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最近音乐节风生水起,中国的伍德斯托克时代来了?

海南音乐广播 2018-05-05 11:55:43

  最近这几年,中国本土的音乐节可谓是风生水起。



  各种名目、各种类型的音乐节如雨后春笋,乐迷们可以说是应接不暇。



  说起音乐节,1969年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不得不提。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


  1969年8月15到17日,两名摇滚青年在美国纽约州白湖临近的伍德斯托克小镇组织了一场音乐节。



  本来预计的5万人的规模,不曾想近40万美国青年汹涌而来。


  两场惊人的大暴雨使他们在泥地里变得疯狂。


  在“爱与和平”的号召下,音乐节变成了奇特的反战方式。 



  年青一代的反战口号响彻整个会场,表示对美国政府战争政策的唾弃和愤怒。



  在60年代红极一时的歌星几乎都参与到这次演出中。



  琼·贝兹“乐队”、保罗·巴特菲尔德乐队、“感恩而死”、吉米·亨德利克斯、“杰斐逊飞机”、贾尼斯·乔普林、桑塔纳、“十年后”和“谁人”等31位艺人(乐队)在3天的音乐节演出中登场表演。



  约翰·列侬本来已经答应了要参加伍德斯托克的。但他当时正在加拿大,而美国政府却拒绝给予他入境签证。



  鲍勃·迪伦也是答应了参加伍德斯托克的,而他的伴奏乐队The Band最后也出现在了音乐节的现场,但他自己却没有出现。原因是他其中一个孩子在那个周末住院了。



  在这一场音乐节中,所有的人都井然有序,在这个仅存72小时的王国里,没有混乱出现。


  参加那次音乐节的人都记住这样一句话:“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你的兄弟姐妹。”


  "和平、反战、博爱、平等"是这一场音乐会的主题,这也是历来少见铜臭味儿的一次音乐节。


制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


  说起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又不得提李安2009年的那一部电影——《制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



  醉翁之意不在酒,李安在《制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中,没有正面拍音乐节,影片中没有出现正面的演唱会场景,也不见一个引吭高歌的摇滚巨星。



  他把镜头对准的是青年人,当超过40万的青年人在同一时间为了同一爱好赶赴同一个地方时,群体的魅力便展现了出来。



  有影迷说,《制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讨论了一个问题:是在一个地方安稳隐忍的生活,还是为了理想奔赴他乡?


  但仅仅是如此吗?


  如果仅仅是如此的话,那么德斯托克音乐节其实早就落入"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的窠臼了。



  "和平、反战、博爱、平等"是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主题,而且是永远闪光的主题。



  放眼望去,当今世界没有哪一个音乐节敢以这四个词作为自己音乐节的主题 了,更遑论中国本土的音乐节能够有这样的气量。


  这是在唱衰中国本土的音乐节吗?其实不然!



  因为全世界的音乐节都在走下坡——走下坡的意思不是说明星不够多、场面不够宏大,而是越来越铜臭,越来越不那么音乐了。


中国没有青年人这个群体


  有影迷说自己看完《制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后,很偶然的机会,在网上碰到一个高中的好友。



  当时,这个高中好友是乐队的鼓手,中学毕业后为了摇滚梦去了北京,他的勇气被所有身边的年轻人羡慕。



  后来听说他在北京组了新的乐队,为了练鼓双腿肿了几个月,还在网上传自己的原创小样。



  这次偶遇,这位影迷问了自己高中好友的近况,他说在一家广告公司做业务,不打鼓了。


  这位曾经的摇滚青年说:不打鼓了,早就不打了,都什么年纪了,赚钱要紧。


  聊起以前的事情彼此都有些伤感,他说了声多保重,关了视频。




  看了电影有经历自己身边朋友的这件事,这位影迷无不感慨:生活的代价如此之大,我们是否还有资本,放弃来之不易的稳定,去经历漂泊。



  难怪韩寒会说“当下的中国没有青年人这个群体”——


  当下的中国没有青年人这个群体,只有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开始为房子和婚姻寻求稳定生活的准中年人,他们被迫提前进入中年人掌控的社会并像中年人那样纯熟的思考,稳定的生活。



音乐是态度,也是生活


  聊音乐节,就得聊到音乐人,陈粒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2014年入围阿比鹿音乐奖,2017成为快男音乐召唤师,各大音乐节上几乎都有她的身影。


  独立,是陈粒在音乐道路上最显眼的形象之一。


  一方面得益于她出色和高产的音乐作品,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她满满的人格魅力。



  陈粒的歌也诗意,甚至强于那种故作情怀和柔情的民谣,但她很聪明地将诗意保留在音乐中,没有带到皮相之上。


  她说:“人自由了,歌就自由。”


  此外,海龟先生也是个好例子。



  海龟先生作为当下最富活力和创新力的复古摇滚乐队,很多人会记住他们的《玛卡瑞纳》《男孩别哭》,但是他们也经常以自己独特的视角和信仰,给人带来自我剖析的体验。


  比如,最近的那首《我》。



  哲学三问,我们是谁?我们从哪来?我们要到哪去?不用多言又如此充满迷思,《我》这首歌是以争战的姿态来自我介绍,至于有没有回答这三个问题,只有听歌的人才知道。


  主唱李红旗的声音常让人想起唱《少年故事》的彭坦,弹起梦中人,写在烟灰缸。


  青春是漩涡,遗憾也摄人魂魄,海龟先生用开玩笑的口吻告诉你,享受这一刻的同时,也让你反思——这才是音乐的应该有的样子。


  从音乐节到音乐人,从音乐人到音乐作品本身,这其中有态度,有生活,当然主角还是人。


  总而言之,音乐节应该是关于人的音乐节,而不是关于钱的音乐节。正是这样,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主题"和平、反战、博爱、平等"才是大家追慕的本质。


中国的伍德斯托克时代来了吗?


  谁来制造中国的伍德斯托克时代?

  如何来制造中国的伍德斯托克时代?

  中国的伍德斯托克时代真的来了吗?


  这些问题不可能一时一地就得到答案,在这篇推文中也不会有答案。



  其实当大家明白,在多年之后,再回顾这个美国农场上的泥泞日子,原来摇滚音乐只是个引子,其背后更深广的是一代人的精神:走出保守的价值观,人人都是兄弟姐妹——明白这些,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