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雷雪梅&莫西子诗:心中有原野 访人情•谈世事

青年作家杂志社 2018-06-08 08:38:13


莫西子诗简介

莫西子诗,彝族音乐人、歌手,被誉为彝族民谣创始人。现居北京,专职于原创音乐及电影,话剧等音乐创作, 组建有莫西子诗乐队,兼窦唯乐队吉他和人声。2008年创作歌曲《不要怕》,后来被彝族山鹰组合成员瓦其依合收录在其发行的个人专辑《黑鹰之梦》中。2014年在《中国好歌曲》中演唱诗人俞心樵为其填词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获导师好评,并因此走红。 同年9月1日,发行第一张个人专辑《原野》。



莫西子诗:心中有原野

采访、撰文 / 雷雪梅


莫西子诗访谈


青年作家:莫西你好,你的名字“莫西子诗”在彝语里有什么具体的含义吗?

莫西子诗:莫西是姓,而莫在彝语里指军队,西(si)指主人,我的祖辈可能和军队有关系吧,子是太阳,诗是光。


青年作家:接触过的彝族人都能歌善舞,特别豪爽奔放,生活中的你是这样的吗?是不是特别能喝酒?
莫西子诗:嗯,彝族人与人相处比较自然奔放,却有含蓄的一面,我在生活中也是这样,安静却有狂野的。我滴酒不沾,所以我是属于离酒桌比较远的那类人。


青年作家: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音乐的?受到过哪些人或音乐的影响?
莫西子诗:大家都一样吧,生下来就开始或多或少的接触各种各样的音乐,只是到后面就慢慢区分开来。我听得比较杂,听齐秦,罗大佑,张学友,

然后是崔健,唐朝,轮回,后面就开始听一些迷幻,世界,后摇,电子,纯音乐,另类摇滚等等,比如 大门,平克.弗洛伊德,尼尔扬,wilco,尼克.德雷克,九寸钉,最近在听一个马里的乐队叫Tinariwen,很有意思。



青年作家:你似乎没有受过正规的音乐教学和训练,甚至不会识谱,那么你的音乐都是怎么创作的呢?你认为自己是个天才吗?
莫西子诗:可能每个人都有无限的潜能的,而我的创作就是跟着自己莫名的情绪瞎哼而已,于我创作是个很普通的事情。


青年作家:之前你做过翻译、导游等许多工作,最后是什么促使你放弃这些,全身心投入到音乐中?
莫西子诗:我做过很多工作,我很喜欢他们,但每个时期我都会随自己的成长和境遇有相应的改变,这几年选择音乐,可能是更适合我的一种生活和工作方式,但一样,说不定到了某一天,我可能又会觉得有其它更有意思的事情。


青年作家:为什么会想到去参加诸如“中国好歌曲”这样的选秀节目?

莫西子诗:没有为什么,我虽然不喜欢很多东西,但总会以一种开放的态度来看世界。

青年作家:你做音乐会受到市场的影响吗?毕竟专辑销量还是衡定成功与否的一个重要指标。

莫西子诗:不会,有些销售成功的唱片不一定人人都叫好。




青年作家:首张专辑《原野》的成绩不错,我也特别的喜欢。当初全部采用彝语演唱会不会有点冒险?

莫西子诗:其实里面有些事呓语,谁也听不懂,那些只是我的一种表达方式而已。


青年作家:《原野》的灵感应该来自你的故乡没错吧?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让你创作出如此空灵且略带诡秘的音乐呢?
莫西子诗:有些部分吧,我的豆瓣里有写:山谷,微风,树林,炊烟,旷野,云,蘑菇,溪流,稻草,羊群,小草,飞鸟,野果,蛙鸣,月光,灯火,老人,星星,知了,这就是我要与你说的,我的故乡。




青年作家:《不要怕》是你创作的,却被吉克隽逸唱红。人们大多只知道吉克隽逸和《不要怕》这首歌,却不知道莫西子诗,你当时什么心情?是否构成你走到前台的一个刺激因素?

莫西子诗:哈哈,前几天还有人问我说这是谁谁谁写的吧,感谢她把这首歌唱红。我要做的和这没有关系。

青年作家:你的成名曲《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的歌词来自俞心樵的诗歌,那么你平时很喜欢读诗?具体到哪些诗人和作品?
莫西子诗:算爱读点吧,给大家推荐艾略特的《荒原》还有最近的余秀华老师。

青年作家:你认为文学和音乐有什么相通的地方?

莫西子诗:文学和音乐都是可以让人忘记烦恼的良药。




NO.1 初见莫西子诗

第一次遇见莫西子诗,是如此的意外。

我去参加某酒吧举办的中外诗人的朗诵会,活动在晚上举行,抵达之时,天已黑透,穿过幽长的巷子找到酒吧的大门,进去发现院子里空空落落,一个男人站在树下看手机,四周暗黄的地灯,并不能将他照射清楚。我有点好奇,他为什么不到里面去。

路过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他一眼,手机屏幕的光打在他的脸上,顿觉这人长得好熟悉,我站在原地想了半天,心里有了几分猜测,但不敢确定。他突然抬头,正好也看到了我,我有点惊慌失措,不知道说什么,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是西莫子诗吗?”

他笑了起来说:“嗯,我是莫西子诗。”

“啊啊,不好意思,名字念错了。”

初次见到莫西子诗,我紧张得把名字给念反了。我问他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他指指对面的房间,一群人在里面围着桌子举杯畅饮。我朝他微笑,不知何来的念头,我断定他应该是从房间里逃出来的,因为听他的音乐,总觉得透露着异端的空灵和自言自语的放任与孤僻,如果有“乐如其人”的说法,那么他应该是个不善交际,且不喜喧嚣的人。

那天,莫西子诗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和牛仔裤,脸还是电视上看到的那张脸,有点沧桑,身材并不像大多数男人那样高大健硕,略显瘦小的他,身上却释放着一股不被消磨和屈从的力量,脸上挂着从山野间带来的质朴与纯善。

我聊起他去年出的第一张专辑《原野》,莫西很欣喜,他说到这边来那些人都不知道《原野》。

专辑刚出来,我无意中发现“虾米”上有歌曲试听,我点开听了所有的歌,内心十分受震动,当即下载到手机上反复的听。从此,我便记住了莫西子诗这个人。

那晚的活动进行了一个半小时,完后我下台外出,发现莫西安静地坐在靠近墙壁的角落,正认真地听诗人们朗诵。莫西喜欢诗歌,从他的成名曲《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就可以看出,他用了诗人俞心樵的同名诗歌谱曲创作完成。

之后他递给我一本诗集说:“刚刚让推荐诗歌,我本来想推荐这一本,结果没来得及……”我接过诗集,发现是最近正处在舆论和媒体关注之中的“脑瘫诗人”余秀华的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

我对余秀华并不太感冒,或许早已厌倦了她被各种媒体炒来炒去,引起了大众的同情和关注,诗歌有多好,我并不以为然,还有她针对于某些事件发表的观点,这些我都不太喜欢。所以,我没有表现出很大的兴趣。

然而,莫西说了许多遍:“这些诗写得真好!” 脸上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很执着,很真诚,也没有涉及到诗人本身,他只是一味的说诗歌,说他对诗歌的喜爱。

我忽然觉得放开了许多,是啊,看诗就好啦,何必在意是谁写的,诗歌之外的东西不应该干扰诗歌本身,诗歌本来就是独立的,应该就诗论诗,这样才更纯粹。想不到我写了十几年的诗,也会犯这样的错误,实在惭愧。

活动结束第二天,也是参加当晚活动的许岚女士对我讲,昨晚有个穿黑衣服的男子向他们推荐余秀华的诗集,非常的虔诚。

我猜想,这人一定是莫西子诗。




NO.2 音乐是一条不归路

用莫西子诗的话来说,音乐是一条不归路。

高中时期,莫西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去唱片店里听歌,他把每个星期的生活费节省下来,只为周末能去买一张唱片。约翰丹佛、动力火车、鲍勃迪伦、黑豹都是他喜欢的歌手和乐队,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张名叫《穿过骨头抚摸你》的唱片,他从中得到了很多营养。

莫西子诗先后从事过幼儿园老师、翻译、导游、外企职员等多种职业,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他换过很多工作,但心里一直想找一件专注的事坚持做下去。他在上海工作的期间,经常去音乐学院附近转悠,看别人拉琴,发呆。那时候,他只是一个音乐爱好者,没有接受过专业音乐知识的培训。到了北京,除了工作,闲暇时写写歌,出发点只是把当时的状态写出来,怎么舒服怎么来,并没有考虑太多。他发现北京的音乐氛围很不一样,到处都是演出,到处都可以碰到热爱音乐的人。在北京他认识了各种各样的做音乐的朋友,慢慢开始正式创作,他逐渐感到音乐这个东西其乐无穷,甚至可以忘记一切,这是最让他着迷的地方,也是他之后持续做音乐的动力。

在莫西子诗的音乐道路上,不得不提起的一个人,那就是窦唯。说起和窦唯的相识,发生也是十分偶然的。莫西说:“有一次我去录音棚录歌的时候,碰巧遇到了窦唯,他听到我的作品,对我说,‘像你这种唱法我还没见过,特清澈!’”之后他们在一起讨论音乐和创作,还一起合作为电影写歌。在窦唯的身上,莫西学到了很多东西。他评价窦唯说:“因为他真是太先锋了,他始终都能够走到前面。包括他做的音乐,他能够经常有一些奇思妙想,而且都能够付诸行动,而且他做音乐非常非常认真,我经常看到他来录音,他给我的想法就是说,就要打破常规。”除了在音乐上,在莫西心里,窦唯也是个非常干净的人,他始终不会因为身边的情况变了而会随着这个东西去,他始终都能够保持自我,又特别的冷静,想法又很敏锐。窦唯曾经把一本胡兰成写的《中国的礼乐风景》送给莫西子诗,读完这本书,有一句话对莫西子影响很深——做音乐不可以不自在。

以窦唯在圈内的才气和名气,莫西也曾担心是否会被认为借助窦唯炒作自己,他一直把窦唯视作兄长和老师,一再谨慎和注意,努力做好的音乐证明自己。首张专辑《原野》取得的成功就说明了一切,莫西几乎包揽了专辑所有的制作、编曲、乐器、作词作曲,95%以上都是他自己完成的。




NO.3 从《要死》的震撼到《原野》的空灵

通过一曲《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在中央电视台“中国好歌曲”的节目上崭露头角,莫西子诗从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音乐创作人,变成了近乎家喻户晓的明星。

他出场的那期节目,我碰巧也看了,只见他抱着木吉他,在台上忘情地唱着,说是呐喊、嘶叫都不为过,他的投入和对歌曲的诠释征服了全场。当他唱到:“今生今世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的时候,喉咙里仿佛安插了一个阀门,把他对心爱姑娘的浓浓的情意全部喷发而出,听者无不动容。

《要死》从词到曲都有一种独特的视角, 表达了爱情的极致与疯狂。词为诗人俞心樵的诗歌,莫西给它谱上了曲调。有人指出它的歌词太过狂暴,甚至血腥,但在莫西看来,每个人在某个特定的情感阶段,在内心特别压抑的时候,都会产生类似“想死”的情绪,这不是血腥,而是一种情怀。

去年秋天,莫西子诗发行了他的第一张专辑《原野》,与《要死》不同的是,《原野》是一张全部用彝语创作的专辑,彝语是莫西子诗的母语。他利用彝族古老的民谣、传统乐器,结合具有现代手法的电子音色、氛围乐进行了一番大胆的实验。专辑透露着一方水土的独特气质,曲风飘逸、诡秘、空灵,带着浓重的异域特色。《原野》携带着彝族古朴音符的基因,将传统和现代糅合,发挥到极致。有评论说:“《原野》是一张非常任性的专辑。它在华语乐坛的飞仙姿态,表面上,是莫西子诗对成名曲《要死》的扬弃。这点好解释,《原野》碟如其名,被制作成了纯彝语唱片,它玩的是概念……《原野》的深层次任性是它的不插电。好似原声乐器的内部沙龙:木吉他、鼓、口弦、口琴、唢呐、口风琴、笛子、哨子、笙、马布、克西竹尔、陶布舒尔……达成了这样的共识。”

在各种小清新民谣充斥着人们的耳朵的今天,似乎会拨弄两下木吉他,能哼哼两句佯装朴拙的曲子就可以称之为民谣歌手,处处环绕着与真正的音乐相去胜远的靡靡之音。《原野》的出现,你会发现它并非在短暂时间一蹴而就,音乐里有来自彝族这个民族长久的音律沉淀,还有来自莫西子诗的严谨创作,中西合成以及编排。它绝非人们所津津乐道的民谣歌曲,也不是所谓的原生态音乐。它的特别和高级源于它融合了各种元素后,表现得依然很自然,没有一点被破坏的感觉。

然而在这个全民娱乐的时代,艺人和艺术家之间的界线好像并不是特别清晰。大家都以差不多相同的方式面对普通大众,得到名誉、尊重或者收益。就选秀节目而言,各家电视互相竞争的收视率,很多时候都是有台本的做戏。莫西子诗实在是为数不多的在选秀节目中走出来的,能称得上艺术家的人,之所以称他为艺术家,在于他作品的呈现,并非只寻求流行一时的平庸之作,他是带着艺术理想而来的,目前他主要精力在“世界音乐”上,他对待音乐,对待媒体与所谓的艺人有很大的区别,成名之后,他也极力回避着过分的关注,把心安在音乐之上,他还是他,由内而外的质朴,一心只想着做好的音乐。




NO.4 故乡在歌声里

听过《原野》的人或多或少肯定都有这样的疑问:《原野》的孕育地——莫西子诗的故乡,到底是什么样的?

据莫西自述,他的故乡在四川大凉山彝族自治州,这里曾走出了“山鹰组合”、“彝人制造”等著名的乐队。

他出生在一个叫白庙的村子。村子里没有白庙,是国家统一把所有的房子都刷成了白色。

天光,云影,绿树,青山,河谷,浅滩,层层叠叠的梯田边,像绿毯子一样的坡地上,牧童玩耍,牛羊悠闲,错落山间的房子里,到了黄昏,有袅袅的炊烟。在如此优美的环境里,生活着能歌善舞的彝族人,每逢节日,大家都会聚在一起吃饭、喝酒,然后在屋檐下对歌,你一句我一句,像小品一样,这都成为莫西歌曲创作的素材。

《原野》的灵感许多来自莫西童年的记忆,虽然身处中国最贫穷的地区,童年的快乐却丝毫没有减弱。作为大山里的孩子,牛羊伴随着他的成长。时至今日,他仍然会觉得放牛放羊是件好玩的事。他说:“因为每天都可以去不同的地方,有的羊非常有灵性,我就会和它交流,还有刚出生的小羊,老是咩咩地叫着掉在羊群后面,但我觉得自己就像那只小羊一般。”孤独的牧童,牛羊是他们忠诚的交流伙伴,同时,这也练就了他敏感的心。他说他的心中有一片原野,它是自由的、原始的、放松的、未知的,这也是他第一张专辑名称的由来。

故乡对他的影响是深远的,他的歌曲《妈妈的歌谣》、《思念》、《失去的森林》《螺髻山》等歌曲表达的都是对故乡的思念。尽管他现在远在他乡,但故乡的一山一水,一花一草都成为他吟唱的对象。

在豆瓣上,对莫西子诗及其乐队有一段特别的介绍:“那么一些人,不管周遭怎么变化,也会过得淳厚、干净,朴实,自然,简单。他们唱那些本就在骨头里生长的歌曲,哼那些血液里流淌的音乐,那些故乡回旋的旋律,歌里唱着山川、树林,蘑菇,鸟儿,的云雾,牛羊、宽阔的旷野、黄色的稻田,勤劳的劳动者,秋天鸣叫的鸽子,黄昏奔跑的孩子,安详的老人,铺满月光的山坡,星星满天的夜晚,隐没大地的山脉,温暖的火焰,还有果实,雨水,阳光、河流,竹林……歌里有土地的声音,自然的呼吸,原始的歌谣。”

也许这就是故乡在他的音乐及心中留下的最深的印记吧!


(原载于《青年作家》2015年第11期总第45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