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京华陕北人”系列之 著名音乐家牛建党(总第7期)

京华陕北人 2019-07-07 02:46:05


 牛建党   歌声嘹亮唢呐响

——道不尽心中那浓浓黄土情牛建党,吴堡人,著名唢呐演奏家、国家一级演员、中央民族乐团演出中心主任、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1993年毕业中央音乐学院,同年考入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在唢呐的高音、中音、低音、声部中都担任过重要职位,曾多次重大演出中担任独奏。2000年开始调入中央民族乐团工作,曾多次担任独奏。

多年来,牛建党为大量的电影、电视剧和唱片录制节目,唢呐独奏曲《怀乡曲》已被中国唱片总公司《大师唢呐.管子》中收录出版。曾为电影《红高粱》《水浒传》、《笑傲江湖》、《黑脸》《小兵张嘎》《三十里铺》等众多影视录制唢呐音乐。近年来还为大量电视、电影录制独唱,为电视剧《血色浪漫》演唱多首片中插曲、《雾柳镇》演唱片尾曲、《三十里铺》片中插曲、《万历首辅张居正》演唱片中曲、《嫁个好男人》演唱片头主题歌。为电影《日出日落》、《谁的眼泪在飞》演唱片中插曲。发行出版了两张个人演唱专辑《敖包的美丽I》、《敖包的美丽II》,在社会上受到普遍好评。

      “春节我想家,可家再也回不去了。我叫牛建党,我的老家在陕西省榆林市吴堡县牛家崖村。去年腊月,村子里最后一位老奶奶过世后,那里就再也没有人了。窑洞前面的院子长满了荒草,荒了,都荒了。你们知道吗?《春节序曲》里的那个调调就是我们陕北的秧歌调。我的父亲就是唱着这个调调,走进了黄土之下”。这段话就是本期“京华陕北人”的主人公,牛建党在《又见国乐》全国巡演,乃至在世界级著名音乐殿堂、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演出中怀着对家乡的无限眷恋而说的一段话。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万分激动地把那段话又说了一遍,作为听者,看着牛建党激动的表情和眼眶里的泪花,我的眼眶也湿润了。《又见国乐》颠覆传统民乐的表演形式,它似剧,又有一定的情节和故事,又似音乐会。不论国内,还是国外的演出中,牛建党不仅要用唢呐吹奏《春节序曲》,还要讲故事、唱歌、表演……这一切都展现了他精妙绝伦的音乐才华!每当在演出中唱到:“提起个家来家有名,我的那个老家在榆林。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世世代代美名传。”他内心除了激动还有骄傲,骄傲他来自陕北的黄土地,而正是陕北这块最古老的黄土地给他输送了最有营养、最为珍贵的艺术血液。而这块黄土地上的牛家崖始终是他魂牵梦萦的地方、是他艺术种子萌发的地方、是他存放艺术梦想的所在……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村民们都搬迁了,牛家崖从此荒芜了,只剩下那些残墙破院和一串串熟悉的记忆。而他也只能是过年的时候,走一走、看一看、忆一忆这片孕育他的土地,再就是拍些照片,把最为热恋的家乡用自己的方式保存下来,烙在内心最深处……

      1969年,牛建党出生在吴堡县牛家崖村。家境贫寒让他吃了不少苦,生活的艰苦让他从小就萌发了要改变命运的念头。他常常想:如何摆脱艰苦的生活,能和城里孩子一样生活?他觉得自己必须离开这里,必须走出去,离开生养自己的土地不是对土地的背叛,而是对土地最好的回报。因为在教育落后、信息闭塞的农村凭借考试来寻找出路,对于牛家崖的孩子来说太难太难,几乎就不可能。他自小就与其他孩子不同,从不沉溺于玩耍中,由于父亲在外地工作,他就成了家里能帮母亲干活的唯一劳力,在劳动之余,因受父亲从事音乐工作的影响,他也对音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经常自己琢磨和摆弄父亲留在家里的乐器。他想,他也要像父亲一样靠着音乐去城里生活。于是,他说服了母亲,13岁那年他如愿以偿,跟随父亲在父亲工作的吴堡县剧团学二胡演奏。没有老师,他就拜“书”为师,自学、苦练。父亲在他幼小心灵里埋下的那颗音乐种子慢慢破土而出,发出了嫩芽。几个月后,父亲带着他去西安音乐学院附中参加考试。他们本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开开眼界的想法去的,可没想到西安音乐学院的于永清老师慧眼识才,发现这个山里娃音准极好,天赋过人,让于老师喜欢的不得了。刚满14岁的他便幸运的被西安音乐学院附中录取了。在西安音乐学院附中他跟着恩师于永清扎扎实实地学了6年的唢呐。那个年代,考上西安音乐学院附中相当于考上了小中专,不仅可以农转非、办档案,而且毕业后还可以分配工作。从西安音乐学院附中毕业后,本来可以按照大多数人的路那样走,回老家或者去市里参加工作。而且,当时延安歌舞团已同意牛建党去工作,但他告诉自己,人应该有更高的追求、应该树立更远大的目标、应该到最好的殿堂去学习,要自己安排自己的命运。于是,他大胆地报考了中央音乐学院,在音乐学院毕业工作后,他依然不断的努力、不懈的追求,又报考并成为了一名中央音乐学院唢呐硕士研究生。


        迄今为止,他已与唢呐结缘30多年,用他的话说就是:“唢呐已经成为了我至亲的亲人,陪伴了我这么长时间,甚至已经成为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一部分,当然与唢呐结缘,还得感恩我的恩师于永清。”直到现在,他对改变自己命运的恩人于永清老师充满了深深的感恩。“我需要感恩的人很多,很多人都在我的人生历程中给予了我无私的帮助,而于老师就像我的再生父母一样,他不仅给我打开了艺术殿堂的大门,更教会我如何做事、做人”。那些如同明灯一般照耀过别人的人必将得到应有的福报,今天的牛建党也像他的恩师一样,为他人无私、默默地奉献自己的光和热。

        不一样的思维,造就了不一样的人生。当初对音乐的热爱成为了他努力的一种无形的催化剂,而他的坚持不懈,刻苦努力和天生的音乐素质成为了他打开成功之门的钥匙。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他的追求在他的执着的陪伴下成为了现实。   

       他说:“生命不止,追求不止”。他不满足于舞台的演奏与演唱,还投身在了民族乐器的发展中。多年来,他凭着对民族传统文化的一片挚诚和对唢呐艺术的满腔热情,在唢呐制作中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唢呐作为一种民族乐器,更多的时候是在民间演奏,因此在乐器制作上并不精细。而作为国家级专业乐团的演奏家,他觉得传统工艺制作的唢呐已经不能满足现代音乐创作演奏的需要,于是,不断地思索着乐器的改革,在工作实践中思考和琢磨。为了实现这一理想,他决定成立自己的唢呐制作室,牛建党说在他乐器改革的道路上非常幸运地寻找到了一位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他就是年轻有为的管乐制作师傅姚贤达先生,两人一见如故,相得益彰,为了共同的理想,一起合力钻研,共同投资购买各种最先进的设备,展开了对唢呐这样一件传统乐器的改革,在立足传统的基础上,寻求开拓和发展。经过多年的不断钻研,一件件研究成果不断问世,并创立了属于自己的牛牌唢呐。牛牌唢呐的性能优良做工精细。其生产的高音加键唢呐、中音加键唢呐、次中音加键唢呐和低音加键唢呐,在业界得到了极高的评价。牛建党说自己是一个非常幸福的人,因为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就是自己最喜欢做的事。他把的兴趣“玩”到了极致,而且为民族管弦乐器的发展填补了巨大的空白,大大提高了唢呐的演奏性能。正是有了他对乐器的深入研发,对音乐的精益求精,作为演奏家的他现在担任着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器制作与改革委员会副会长。

    近年来,牛建党除了唢呐演奏、民歌演唱,和乐器制作外,在其它音乐艺术方面也在不断创新,在世界著名作曲家谭盾创作的《西北组曲》中,首次将民歌领唱运用到乐队作品中,并成功担任了《信天游》的领唱与唢呐领奏,引起很大的反响。

       在人艺著名导演林兆华执导、著名作曲家郝维亚担纲作曲的音乐话剧《说客》中,牛建党独自包揽了所有民族管乐器的演奏,整部话剧的核心音乐全部由唢呐、笛子、笙、管、箫、埙等乐器完成,同时,牛建党还要在剧中担任重要的领唱任务。

    牛建党说道:自己全部的音乐成就都来自陕北这块黄土地的馈赠,作为一名艺术家,生活在陕北才能真正的体会到什么是幸福。陕北虽外表贫瘠、单调,但内心却是那么丰饶、多彩,那些来自艰辛生活,凝炼而成的艺术底蕴是那么深厚、那么动人心弦、那么令人难以释怀……正如那陪伴着人生历程的唢呐声和信天游一样,不仅在悲苦中哀婉诉说,也在欣喜中激昂咏唱,只有厚重的黄土地才能孕育出高亢激越、低回婉转的唢呐声,也只有广袤的大漠才能诞生如此炽烈大胆、淋漓尽致地裸露内心情感的信天游。采访到最后他激动说“我们陕北的这片黄土地始终会修剪我的灵魂,打造我的羽翼。我不会忘记,因为我的根须永远都置扎在这里!我也不会忘记,因为我的生命永远会在这片黄土地里呼吸!”

文中唢呐照片由本人提供

 

下期人物:电影特技制作人——拓宏

我们并没有书写历史的雄心,这也不是什么史诗般的创作——我们只希望用镜头记录一个群体——京华陕北人——记录他们在走出家乡后的点点滴滴。我们希望帮助他们捡拾起被繁忙的生活忽略的内容,让记录成为一种习惯,我们更希望这些生活中的细节成为一个时代的缩影,也希望这些细节能成为个人珍贵的记忆——加入我们的拍摄计划吧,让我们一起定格您精彩的片刻,您就是这个时代的榜样。

如果您有兴趣,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和您一起,用文字和镜头讲述关于您的故事——让生活充满美好记忆,让人生的每一瞬间都值得珍藏。

   创作者就在下面,期待您的关注————

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了解更多京华陕北人——


"京华陕北人"是一份人物电子杂志,每期讲述一位在京生活的陕北人的故事。如果您喜欢,就请按一按、或者扫一扫上面的编码,然后选择关注,您就成为我们的支持者,以后,您的手机将自动接收我们讲述的关于在京陕北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