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音乐微评|浪漫的英雄主义

除夕白菜 2020-03-29 09:02:38


我始终相信,合适的场合下,合适的音乐会启发人的思路,给人的感情以加成。所以我在写影评书评的时候,总试图找出一首曲子,一种节奏,使我的文字契合音乐,使音乐契合我的文字。

 

 

昨天我在做《飞越疯人院》影评的推送时,不慎忘了加这首曲子——肖邦的g小调第一号叙事曲。所以昨天就一直觉得好遗憾啊好沮丧啊,这篇文章不能表现出我心目中它本来的样子。

 

所以今天看到这篇文字的你,如果有时间,不妨放着这首曲子,再回去读一读我昨天的那篇文字,或许你会更能体会我写下它时那份感受、那份享受。

 

今天依旧是古典音乐为主题的微评。但是既然说到了文字和音乐,我们今天来稍微聊一聊古典音乐的"语言"

 



这首肖邦的g小调第一号叙事曲,是古典音乐历史上第一首完全没有文字描述,单纯用音乐语言来表述故事、表达情感的乐曲,大约完成于1831-1842年之间。

(它被广泛的使用在各种配乐中,包括电影《钢琴家》,封面就是电影的剧照。)


肖邦历来以浪漫主义见长,在这首充满英雄主义色彩的叙事曲中,也表现出了同样的基调。

 

通常认为,这支曲子是在密茨凯维支的叙事诗《康拉德.华伦洛德》的影响下写作的。

 


《康拉德.华伦洛德》是一篇爱国主义的史诗,叙述十四世纪时立陶宛人反抗日耳曼武士团的斗争。


立陶宛人倭尔特.冯.斯塔丁幼年被俘,在日耳曼武士团的抚养下长大。在战争中同时被俘的立陶宛民间歌手哈尔班,暗中以爱国思想感化倭尔特。


倭尔特在他的潜移默化下,酝酿着复仇的大志。后来他被立陶宛人俘虏过去,娶了立陶宛大公的女儿阿尔多娜。夫妻二人以身许国,决心牺牲自己的爱情、幸福甚至生命和荣誉,来挽救祖国的命运。


他们二人悄悄离开立陶宛,来到聂门河的对岸。阿尔多娜自愿以修女的身份,关在尖塔上的小屋里,直到死去。倭尔特改姓换名为康拉德.华伦洛德,回到日耳曼武士团,在对摩尔人和土耳其人的战争中立了功,取得了武士团的信任,被任命为武士团大总管。


掌握了大权以后。他在处心积虑的密谋策划下,干了许多倒行逆施的事,使武士团虚耗国帑,失去有利的作战机会,弄得民穷财尽,一败涂地。后来事情终于泄露,在倭尔特以叛逆罪被处死刑的前夕,他和尖塔上的阿尔多娜作了悲惨的诀别。

 

 


这一首叙事曲的开头用缓慢庄严的曲调,把我们引入到沉郁宏大的史诗中去。第一主题的故事性极强:老人轻轻拨动着四弦琴,娓娓道来一个遥远的故事。曲调令人忧伤叹惋,似乎在讲述着一个民族悲痛的故事。随着故事的进展,被硝烟和血泪掩埋的历史展现在少年面前,在少年的心里种下了爱国主义的种子。第一主题与第二主题的桥梁渲染着紧张的气氛使革命的热情日益高涨,心潮澎湃,热情激荡。

 

第二主题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意境,它像春光,温和又明朗,充斥了温柔的情感。像是这个立陶宛少年倭尔特天真纯洁心灵的写照。

 


每个人欣赏这首曲子的时候或许都会有不同的心情,听到不同的故事。

音乐其实都是这样。

古典音乐、流行音乐、摇滚、蓝调、乡村……无论你喜爱的是哪一种音乐,无外乎是它能带给你快乐悲伤感动等等各种各样的情绪共鸣。


音乐语言的力量也许超过你的想象。

毕竟音乐有重量,更有灵魂。

                                                                        

欢迎点文章上方的蓝字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欢迎来后台和我们交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