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冀南林子:生活需要华尔兹

冀南林子之文学天地 2018-09-21 10:21:45

       小城一角的旷阔地方,常常地簇拥一伙人,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舒缓而欢快的音乐响起来了,他们便翩翩起舞,这儿就成了欢腾不息的海洋。 

       那音乐是欢快的轻柔的,有时是热烈的激昂的,随着那韵律手脚不由地要舞动,那腰身要扭摆。那男士优雅地做个邀请的姿势,那着一袭兰色薄裙的女子轻盈地围拢着,一圈圈、一步步、前行和后进、左转和右摆,多么优美多么流畅。围在舞池旁的严严实实一圈人,瞪大了眼,有的掂着脚,翘着头望里看呢。

        对对舞蹈的男女跳的更来劲了!

        周围的人们也越聚越多了。

        生活啊,是需要这欢快和轻柔,需要这优美和优雅。

        平日的生活紧张且忙碌,沉沉的生活担子重重地压迫在身上,似眼上蒙着黑布转磨的驴般,按步就般地走啊走、转啊转,不经意间青丝变白发,青春悄然溜走,自己却浑然不知。 

        多少美好的生活都不曾享有和欣赏,那只是一成不变的模式。

        正如眼前的一湖清水,夏日随风起伏,冬日里却要静止沉寂,冷冰着脸休闲一季;那五颜六色的花儿,热情也奔放,盛开在那温暖的季节,随那北风劲劲吹荡,花儿落了,但那花秆在花茎在,悠闲地安眠。 

       还有那高悬头顶的骄阳,每日的总是光芒四射艳阳烈照嘛。炎炎烈日日过中天便渐渐隐匿锋芒乃至溜落西山悄然休憩起来。

       天有冷热月有圆缺,季有冬夏日有阴晴,花有花期也有败季,马有奔腾也有休憩,水有长流也有滞逆。万事万物皆运转有序非一个模式一种节律,或快或慢或重或轻,或喜或悲或甜或苦,自有规成和天道。

        生活不能一个模子,速度不是一样快慢。就象这悠扬的舞曲。你不可以经常劳顿和苦累,你不可以经常地风光和气派,你不可以总是沉重和紧张,你也需要优雅和放松。

        生活啊,是个万花筒。 它啊,也需要华尔兹。

     


          作者简介:董凤林,笔名冀南林子,男,河北南宫市人,系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邢台市作协常务理事,现任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专职审委会委员。曾任中级法院业大主任、行政庭庭长和基层法院院长。文章曾在《思维与智慧》、《散文百家》《工友》《贵州乡村文学》《新文学》《河北法制报》《浙江日报》《九江晨报》《牛城晚报》《陕西农民报》等报刊发表,文章曾被选入《流年百家诗文合集》《中国散文精选100家》《走进春天》散文卷等书。曾出版散文集《昨夜春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