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热火朝天的乡村建设中,应该有一批乡村音乐人脱颖而出

策马内蒙古旅游 2018-11-29 09:22:36

相  信  那  么  优  秀  的  你

已  经  关  注  了  我



在世界各种国民人均排行中,中国只有音乐人均世界排名还拿得出手。 尼尔森公司早前发表过一份报告,该份报告显示,音乐在中国人的生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有超过9.77亿中国人每周听音乐,占总人口的72%,未来10年内,中国音乐消费有望达56亿美元。

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2016年4月13日发布了一条关于中国人音乐消费的最新数据文章。新观的问卷分别对学生人群和上班族进行了调查。数据显示,上班族演唱会的消费较大,而学生人群消费艺人周边略多。上班族中,年消费金额超过1000元的占65%,其中39%的人支出超过3000元。

无论付费还是免费,采取在线收听还是音乐会现场何种收听方式,在数字化的今天,音乐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以上数据至少说明一点:国民对音乐需求,广泛且普遍。
 

移风易俗,唯乐至深。音乐的魅力在于其神奇的传播力量。作为一种能更加简单、快捷洗礼人内心的艺术,音乐比文学、绘画更具普遍传播性。因为它可以更容易地跨越语音的鸿沟,突破不同地域的认知习惯,这些与生俱来的优越性,使得其更加具有普世价值。

 

生活在信息化、数字化时代的人们获取音乐的途径越来越多,收听音乐的方式也越来越便捷。很多时候我们只需要下载一个音乐软件,即可在形式多样的分类中轻松找到属于自己兴趣所在的音乐内容。

 


其中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无论哪一种音乐播放软件,我们都无法在其中找到乡村音乐的分类栏目。不知是因为没必要将此类音乐做专栏区分,还是零零星星残存的乡村音乐不足以单设专栏?

 

属于与反应这个时代面貌的,具有地域性、乡村特色的,脍炙人口的乡村音乐在哪里?我们找不到。造成这一现象的真正原因有两个:一、经典乡村音乐太少;二、搜索乡村音乐的人群太少,或这类人群的需求还为被发现与重视。

 

这可能是乡村音乐在各种音乐播放软件中,没能占据一席之地的一个重要原因。笔者曾尝试过各种方式搜索乡村音乐,所能搜集到的与乡村音乐有关或沾边的歌曲,可谓支离破碎、少之又少。

这一现象的存在说明,在当下红红火火的乡村建设中,乡村音乐还没有引起乡建者们的足够重视。更多乡建者们关心的,是乡村建设的商业模式、资金筹集、策划规划、创意建设,还有各种活动的举办、软文的撰写、产品的销售、市场的运营推广等。在这些看起来显得更务实的内容打造与商业运作面前,乡村音乐就显得可有可无,也不是一个什么迫切重要的事。

 

相比乡村音乐的创作,我们更加愿意花时间撰写或请人撰写带有各种乡土情怀、乡愁、相思、乡忆的文章。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只因为这样做更加简单、快捷,没有乡村音乐那么麻烦、费事。

 

其实有关反应时代乡村特色的乡村音乐,如村歌,笔者也陆续听过不少,总体感觉是:一、太过高大上,完全没有与乡村的实际情相况融;二、作词太过矫揉造作、弄虚作假,很多村歌很难从中找到带有真情实感的内容;三、曲风不具有本土化特色,很多村歌甚至连本村人都不怎么喜欢听,又怎么可能会主动去学,因此就更谈不上主动传播了。

 

在一个个美丽乡村中,属于自己的优质的乡村音乐实在太少了。而在有限的参差不齐的乡村音乐中,我们虚情假意的态度,首先就有愧于乡村音乐这个美丽又让人充满幻想的名字。我们过于应付的对待乡村音乐的态度,是不可能得到其内在价值回报的。
 

在全国广大乡村,农民的音乐消费习惯已经出现严重城市化现象。毫不夸张地说,城市流行音乐已经覆盖了乡村,尤其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后出生的农村人,每天所听的音乐已经跨越了城乡二元鸿沟的限制,提前实现了城乡一体化。

 

当下唤醒城市居民憧憬田园乡村的,一是来自城市自身的生活压力,二是各种媒体对乡村生活方式未来趋势性的狂轰乱炸式的宣传。在逆城市化现象出现初期,乡村建设呈现出一种简单粗暴、非理性、带有强烈商业引导性质的人口城乡对调迁徙现象。而整个人口流动与迁徙过程,所呈现出的节奏与画面,不是流畅的、舒缓的、优美的,而是充斥着盲目、躁动与杂乱。

 

如此的场景与现象更加剧了乡村音乐的没落乐。我们已很难找到属于自己的能够净化心灵的好乡村音乐了。我们很难从现存的乡村音乐中找到这么一种感觉:自己内在最核心的部分,在优美的旋律中,从纷繁的现实剥离出来,让一个完全放松的身体躺在音乐的节拍上,随其起伏、流淌、摆动。

 

造成当下没有反应乡村百姓真实生活状态的乡村音乐流行的主要原因,除了乡村的败落、农村人口的城市化流动趋势外,过去的新农村建设与当下的美丽乡村建设,对乡村音乐的发展不关心、不重视,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而所有以上原因的最直接反应是,在流行音乐领域,几乎找不到为乡村音乐代言的明星歌手。

从星光大道走出来的大衣哥朱之文,是近几年比较典型的农民歌手。然而在那个百姓大舞台上,朱之文除了穿着是一个农民外,其所唱的歌曲又有多少是反应当下农民真实生活的呢?另外,现有众多明星歌手中,又有几个是当下被炒的烫手的乡愁、乡思的代言歌者呢?


 

关于乡愁、乡思,一首能够引发共鸣的乡村音乐,所产生的正能量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比如最近几年在网络蹿红的一首叫《机器灵、砍菜刀》的歌曲,就引起了不少中原地区70后、80后和90后一批家在乡村却生活在城市的人们的共鸣。
 

近年来,在唱校园民谣走红的李健的歌中,有不少是反映乡愁乡思的,如《月光》《童年》、《似水流年》、《风吹麦浪》、《贝加尔湖畔》等。其中有些歌词创作虽与乡村音乐有所不同,不过其作品却能为乡村音乐创作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提供什么借鉴呢?它可以让乡村音乐人更清楚地理解一点,即一首可以广泛流行的曲子,一定是带有片段性质的,它能够通过一种淡淡的轻轻的撩拨方式,触动听者的内心,为其提供一个可以自由联想的空间。在表达乡愁、乡思的感情释放上,乡村音乐人要拿捏把握好自己的语言,避免因感情表达太过浓烈而呛着听者的现象发生。

 

笔者之所以愿意花这么多笔墨,讲述乡村音乐现状与创作的方法与技巧,主要有两种考虑:

 

一、想表达一种强烈的愿望:无论是地方政府、企业资本还是各种乡村智力服务机构,在美丽乡村建设过程中,应该重视乡村音乐的创作与传播。在如此具有市场需求空间的一个大好市场面前,我们不能让乡村音乐在最好的发展春天,错失掉好时机。

 

二、想让更多人重视乡村音乐发展的现状与趋势。在当下热火朝天的乡村建设中,乡村是一个自由发展的新天地,应该有一批从泥土中长出来的乡村音乐人,并迅速在音乐圈脱颖而出。

文章来源:德安杰旅游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