久”了。

 

简哥初次听到也是在很偶然的场合,熟悉的水调歌头古词,完全不一样的旋律,简哥的第一反映:“这是不是唱走调了?”与邓丽君、王菲演绎的“梁”版不同,“董”版的更显悲凉,没有那种跳动的旋律感。简哥忍不住把学友的这一版和王菲的版本反复听了好几遍,斟酌着究竟哪个曲调更贴合原词表达出来的意境,千年前的东坡居士又是在怎样的心境下写下这首千古名篇的呢?……

 


宋神宗熙宁九年(公元1076)中秋,苏轼在山东密州任太守正好两个年头了。两年前,他在杭州任期届满之前,苏轼主动向朝廷奏请调到山东,因为彼时他的弟弟苏辙正在济南任职,朝廷批准了他的奏请。然而,没想到来到密州两年他也没能见到子由一面。苏轼倍加思念着弟弟,毕竟上次见到弟弟还是六年前的中秋。随后在杭州和密州的日子,苏轼常常回想起那次难忘的中秋聚会,而每年中秋月圆之时这种思念就会更加强烈。与杭州不同,密州当时还是个偏远的地方,如果说杭州的莺歌燕舞能够偶尔让苏轼暂时放下这份思念的话,那么到了密州,连这种自我麻醉的时机都不再有了。此情此景,又到中秋月明之时,又是畅饮大醉之际,又想起不能见面的弟弟……

 

3.

900年后的1983年,正值事业颠峰期的邓丽君在专辑《淡淡幽情》中演绎了这首词,邓丽君用她与生俱来的幽幽情怀唱出来,典雅、庄重又温柔、深情;自从邓丽君首唱以来,这首歌就不断被其他歌者翻唱;又过了20多年,张学友重新演绎的版本再次穿越时空,让今人再次回到千年之前的那个月圆之夜,回到苏轼对亲人的思念、对人生的感悟。


 

就在创作这首词后的第二年(公元1077年),苏轼和弟弟终于在京城开封相见了,并共同过了七年以来的第一个中秋。在那又一个“千里共婵娟”的夜晚,兄弟俩会不会肩并肩、手挽手,举杯对月,一起吟唱这首词:“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微信扫一扫  关注简哥讲堂

 

图片及音乐链接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留言联系版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