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歌手郑钧推出的音乐APP:协同创作有戏吗?

音乐财经 2018-11-14 11:20:16

5月28日,歌手郑钧联合拉卡拉集团总裁孙陶然、万网创始人张向宁,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宣布上线互联网音乐APP“合音量”。消息透露,这一款APP的天使融资额为百万级,郑钧为创始人并兼任CEO,而孙陶然和张向宁都是合伙人。


对外发布的信息透露,“合音量”主打互联网众创音乐创作概念,利用互联网的连接和社交优势,汇集大众智慧,协力创作歌曲,而歌曲产生的版权收益,都归创作者所有。版权方面,即使是众创完成,“合音量”也制定了相应的版权分配:词曲作者享20%,编曲作者享20%,演唱者享20%,值得一提的是,音乐行业在此之前并无针对编曲作者的版权收益分配。


据了解,“合音量”1.0版本已正式上线,有原创、接力、出品以及大赛4个功能,覆盖创作和互动需求,其中的大赛功能主要用于营销,比如合作方拉卡拉便通过大赛功能,用100万资金奖励在“合音量”平台上产生的第一首歌。


今天下午音乐财经在安卓和iOS端都下载了这一款应用,“出品”栏目里只有郑钧的“作”和“我是你免费的快乐”,“合创”栏目里主要为两大内容:“声音”和“歌词”。在“声音”里,我们发现有很多没有价值的“内容”呈现出来:比如发布的大量众创信息里,很多是“喂喂喂”、“Hello、Hello、Hello”,还有声音是在打喷嚏,我们疑惑,既然今天发布,应该不是工程师测试,而是大量用户涌进来玩。那么问题来了,后台没有审核吗?大量低劣的声音有众创的价值吗?一旦真正对众创感兴趣的用户涌进来,发现这么多没有价值的内容存在,岂不是会很失望继而离开?不过到了晚上,安卓和iOS端的应用在同时经历一轮“打不开”后,再度更新,声音比下午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听起来要好听多了。


在音乐财经俱乐部微信群里,郑钧这款应用产品成为热议的话题。谈到众创到底有没有实用性?一部分观点认为协同制作技术很有价值,但是创作不需要协同也没办法协同,音乐创作属于个体创作,非常个人化,靠标准化的流程解决行不通,而且群体创作也违背人性,大部分人写出来的东西价值之低,远高于筛选的成本。


当然,支持的朋友则认为,自己动手创作只要创作和推广成本不高,很多人都会参与进来,身边的业余玩家很多,有的甚至自己花钱出专辑。两个维度,有人选择听,有人生产,不违法和有道德层面的问题,就有存在的道理,艺术创作讲天分,民间也有高手被埋没,所以生产出来的内容应该有个审核和评估机制。此外,也有朋友表示,让凡人仰望的灯塔当然有指导意义,而众人眼前的路灯也有现实价值,灯塔还是路灯,是一个不分高下的个人选择。还有观点认为需求是存在的,可以引导本来有做音乐想法或潜在写歌能力的小白参与进来。


郑钧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这是自己的一次情怀创业,希望让所有有才华的人有机会实现财务自由,或者有创意迅速变现的机会。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我想得很清楚,我为这个项目思考了6年,能回答所有与之相关的所有问题,但现在还不方便说,主要为了防止被迅速抄袭。”


总之,音乐财经会继续观察合音量的发展。此外,美国的Smule公司有不少颇具创意的音乐APP,它是Sing! Karaoke、Magic Piano、AutoRap、Guitar!等流行社交音乐应用的开发商,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一些评论如下:


还没到找懂音乐的程序员地步,就是一般眼光来看,这也是一个骗人的app,玩具,玩一把!”


开发应用层的app来说,难点在于找到懂音乐的程序猿,普遍性的应用技术开发成本越来越低,很多服务端的架构都是通用的,只是不同领域不同场景的切换和组合,音乐这个领域还是会有些小门槛,障碍在于产品经理。”


不是懂音乐的程序员太少,是懂需求的产品经理太少,音乐人懂音乐技术,但不一定懂产品方法、需求解析和交互技术。”


“合音量我也下来看了,还有一个公司在做的类似的APP叫小样儿也用过,我的歌在没成型的时候肯定不会往上面传的。哼唱或者词的小样,别人听的或看的还不错,改几个音或仿照写段词,会有这样的担心在。应该按照一个国内独立音乐人的成长路径做一个类似经验库的东西,建立除了经验以外的辅助信息,比如词曲创作部分,辅助创作的软件、文档,再加上音乐人自己的经验。”


-END-

中国音乐财经网出品

www.chinambn.com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请尊重版权,谢绝转载!

『擅自转载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