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在听什么音乐?纯属个人隐私.

VOX独立音乐教室 2019-06-20 03:23:33

迷幻乐与布鲁斯音乐有什么关联?BBC十集纪录片《摇滚乐的历史_The History of Rock'N'Roll给出了一个逻辑清晰的答案。最开始,美国黑奴在田野上劳作时随性哼着歌谣。接着黑人去往教堂,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赞美主。接着一些勇敢的音乐家,用赞美主的音乐风格来赞美姑娘,赞颂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等到电吉他发明,查克贝里将节奏布鲁斯玩得护火纯青,摇滚,这一过去在黑人群体中明显带有性暗示的俚语,经由电台宣传,正式宣告成为一种音乐风格。而当青年们对肤浅直白的内容心生厌倦时,“大门”“感恩而死”开始用摇滚的格式向人类心灵内部探索。

 

谈及早期日本的迷幻摇滚,肯定绕不过Les Rallizes Denudes、村八分、不失者、Flower Travellin' BandFar East Family Band等名字。对西方文化吸收最为迅速的青年们纷纷拿起了电吉他。从布鲁斯根源出发,将嬉皮文化填加进来。传奇乐团各有特色,每个乐手的个人经历、喜好、性格决定了各大乐团成熟作品走向。LesRallizesDénudés(裸身集会)使用最简单有效的方式,创造出标签式的风格,慢拍子,稳定甚至有些呆滞的鼓点,失真的吉他声,出乎意料的即兴SOLO,漫不经心的唱腔,突然又声嘶力竭。活跃在六七十年代现场的乐队,其作品竟然在二十一世纪被反复再版。就算再糟糕的录音质量,也吸引来一批又一批新的听众。其中原因何在?疯狂杂乱的音墙里面,隐藏的是最温柔的情歌。巨大的反差带来的听觉刺激,不只停留在大脑皮层,且径直前往灵魂深处。



Les Rallizes Denudes的作品再版仍在继续,一些不知名的现场录音慢慢发掘出来。而1996年后,乐队已经停止活动。后续的LSD MARCH水晶之舟光束夜静香WHITE HEAVN Overhang Party等中生代迷幻乐团延此路走得更远。而其中最为纯正的一支就是UP-TIGHT。稍稍听下该团的代表作,并会惊叹,裸身集会似乎对此团灵魂附体。现在有了清晰的录音,UP-TIGHT的作品有了更丰富的细节。UP-TIGHT持续描述着现代性的常规情绪:焦虑,紧张、或惴惴不安。

 

虽然音乐不只是情感的载体。但歌唱起源的诱因之一,很可能是人类不得以抒发的情绪。在诸多电子乐器被发明的年代,我们为何还需要歌唱?当我们被一段音乐所吸引,最快速直接被打动的原因肯定是人声,自我的某种情绪,被另一个人类所传递的信号所激发,就算时效较短,人类也需要通过暂时性的共鸣,逃避本质上的孤独。



1992年建团的UP-TIGHT,只有三名成员,主唱、吉他青木智幸,贝斯手尾形卓史,鼓手白旗丘。乐队主要活动在静冈县的滨松市,滨松是日本第一个生产钢琴的城市。世界知名的雅马哈、河合、乐兰等乐器企业在滨松设有总部和生产基地,目前钢琴产量在日本国内市场占有率为100%

 

可能是未在东京都范围活动的缘故,乐队不像其他中生代的迷幻乐团那样广为人知。除了主唱与即兴萨克斯望月治孝合作过一张唱片,乐队成员并未尝试其他类型。他们在音乐上鲜有融合,二十来年保留着高纯度的单一风格。

 

一旦谈到单一风格,很可能会有副作用。朴树有一段采访录音,他谈及早年的音乐喜好,可能只是被一些音乐人性格上的病变所吸引。如果迷恋,恨容易陷入此类型,自建囚笼,故步自封。以狭隘的视角审视其他类型音乐,无法抵达人生上的开阔。举例来说:喜欢RADUIHEAD的青年,热爱黑金的群体。类型音乐就好像类型电影,类型小说,很容易把人拖进去,长久沉湎于此。



 

诚然,人的本性肯定有所偏好,再博爱的人也有最喜欢的口味,当前人类社会从世界主义退回到民族主义,爱乐者也从我们退回到了你我。不同于电影或书籍,每个人都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对一首歌表达出“好听”或“不好听”的意见,根本不用等歌放完。现代音乐的传播已然是各种意识形态的灌输与叠加,我们听一首歌,实际上是在用自己一辈子所积累的审美经验来对其进行评判。结论里的“好听和不好听”,深层含义是“接受与不接受”。

 

正如一段手机铃声,就能暴露出一个人的审美观念。社会越来越高度分化,人的音乐爱好却未能体现出多样性。除了资本和媒体的双重诱拐,个体的责任在于停止接受新信息。当然,说一首流行歌曲难听,和说一个先锋声音艺术作品难听,在某个层面上,属于是同一种行为。


假设将UP-TIGHT的整张专辑播放到公共空间里,我们会获得多种反馈,但更多可能是:严重不适的表情。或者言语上的发泄,例如:”这TM的什么声音,就好像哀乐。”


而如果我们有本事能把UP-TIGHT弄到“我是歌手”,声光舞美布置得体,现场观众同样会热泪盈眶。


站在社会学的角度,欣赏音乐,只能是一件十分私人化的事情。



点击阅读原文

观看UP-TIGHT2007年8月的现场演出。


———— / END / ————






Voice of youth

Voice of freed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