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朋友你好,抖音了解一下?

L先生与猫 2018-06-20 13:37:30

2018.3.29




第一次听说抖音之前,我还是个早睡早起的好孩子。


那时候的日常作息特别规律,没有什么app能让我沉迷其中,脑海里除了学习就没有别的事情。


慢慢的,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入了抖音的坑,朋友圈逐渐被各种分享的抖音短视频所占据,我也在好友的推荐下心血来潮地下载了......


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有时候半夜睡不着觉,打开抖音刷一刷,然后刷着刷着越发清醒,


“哇!这个视频贼有趣,哇!那个创意贼好玩,哇怎么会有这么好笑的评论。”


结果就是更睡不着了。


感觉那个好友是个表面朋友,故意诱导我下载抖音。


哎,交友不慎,是我太大意了。





抖音短视频

是一个专注年轻人的音乐短视频社区。用户可以通过这款软件选择歌曲,拍摄15秒的音乐短视频,分享自己的作品。


谁也没想到,这个出生于2016年9月的app,现在能达到日播放量超过十亿,霸占各下载榜榜首的成果。


这时候,很容易想到一款类似的软件——快手,有一个形象的比喻说,抖音和快手相比,快手像乡村洗脚房,抖音像城市夜总会,本质上没区别。


但抖音能这么火,还是有很多不同的原因。


更注重年轻人和白领阶级的审美,更多酷炫的音乐风格和特效滤镜,以及更新颖的大众化的短视频分享传播等,都让抖音拥有了极高的人气和知名度。


其实就是,对市场运营的侧重,对价值观的正确表达,让赶上了时代的潮流的抖音,用正确的方法抓住了一大批人的心。


尤其是90后,甚至00后组成的年轻人为代表。


在我看来,最实在的一面,是有了很多通过抖音走红的人物和事例。


比如,拥有减肥励志史和万千情敌的费启鸣同学,带动了整个土耳其冰淇淋(中国)行业的发展的厦门小哥,实用性极佳的海底捞“抖音吃法”,以及死皮赖脸问别人把我送给你你要吗的搭讪新技能等等,都彰显了这一点。





周围玩抖音的朋友,大致分为两种人


一种是兼顾投入与产出,喜欢看别人的精选视频,自己也在自娱自乐地创作,虽然只有寥寥数人观看,却也无所顾虑。


另一种是像我这样只刷抖音不拍短视频的,认为刷到那些有趣的段子,让人哈哈一笑,忍俊不禁,


就是这个app最吸引人的地方。


这个软件就像毒药一般“侵入”年轻人的骨髓,很多人打开抖音就停不下来,尤其是在晚上,或者是闲暇的时候,一刷就是好长时间,不带消停的那种。


类似的日常状态是:在海草舞的催眠下,哼唱着师傅我坚持不住啦,被一个个反转剧情洗脑的同时,鼓捣着《心愿便利贴》的手势,乐此不疲地跳《Panama》的魔性舞蹈,脑海里萦绕的是那些耳目一新的生活小技能。


很多抖友们对抖音的不同看法与段子也体现了这个app的魔性之处:


#壹周进步:

自从下载了抖音,我就觉得环游了全世界、摄影技能直线上升、一天能参加上百场婚礼、瞬间变美食达人、生活技能不断提升、各种语言都会一点……抖音真是开阔了眼界,然后几个小时就过去了QAQ


#谢卓然:

问:“我的男朋友在抖音上点赞了一个腿长胸大的妹子,我该和他分手吗?”

答:“分了吧,找个盲人结婚。”


#BB姬:

我永远期望着,抖音里面下一个视频和现在这个一样有意思,于是,我就停不下来了。


#单身狗专家:

抖音,让你度年如秒的app,忘却作业,忘却烦恼。但是唯一不好,我认清了自己是真的丑的单身狗。


#黄小牛:

抖音最大的成功,在于它以一种简单而被社会所认可的方式,释放了90后为代表的年轻一代被压抑的表演才华。 



有人说,《王者荣耀》快手抖音被称为跳皮筋踢键子悠悠球之后的青少年三大娱乐神器,从国际大都市,到山野农村,都摆脱不了这场互联网变革的洗礼。


那么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会陷入这场抖音式的洗礼呢?


对抖音中毒的原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在我看来,作为一款消磨时光的利器,加之符合个人需求的内容推荐,是抖音让人着迷的主要原因。


在抖音里,我们无需深度思考,只需开口大笑,碎片化的创意视频可以让人身心愉悦,在短暂的时间里可以营造出强烈的画面感,一切都像是为你量身打造的消遣神器。


不过话说回来,抖音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缓解压力也好,笑口常开也罢,我们还得理智使用,像我这样沉迷其中就不好了。(来自老父亲般的L先生教导




最后,试想一下,如果你玩抖音的时候,有一天刷到认识的朋友发的抖音上了精选,或者被推荐给你。


你,会有何感想?


可能第一反应就是:卧槽我身边居然也有这么逗比的人;或者是:你要是红了可千万别忘了我……之类的慷慨万千。


前不久我就经历过后者这个情况,虽然不知道抖音中“可能认识的人”是通过什么机制找到的,如下图↓



我问当事人有何感想,他只回复了我四个字:帅的一批


抖音真是害人不浅,连一个人的自我审美都被活活扭曲得不成样子。


可恶啊,我都想马上删了这款毒瘤app了呢。





文字/Lance

编辑/Nick

图片/网络



一支穿嘤箭

抖友来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