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音乐|岁月长 衣裳薄

方寸之地起惊雷 2020-11-20 07:57:17

想必提到杨千嬅,大家脑中浮现的都是春娇,那个笑起来有点姑婆却肆意的女人。我对春娇最深的印象就是他隔着距离对志明说:“我努力想摆脱张志明,却发现自己,变成了另一个张志明。”


而今天想说的是杨千嬅的一首歌:《再见二丁目》,爱听粤语歌的话,这首歌是怎样也躲不掉的了。广东话的旋律和韵脚与国语都不同,用字写词也结构不同,让粤语歌总是多了一种独特的味道,甚是偏爱。

林夕与杨千嬅

《再见二丁目》是夕爷在东京写下的一首词。


有所耳闻的都知道,林夕与黄伟文。林夕原名梁伟文,可黄伟文就是黄伟文。二丁目是日本著名的男同性恋酒吧,同时一丁目和三丁目是女同性恋酒吧。某年夕爷与他相约东京的一个活动,黄生却未如约而至,夕爷的这首词便由此而来。

《再见二丁目》与《约定》《下一站天国》并称为夕爷的“东京三部曲” 有人问,黄伟文到底在东京对林夕做过什么?


其实没什么,他只是,没有爱上夕爷而已。


我们都知道王菲和夕爷这对组合,唱尽人间酸甜苦辣。可不知道林夕对杨千嬅的“一块肉”的宣言。林2005年杨千嬅纪念自己出道十周年的“唱谈会”《万紫千嬅 十年一晚夜》。


林夕说:“我当千嬅是我身上的一块肉”


林夕曾动情的说过:“我把我最好、最真的东西送给了千嬅。这十年来,我好像跟千嬅经历了一段感情,所有我自己亲身的经历,都写给了千嬅。我听千嬅的唱片,就像是在听自己的经历,似乎冥冥中,我和千嬅是合二为一的。”


许是这种惺惺相惜,让《再见二丁目》这首歌回响在耳机里,碰撞出心碎与希望并存的怪异感受。

杨千嬅与陈奕迅


陈奕迅与杨千嬅从同一场选秀脱颖而出,一个冠军一个季军,继而进入同一个公司。他们识于微时,后来杨千嬅去国外进修音乐,陈奕迅在别人介绍下认识徐濠萦,这段感情,随时间淡忘。


杨千嬅有次被采访时,回答记者问时承认当初在一起的事实。而Eason被问及时却顾左右而言他,后来有记者在杨千嬅面前提出,她抬起头眼眸闪烁的问记者,他怎么回答。记者如实而述,她黯然低下头,“男人都没有女人勇敢”


想起杨千嬅的《勇》,推荐听~

关于这首歌,林夕在自选集《林夕自传》中曾选过这首歌并自作批注:“多年以后,终于明白,二丁目是写快乐的玄奥,黄生却说是写自爱。”


每首歌都独特,音乐因为有故事的人更加饱满。2011年的《我爱记歌词》节目林夕专场,有一个女孩现场对着林夕演唱《再见二丁目》,她说2003年她和十年的男友分手,同年Leslie去世,那一年是她崩溃的一年,忧郁症半年多。某天在家里听到《再见二丁目》,听到那句“原来过得很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如能忘掉渴望,岁月长衣裳薄。”她说,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 让现场包括夕爷为之动容。她来到现场见到当年的写词人,如同一场朝圣。


岁月长,衣衫薄。原来我并非不快乐,愿你比你想象的快乐!

谢谢您读到这里,祝您平安且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