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蒙神赐福的讲道:107.讲章的气氛

蒙神赐福的讲道 2018-11-07 16:45:22

点击蓝色字免费订阅,每天收到这样的好信息


第6部分  风  格

如何使用个人长处及各样信息各类,

使之人完全发挥出圣经的潜能?


107.讲章的气氛

信息的灵魂就如一首歌之曲调

克拉达克


每个人都知道讲章有重点,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讲章中也有它的曲调。

我在讨论讲章时就使用曲调这个字眼,是因为几年前我开始想:为什么我会特别喜欢某些讲章?什么原因使某些讲章格外有效?有效的讲章通常包含着某些重要的内涵,超越了一般内容的考虑。我发现这些内涵,就是讲章中的曲调。

讲章中的曲调——其气氛或是灵魂——虽然不容易讲得清楚,但是绝不容错过。听某些讲道时,我彷彿想到大街上游行走来的七十六只长号乐队。其他信息则带给我一幅小提琴,以及硬面包皮的图画。

当我们准备讲章时,通常不会想到音乐曲调,因为我们往往只在听众的反应时,我们就会想到曲调:所带出微妙的气氛,当信息传讲时,在圣堂中充满的情绪。

复杂的是不只讲章,讲道者也有其曲调。我曾要求学生们,想像他们的讲道最配合哪种乐曲。他们的答案从尼尔森的乡村摇滚音乐,一直到韩德尔庄严宏伟的弥赛亚圣曲。

事实上,当我侧耳而听时,四周有各样的曲调。教会有其曲调,社区也同样有。在阿帕拉契亚地区,大多数的曲调是忧郁的:“我们一个走入幽谷……”、“时已夜半,橄榄山头……”、“古旧十架”,曲调之中溢满哀伤惆怅之情。如果我要向阿帕位契亚地区的人传讲复活节的伟大情感,我不能在第一个主日就想以跳上跳下来激动他们,我需要唱出那不熟悉的副歌。对他们的耳朵而言,喜乐是个奇怪的曲调,他们需要讲道表现的曲调。我的讲章、所用的经文、我的教会,以及我适合于各种不同的状况。这个概念是让我们的讲道,与四围的声音彼此和谐。




你前任者之曲调

初到一个教会的讲道者,需要知道他前任讲道者最喜欢的曲调。特别若这位前任讲道者曾在此有长期的服事,那么他的风格,便定下了寻那群会众传讲信息的标准。在听众的心目中,即便是品质好的讲章,若有任何不同的曲调都会引发挣扎。

假设我的前任者在二十三年之中,每个主日都说:“今天早上的经文中,我要提出四件事情。首先来说……其次呢……”如此这般,最后再总结其讲章。这是个精准的,有秩序的曲调,就像军队进行曲一样。会众已经习惯其讲道的方法与逻辑——大前提,小前提与结论——所以如果我唱出另外的歌曲,我不能期望获得会众的共鸣。如果我不用同样方法讲道,我可以预期,至少在某段时间之内,会众还不能习惯把我的“讲论”,接纳当作讲道。他们可能说:“啊呀,我总觉得那还不像讲道。”

这不是没有道理的,对许多听众而言,形式的改变就是内容的改变。用叙述法来讲道,对习惯听牧师以分段大纲型“一二三四点……”来传讲的的听众,他们会说:“是啊!讲得虽然有趣,可是我们喜欢多一点圣经!”即使你可能已经比以前讲道时,用了更多的圣经。

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对许多听众而言,形式的改变就等于是改变了内容。当听众习惯于大纲型牧师的“第一、第二、第三、第四”个重点的讲法时,传讲一篇叙述型的讲章,听众会说:“是啊,讲得蛮有意思的,可是我们还是更喜欢听圣经。”即使你所引的圣经比他还多,可是对听众来说,他们听到的是某种新的曲调——即使讲章神学的内容在实际上完全相同——他们还是会从内容里,挑出某些模糊的问题出来。因为他们无法照常记下讲道笔记,所以他们想其中一定有某处不合圣经。

所以我认为,去到任何新的教会,绝对不要仿效前任牧师讲道,没有人能好到可以仿效他人,也绝对没有人能唱出别人的曲调。但无论如何,我需要让听众预备好听一种新的曲调,那需要时间,就像我需要时间才能习惯圣经新译本。我最早背诵的经文是钦定本圣经,我曾有一段长时间说着要使用其他译本,但要等我在感情上习惯之后,我才真的能开始使用其他译本。

第二,当我改变讲章型式时,我必须尊重了解,这对会众是极为困难的事。如果型式一直在创新与改变,听众不容易吸收,就像常让会众唱新而不熟悉的圣诗。但如果讲章的型式清晰,又让人可以预期,就可以在其间发挥创意。

大多的会众在一时之间,只能接受一种变化。所以如果我要在讲章型式上有变化,我信息的内容最好是大家熟悉的。或者我要给会众特别的信息,讲道的形态应该就最好是熟悉而可预期的。

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崇拜,如果我计划要讲一篇特出不同种类的信息,崇拜的其他各方面就得按部就班,让人知道该怎么办;而当我想在崇拜时搞新花样招数,我最好讲道要规规矩矩。

因为对会众而言,则来此教会的我,外型与声音都已是新鲜的变化,我尽量不要在开始时出什么新点子。直到他们对我的声音与外表熟悉了,才可以引进一些改变。不管我喜欢不喜欢这段等候的时间,只有等他们习惯了,耳朵才跟得上。


会众之曲调

除了前任者之曲调,我也很注意会众的曲调。分析会众的曲调,就好像召集一堆人上街,我要自问:他们在做什么?是庆典游行吗?是漫步而已?还是示威游行呢?

对某些会众而言,每个主日都是一场示威游行。要提出某些议题:如武器管制、税法、贫穷——等等。他们迈向市政中心去示威游行,你几乎可以听到示威的鼓声在抗议、抗议、抗议。

自然有些事值得抗议,但如果你总是在抗议,人们心中会厌倦这种曲调;又要支市政中心抗议,没有效果啊!我可以整装出发,又大声疾呼:“我是这个时代先知的声音!”但是重点在于,我终究一事无成。

还有些会众总是在庆典游行,你感觉到有如在约翰菲利普苏沙(美国进行曲之父)的凯旋乐曲中,每天都是棕树主日(耶稣进耶路撒冷,广受欢迎之日),每件事都辉煌灿烂。但是会众中总有人新近丧偶,或有心灵伤害,或是某人的女儿沉迷毒品,或是某人的工作突遭解雇。这些人可进不了庆典游行的行列。

这意味着要有多样化的音乐,有些讲道需要亲切的味道,让人感觉像在街上漫步,我们闲话家常。另外就是欢庆或抗议的游行,有不同的节奏,用新的声音来抓住人的注意力。


经文的曲调

讲道的曲调要与经文的曲调相称。在某些诗篇中,你在上耶路撒冷的途上兴奋不已。在其他诗篇中,你坐在儿子成群中;而在某些诗篇中,你完全孤单一人:“我的心在我里面默默无声。”

有时候经文材料自己会提醒:“不要搞错调子,这是篇忏悔诗,不要用来鼓舞别人。”

有次我听到一位牧师用“八福”讲道:“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但是他开始痛责人们的不是:“你总在饥渴这个,饥渴那个,”他大发雷霆:“你应该要饥渴慕义啊!”他讲了些好东西,但是全讲章中完全没有饥渴的喝道,更没有提到任何的福气。他把祝福转成教训,因之使整个音乐曲调都改变了。

后来我问他:“你有没有别的字来形容有福?”

“我不喜欢快乐这个字,”他说:“我宁可只说有福。”

“那可是圣经中的重要字眼,”我说:“但是那些住在能听到八福声音范围内的人,是有福的。”我要他了解,人也需要听到有如双簧管音调般柔和的福气。


你每周的曲调

在每周生活中,我的个人经验——我的工作、祷告、研究、参加各样的活动——已经形成我生命中特定的韻律,是一种曲调。而我会发现我的曲调,与经文的曲调并不和谐。在这样的时刻,我就倾向告诉会众:“当我因着所表达的进行节奏,而选择这段经文时,它与我的感受相应相合。但是这个礼拜我有487次委员会开会,每件事仍然悬而不绝。我已经精疲力竭,而经文却仍然如此美丽地到达耶路撒冷,真希望这是我今天的经验。如果你在我的声音中察觉到些许的憧憬与盼望,它们的确存在。”

当我的个人生活节奏与经文不能和谐一致时,这就是我在学习的功课。这样好过对自己说:“克拉达克,起来去达到经文的要求!”而那样通常并不实际。我对人说:“我在这里,而经文则高高在上。如果有想要努力到达那边,让我们一起来试试看。”

我需要了解自己的曲调,除非证明中有不健康的部分,我不会修改它。如果我经常陷于愁云惨雾之中,那么我就需要帮助了。但是若还在正常范围内,那么我最好就是承认自己曲调的存在,而且根据这些曲调来分享信息。

通常人们都能跟上我的曲调,虽然也有当我带着小提琴出场,其他每个人却都带着鼓来的时候,可是大多数都能逐渐调整,而且下个主日很可能会越来越好。


你反复的主调

虽然我们会有多样化的主题,我们大多会定下反复的主调。福音在我们生命中年日长久之后,会产出清晰可辨的声音。会众通常都能接受来自牧师的主题旋律,但假定每个人都因此而闻乐起舞,却是危险的。最好的状况是,我们和会众都知道,我们所有的不是惟一的福音曲调,却是我们所能演奏出最好的曲调,其他人也会有其他特别的曲调。了解各人各有不同的曲调,可以避免许多的头痛与嫉妒纷争。当我们邀请客座讲员时,我们可以说:“各位,我们今天带来了一整套定音鼓。你们也许听惯了轻柔的单簧管演奏,但是福音在这个人的生命里,发出强大的震憾共鸣,是你一定会爱上的!”

讲这样短短一段话,可以让人不至于说:“这个传道人比那个传道人讲得好”,因为那就像说鼓比钹要好,而它们是不能相比的。这也是一种好方法,让人预备接受新的传道人。

经过时间累积,我们的曲调会变成主题曲。三十年后,人们回想我的服事时会说:“他是在号角之前待过许多的小提琴。”而当我的曲调成为了主题曲时,在遇到不和谐时就可以讲出来。就如我在开始一篇困难的讲道时会说:“各位,今天这篇道很困难,所以我要用小提琴的乐曲来表达。”

当然,过度使用也会带来不好的印象。但是每当我发现自己的经验与别人的目标有差别,经文与我在不同的频率上,以及当我与别人不同调时,它定能避免这些差异所造成的冲突。

从耳朵开始

我常常进到圣堂,坐在会众席上,来完成我部分的讲章。在安静中我自问:这部分听起来如何?如果在讲章中听到这个曲调,我会想到什么?我盼望对讲章的曲调能更加敏锐,从耳到口展开操作。

以赛亚写道:“主耶和华赐我爱教者的舌头,使我知道怎样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主每早晨提醒,提醒我的耳朵……”(赛50:4)讲道,就像音乐,从耳朵开始。如果我的曲调是对的,人们不但能了解我的词句,而且会跟着一起唱。


——本文转摘自《讲道工作坊》——


“蒙神赐福的讲道”公众平台

是讲台侍奉的好帮手!

     一间没有道听的教会是一间死的教会。这是一个不变的原则,神是用祂的话来甦醒、喂养、感动、指引祂的百姓。何时人能忠实地、系统地讲解圣经,神就藉着这样的讲解给祂的百姓异象,没有异象民就灭亡。(史托德)

还没关注的,赶快关注加入吧!


点击上面“蒙神赐福的讲道”关注释经讲道

☀ 定期播发讲道大纲教会活动图片视频感恩见证敬拜赞美等诸多优质内容,最新最美、重教会服事的微信平台!关注我们妥妥没错!哈利路亚。


本文对您若有帮助,就请分享给更多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