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这份丹麦直达的音乐外卖,请签收!

iWeekly周末画报 2020-06-29 08:57:17


这里有北欧最大的夏季音乐节——Roskilde,这里有风格各异的独立乐队,以及在街头随处可感的现场音乐氛围,这里便是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从热情的非洲音乐到冷感的梦幻流行,这里应有尽有!长假第二天,一起去感受北欧音乐的多姿多彩吧!

The KutiMangoes:在音乐中与人相遇



The KutiMangoes是一支风格开放、不断吸收异国音乐灵感融入丹麦音乐风格的乐队,他们既喜欢做大型演出,也喜欢和观众近距离交流,与全世界的爱乐人分享现场音乐和生活经历,是他们一次又一次踏上音乐旅程的动力。



Q=《周末画报》

A=The KutiMangoes成员Gustav & Michael


Q:可以聊聊你们在哥本哈根的创作和生活状态吗?

A:我们目前正在我们的“金刚”工作室做新专辑的后期工作,过去的一年里乐队都在创作新专辑的曲目、排练、演出,几个月前,我们去了非洲,和当地的歌手、吉他手、鼓手合作录音。过去两个月我们在工作室每天碰面,继续打磨新专辑,将从各地收到的声音素材以最好的方式用到新作中。11月我们会发行这张更加深入探索西非音乐灵魂的专辑,之后将做巡演,明年还会发布我们音乐创作经历的纪录片,它有趣的地方在于记录下文化碰撞的故事,我们如何在世界各地通过音乐与人相遇。


这些天我们都是早上9点开始工作,不停地讨论和完善曲目,比如是不是这里多加一点吉他演奏,那里再修改调整一些细节,这很像是为烧一道好菜而努力:你一直站在厨房里,不断试味,估摸着是不是要再多放一点点盐。制作音乐是一个很长的过程,直到所有配料完美调和,才能让这道音乐佳肴尽可能地美味。



 

Q:非洲音乐元素让你们风格独特,你们怎么把它和丹麦音乐融合呢?

A:我们俩都是从小学习音乐,但丹麦是个很小的国家,所以需要增加新的灵感时,自然会放眼世界其他地区,从亚洲、非洲、美洲、中东等各地的音乐中汲取养分。很多年前开始我们就爱上了非洲音乐,并且听了很多、了解了很多,它已经像刻在我们脑海里,成为其本身的一部分了。我们现在一开始创作,它就自然流露出来了,就和丹麦音乐早已存在于血液中一样。


我们也保持和非洲的音乐家频繁地会面交流,新专辑里还加入了非洲非常古老的民谣。你知道,丹麦音乐里没有如此古老的歌曲,我们把它们转化成了新的形式、新的编曲,也是把不同的文化带进了自己的音乐传统中。也许未来,我们也会选择其他国家的音乐元素融入创作。

 

Q:对哥本哈根人的日常来说音乐是怎样的地位?

A :不知道在中国是不是这样,在哥本哈根每天有很多人都会打开收音机收听音乐节目,公共场所到处都在播放着音乐,不知道这是不是件好事,因为那有可能反而让你忽视了音乐的存在,但无疑它是在社会生活中无所不在的。但音乐更像是一个大家都可以欣赏,却不都会参与其中的存在,比如这里就没有卡拉OK,很多人也从不会主动唱歌或演奏,也许是因为害羞,不像在非洲每个人都能唱起来参与进来。



The KutiMangoes 的成员 Michael 和 Gustav 在他们的 “金刚” 工作室

 

Q:说说影响你们的乐队?

A:我们乐队名字的一半来源于非洲音乐家Fela Kuti,可以说明我们受到很大启发。但受到非洲音乐影响后我们还是加入了自己的解读,毕竟我们并不是来自非洲,不会像非洲乐手那样去表现音乐。这些灵感最终会转化成自己的声音,而当有些作为灵感来源的非洲音乐人听到我们最终创造的歌曲,他们也非常惊喜,我们觉得这个影响是双向的。

 

Q:你们最喜欢哥本哈根这座城市的哪些方面?

A :喜欢生活在这里平日理所当然就可以拥有的一切,比如它是个很安全的地方,你几乎可以信任所有人,孩子们也很适合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这里充满爱。并且最穷的人和最富的人之间的差距没有其他地方那么大,平等的社会氛围也很适合音乐人,文化受到政府很多支持,所以我们有很多可以学习音乐的学校、可以欣赏音乐的场所,而这些地方很多都是免费的。这非常特别。

 

Q:有没有你们的作品可以代表这个城市的气质?

A :这取决于你是在何时何地。有时在城市中心骑着车,那肯定像是那首《Fire》,因为太多人一起骑车交通会很拥挤,像任何大城市一样。但好在你不用离开闹市区很远,就能重新找到宁静的所在。而夏天日照很长,有时晚上10点、11点天还亮的时候,坐在阳台上看着日落光线变幻,天空变成紫色和橙色的色调,那又像我们的歌曲《Desert Moon》,是非常宁静的美景。



Sleep Party People:一个人的孤独与快乐



作为一支典型的北欧风格乐队,Dream Pop乐队核心人物Brian的音乐创作可能更多独立与自赏色彩,而演出时作为标志佩戴的兔子头面具成为了他们有点梦幻又有点奇趣的标志。



Q=《周末画报》
A=Sleep Party People主唱和制作人Brian



Q:你是怎么开始自己的乐队的?

A:在自组乐队之前,我曾经为其他音乐人制作音乐,和不同的乐队有过合作。直到2008年,我开始想要做自己的乐队,于是就组建了SleepParty People,这个名字就有点梦幻感,表明这个乐队既是sleepy的又有party的感觉,但party又好像是“in a dream”,这蛮符合我的音乐风格。

 

Q:为什么用兔子头面具作为演出时的标志?

A:我开始为自己的乐队写歌时,有次制造出了音效,那就像是一只兔子在说话。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在网上搜索兔子相关的内容,搜到了那张后来得到授权作为我们第一张专辑封面的兔子图像。我脑海里又产生了戴着兔头面具表演的画面,觉得这很赞,从此就把这个兔头面具延续了下来,成为我们演出时带给人们视觉上的独特标识。



 

Q:你怎么看有些歌迷用冷感来形容你们的音乐风格?

A:我同意我们第一张唱片有一部分会让人觉得冷感,第二张专辑更电子化所以更冷了……到第三张则变得温暖了一些,所以我觉得本质上其实并不完全是冷感,而是一半一半吧。我希望我们能够变得越来越暖,那是我现在的目标。不过冷感确实算是北欧音乐的一种典型风格吧。

 

Q:说说你在哥本哈根的创作和生活吧?

A:过去两个月我一直在制作我们的新专辑,它即将完成。当我为其他音乐家制作音乐时,我就朝九晚五地来工作室。但轮到自己乐队的工作,可能我早上9点来晚上9点才离开,甚至到第二天早上才停止工作。我会享受这种不眠不休,也不在意。我觉得丹麦的音乐人是享有优越性的,我有美国的朋友就会羡慕地说,你们总能比较容易地得到赞助去做新专辑或是巡演。的确,如果你是个有创造性的人,在这里就可以放轻松地去做想做的音乐。



Sleep Party People 的主唱和制作人 Brian


Q:生活在哥本哈根,你最爱它的什么?

A:当我在世界各地旅行时,我会非常想念哥本哈根,我觉得它是一个文化多元、非常包容的城市,人们可以彼此从对方身上学到很多。由于它是个不大的城市,也很适合步行,无论在哪里你几乎都可以走到想去的任何角落。我也喜欢它的公园、海滩和食物。

 

Q:你觉得音乐在哥本哈根人日常生活中的地位是怎样的?

A:我们最大的电台太烂了,尽管很多人听他们播放的音乐,这是我个人的观点。我觉得丹麦太多人都习惯于去听电台可以提供的音乐,自己不怎么做判断。但也有人会去追求真正有品质的音乐,大概也是一半一半的吧。



 

Q:有没有你创作的一首歌可以代表哥本哈根?

A:我想是《Chin》。这首歌适合你夜晚回家时,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听,哥本哈根的夜有一种荒漠感,很北欧,也很都市感。


Q:有哪些乐队对你的音乐有影响?

A:我总是很喜欢听Cocteau Twins,当然还有Portishead、Radiohead等很多英国乐队,我也爱听古典音乐。另外像丹麦乐队Ice CreamCathedral也很有趣。

 

Q:你大多数创作在工作室独立完成,这个过程会感到孤独吗?

A:有时是会感到很孤独,有时我会沮丧,但我有很好的工作伙伴和朋友会常来探望我。并且音乐对我的生活来说意味着一切,我两岁时就会自发地敲击桌子打出鼓点节奏,13岁时有点嬉皮风的父亲给了我吉他,我就强烈地感到要更多地去演奏它,也想学钢琴。于是就这样开始了。

iWeekly+福利


The KutiMangoes

专辑《Afro-Fire》+T恤

3套

参与方式

1. 请直接在本文下方留言,聊聊你对北欧音乐的看法

2. 点击阅读原文并上传留言截图,我们将选出3名读者每人送出The KutiMangoes周边1套,共3套。

3. 本活动参与截止日期为2016年10月8日。

所有福利中奖情况请向iWeekly周末画报公众号回复“中奖”两字查询中奖名单



撰文:张隽

视频摄影:祝君、张磊

视频剪辑:R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