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老地方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 2020-08-06 12:15:37

      昨天下午,像所有的日子一样,在办公室忙碌着,持续处理了大量业务工作后,感到有些疲惫,就停下来稍事休息。站起来走动一下,和同事们说说话,然后端着水杯走到窗前,向外远眺,窗外是林立的楼群,缝隙间可见灰朦的远山,被薄薄的云雾缭绕着,整个冬天都没有下一场像样的大雪,心里又开始殷切地期盼......

       没由来地一声叹息,心情有点黯然,或许一项工作做了很久之后,人都会产生或多或少的倦怠感吧?还好,无论什么情绪,最终都是会被现实和理智所抵御,日子总是要继续下去的。

      “笃笃笃”就在此时传来敲门声,“请进”,推门而入的竟然是久未谋面的闺蜜妍云。我赶忙上前相迎:“你来了?好久不见,你好吗”,我们快一年没见了,我牵着她的手问候寒暄,她的身上浸着一丝凉意,和些许的......陌生感,这或许就是时间的痕迹吧。我打量着她,依然是精致的短发,姣好的身材,和微笑着的精致美丽面容。她穿了一件我没有见过的藕荷色短大衣,露出打着领结的白色衬衣,整个人神采奕奕,“挺精神的嘛,状态很好啊”,我由衷地夸赞她,“还行吧”。落座时,她伸出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手里竟然握着一束娇艳的红玫瑰, “给你的,好久不见,想你了”。

       我捧着玫瑰,深深细嗅,花瓣凉凉地触碰到我的脸,鼻子微微发酸,眼眶湿润。过去我们联系紧密的时候,这种小惊喜总会不时上演,令小同事们十分羡慕。忽然觉得自己不知不觉中怠慢了生活、怠慢了这种珍贵的情谊,不由心生歉意。

       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是三十多年的好朋友。现在我们每天除了忙碌的工作,就是以上高中的孩子为绝对重心,无暇他顾;作为父母背负着孩子的升学压力,被教育环境所绑架,但凡自己的生活多一点色彩都会让自己感到不安,好似是一种罪过。于是日子过得刻板,每一天都像是同一份复印件。忽然惊觉我们不只是漠视了寸寸光阴、亦丧失了富有创意、享受生活的鲜活心情。而时间流逝得像孩子滑滑梯,转瞬间我们就老了一岁。

       言谈间,一幕幕往事浮现眼前。彼时,我们的孩子还在上小学,她的女儿年长我儿子两岁,活泼可爱的他们带动着还略具童心的妈妈们身心都充满了活力和热情。

       初春时节,北方城市一片肃穆苍茫,只有娇艳的黄色迎春花不畏寒冷、凌然绽放,河边的柳枝还未发芽,但已泛出淡黄的绿意。我们会带着孩子们去黄河边放风筝。河风冰冷,可他们不戴口罩和手套,嫌操作笨拙,他们的小脸被冷风刺得通红,鼻涕流出都不曾察觉。不断地将风筝放飞、奋力奔跑,互相比较谁的风筝飞得更高。不一会,拉着风筝线的小手就被冻得不能伸展,僵硬到痛时会伸手到我们衣襟下取暖,可是等不及回暖,小小身体就再次跑远,那样的不知疲倦,发出的快乐失真的尖叫一声接着一声,打破了河畔的沉寂,惊吓得岸边河水中游弋的黄河麻鸭扑棱着翅膀倏忽间飞远......

       在绿树成荫,槐花飘香的夏天,我们去滨河公园滑旱冰、挖河沙;他们滑翔的身影像敏捷机灵的小燕子,倏忽地往来,小脸红扑扑的,顾不上擦拭一下满脸的汗水;扭动着身体,用各种滑稽的动作和表情抒发心里掩饰不住的快乐。他们将鞋袜脱去,在沙滩上走来走去,将光脚丫深深埋入沙堆,摩挲着沙粒,似乎要弥补欠缺的与大地密切的联结。塑料桶和小铲子在他们手中充满魔力,他们在沙滩上垒房子、开河渠、修城堡,建立自己的王国,并不断地讨论改进和完善的措施,还在城堡外修筑宽阔的护城河等战争防护设施,以御外敌,充满丰富的想象力。两人头对头蹲在沙滩上几个小时也乐此不疲。

       假日里我们曾突发奇想,带着孩子们乘坐线路最长的公交车去兜风,两个孩子能不间断地神聊一路,完全沉浸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我俩也乐得一段悠闲时光,欣然交谈。车子行驶在郊外时,路旁长满浓密树叶的枝条会突然出其不意地刷过车窗,孩子们兴奋的惊叫声没有因为不礼貌而引起乘客们侧目,反而惹得大家发笑,我心想或许这个场面也勾起了乘客们些许的少年情愫吧。

那时我家里就只有我和孩子,每隔几个礼拜,周末时我们就会相约在我家一起给孩子们做饭。她厨艺精湛,我擅长打下手,我们总是配合得那么默契、那么协调,我会及时清理她用过的餐具、遗落的垃圾,让她随时拥有一个清洁的工作餐台;而她只需一个眼神,我就会递过去她的所需,每每此时,我们就相视大笑,开玩笑说如果我们是夫妻,该是多么和谐完美的组合;孩子们则斜在沙发里吃零食、看动画片《猫和老鼠》,这是他们的最爱,永远看不够,叽叽喳喳交流得不亦乐乎。

(图片来自网络,未用作商业用途,如侵即删)

盛的晚餐让孩子们雀跃,看着他们投入又生动的吃相,我们相视间感到由衷的自得和满足。等孩子们困倦入睡了以后,我们俩会在客厅打开地灯,橙色的灯光温暖柔和,让人也随之柔软下来。舒适地窝在小茶几旁的沙发里,泡上咖啡,打开CD机,那时很流行奥斯卡获奖影片歌曲,《卡萨布兰卡》、《夜色》等都是我们的挚爱,静静地聆听、细致地感受,深深地沉浸在音乐的意境中,舒缓身体、舒展心灵。继而我们会聊到彼此的工作状态、家庭琐事,着装心得、读书感悟等等,鼓励彼此在冗长平凡的日子中,付出热爱、对生活报以情深,让工作更出色,让日子更生动......而最后的话题总会不由自主地回落到久远岁月中、我们年少时曾经经历过的点点滴滴,那些纯真往事被聊起过无数次,我们却依然如孩子们重复心爱的游戏一般乐此不疲,不知是因为那些往事的痕迹烙印太深,还是因为它们被我们的生命所共同承载,亦或是因为它们给予了我们现实生活些许安慰......我们细碎地聊着、陪伴着,时光静好。

那几年美好而幸福的时光像刻画在我们脑海中的影像,如今一一回放依然清晰生动。那时我们碰面的地点是介于我们两家之间的一家音像店,名字叫“最好音乐”。每次我们都约定时间后说:“老地方见哦”。

时至今日,令人庆幸的是,我们还在、我们的友谊还在、我们细微的热情还在,那家音像店也还在。

我对说:“我们不能被日常的重复和琐碎磨损太多,打起精神,继续我们的约会吧,哪怕只有我们俩,也至少一个月见一面,好吗?

她说:“好的,那我们还是老地方见”。

欢迎扫码关注,我们在这里,等你。希望与你一起去面对世界,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一起去成为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