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博雅研究 | 乡村旅游中的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开发

博雅方略 2019-06-11 09:31:22

本文首先对乡村旅游及其相关的遗产概念进行了介绍和综述,然后介绍了我国的乡村遗产现状,以及乡村旅游中的遗产保护和开发,并借鉴了国外的乡村遗产旅游的经验,最后对我国乡村旅游的文化遗产保护开发提出了建议和展望。

我国古来以农立国,是以农耕文明为根基的国家,悠久丰厚的农业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源和主干,是中华民族永远眷恋的精神家园。在西方,希腊文agros(意为field)演变到拉丁文成 agri,意为“田地”(field, land),后成为英文前缀agri,如agri加上文化Culture就成了Agriculture农业。许多农业的英文词汇都来源于该前缀,总之,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农业与耕作文化息息相关,都是人类延续的文化遗产。


2018年3月5日,国务院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提到,要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在乡村振兴过程中,应高度重视传统村落和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利用。2018年的“两会”,我国的文化部与旅游部合并成为文化旅游部,明确了文化与旅游密不可分的关系。作为文明传承的重要部分,乡村旅游当之无愧成为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和开发的重要方式。



概念及综述

乡村旅游

现代乡村旅游起源于19世纪的欧洲,已有100多年历史。目前被世界广为接受的定义是指旅游者以乡村空间环境为依托,以乡村独特的自然风光和人文特色(生产形态、生活方式、民俗风情、乡村文化等)为对象,观光、度假、娱乐或购物的一种旅游形式。

广义的乡村旅游还包括农村居民的外出旅游。乡村旅游因其悠闲、安宁的生活方式受到城市人的青睐,以旅游度假为宗旨,以村庄野外为空间,以人文无干扰、生态无破坏、以游居和野行为特色。

真正意义上大众化的乡村旅游则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西班牙。20世纪70年代后,乡村旅游在美国和加拿大等国家进入快速成长期。乡村旅游对于繁荣乡村经济,增加农民收入,促进就业等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所以乡村旅游的已经引起了国内外旅游业界、政府和学术界的高度关注。

20世纪90年代,我国开始发展乡村旅游并蓬勃发展。乡村旅游“数量提高、质量提升”,提出游居、野行、居游、诗意栖居、第二居所、轻建设、场景时代等很多原创新概念和新理论。

我国数量众多的古镇、古村落、传统民居和农业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等通过发展乡村文化旅游产业,日益成为农民致富、农业提升、乡村美化的主要途径和有效手段,我国的乡村旅游大大延伸了农业产业链,丰富了乡村旅游业态,扶贫作用明显,成为名副其实的旅游业重要内容和民生产业。对于加强乡土教育、缓解“乡愁”起到重要作用,被打造成乡村文化旅游产品,在促使农业变成高效产业、乡村变成美丽家园、农民变成富裕而有尊严生活的群体、乡村文化传承和保护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与乡村旅游相关的遗产概念

遗产分为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与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

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又称“有形文化遗产”即传统意义上的“文化遗产”,根据《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简称《世界遗产公约》),包括历史文物、历史建筑、人类文化遗址。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指出非物质文化遗产指各种以非物质形态存在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世代相承的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包括口头传统、传统表演艺术、民俗活动和礼仪与节庆、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民间传统知识和实践、传统手工艺技能等以及与上述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相关的文化空间。

我国于1985年12月12日加入《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1999年10月29日,我国当选为世界遗产委员会成员。自1987-2017年,我国已有94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的世界遗产。其中世界遗产52项,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无形遗产38项、记忆遗产9项。其中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52项世界遗产包括世界文化遗产36项、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4项、世界自然遗产12项。目前,我国与农村有关的世界遗产有以下4项:皖南古村落——西递、宏村 (安徽,2000.11);开平碉楼与村落(广东,2007.6.28);福建土楼 (福建,2008.7.7);红河哈尼梯田文化景观 (云南,2013.6.22)。

截至2017年底,我国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非遗名录(含“急需保护名录”)的项目已达39个,居世界第一。我国 非物质文化遗产独特的文化魅力将有助于乡村旅游发展。同时对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和传承人进行抢救性保护。通过启动实施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工程,已对839位国家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开展了抢救性记录。非物质文化遗产特征主要体现在传承性、社会性、无形性、多元性、活态性、地域性、民间性等方面。非物质文化遗产大量地存在我国的乡村中,是发展乡村旅游的重要资源。

世界农业遗产

从2002年起,联合国粮农组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全球环境基金开始启动设立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项目。粮农组织解释,世界农业遗产属于世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在概念上等同于世界文化遗产。世界农业文化遗产是杰出的景观。在我国政府等的大力推动下,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概念和保护理念已经取得了广泛的国际共识,其发掘与保护已被列入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常规化工作。2005年6月,“青田稻鱼共生系统”因其1200多年历史并富有独具特色的稻鱼文化,而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为世界上第一批、中国第一个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试点。我国是个农业大国,农业文化遗产是国家的主要财富,保护农业文化遗产在我国这样一个农业国的文化遗产保护中占有重要一席。

灌溉工程遗产

国际灌溉与排水委员会( ICID)世界灌溉工程遗产与世界文化遗产、世界自然遗产、世界文化景观、世界农业遗产、国际湿地遗产并称为世界遗产,属于世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在概念上等同于世界文化遗产,但又有所不同。从2014年开始,ICID每年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进行评选。至今我国已有13处世界灌溉工程遗产:2014年入选的四川乐山东风堰、浙江丽水通济堰、福建莆田木兰陂、湖南新化紫雀界梯田;2015年入选的诸暨桔槔井灌工程、寿县芍陂、宁波它山堰;2016年入选的陕西泾阳郑国渠、江西吉安搓滩陂、浙江湖州溇港;2017年的宁夏引黄古灌区、陕西汉中三堰、福建黄鞠灌溉工程。

国际湿地遗产

国际湿地是世界遗产的一部分,2009年,湿地国际联盟组织正式开展了对国际湿地纳入世界遗产保护战略的范畴,已在中国计划开展湿地世界遗产评估的项目有青海湖、洞庭湖、泸沽湖等湿地。2017年4月,美国保尔森基金会公布了中国渤海和黄海沿岸的14处湿地入选世界遗产地名录预备名单,入选湿地包括为北戴河-鸽子窝/新河口、北戴河新区七里海、滦南-嘴东滨海湿地、曹妃甸湿地、沧州南大港湿地、黄骅古贝壳堤、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丹东鸭绿江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长海海洋珍稀生物省级自然保护区、连云港盐场、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如东-铁嘴沙海滨、启东长江北支口自然保护区。

我国是个农业大国,农业文化遗产是国家的主要财富,历来重视对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是最早响应FAO关于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国家之一,也是最早将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上升到国家行动的国家。村庄是传承历史、风俗和文化记忆的载体,数千年农业文明传统形成了许多特色的自然和文化遗产。在新的旅游开发背景下,幸存文化遗产资源的保护和开发越来越受到关注。

我国乡村旅游的遗产保护和开发

乡村遗产现状

农村是文化遗产分布最广、保存数量最多的地方。乡村遗产资源即乡村范围内的一切遗产资源的总称,种类繁多,有地表与地下两个场所,主要表现为物质形态与非物质形态。乡村文化遗产除文物、非物质文化遗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外,还包括未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农村传统建筑、传统生活生产器具,及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保护范围以外的历史地名与村落文化景观。乡村遗产是劳动人们生产实践中发明创造或总结传承而来的。

农村中的各类民俗、民族语言、民间文学、民间美术、民间音乐、民间舞蹈、民间戏剧、民间曲艺、民间杂技和各种传统技艺等都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何结合乡村文化遗产,以合理、科学的生产性开发手段,将之融入旅游业的发展中,是值得关注和深入挖掘、探索的发展重点。

党和国家对农村文化遗产保护高度重视。中央多次要求加强农村文物、非物质文化遗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的保护。2003年以来,住建部、国家文物局公布了六批共计252个历史文化名镇、276个历史文化名村,有的省也推进了省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的评定工作。据国家文物局和文化部调查,我国政府已公布近7万处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其中约半数文物保护单位在农村,此外有大量已登记但未公布或尚未发现文物点。农村更是当前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留数量最多、传承最广泛的地方。

相关政策


200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要求“村庄治理要突出乡村特色、地方特色和民族特色,保护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古村落和古民宅。”


2008年10月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进一步明确要“加强农村文物、非物质文化遗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保护。”


2014年8月,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到“大力发展乡村旅游。依托当地区位条件、资源特色和市场需求,挖掘文化内涵,发挥生态优势,突出乡村特点,开发一批形式多样、特色鲜明的乡村旅游产品。”提出将加快建立乡村优秀文化遗产保护传承机制。坚持保护与开发有机结合,打造推出一批特色鲜明、风格各异的精品文化遗产旅游景区、景点和线路。

我国地方各级政府积极申报珍贵的文化遗产、争取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称号。如:

  • 安徽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黟县祭祀、楹联、方言、徽派篆刻等;

  • 贵州省申报将“侗族大歌遗产”、“苗族年文化遗产”列入联合国非物质性及口头文化遗产名录;

  • 江苏和浙江周庄、同里、甪直、南浔、乌镇、西塘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我国乡村旅游担负了解决“三农”问题的任务,政府在政策制定、基础设施建设、标准制定、管理监督、宣传促销等各个方面都积极地作为。政府和社会力量采取有力的措施加强了乡村遗产旅游资源的保护和开发。

但是,由于乡村经历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文化摧残及八十年代以来城市化,全国已有近百万个乡村走向消亡。除建筑类的历史文化遗产被破坏外,传统的民间文化形式、艺术形式、工艺形式、劳作工具及古建民居等正在面临失传、灭失或败落。少数规模较大且保存完好而区位条件又较好的乡村遗产被开发成为旅游景观,或被开发成休闲旅游目的地,典型例子如江西流坑、安徽的西递宏村、内蒙古马头琴云南少数民族歌舞、南方的赛龙舟等。大部分乡村遗产资源的数量及质量等级还比较模糊,正在面临失传或败落,许多散落在民间的遗产资源没有被关注。许多乡村遗产资源因无人传承,失去了生存时代空间,或遭受人为破坏,或无意识保护不力等多种原因,面临失传、败落或消亡。乡村遗产由于过度开发和不合理利用,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或损毁。

除此,我国除《文物保护法》、《风景名胜区管理暂行条例》、《森林公园管理办法》之外的遗产管理仍然存在许多法律空白,无法可依。特别乡村遗产资源方面,加强乡村遗产资源保护的立法工作迫在眉睫。

乡村旅游中的遗产保护与开发

目前,乡村旅游中“遗产”开发形式较为单一,传承人极其匮乏,传承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危险局面。“乡村遗产”旅游产品对文化产品内涵挖掘肤浅。即使在重视保护的旅游村镇,游客的大量涌人给当地居民带来的现代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也将会从根本上侵蚀农村文化遗产生长保存的社会根基。

乡村遗产旅游是一项绿色产业,同时也是文化产业。通过彰显乡村遗产文化发展旅游经济,再运用旅游收入保护乡村遗产文化,具有良好的文化经济效益。我国的乡村遗产文化大多位于地处偏远、城市化水平较低的地区,如何结合当地,协调经济社会发展与文化遗产保护的关系,以合理、科学的生产性开发手段,将之融入旅游业的发展进程当中,让二者相互促进,相得益彰,这是当前乡村旅游值得关注和深入挖掘、探索的旅游发展重点。

旅游与遗产保护不冲突,乡村遗产作为一种极富吸引力的文化旅游资源,乡村旅游的开发依赖于遗产文化的深入挖掘,历史文化遗产往往是不可恢复和还原的旅游资源,乡村遗产的旅游带动的旅游经济效益,反过来促进了人们保护遗产旅游资源意识的提升。

乡村旅游需要创新旅游发展模式,充分挖掘旅游资源内涵,发挥旅游资源中遗产的作用。在乡村旅游发展中“遗产”保护和传承有利于改善农民生活环境,提高农民素质,促进农民增收,推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正确认识、协调乡村发展与遗产保护的关系,让二者相互促进,相得益彰,这是当前新农村建设中需要深入研究的新课题。

乡村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存与传承,应当二合为一、不分上下;乡村遗产保护在修复和整理过程中,既重视建筑遗产的保护,又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存和文化的传承,以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颁布的各项关于遗产保护的宣章与宣言为准则,重视历史环境的保护和地方精神的保存。以世界文化遗产保育理念为发展依据,以遗产教育和深度文化体验为契机,树立遗产保护的规范;遵守国际文化遗产修复理念,尊重当地文化传统和村民的诉求。通过旅游展示其传播历史文化信息,同时也可以更好地做好文物保护工作。

在生产实践中传承开发,一些民间手艺或工艺类的遗产与乡村旅游结合做成纪念品、礼品或收藏品的形式,或注入新元素改造形成新时代的工艺品。在建筑修复、文化保存、社区营造等方进行创新尝试,让物质载体真正涵盖这个村庄的深层情感和最真实的记忆。

我国乡村旅游的开发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形成了类型多样,特色各异的复合型乡村旅游产品体系。全国古城、古镇、古村旅游典型代表有云南丽江、大理古城,江浙的周庄、同里、甪直、南浔、乌镇、西塘等古镇和皖南徽州地区的西递、宏村古村落。依托悠久灿烂的地域文化和良好的生态环境,开展旅游观光和文化体验旅游,从发展的模式看,形成了文化旅游和环境旅游相结合的特色。农业的绝景和胜景,位于乡村地区,景观独绝,具有唯一性和垄断性,例如桂林的龙胜梯田、云南的元阳梯田,广西的高山梯田,还是几百年前的原貌,体现了人们和自然奋斗的精神,展现出来的自然景观使人感到震撼,是人类改造自然的成就,也成为蜚声海内外的旅游热点。

国外的乡村旅游的启示借鉴

乡村旅游最早起始于欧洲,政府对乡村旅游也很重视,在资金和政策上给予很大的支持。

20世纪乡村旅游经历二战后的城市居民的郊区旅游,

60年代的郊区休闲娱乐旅游;

70年代的“购、食、游、住”观光休闲游,

80年代的休闲农场、度假农庄、教育农园、市民农园“生产、生活、生态”旅游,

90年代的包括民俗风情、农耕、农舍、节庆的乡村文化旅游等不同形式。

发达国家的乡村旅游已积累了丰富的发展经验,值得我国借鉴。国际上发展乡村旅游的主要国家等发达国家的工业化程度很高,农村人口比重小。为保持传统的文化和农业的发展,防止随着经济发展农业人口流失,政府发展乡村旅游促使更多的人留在乡村。

目前,目前,世界上很多地区已经结合当地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起了特色旅游,乡村旅游的文化遗产内涵、层次和品位进一步提高,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借鉴国际乡村文化旅游的借鉴:

  • 通过乡村旅游解决农村问题,推动农村持续全面进步,政府在资金和政策上给予支持和推动;

  • 突出强调保持乡村自然人文环境的原真性,保持历史文化传统,塑造独特的乡村意境,使乡村遗产旅游朝多样化和方式自助化方向发展;

  • 积极申报文化遗产,乡村遗产旅游客源从区域性向跨区域、国际化方向转化;

  • 鼓励农民参与乡村旅游开发,制定相关计划,社区参与,加强培训和引导兼有娱乐和教育培训意义的参与式乡村遗产旅游。举办地方文化节庆,延续地方文化传统,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和旅游资源;

  • 制定乡规民约,把资源保护和利益分配结合,对目的地居民的行为态度、道德水平、礼貌程度进行引导和要求,形成良好的主客关系,提高游客质量体验;

  • 成立遗产协会为乡村旅游提供宣传促销,制定标准、监督检查、进行评估等。

文化遗产的乡村旅游建议和展望

为了发展我国的乡村遗产旅游,特此提出建议:

弄清各地区农村文化遗产现状

探索建立乡村文物收集机制,让更多散落于田野、保存在民间的历史实物见证,能集中保存并予展示,从而形成独特的旅游资源。以创新推进文化、旅游融合发展,让乡村优秀文化遗产得到保护与传承。农村遗产的保护在利用中实现保护传承。

提高对农村文化遗产保护的认识

通过建立遗产教育基地——向社会传播文化遗产保护理念,通过深度参访、生态与文化体验、学术讲座、专业授课、文化游戏、纪实影视片、历史事件重演等方式,向居民和旅游者传播遗产保护。培养乡村遗产保护人才;宣传普及农村遗产保护知识,帮助村民发掘手艺潜能、建立文化自豪感,提高积极性,自觉参与保护,使农村文化遗产保护和旅游开发变成全体村民的自觉行动。

抢救性、活化性保护开发

合理利用就是乡村遗产最好的保护,对面临消失的遗产资源采取抢救性保护、封存性保护、迁址保护,有形的物质文化遗产经重新修缮或弃址搬迁重新获得保护及利用;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保护传承人为抓手,以融入当地民众为载体,结合美丽乡镇建设、乡村休闲旅游项目打造来保护;设立传承艺术馆,便于旅游以及民间艺人传教。通过当地人参与以表演方式来进行活化性保护,持续开展乡村遗产保护和旅游开发。

建立乡村遗产旅游多方参与机制

乡村遗产权属复杂,必须乡村遗产资源的所有权者、相关的管理部门、民间公益组织等共同承担,需要投资者、当地居民和项目参与者多元合作。动员广大农民积极参与,村民获得就业机会并愿意留在村里,从而达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保护反映当地生活的整个村落的历史和生态环境,及当地的文化传统和村人的生活方式,力图保存地方精神。文化遗产保护才能取得真正成效保护开发。

创新遗产传承与旅游开发

坚持遗产传承,合理利用遗产资源,推进乡村独特文化资源向特色旅游产业发展。走出传统的乡村旅游开发模式,适度发展“乡村遗产旅游”创意开发。有效突出地域特色,发展特色旅游产品,提高村民的经济收入,利用乡村旅游再反馈回乡村遗产的保护,保护“乡村遗产”的独特性、完整性,实现文化保护与旅游开发的良性循环,是当前乡村遗产保护最经济、可行的方式。

诞生于农耕文明时代的乡村遗产是“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美丽乡村之灵魂,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充分发挥“乡村遗产”作用,加速旅游发展,从而反哺“遗产”的保护与传承。通过乡村遗产文化旅游,繁荣农村,留住文化的“根”,实现美丽中国梦。

在后台回复“全域旅游””乡村振兴““博雅案例”“田园综合体”“特色小镇”“自驾车营地”等关键词查看更多相关文章。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


新时代 新旅游 新使命——2018第七届博雅旅游论坛隆重举办

“旅游+公路”打造最美风景路,构建全域旅游供给新体系

博雅研究 | 文旅融合,打造旅游产业新业态

博雅研究 | 从业态创新视角发展全域旅游

博雅研究 | 打破传统,交通引领旅游格局新风尚

博雅研究 | 工业旅游,旅游产业中的明日之星!

博雅案例 | 多途径提质升级冰雪旅游——哈尔滨市冰雪旅游专项规划

博雅案例 | 长治县大雄山国家级生态文化休闲度假振兴新区旅游规划

博雅案例 | 服务“一带一路”,谱写品质旅游新篇章

博雅案例 | 威远全域旅游发展规划




每天多点,博雅带您阅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