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藏族著名音乐家、音乐学者边多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85岁

中国藏族音乐网 2020-10-16 15:08:39

点击中国藏族音乐网关注我哟

传承、保护、发展、创新繁荣

打造藏族音乐品牌  传承民族文化艺术  

网址:Www.25xz.Com  Www.Zangge.Com


藏族著名音乐家边多

藏族著名音乐家、音乐学者边多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公元2016年9月2日在拉萨逝世,享年85岁。

藏族著名音乐家边多

  边多,男,1932 年生,西藏日喀则人。1955 年参加工作,1961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师从具有“中国神笛”之称的我国著名笛子演奏家陆春龄教授。毕业回藏后在西藏自治区藏剧团从事音乐创作和藏戏音乐改革工作。1989年调入西藏艺术研究所致力于西藏文化集成和西藏文化艺术的理论研究工作。他改编了《达瓦桑姆》等传统藏剧,参与主创了藏戏《红灯记》,并收集和整理了大量西藏民间音乐作品,是西藏音乐和格萨尔曲艺音乐改革的先锋。他的学术理论著作颇丰,编辑出版了《中国戏曲志·西藏卷》(音乐)、《西藏民族音乐史》、《西藏绝唱》、《当代西藏乐史》等书籍。边多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待遇。

 西藏大地的游吟诗人

  对于西藏音乐界,特别是对于藏戏音乐、民间音乐和器乐演奏而言,边多老人既是一扇大门,又是一座桥梁。这位1932年出生于一个藏戏世家的老人,有着多姿多彩、变化万千的生活经历。说他是大门,是因为他抢救、收集、整理、翻译和出版了众多的藏族民间音乐:在数十年时间里,他走遍了藏区各地,历经艰险,甚至九死一生,走进不同教派的数百寺庙,收集各种民俗音乐、宗教音乐和说唱音乐。对西藏音乐有浓郁兴趣的人,经常来到边多老师这里请教,他就是通向西藏音乐的一扇大门。

  说他是桥梁,则是因为边多老人自己的人生经历。他出生藏戏世家,先后担任过贵族的奴仆、藏军士兵、赶骡马的驮夫。西藏和平解放后进入文艺界工作,又从器乐演奏领域转而从事藏戏创作,最后从事西藏音乐的收集整理和出版。跨度如此巨大丰富,如此富有戏剧性的一生,就是西藏社会变迁的见证和写照。

  边多的音乐启蒙来自家庭,父亲是农村藏戏班的成员,母亲在日喀则开着一家小酒馆,同时也是当地颇有名气的歌手,边多从小就在父母的藏戏音乐和民间音乐的交相回响中长大,音乐的启蒙预示了他一生的命运。

  从贵族的奴仆到藏军士兵,边多所热爱的只有音乐,沉闷的空气让他窒息。终于,他逃离了军营,成为了一名贫穷但是自由的驮夫。在辽阔的西藏荒原,驮夫往往是天生的歌手和乐手,他们仿佛就是古代的游吟诗人。贫穷和自由,都会让人们歌唱。边多赶着骡子,将货物从印度运往广大的西藏各地。孤单漫长的旅途,多样的地理民情,各不相同的音乐,极大地拓展了边多的眼界和世界,也让他深入地了解到了西藏各地的音乐。遥远的旅途中,乐器和歌喉是远行者唯一的伙伴,边多的笛子始终插在腰间,他逐渐熟悉了藏族多种乐器的演奏。

  西藏和平解放之后,边多的生活突然发生了巨变。他进入日喀则文工团,随后又进入西藏歌舞团进行器乐演奏。1961年,他来到了上海音乐学院,师从陆春龄教授学习笛子演奏,同时也多次为自己的老乡才旦卓玛的演出伴奏。在全国第一届青年代表大会上,才旦卓玛演唱了后来唱遍祖国大江南北的《北京的金山上》,当时在后台担任主要伴奏的就是边多。

  四年的学习结束后,边多回到西藏,出人意料的是,他被调入了藏戏队担任乐队演奏员。边多的生活至此再次发生巨大的转变。

  打造西藏之音

  藏戏至14世纪发展成熟,到20世纪后半叶已经有长达6个世纪的历史,唱腔、故事都已经形成了成熟的模式。但是,藏戏毕竟是戴面具表演的广场戏,伴奏乐器传统上只有鼓、跋两种,伴奏乐器和人物唱腔已经固定,表达的主题也多和宗教相关。如何用藏戏来表达全新的题材,是边多等面临的重大问题。

  边多作为藏戏艺人的孩子,对藏戏的传统形式有深刻的感情,但是他认识到,古老的藏戏要发展,不能在古老朴素的形式上停滞不前,要从别的艺术门类进行移植,给这门古老的艺术新的活力。再造藏戏的过程是艰难和复杂的,八大藏戏只有故事,没有剧本,更没有舞台剧本;此外,藏戏音乐的创作和流传都是由民间艺人口传心授,既无文字,又无乐谱记载。边多等人一切都要从头做起,重新为其打造剧本。

  在创作藏戏《红灯记》时,边多就深深地感受到,传统藏戏的唱腔完全无法演绎现代的主题,必须对藏戏的音乐和唱腔两方面进行创作,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深爱器乐演奏的边多毅然放弃了多年的笛子演奏专业,留在了藏戏队,任创研室副主任,从事藏戏音乐改革与创作工作。这一抉择,催生出了一位集传统藏戏音乐整理、创作于大成的民族音乐家。

  1974年,边多为现代戏《红灯记》设计的音乐,大胆创新,被公认为藏戏改革过程中的大成者。此后,边多相继为《英雄占堆》、《汤东杰布》、《文成公主》等藏戏谱曲。1980年,他为改编大型传统藏戏《朗萨雯波》谱曲。

  1984年,边多接受了新的任务,为改编后的大型传统藏戏《卓瓦桑姆》谱曲。《卓瓦桑姆》讲述了空行母的化身被国王强娶为妻,并遭到魔女的陷害,以致和子女失散。然而在因果的巧妙安排下,卓瓦桑姆的儿子当上了国王,他射死了魔女,卓瓦桑姆和子女终于团聚,战胜了魔女。边多在改编中,弱化了其宗教伦理和因果轮回色彩,强调了善与恶、美与丑之间的斗争,该部作品荣获“孔雀奖”和“文华音乐创作奖”。

  始终让边多萦绕于心的想法,是尽可能地收集西藏多样的民间音乐形式,并且还要加以整理、翻译,让世界更了解西藏音乐,把最宝贵的西藏音乐之声留给后代。他相继写出《当代西藏乐史》、《中国戏曲志·西藏卷》、《西藏民族音乐史》等著作,可谓硕果累累。而他苦心整理的《西藏绝唱》(含55首民歌经典)、《雪域之声》(含34首曲目)系列影像资料也已出版发行。

  边多在上世纪80年代整理的诸多西藏民间音乐,有许多正在走向失传,或已经失传。

歌曲推广 | 歌手宣传 | 品牌推广 | 广告合作

微信:aizangge | 投稿:7790891@qq.com

电话:13628989777

我们致力于推动网络正版音乐发展

微信ID:Tibetanmusic
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