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留在心灵深处的伊图里河记忆,你是否会想起?

伊图里河 2019-04-16 07:26:46

原伊图里河铁路分局第一本文学期刊《山花》诞生记

蔡昌旭

五月的兴安岭冰雪融化,五月的兴安岭正是达紫香花盛开的季节,也是百花含苞待放的时节,兴安岭一片翠绿的到来,彰显了那美丽多姿的世界。

三十年前(2010年)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活跃在原伊图里河铁路分局的文学创作的舞台上。他们那时,有的是风华正茂,书生意气青年人,有的是四十出头,正在挥毫泼墨,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就是这群人,在原伊铁文化宫的舞台上,编辑油印着一本刊物。他们拿来了油印机,刻字的钢板,蜡纸,铁笔,选出最好的作品,集聚在一起在文化宫文艺指导冯福民的带领下,他们刻蜡纸的刻蜡纸,油印的油印,校对的校对,装订的装订,宋长禄从家里拿来一把菜刀,用它切着每一本刊物的纸边,就这样《山花》文学期刊诞生了。

也许它是大兴安岭开出的第一朵文学之花,这朵花儿有着那么多彻夜不眠的人努力,有着千百名人们的呵护。它有着很好看的封面,有着很亮丽的属地“伊图里河铁路地区职工业余创作组”。

刊物的作者有的已经与世长辞,有的走出了大山,有的仍然在文化宣传战线上,但就是这块沃土滋养了他们,就是这群人执著的精神,开创了一片新的天地。正像玉皓写的那样:“《山花》这本文艺丛中的新枝,她将在铁路工人火热生活的沃野上,尽放社会主义阳光雨露,竞相开放!听吧!那诗篇似涛涛的溪水,歌曲如出征的汽笛,看吧,散文像奔驰的骏马,剧作如历史的画卷。小说充满着激情,中小学生习作品园地新苗茁,我愿将激情化作晶莹的汗珠浇灌、培育这束报春的《山花》。”

《山花》刊物门类齐全,有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中小学生习作园地、小品、评论、铁路常识,编辑刊物的是周永生,在文学圈内称他“周老编”。封面设计者是王凤翥,刊内插图的宋长禄、谢新光、张宝平。他们在一起策划出版,因为这里有很多的作者,有的用笔名严扉就是周永生,还有诗人李元坤、吴云光、蔡昌久等。散文韩玉皓,小说严扉、娄铁山、胡忠芳。报告文学,《赢得春的人们》作者王德祥。中小学生的散文《山城,我赞美你》魏民讴等。小品文谢新光等。分局宣传部、工会还发表了评论。

一本油印的刊物的诞生,她体现出这群人的执著的追求精神。弹指一挥间,三十年(2010年)过去,想起三十年前(2010年)的我只是一个文学中的爱好者,是一个学习文学创作的学生,跟在他们只是看,而没有做,看到他们的作品,捧着散发油墨香的《山花》我感到这群人又出现在我的面前。他们白天在各自的岗位上劳作,到了下班时间,他们聚集在一块儿,坐在分局文化宫的舞台上,每个人拿出自己的作品,在那里念,念完了,听完了。坐在一块儿品头论足地评论一番,提出修改意见和建议。然后接着下一个,就这样他们这些业余作者的作品从山里走了出去,走进了铁路局、省、全国,这一群痴迷文学创作的人,为原伊图里河铁路分局的职工家属带来了丰盛的文化大餐,讴歌了战斗在铁路一线人的精神面貌。《山花》成为小站人们的一种文化生活的体验,在职工家属中流传着,她是万山丛中一点“绿”,“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她留给人们的是一种思考,也是一种精神,虽然他们没有成为名家,但他们为大山中的原伊图里河铁路分局做出了奉献,在万山丛中点燃了文化生活的一盏灯,照亮了人们的心灵,展现了文艺的风采和铁路工人风采,成为人们精神上的食粮。

虽然这群人中有的已经安息在大兴安岭那片沃土之中,有的已经走出了大兴安岭,有的走向仕途之路,但这种精神是永存的,把他们的精神和心情留在那本《山花》之中。

原创发表在2010年3月12日《哈尔滨铁道报》副刊

蔡昌旭个人简历

   蔡昌旭,海拉尔人,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会员、呼伦贝尔市作家协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中国铁路文学》、《内蒙古日报》、《上海新健康报》、《骏马文学》、《短篇小说》、《呼伦贝尔日报》、《静安时报》、《上海交通报》、《上海职工技协报》、《上海党史信息报》、《祝你幸福知心》、《奔驰》、《哈尔滨铁道报》《威海文艺》、《内蒙古文化》、《川东文学》等文学报刊发表中、短篇小说和散文300余篇,曾获得上海卢湾区《上海读书报》二等奖,1993年全国铁路中篇小说奖二等奖。小说《兴安岭上》1996年获得哈尔滨铁路局建局五十周年奖。连续六年获《哈尔滨铁道报》记实文学奖。现居住在河北省秦皇岛市山海关区

来源:兴安岭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