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华理星期四诗社三十年作品集 丁中华

可以分身的后花园 2018-11-17 11:16:33

 

诗人简介 

   丁中华,男,1986年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化学制药专业。曾任华东理工大学诗刊《亚热带气候》主编。星期四诗社著名诗歌翻译家、华理诗社创始人、诗社精神领袖之一。现任职于中化集团下属企业。



亚热带气候

——华东理工大学诗刊《亚热带气候》代序

 

亚热带多雨

雨季我们常爱往街上跑

飘洒的雨中

我们长发凌乱

思绪凌乱

 

亚热带也有最好的晴天

阳光猎猎在河岸上

一片云彩掠过头顶

如丹顶鹤银色的翅膀掠过

 

有时干燥的漠风卷来

撩起我们的衣襟由西向东

我们遂苍凉如起伏的荒原

沉默如黑色的磐石

 

由于热带海洋风的边缘效应

我们染上了棕色皮肤

情绪棕色

语言棕色

 

亚热带气候

无定型心绪

 

 

另一种美

 

男子汉

在风雨里泥土上摔打惯了

从不流半滴眼泪

但上帝限定的时辰到了

便欣赏另一种美

 

姑娘你是鸽子

鸽子是朵云

你知道云会变水

就会流进我心里

 

 

三角形的一个顶点致另一个顶点,为第三个顶点而作

 

就这样我俩愿意买三杯咖啡

空上一个座位

就这样我俩愿意坐着一句不说

让忽明忽暗的意念自由地交往

(银幕上只见焦距在变来变去)

反正我俩不能打破他的沉默

 

曾经这样干了很久就该让它维持下去

那时我们的座位总是靠得不远不近

我们难免也磕磕碰碰过

可这在如今竟像碰杯似地不可得

总觉得我们应该成为一个人而他竟走了

他竟走了

使那个人残缺不全

 

不过秋天了三角形是该黄了

可失去一个顶点并不能使那连线也一起撤走

唯一的遗憾是那里成了不连续点

 

我们在暗乎乎的空中游走了很久

很久

 

最后的壮举在于

两人把那杯分喝了

于是好像把他牢牢占据住了

 

 

庄子

 

如果那条河是时间他在河的源头

              向我

           微笑

也许那天他正在河上漫步

同他的好友惠施争论着

 

柳条鱼在桥下快乐地游来

   游去

 

现在我看清他们嘴上

动着的字了

       子非鱼    安知鱼之乐

子非我    安知我不知鱼

之乐我知之濠上也

庄子狡黠而得意的笑声

 

初夏的凉风吹得他

                  衣裙飘飘

           须髯飘飘

 

 

庄子和弟子们走在山道上

 

三月

白杨树正在开花

                 开花的白杨树

三月就被砍伐

山中飘满了甘草般的芳香

 

一棵大树指向青天

伐木者在路边的树荫下休息

       此木以不材终其天年

 

                  夕阳西下

飞鸟都纷纷寻找自己的窝时

他们投宿在一个朋友家

朋友让儿子杀了那只不会叫的鹅

弟子疑惑了

他说

       周将处乎材与不材之间

 

庄子就是这样一个不很有用

                 也不是没用

                           的人

 

 

       早春时节

濮水刚刚解冻

垂柳也正在鲜软起来

 

岸上有踏歌之声

 

自从妻子死后庄子天天来这里

钓鱼

或钓他自己

 

他刚坐下    就有人来打扰

       楚王想以国事麻烦先生

 

他盯着水面上的浮标

说神龟愿意死了让人膜拜它的躯壳

还是活着在泥里爬呢

       当然愿意活着    他们说

那么我也要拖起尾巴在泥里爬了

 

庄子是个不识抬举的人

他还说过

           鹪鹩巢于深林

不过一枝

           鼹鼠饮河

不过满腹

我要天下干什么

 

 

庄子做过蒙县的漆园小吏

庄子很穷

不得不打草鞋谋生

那时他妻子死去还不到一年

 

妻子出殡那天他很达观

箕踞鼓盆高歌着

       必会来临的这一天

 

现在他只好去告贷

 

在监河侯家    人家告诉他

       等收到租税借给他三百两

于是他将愤怒化为幽默

讲了涸辙之鱼的故事

说还不如趁早到干鱼铺去

觅我

 

 

       路上的纸钱

被秋风刮到灰茫茫的空中

一如

               线   

                       纸鸢

 

庄子跟着送葬的队伍

           走着

       走着

叶子落了下雨了

也没使他抬起头

 

经过惠施的墓前时    他停下

他想起郢人与匠石的故事

 

于是对身边的人说

自从惠施死后    我没了争论的对手

也就再没有真正的朋友了

 

 

庄子还在走着

 

这天他遇见东郭子向他问

他回答

       “在蝼蚁

                     在小米

        在瓦砾

在屎尿

 

东郭子气得不说话

他却平静地说    每下愈况嘛

 

这天午后    庄子在大树下

睡觉他梦见自己变成

一只硕大的白蝴蝶

自由自在    忽东

忽西

 

醒后便再也搞不清

究竟是庄周变成蝴蝶

还是蝴蝶变成庄周了

 

 

寅次郎

           

           我,车寅次郎,江湖上人称

             疯子阿寅。——寅次郎

 

自称疯子就决不是疯子

 

一如大雁属于整个蓝天

你属于这脚下的土地

你像这土地一样

简单、浑朴

所以你真实

 

你深深懂得男人的责任

满头大汗浑身油腻实实在在地干

但亚当的子孙应当自由自在

无牵无挂地生活在土地上

因此你更向往路

 

你流浪在各种各样的路上

便把自己也流浪成了路

 

当心中的白鸽又一次

从你身边飞走

那是由于你漫不经心

更不愿乘人之危

你坚信

男子汉应该坐怀不乱

 

夜深人静后,你的烦恼

每每被你像泪水一样咽下

天明便又一次踏上征程

--你注定要成为候鸟

没有家,永无终点

 

你,男人中的男人

 

 

响叶杨

 

苍茫的暝色中

是什么纷乱的思绪

在你发上沙沙作响

是谁使你生根在那里

一动不动

 

将你一只只忧郁的眼瞪大

像一头百眼怪兽

然而你守望什么

 

回忆你一生中的一个下午吧

正是在那个下午

你的爱离去了

阳光也带走了

让当时的瞬间凝固起来

就作为你唯一的纪念吧

 

从此你别再漫游

就整天看守这空间

嗅你们嬉戏时的和谐气息

飞奔的山岭也在你身旁躺下了

 

夜雾中我愿意看到

它伤口似的眼里

流着泪或是血

 

夜正以更多的眼盯着它

年轻的响叶杨打了个寒噤

 

 

半首十四行

 

路一样绵长的夜走在

夜一样漆黑的路上

 

雨,下到一半

没有水可不行

 

夜还在走

路还在走

 

渴极了他向积水俯临

 

 

游戏规则

 

让我们来设想这样一种心情

你认为女人总是向往异己的性格

因此使自己成了一个深沉的男子汉

皮肤晒得黝黑,不声不响地劳作、劳作

但这样的男人总显得落落寡合

似乎是没有七情六欲的鲁男子

她们会说这种人冷冰冰并不可亲

 

而要是不这样认为

千方百计向她们看齐

容貌秀气、白净,像个修女

她们又会说我自己已经够女人味了

于是你生气吧

 

需要时间来考虑一下她们的口味

需要时间寻找一条轻捷易胜的途径

一条使自己容易受女人

欢迎的途径

需要时间使自己鼓起勇气

不再像哈姆莱特那样拿不定主意

需要勇气对各种方案作出抉择

哪怕是硬币的正面反面

 

而我选定了民意测验的方案

 

接下来的事情好办多了

就用人们最熟悉的小说、电影

(当然还是电影更通俗更普及)

去向她们求教

你最喜欢的男主角是谁

毫无疑问,多数的答案都是

高--仓--健

但这样回答时她们心里是否

还想着别的答案而不说出来

是否想着某某很风流,某某很英俊

是否还想着某某很温柔,很懂得体贴

 

这样想时你就会怀疑

是否女人都有点叶公好龙

如果真的让高仓健那样的男人

出现在她面前对她不理不睬

她受得了么她会跑开么

 

当然你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

你可以首先开叫

千方百计地去接近你喜欢的女孩

可以先别忙暴露你的动机

可以一次次地寻找各种借口

把她从她的世界中拖出来

比如同她探讨诗,表演二重唱

探讨人生、社会、爱情

同她一起品尝品尝美酒佳肴

弄些奇异的果子来吃但不是那种禁果

最好还是借给她几本书几盘好磁带

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这样一来二去就可以没完没了了

 

只要牌点足够花色对上了

男人,最后定局的当然应该是你

总不能等女人向你诉说

显得你胆怯

 

接下来就可以约会

第一次最好在电影院

你们可以靠得很近

可以温情脉脉地抚摸

暗暗的空间足够使你们灵魂袒露

捅破那层纸

 

接下去的游戏中女人可以撒娇了

总是姗姗来迟

可你性急不得

这会让她抓住把柄

你也可以在一次次的接触后

突然十天八天地回避她

使她像另一出游戏中的男人一样

为你心焦

 

这样

你就可以稳稳坐庄了

 

 

结局

 

背过身去

你觉得应该成为一座雕像

长脖子老等什么的

我觉得她该感到满足了

嫁了一位

又有一位傻乎乎地单腿独立着

可这哥们今生今世也不会想通

因为她实在是爱你才这样决定的

于是你别去相信任何女孩

如果她说你这也不行那也不好

那是她爱你可又要你别太自信

等到她说你很好她很爱你

那就是说她要离开你了

直到演完你才明白

这出戏的名字是什么

 

好了,戏演完了该收场了

收场白是:你要想开点

当然,我不会去寻死

但我想也不必像马路边上写的

为了您的家庭幸福必须注意交通安全

 

 

续结局

 

拿起一本日历

随便翻到某一页

然后查一下天气预报

--我的情绪一览表

就可以作出抉择了

阳光明媚

表示灵魂中的圣人占了上风

从此我只和女孩们谈友谊

朋友们会说:此公好色而远色

如果阴云满天

那么恶魔要出来作怪了

假使回到一夫多妻制

假使我发了横财

我就娶好几个老婆

只为看她们打架

朋友们会说:此公近色而不见色

 

只这种想法就够你受用一辈子了

霆章如是说

 

诗翻译选一:

 

summer fruits

by Wang Tingzhang

 

the sunshine is still

the time is still

breeze goes throughout

breeze goes through my hairs

the fruits of orchard is ripening

 

they're fruits of summer

they were put into basket of heart

those unripe are still

hung on twigs of remembrance

full of my sweats

 

i toiled, i harvested, i enjoyed

my ordinary living

all the best destiny to me

even the screaming of butterflies

could be got as background music

 

no one can disturb my happiness

no one could be my envy

summer, with the ripening of fruits

even the past lovers

became part of my destiny

 


附译诗中文:


盛夏的果实

 

          文\王霆章

 

阳光是静止的

时光也是静止的

微风穿行其间

微风掠过我的发梢

果园的果实熟了

 

这是盛夏的果实

她们被收拾在内心的篮子里

尚未熟透的

依旧挂在记忆的枝桠上

洋溢着我的汗水

 

我劳作、收获、享受

普通的生活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甚至蝴蝶的尖叫

都可以被倾听成背景音乐

 

没有人能打扰我的幸福

没有人让我羡慕

盛夏,随着果实逐渐丰盈

连失去的爱人

也成为我的一部分




华理星期四诗社简介

 

    华东理工大学诗社成立于1982年,始华东化工学院流萤诗社,1989年更名为华理星期四诗社,至今。与复旦诗社、华师大夏雨诗社、上师大诗社合称上海高校四大文学社团。提倡“边缘写作,先做好一个人,再做好一个诗人”。先后拥有著名诗人王霆章、韩秀山、肖明华、罗亮、吴大维、邱颜舒、陈旭辉、易勇、李兴龙、陈建华,诗歌翻译家丁中华,诗歌朗诵家郑新华、袁校生,诗歌评论家孟俊山等,出版诗集若干。王霆章曾获全国网络诗歌一等奖,并受邀参加第三届(2018年度)中国华语诗歌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