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美国农民的悲惨生活, 简直无法直视!

视觉全球 2018-11-08 12:18:58





       我叫秦阳,是一个高中的音乐老师,虽然日子过得虽然不算富裕,但在这种二线城市里来讲,也算是中等水平了。 没错,我还有一个家庭,妻子苏雪已经和我的婚姻已经超过了三年之痒,我和她在一起从来没红过脸,也从 …… 搂着苏雪纤细的腰肢,等我快要进入梦中的时候,一双熟悉的手却摸到了我的下身……       有 “老公辛苦了,高中的孩子刚好处于青春萌动的时候,肯定不好带。” “没事的,已经习惯那群熊孩子了。” 苏雪主动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当着我的面很自然的换了一头紧身运动服,去客厅开始练起了瑜伽,而我为了从卧室走出来,在冰箱里取了几个菜,准备着家中的晚宴。 看着苏雪在客厅里练瑜伽的场景,我也不得不佩服起了她魔鬼般的身材。很多女人在生完孩子后,肚子上都会一圈赘肉,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然而苏雪却不是,等秦晓晓出生以后,她的身材反而愈加有质感了起来,小腹上甚至隐隐约约都出现了两条马甲线。 洗,切,烧。我和苏雪还没结婚,刚同居的时候,我做的饭菜就征服了她的味蕾,可能也是因为这一点,苏雪才会在选择了我,而没有去选择其他的追求者。 把西红柿烫熟,剥皮,扔到餐厅的垃圾袋中…… 突然一个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条打底裤被压在餐厅的垃圾袋最下面,如果不是我蹲在旁边剥西红柿的皮,可能这条打底裤就会和饭菜的残渣全部扔到楼下的垃圾站去了。 我强忍着嗅觉的不舒服,把打底裤捡了出来。 不用仔细观察,我就敢肯定这个物件就是苏雪,因为昨天晚上我们两个在床上造小人的时候,是我亲手脱去了这层防御的,为啥苏雪会把这种隐私的东西扔到在厨房的垃圾篓里,还埋在了最下面? 有些费解的我,就开始观摩起了这条打底裤。 如果不是我蹲在旁边剥西红柿的皮,可能这条打底裤就会和饭菜的残渣全部扔到楼下的垃圾站去了。 我强忍着嗅觉的不舒服,把打底裤捡了出来。 不用仔细观察,我就敢肯定这个物件就是苏雪,因为昨天晚上我们两个在床上造小人的时候,是我亲手脱去了这层防御的,为啥苏雪会把这种隐私的东西扔到在厨房的垃圾篓里,还埋在了最下面? 有些费解的我,就开始观摩起了这条打底裤。 看到里面的东西,一股冷气顿时刺激到了我的神经,打底裤的这里面竟然有人用碳素笔写了一个‘飞字’。 我揉了揉眼睛,才敢确定眼前的真相。 刚才在阳台上洗衣服的时候,我清洗了苏雪的内内,但没有看到她下身的私物,难道她今天就是穿这条打底裤去上班的?而且还被人在里面用碳素笔写下了一个‘飞’字?我可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的名字里会带‘飞’这个字的。 我不能相信这个真相,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在中国古代,确实有这样一种习俗,那就是男人会在自己的女人私物或者是下面刻字,用来证明她的所属权,难道苏雪也被人…… 再加上刚才清洗过得丝袜,我内心不由自主的开始相信,苏雪可能真是和某个男人有染了。 我双手有些颤抖的拿着短裤走出了厨房,苏雪的瑜伽操也正好结束,她脸上带着一丝红晕的回过头,正好看到了我手中拿着的打底裤。 我眼睛再一次捕捉到了苏雪表情的不正常,还没等我问话,她就主动把私物给抢了过去。 “老公,我不是已经把这条内内扔了吗,你为啥又给找了出来?” 我强忍着心中愤怒,朝苏雪问道。 “雪儿,女人下身的私物本身就很贵,你为啥要随便扔呢?” 苏雪吐了吐舌头,扮可爱的回答道,“这不是昨天晚上沾染了太多咱们的东西吗?而且女人的这种东西需要勤换,而我正好又看上一条更好的,所以就把这条给扔了。难道我扔内内还要向老公大人请示一下?” “这个肯定不用……那雪儿,你能不能解释一下,里面的那个‘飞’字是谁写的?” 苏雪咽了几下口水,很是迟疑的解释道,“好像是我们在公司更衣的时候,那些爱捣乱的姐妹们写的吧。” “好像?这个字是写在你打底裤里面的,难道你身边的姐妹会主动扒开你的那里,然后在里面的写字?” 苏雪慌乱的表情镇定了不少,她轻轻用手指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 “傻老公,你别忘了,我们公司里面的女性更衣室里面还有洗澡间呢,两年前,我还和你偷偷在那里面做呢。” 这个解释没毛病,但我内心的疑虑却依旧很大,哪个女人会没事干,在苏雪私物里面写上一个飞字呢?这种玩笑未免开的太大了吧。 苏雪看我表情依然有些凝重,她就挽住我的胳膊 “傻老公,你是不是以为我出轨了?” “雪儿,你打底裤上的字体,让我不得不怀疑啊。” 苏雪把头埋在我的怀中,可怜巴巴的说着。 “如果我要是真出轨了,为啥会把已经有字迹的东西塞到垃圾袋里呢?按照正常程序来讲,我如果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肯定不会让你知道,那丝袜和内内我会第一时间丢到外面,为啥还会拿回家呢?” 听着苏雪的解释,我内心那种强烈的不安才算消散了一些,但带有粘稠痕迹的黑丝和写了字的打底裤,却还是在我内心留下了一丝阴影。 苏雪看我心中疑虑开始消除,她就接着对我说道。 “老公,你要知道,咱们每次做的时间都很长,没有半个小时你都出不来,如果这样我还不知足,那我身到底想要多大?难道你来自己的兄弟都不信任了?” 能从苏雪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我心里也产生了淡淡的自豪感,确实从拿了苏雪的一血之后,我和她之间的夫妻生活就几乎没有短时间内结束过,再不济我都可以坚持十几分钟,而昨天晚上,我也是发挥出了正常的状态,把她送上了巅峰…… 我也开始主动搂住了苏雪腰肢,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我肯定信任我。” 苏雪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了起来,她两个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 ”老公,晓晓还有二十分钟放学,要不是时间来不及,我现在就想让你安慰我呢。” “哈哈,等我恢复体力,晚上再说吧。” “老公,我知道你一直很爱我,同样我也很爱你,所以我肯定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呢。” 我朝苏雪缓缓点了点头,“雪儿,我相信。” “老公相信我就好,我明天就去公司问清楚,到底是哪个小婊砸在我短裤里写了字,让她亲自到咱们家道歉。” 苏雪完美的把这些切全部解释清楚,这让我也失去了追问的根据,我和她在客厅里温存了片刻,就又去厨房中忙碌起了三口人的晚饭,而苏雪也当着我的面,把这条紫色打底裤扔进了客厅的垃圾篓中。 忙活着手中的饭菜,我心里开始慢慢盘算起了,眼睛里所看到的真相,以及苏雪给我的解释。 丝袜,打底裤,胶水,女同事的恶作剧,如果苏雪是在欺骗我,那事情的真相可能是,有个男人和她上完床,然后这个男人又在苏雪的私物上写了自己的名字,来向我示威? 想到这里,我瞬间不寒而栗起来,毕竟苏雪是公司的理财员,每天都能接触到非富即贵的客户,而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个方面怀疑过她,但现在我却害怕了起来。 我甚至怀疑苏雪今天可能都没去出上班,而是和这个未知的男人在宾馆的床上呆了一天。 如果今天真没去上班,那苏雪无论怎么解释,结果最后都只有一个,就是她出轨了。 短裤上潦草的‘飞’字……公司里面到底有没有一个名字带‘飞’的女人?如果,那一切都能解释清楚,要是没有,那一向对我温柔有加的苏雪就是在骗我。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推理是否正确,但只要有一丝这种可能,那就让我不得不抱着坚定地心态调查下去,然里面的真相水落石出。 不管怎样,这几天高三的音乐课带完,我都要去苏雪的公司一探究竟。 等我把晚饭做好,晓晓也被校车送到了楼下,苏雪闺女蹦蹦跳跳从校车上来,她就主动开门,把女儿从楼下抱了上来。 晚饭吃完,苏雪陪着晓晓在客厅里玩了一个多小时的芭比娃娃,而我也在家中练习着准备教学生的钢琴曲。 一直等到快十点,晓晓才睡下,苏雪从闺女的屋里出来,然后就躺在了我的怀里。 “晓晓睡着了?” 苏雪微微点了下头,“嗯,睡下了,小妮子刚才还在说,爸爸弹的钢琴好吵。” “现在让她多灌输灌输耳音,说不定她就是女‘朗朗’呢。” “哼,要是闺女以后不喜欢,我肯定不会让她学的。” …… 搂着苏雪纤细的腰肢,等我快要进入梦中的时候,一双熟悉的手却摸到了我的下身……       有点睡意的我顿时被惊醒,“雪儿,你这是要干啥?” 苏雪吐气若兰的对我说道。 “老公,你可是答应我了,晚上睡觉之前要做一次,你可不能说话不算啊。” 下午的事情过后,我已经失去了想要做的兴趣,只能对苏雪委婉的拒绝道。 “雪儿,今天下午的音乐排练确实耗费了我很多的体力,乖,明天晚上来行不?” 苏雪妩媚的摇了摇头,“老公,既然你不想动,那今天晚上我主动吧。”我叫秦阳,是一个高中的音乐老师,虽然日子过得虽然不算富裕,但在这种二线城市里来讲,也算是中等水平了。 没错,我还有一个家庭,妻子苏雪已经和我的婚姻已经超过了三年之痒,我和她在一起从来没红过脸,也从来没有吵过架,甚至平时在在家里,我也会把她当作一个公主一样宠爱。 毕竟我学校的时候,苏雪就是我们大学的校花,而她所在的专业也是当时赤手可热的经济学,现在是我们市大型公司的理财员。 虽然她的工资比我高,但我们之间的夫妻生活很温馨,很幸福,幸福到身边所有人都在羡慕的那种。 然而,一直在他人眼中很是羡慕的夫妻生活,也终于破裂的时候,我竟然发现苏雪出轨了! 高中,尤其高三的音乐课是其他任课老师最好霸占的课程,而下午第二节要在重点班讲的音乐课也被他们班主任要了过去,听说是来一场随堂测试。 本身音乐老师除了学校举办大型活动以外就没有其他琐事,呆在办公室也闲着无聊,我就开车从学校出来回家去了。 打开家门,从卧室传来一阵淋浴的声音,洗澡的人也听到了开门声,对我说着喊道。 “老公,你是回来了?” “嗯……你今天为啥这么早就下班了?“ “股票市场暴跌将近百分之二,所以我们就清闲了呗,正好回来洗洗澡,给你和小宝宝做饭呢。” 卫生间里洗澡的人是苏雪,我回到家中也没事干,就走到阳台上把已经晾干的衣服收好,明天学校要开教职工大会,学校的高层领导让我们这些老师要穿正装开会,因为这样可以表现出学校有严谨的教学风格。 等我衣架上所有的衣服收好时,阳台边缘的角落里,一盆已经泡好的衣物引起了我的注意,从苏雪结婚开始,我为了不让她的手变粗糙,平时家中的大小衣物甚至苏雪的内内都是由我清洗。 我也没有多想,就把蹲在了阳台上开始清洗着她的衣服。 一条短裙,淡紫色的衣服,白衬衫,还有一双黑色地丝袜,虽然我老说苏雪这样在外面的穿着有些太过于暴露,但她每次撒娇地说着,如果不这么穿,就没有人在她这边办理理财产品,想到她的工资是我的三四倍,我说了几次后,也就作罢。 衣服洗完,等我触摸到了苏雪的黑丝时。 顿时一股窜天大火直逼我的天灵盖……我手指竟然在黑丝上触摸到了很是粘稠的液体! 难不成苏雪出轨了?……她为啥要这样做?我敢自信的回答,我和她每次夫妻生活时间都不低于半个小时,我也敢自信的回答,平时的夫妻生活中,我把她当小公主一样宠爱着,那她为啥要这样对我?就算她对我没有感情了,那我和她爱情的结晶呢? 我的内心就像是被无数根钢针插过一样,伤痕累累…… 我内心动摇的同时,也不敢相信苏雪会这样做,于是把手中拿着的黑丝放到鼻子处闻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洗衣液浸泡的情况,反正没有腥味,这也让我很是暴躁的心绪终于稍微舒服了些,我也把剩余的衣物清洗干净,挂在了晾衣架上。 卫生间的淋浴声也逐渐消失,苏雪披着睡袍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三年婚姻的滋润,让苏雪原先很是青涩的身材,现在变得很有质感,B变成了D 苏雪发现我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看,她脸色也变得红润了起来,在我身前把她傲然的身材旋转了一圈,苏雪撒娇地说道。 “老公,我美吗?” 我现在不敢断定苏雪到底有没有干出什么不忠的事情,所以只能机械的回答道。 “美,美……” 卧室的外面就是阳台,苏雪和我说话的时候,她也发现了晾衣架上的变化,她脸上稍微有些起伏的表情,还是被我给捕捉到了。 苏雪也有些试探地朝我问着。 “老公,你把我的衣服给洗了?” 我凝视着苏雪的俏脸,点了点头。 “明天要穿西装,所以我把晾衣架上的衣服给收了,又看到你泡了一盆衣物,随手就给洗掉了。” “老公,最好了,亲你一个。” 苏雪的红唇在我脸上印了一下,既然提到洗衣服的时候,那我也把内心的怀疑问了出来。 “雪儿,你黑丝上面沾的是啥?” 我看到苏雪的瞳孔放大了一圈,内心不由一沉 瞳孔放大,从心理学上来讲,就意味着人要撒谎,而苏雪也匆忙对我解释着。 “傻老公,难不成你怀疑你媳妇出轨了? 下午我接待了一个客户,给他粘材料的时候,把胶水滴在了黑丝上,这双黑丝两百多块钱呢,为了不留下印子,我一下班就立马回家,泡在了水里。” “但胶水的颜色明明是透明……” 话还没说完,苏雪就当着我的面打开了她的睡袍,看到这个景象,我说话的思绪都随之紊乱了不少。 苏雪也主动把身体靠在了我的怀里,两只手开始在我身上游走起来。 “老公,这会儿才五点多,宝宝七点才放学,为了奖励你给我洗衣服,咱们要不要美美的来一次?厨房,阳台,卫生间,随便你挑……” 看着苏雪,如果没有刚才的插曲,我肯定会主动扑上去,和她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交流,但我这次却没有一丝冲动,眼睛扫过那一抹风景线后,我就主动帮苏雪穿上衣服 “老公,难道你不想吗?” 我装作很自然的摇了摇头,“算了吧,今天下午学校有个节目要彩排,我有些累了。” 苏雪看我的身影确实有些疲惫,她也没有接着索求下去,她主动走到我背后,用纤细而又柔嫩的手掌,帮我按摩着肩膀。 “老公辛苦了,高中的孩子刚好处于青春萌动的时候,肯定不好带。” “没事的,已经习惯那群熊孩子了。” 苏雪主动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当着我的面很自然的换了一头紧身运动服,去客厅开始练起了瑜伽,而我为了从卧室走出来,在冰箱里取了几个菜,准备着家中的晚宴。 看着苏雪在客厅里练瑜伽的场景,我也不得不佩服起了她魔鬼般的身材。很多女人在生完孩子后,肚子上都会一圈赘肉,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然而苏雪却不是,等秦晓晓出生以后,她的身材反而愈加有质感了起来,小腹上甚至隐隐约约都出现了两条马甲线。 洗,切,烧。我和苏雪还没结婚,刚同居的时候,我做的饭菜就征服了她的味蕾,可能也是因为这一点,苏雪才会在选择了我,而没有去选择其他的追求者。 把西红柿烫熟,剥皮,扔到餐厅的垃圾袋中…… 突然一个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条打底裤被压在餐厅的垃圾袋最下面,如果不是我蹲在旁边剥西红柿的皮,可能这条打底裤就会和饭菜的残渣全部扔到楼下的垃圾站去了。 我强忍着嗅觉的不舒服,把打底裤捡了出来。 不用仔细观察,我就敢肯定这个物件就是苏雪,因为昨天晚上我们两个在床上造小人的时候,是我亲手脱去了这层防御的,为啥苏雪会把这种隐私的东西扔到在厨房的垃圾篓里,还埋在了最下面? 有些费解的我,就开始观摩起了这条打底裤。 看到里面的东西,一股冷气顿时刺激到了我的神经,打底裤的这里面竟然有人用碳素笔写了一个‘飞字’。 我揉了揉眼睛,才敢确定眼前的真相。 刚才在阳台上洗衣服的时候,我清洗了苏雪的内内,但没有看到她下身的私物,难道她今天就是穿这条打底裤去上班的?而且还被人在里面用碳素笔写下了一个‘飞’字?我可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的名字里会带‘飞’这个字的。 我不能相信这个真相,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在中国古代,确实有这样一种习俗,那就是男人会在自己的女人私物或者是下面刻字,用来证明她的所属权,难道苏雪也被人…… 再加上刚才清洗过得丝袜,我内心不由自主的开始相信,苏雪可能真是和某个男人有染了。 我双手有些颤抖的拿着短裤走出了厨房,苏雪的瑜伽操也正好结束,她脸上带着一丝红晕的回过头,正好看到了我手中拿着的打底裤。 我眼睛再一次捕捉到了苏雪表情的不正常,还没等我问话,她就主动把私物给抢了过去。 “老公,我不是已经把这条内内扔了吗,你为啥又给找了出来?” 我强忍着心中愤怒,朝苏雪问道。 “雪儿,女人下身的私物本身就很贵,你为啥要随便扔呢?” 苏雪吐了吐舌头,扮可爱的回答道,“这不是昨天晚上沾染了太多咱们的东西吗?而且女人的这种东西需要勤换,而我正好又看上一条更好的,所以就把这条给扔了。难道我扔内内还要向老公大人请示一下?” “这个肯定不用……那雪儿,你能不能解释一下,里面的那个‘飞’字是谁写的?” 苏雪咽了几下口水,很是迟疑的解释道,“好像是我们在公司更衣的时候,那些爱捣乱的姐妹们写的吧。” “好像?这个字是写在你打底裤里面的,难道你身边的姐妹会主动扒开你的那里,然后在里面的写字?” 苏雪慌乱的表情镇定了不少,她轻轻用手指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 “傻老公,你别忘了,我们公司里面的女性更衣室里面还有洗澡间呢,两年前,我还和你偷偷在那里面做呢。” 这个解释没毛病,但我内心的疑虑却依旧很大,哪个女人会没事干,在苏雪私物里面写上一个飞字呢?这种玩笑未免开的太大了吧。 苏雪看我表情依然有些凝重,她就挽住我的胳膊 “傻老公,你是不是以为我出轨了?” “雪儿,你打底裤上的字体,让我不得不怀疑啊。” 苏雪把头埋在我的怀中,可怜巴巴的说着。 “如果我要是真出轨了,为啥会把已经有字迹的东西塞到垃圾袋里呢?按照正常程序来讲,我如果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肯定不会让你知道,那丝袜和内内我会第一时间丢到外面,为啥还会拿回家呢?” 听着苏雪的解释,我内心那种强烈的不安才算消散了一些,但带有粘稠痕迹的黑丝和写了字的打底裤,却还是在我内心留下了一丝阴影。 苏雪看我心中疑虑开始消除,她就接着对我说道。 “老公,你要知道,咱们每次做的时间都很长,没有半个小时你都出不来,如果这样我还不知足,那我身到底想要多大?难道你来自己的兄弟都不信任了?” 能从苏雪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我心里也产生了淡淡的自豪感,确实从拿了苏雪的一血之后,我和她之间的夫妻生活就几乎没有短时间内结束过,再不济我都可以坚持十几分钟,而昨天晚上,我也是发挥出了正常的状态,把她送上了巅峰…… 我也开始主动搂住了苏雪腰肢,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我肯定信任我。” 苏雪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了起来,她两个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 ”老公,晓晓还有二十分钟放学,要不是时间来不及,我现在就想让你安慰我呢。” “哈哈,等我恢复体力,晚上再说吧。” “老公,我知道你一直很爱我,同样我也很爱你,所以我肯定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呢。” 我朝苏雪缓缓点了点头,“雪儿,我相信。” “老公相信我就好,我明天就去公司问清楚,到底是哪个小婊砸在我短裤里写了字,让她亲自到咱们家道歉。” 苏雪完美的把这些切全部解释清楚,这让我也失去了追问的根据,我和她在客厅里温存了片刻,就又去厨房中忙碌起了三口人的晚饭,而苏雪也当着我的面,把这条紫色打底裤扔进了客厅的垃圾篓中。 忙活着手中的饭菜,我心里开始慢慢盘算起了,眼睛里所看到的真相,以及苏雪给我的解释。 丝袜,打底裤,胶水,女同事的恶作剧,如果苏雪是在欺骗我,那事情的真相可能是,有个男人和她上完床,然后这个男人又在苏雪的私物上写了自己的名字,来向我示威? 想到这里,我瞬间不寒而栗起来,毕竟苏雪是公司的理财员,每天都能接触到非富即贵的客户,而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个方面怀疑过她,但现在我却害怕了起来。 我甚至怀疑苏雪今天可能都没去出上班,而是和这个未知的男人在宾馆的床上呆了一天。 如果今天真没去上班,那苏雪无论怎么解释,结果最后都只有一个,就是她出轨了。 短裤上潦草的‘飞’字……公司里面到底有没有一个名字带‘飞’的女人?如果,那一切都能解释清楚,要是没有,那一向对我温柔有加的苏雪就是在骗我。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推理是否正确,但只要有一丝这种可能,那就让我不得不抱着坚定地心态调查下去,然里面的真相水落石出。 不管怎样,这几天高三的音乐课带完,我都要去苏雪的公司一探究竟。 等我把晚饭做好,晓晓也被校车送到了楼下,苏雪闺女蹦蹦跳跳从校车上来,她就主动开门,把女儿从楼下抱了上来。 晚饭吃完,苏雪陪着晓晓在客厅里玩了一个多小时的芭比娃娃,而我也在家中练习着准备教学生的钢琴曲。 一直等到快十点,晓晓才睡下,苏雪从闺女的屋里出来,然后就躺在了我的怀里。 “晓晓睡着了?” 苏雪微微点了下头,“嗯,睡下了,小妮子刚才还在说,爸爸弹的钢琴好吵。” “现在让她多灌输灌输耳音,说不定她就是女‘朗朗’呢。” “哼,要是闺女以后不喜欢,我肯定不会让她学的。” …… 搂着苏雪纤细的腰肢,等我快要进入梦中的时候,一双熟悉的手却摸到了我的下身……       有点睡意的我顿时被惊醒,“雪儿,你这是要干啥?” 苏雪吐气若兰的对我说道。 “老公,你可是答应我了,晚上睡觉之前要做一次,你可不能说话不算啊。” 下午的事情过后,我已经失去了想要做的兴趣,只能对苏雪委婉的拒绝道。 “雪儿,今天下午的音乐排练确实耗费了我很多的体力,乖,明天晚上来行不?” 苏雪妩媚的摇了摇头,“老公,既然你不想动,那今天晚上我主动吧。”我叫秦阳,是一个高中的音乐老师,虽然日子过得虽然不算富裕,但在这种二线城市里来讲,也算是中等水平了。 没错,我还有一个家庭,妻子苏雪已经和我的婚姻已经超过了三年之痒,我和她在一起从来没红过脸,也从来没有吵过架,甚至平时在在家里,我也会把她当作一个公主一样宠爱。 毕竟我学校的时候,苏雪就是我们大学的校花,而她所在的专业也是当时赤手可热的经济学,现在是我们市大型公司的理财员。 虽然她的工资比我高,但我们之间的夫妻生活很温馨,很幸福,幸福到身边所有人都在羡慕的那种。 然而,一直在他人眼中很是羡慕的夫妻生活,也终于破裂的时候,我竟然发现苏雪出轨了! 高中,尤其高三的音乐课是其他任课老师最好霸占的课程,而下午第二节要在重点班讲的音乐课也被他们班主任要了过去,听说是来一场随堂测试。 本身音乐老师除了学校举办大型活动以外就没有其他琐事,呆在办公室也闲着无聊,我就开车从学校出来回家去了。 打开家门,从卧室传来一阵淋浴的声音,洗澡的人也听到了开门声,对我说着喊道。 “老公,你是回来了?” “嗯……你今天为啥这么早就下班了?“ “股票市场暴跌将近百分之二,所以我们就清闲了呗,正好回来洗洗澡,给你和小宝宝做饭呢。” 卫生间里洗澡的人是苏雪,我回到家中也没事干,就走到阳台上把已经晾干的衣服收好,明天学校要开教职工大会,学校的高层领导让我们这些老师要穿正装开会,因为这样可以表现出学校有严谨的教学风格。 等我衣架上所有的衣服收好时,阳台边缘的角落里,一盆已经泡好的衣物引起了我的注意,从苏雪结婚开始,我为了不让她的手变粗糙,平时家中的大小衣物甚至苏雪的内内都是由我清洗。 我也没有多想,就把蹲在了阳台上开始清洗着她的衣服。 一条短裙,淡紫色的衣服,白衬衫,还有一双黑色地丝袜,虽然我老说苏雪这样在外面的穿着有些太过于暴露,但她每次撒娇地说着,如果不这么穿,就没有人在她这边办理理财产品,想到她的工资是我的三四倍,我说了几次后,也就作罢。 衣服洗完,等我触摸到了苏雪的黑丝时。 顿时一股窜天大火直逼我的天灵盖……我手指竟然在黑丝上触摸到了很是粘稠的液体! 难不成苏雪出轨了?……她为啥要这样做?我敢自信的回答,我和她每次夫妻生活时间都不低于半个小时,我也敢自信的回答,平时的夫妻生活中,我把她当小公主一样宠爱着,那她为啥要这样对我?就算她对我没有感情了,那我和她爱情的结晶呢? 我的内心就像是被无数根钢针插过一样,伤痕累累…… 我内心动摇的同时,也不敢相信苏雪会这样做,于是把手中拿着的黑丝放到鼻子处闻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洗衣液浸泡的情况,反正没有腥味,这也让我很是暴躁的心绪终于稍微舒服了些,我也把剩余的衣物清洗干净,挂在了晾衣架上。 卫生间的淋浴声也逐渐消失,苏雪披着睡袍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三年婚姻的滋润,让苏雪原先很是青涩的身材,现在变得很有质感,B变成了D 苏雪发现我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看,她脸色也变得红润了起来,在我身前把她傲然的身材旋转了一圈,苏雪撒娇地说道。 “老公,我美吗?” 我现在不敢断定苏雪到底有没有干出什么不忠的事情,所以只能机械的回答道。 “美,美……” 卧室的外面就是阳台,苏雪和我说话的时候,她也发现了晾衣架上的变化,她脸上稍微有些起伏的表情,还是被我给捕捉到了。 苏雪也有些试探地朝我问着。 “老公,你把我的衣服给洗了?” 我凝视着苏雪的俏脸,点了点头。 “明天要穿西装,所以我把晾衣架上的衣服给收了,又看到你泡了一盆衣物,随手就给洗掉了。” “老公,最好了,亲你一个。” 苏雪的红唇在我脸上印了一下,既然提到洗衣服的时候,那我也把内心的怀疑问了出来。 “雪儿,你黑丝上面沾的是啥?” 我看到苏雪的瞳孔放大了一圈,内心不由一沉 瞳孔放大,从心理学上来讲,就意味着人要撒谎,而苏雪也匆忙对我解释着。 “傻老公,难不成你怀疑你媳妇出轨了? 下午我接待了一个客户,给他粘材料的时候,把胶水滴在了黑丝上,这双黑丝两百多块钱呢,为了不留下印子,我一下班就立马回家,泡在了水里。” “但胶水的颜色明明是透明……” 话还没说完,苏雪就当着我的面打开了她的睡袍,看到这个景象,我说话的思绪都随之紊乱了不少。 苏雪也主动把身体靠在了我的怀里,两只手开始在我身上游走起来。 “老公,这会儿才五点多,宝宝七点才放学,为了奖励你给我洗衣服,咱们要不要美美的来一次?厨房,阳台,卫生间,随便你挑……” 看着苏雪,如果没有刚才的插曲,我肯定会主动扑上去,和她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交流,但我这次却没有一丝冲动,眼睛扫过那一抹风景线后,我就主动帮苏雪穿上衣服 “老公,难道你不想吗?” 我装作很自然的摇了摇头,“算了吧,今天下午学校有个节目要彩排,我有些累了。” 苏雪看我的身影确实有些疲惫,她也没有接着索求下去,她主动走到我背后,用纤细而又柔嫩的手掌,帮我按摩着肩膀。 “老公辛苦了,高中的孩子刚好处于青春萌动的时候,肯定不好带。” “没事的,已经习惯那群熊孩子了。” 苏雪主动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当着我的面很自然的换了一头紧身运动服,去客厅开始练起了瑜伽,而我为了从卧室走出来,在冰箱里取了几个菜,准备着家中的晚宴。 看着苏雪在客厅里练瑜伽的场景,我也不得不佩服起了她魔鬼般的身材。很多女人在生完孩子后,肚子上都会一圈赘肉,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然而苏雪却不是,等秦晓晓出生以后,她的身材反而愈加有质感了起来,小腹上甚至隐隐约约都出现了两条马甲线。 洗,切,烧。我和苏雪还没结婚,刚同居的时候,我做的饭菜就征服了她的味蕾,可能也是因为这一点,苏雪才会在选择了我,而没有去选择其他的追求者。 把西红柿烫熟,剥皮,扔到餐厅的垃圾袋中…… 突然一个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条打底裤被压在餐厅的垃圾袋最下面,如果不是我蹲在旁边剥西红柿的皮,可能这条打底裤就会和饭菜的残渣全部扔到楼下的垃圾站去了。 我强忍着嗅觉的不舒服,把打底裤捡了出来。 不用仔细观察,我就敢肯定这个物件就是苏雪,因为昨天晚上我们两个在床上造小人的时候,是我亲手脱去了这层防御的,为啥苏雪会把这种隐私的东西扔到在厨房的垃圾篓里,还埋在了最下面? 有些费解的我,就开始观摩起了这条打底裤。 看到里面的东西,一股冷气顿时刺激到了我的神经,打底裤的这里面竟然有人用碳素笔写了一个‘飞字’。 我揉了揉眼睛,才敢确定眼前的真相。 刚才在阳台上洗衣服的时候,我清洗了苏雪的内内,但没有看到她下身的私物,难道她今天就是穿这条打底裤去上班的?而且还被人在里面用碳素笔写下了一个‘飞’字?我可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的名字里会带‘飞’这个字的。 我不能相信这个真相,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在中国古代,确实有这样一种习俗,那就是男人会在自己的女人私物或者是下面刻字,用来证明她的所属权,难道苏雪也被人…… 再加上刚才清洗过得丝袜,我内心不由自主的开始相信,苏雪可能真是和某个男人有染了。 我双手有些颤抖的拿着短裤走出了厨房,苏雪的瑜伽操也正好结束,她脸上带着一丝红晕的回过头,正好看到了我手中拿着的打底裤。 我眼睛再一次捕捉到了苏雪表情的不正常,还没等我问话,她就主动把私物给抢了过去。 “老公,我不是已经把这条内内扔了吗,你为啥又给找了出来?” 我强忍着心中愤怒,朝苏雪问道。 “雪儿,女人下身的私物本身就很贵,你为啥要随便扔呢?” 苏雪吐了吐舌头,扮可爱的回答道,“这不是昨天晚上沾染了太多咱们的东西吗?而且女人的这种东西需要勤换,而我正好又看上一条更好的,所以就把这条给扔了。难道我扔内内还要向老公大人请示一下?” “这个肯定不用……那雪儿,你能不能解释一下,里面的那个‘飞’字是谁写的?” 苏雪咽了几下口水,很是迟疑的解释道,“好像是我们在公司更衣的时候,那些爱捣乱的姐妹们写的吧。” “好像?这个字是写在你打底裤里面的,难道你身边的姐妹会主动扒开你的那里,然后在里面的写字?” 苏雪慌乱的表情镇定了不少,她轻轻用手指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 “傻老公,你别忘了,我们公司里面的女性更衣室里面还有洗澡间呢,两年前,我还和你偷偷在那里面做呢。” 这个解释没毛病,但我内心的疑虑却依旧很大,哪个女人会没事干,在苏雪私物里面写上一个飞字呢?这种玩笑未免开的太大了吧。 苏雪看我表情依然有些凝重,她就挽住我的胳膊 “傻老公,你是不是以为我出轨了?” “雪儿,你打底裤上的字体,让我不得不怀疑啊。” 苏雪把头埋在我的怀中,可怜巴巴的说着。 “如果我要是真出轨了,为啥会把已经有字迹的东西塞到垃圾袋里呢?按照正常程序来讲,我如果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肯定不会让你知道,那丝袜和内内我会第一时间丢到外面,为啥还会拿回家呢?” 听着苏雪的解释,我内心那种强烈的不安才算消散了一些,但带有粘稠痕迹的黑丝和写了字的打底裤,却还是在我内心留下了一丝阴影。 苏雪看我心中疑虑开始消除,她就接着对我说道。 “老公,你要知道,咱们每次做的时间都很长,没有半个小时你都出不来,如果这样我还不知足,那我身到底想要多大?难道你来自己的兄弟都不信任了?” 能从苏雪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我心里也产生了淡淡的自豪感,确实从拿了苏雪的一血之后,我和她之间的夫妻生活就几乎没有短时间内结束过,再不济我都可以坚持十几分钟,而昨天晚上,我也是发挥出了正常的状态,把她送上了巅峰…… 我也开始主动搂住了苏雪腰肢,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我肯定信任我。” 苏雪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了起来,她两个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 ”老公,晓晓还有二十分钟放学,要不是时间来不及,我现在就想让你安慰我呢。” “哈哈,等我恢复体力,晚上再说吧。” “老公,我知道你一直很爱我,同样我也很爱你,所以我肯定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呢。” 我朝苏雪缓缓点了点头,“雪儿,我相信。” “老公相信我就好,我明天就去公司问清楚,到底是哪个小婊砸在我短裤里写了字,让她亲自到咱们家道歉。” 苏雪完美的把这些切全部解释清楚,这让我也失去了追问的根据,我和她在客厅里温存了片刻,就又去厨房中忙碌起了三口人的晚饭,而苏雪也当着我的面,把这条紫色打底裤扔进了客厅的垃圾篓中。 忙活着手中的饭菜,我心里开始慢慢盘算起了,眼睛里所看到的真相,以及苏雪给我的解释。 丝袜,打底裤,胶水,女同事的恶作剧,如果苏雪是在欺骗我,那事情的真相可能是,有个男人和她上完床,然后这个男人又在苏雪的私物上写了自己的名字,来向我示威? 想到这里,我瞬间不寒而栗起来,毕竟苏雪是公司的理财员,每天都能接触到非富即贵的客户,而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个方面怀疑过她,但现在我却害怕了起来。 我甚至怀疑苏雪今天可能都没去出上班,而是和这个未知的男人在宾馆的床上呆了一天。 如果今天真没去上班,那苏雪无论怎么解释,结果最后都只有一个,就是她出轨了。 短裤上潦草的‘飞’字……公司里面到底有没有一个名字带‘飞’的女人?如果,那一切都能解释清楚,要是没有,那一向对我温柔有加的苏雪就是在骗我。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推理是否正确,但只要有一丝这种可能,那就让我不得不抱着坚定地心态调查下去,然里面的真相水落石出。 不管怎样,这几天高三的音乐课带完,我都要去苏雪的公司一探究竟。 等我把晚饭做好,晓晓也被校车送到了楼下,苏雪闺女蹦蹦跳跳从校车上来,她就主动开门,把女儿从楼下抱了上来。 晚饭吃完,苏雪陪着晓晓在客厅里玩了一个多小时的芭比娃娃,而我也在家中练习着准备教学生的钢琴曲。 一直等到快十点,晓晓才睡下,苏雪从闺女的屋里出来,然后就躺在了我的怀里。 “晓晓睡着了?” 苏雪微微点了下头,“嗯,睡下了,小妮子刚才还在说,爸爸弹的钢琴好吵。” “现在让她多灌输灌输耳音,说不定她就是女‘朗朗’呢。” “哼,要是闺女以后不喜欢,我肯定不会让她学的。” …… 搂着苏雪纤细的腰肢,等我快要进入梦中的时候,一双熟悉的手却摸到了我的下身……       有点睡意的我顿时被惊醒,“雪儿,你这是要干啥?” 苏雪吐气若兰的对我说道。 “老公,你可是答应我了,晚上睡觉之前要做一次,你可不能说话不算啊。” 下午的事情过后,我已经失去了想要做的兴趣,只能对苏雪委婉的拒绝道。 “雪儿,今天下午的音乐排练确实耗费了我很多的体力,乖,明天晚上来行不?” 苏雪妩媚的摇了摇头,“老公,既然你不想动,那今天晚上我主动吧。”我叫秦阳,是一个高中的音乐老师,虽然日子过得虽然不算富裕,但在这种二线城市里来讲,也算是中等水平了。 没错,我还有一个家庭,妻子苏雪已经和我的婚姻已经超过了三年之痒,我和她在一起从来没红过脸,也从来没有吵过架,甚至平时在在家里,我也会把她当作一个公主一样宠爱。 毕竟我学校的时候,苏雪就是我们大学的校花,而她所在的专业也是当时赤手可热的经济学,现在是我们市大型公司的理财员。 虽然她的工资比我高,但我们之间的夫妻生活很温馨,很幸福,幸福到身边所有人都在羡慕的那种。 然而,一直在他人眼中很是羡慕的夫妻生活,也终于破裂的时候,我竟然发现苏雪出轨了! 高中,尤其高三的音乐课是其他任课老师最好霸占的课程,而下午第二节要在重点班讲的音乐课也被他们班主任要了过去,听说是来一场随堂测试。 本身音乐老师除了学校举办大型活动以外就没有其他琐事,呆在办公室也闲着无聊,我就开车从学校出来回家去了。 打开家门,从卧室传来一阵淋浴的声音,洗澡的人也听到了开门声,对我说着喊道。 “老公,你是回来了?” “嗯……你今天为啥这么早就下班了?“ “股票市场暴跌将近百分之二,所以我们就清闲了呗,正好回来洗洗澡,给你和小宝宝做饭呢。” 卫生间里洗澡的人是苏雪,我回到家中也没事干,就走到阳台上把已经晾干的衣服收好,明天学校要开教职工大会,学校的高层领导让我们这些老师要穿正装开会,因为这样可以表现出学校有严谨的教学风格。 等我衣架上所有的衣服收好时,阳台边缘的角落里,一盆已经泡好的衣物引起了我的注意,从苏雪结婚开始,我为了不让她的手变粗糙,平时家中的大小衣物甚至苏雪的内内都是由我清洗。 我也没有多想,就把蹲在了阳台上开始清洗着她的衣服。 一条短裙,淡紫色的衣服,白衬衫,还有一双黑色地丝袜,虽然我老说苏雪这样在外面的穿着有些太过于暴露,但她每次撒娇地说着,如果不这么穿,就没有人在她这边办理理财产品,想到她的工资是我的三四倍,我说了几次后,也就作罢。 衣服洗完,等我触摸到了苏雪的黑丝时。 顿时一股窜天大火直逼我的天灵盖……我手指竟然在黑丝上触摸到了很是粘稠的液体! 难不成苏雪出轨了?……她为啥要这样做?我敢自信的回答,我和她每次夫妻生活时间都不低于半个小时,我也敢自信的回答,平时的夫妻生活中,我把她当小公主一样宠爱着,那她为啥要这样对我?就算她对我没有感情了,那我和她爱情的结晶呢? 我的内心就像是被无数根钢针插过一样,伤痕累累…… 我内心动摇的同时,也不敢相信苏雪会这样做,于是把手中拿着的黑丝放到鼻子处闻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洗衣液浸泡的情况,反正没有腥味,这也让我很是暴躁的心绪终于稍微舒服了些,我也把剩余的衣物清洗干净,挂在了晾衣架上。 卫生间的淋浴声也逐渐消失,苏雪披着睡袍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三年婚姻的滋润,让苏雪原先很是青涩的身材,现在变得很有质感,B变成了D 苏雪发现我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看,她脸色也变得红润了起来,在我身前把她傲然的身材旋转了一圈,苏雪撒娇地说道。 “老公,我美吗?” 我现在不敢断定苏雪到底有没有干出什么不忠的事情,所以只能机械的回答道。 “美,美……” 卧室的外面就是阳台,苏雪和我说话的时候,她也发现了晾衣架上的变化,她脸上稍微有些起伏的表情,还是被我给捕捉到了。 苏雪也有些试探地朝我问着。 “老公,你把我的衣服给洗了?” 我凝视着苏雪的俏脸,点了点头。 “明天要穿西装,所以我把晾衣架上的衣服给收了,又看到你泡了一盆衣物,随手就给洗掉了。” “老公,最好了,亲你一个。” 不管怎样,这几天高三的音乐课带完,我都要去苏雪的公司一探究竟。 等我把晚饭做好,晓晓也被校车送到了楼下,苏雪闺女蹦蹦跳跳从校车上来,她就主动开门,把女儿从楼下抱了上来。 晚饭吃完,苏雪陪着晓晓在客厅里玩了一个多小时的芭比娃娃,而我也在家中练习着准备教学生的钢琴曲。 一直等到快十点,晓晓才睡下,苏雪从闺女的屋里出来,然后就躺在了我的怀里。 “晓晓睡着了?” 苏雪微微点了下头,“嗯,睡下了,小妮子刚才还在说,爸爸弹的钢琴好吵。” “现在让她多灌输灌输耳音,说不定她就是女‘朗朗’呢。” “哼,要是闺女以后不喜欢,我肯定不会让她学的。” …… 搂着苏雪纤细的腰肢,等我快要进入梦中的时候,一双熟悉的手却摸到了我的下身……       有点睡意的我顿时被惊醒,“雪儿,你这是要干啥?” 苏雪吐气若兰的对我说道。 “老公,你可是答应我了,晚上睡觉之前要做一次,你可不能说话不算啊。” 下午的事情过后,我已经失去了想要做的兴趣,只能对苏雪委婉的拒绝道。 “雪儿,今天下午的音乐排练确实耗费了我很多的体力,乖,明天晚上来行不?” 苏雪妩媚的摇了摇头,“老公,既然你不想动,那今天晚上我主动吧

如今,看到祖国的农民兄弟几乎全都在大城市里生活,我们都住着整齐划一的楼房。在地球另一边的美国,农民兄弟还在荒僻的野地里过着悲惨凄凉的生活,等待我们去解救。

美国的空气,水,食物,你们过的还好吗。


荒僻山脚下,孤单住着可怜的一家人,孤独不可言说啊。。。


马路又弯又不宽,叫人心疼


牛也少的可怜,


买不起家具,电视也没得看,没有苹果,只能看书


没有空调,烧木柴取暖,灰常同情你们


孩子们坐在壁炉上取暖了,用不起电啊,


地板桌子没上漆,穷啊


枯黄的草团子也舍不得扔,舍不得烧掉,


买不起农药,苹果都被虫咬的烂掉了


连个水泥凳子都没有,还用木头的,水泥贵,买不起


收南瓜了,拖车后面连个斗也没


只能买得起老爷车


开着拖拉机上路,把孤独的背影留给世界


这车破的没法要


小孩没啥玩的,没网吧,没平板,只能瞎跑


看那烧烤车的轮子,都长地上了,没钱换新的


可怜的放牛娃们,那么小年纪就出来了,几个人还只有一头牛



终于进城赶集了,城里看着不安全,连个城管也没有


卖旧货的


看这女的包,草编的,辛酸的细节啊,LV没见过吧。。。


牛都饿趴下了,还得下地干活


养不起牛的只好养驴了


出门就是野草,村里修不起路啊,村长咋当的


到处都是违章建筑,执法部门不作为。。。


方圆几十里,没有人烟,处处是荒山。。。


买不起砖,只能用篱笆



马都没有马圈圈了,跑啦


美国人真傻,应该把地充公啊,充公都盖上楼,不就不用干活了吗


又是树又是花,浪费了多少地,怪不得穷啊


种树从来没规划,乱七八糟


就知道放牛,没有工业,你就落后吧


村子建设无规划,那么大地方,建厂啊,开发房地产啊,找投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