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 指挥家 | 汤沐海——煽动着音乐的翅膀,翱翔在全世界

移居上海Art 2018-07-19 08:42:07



以海顿《告别交响曲》开场,指挥家汤沐海2017年12月1日晚在东方艺术中心最后一次以音乐总监的身份执棒上海爱乐乐团。乐手们在台上站立着演绎了这部海顿名作,末乐章温柔的尾声中,演奏的乐器逐渐减少,乐手们渐次离场,最后只剩下两把小提琴将乐曲引向尽头。


向上海乐迷献上最拿手的作品



惜别时刻,脑中都是美好回忆



“我从来不愿意重复自己,而是逼迫自己和乐团不断学习新的东西,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观众负责。”汤沐海说。过去八年,汤沐海执棒上海爱乐乐团上演了马勒《第二交响曲》《第三交响曲》《第七交响曲》,穆索尔斯基《图画展览会》,瓦格纳《尼伯龙根的指环》,理查·施特劳斯《阿尔卑斯交响曲》《英雄的生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梯尔的恶作剧》等一批极具分量的经典作品,受到业界和乐迷的追捧。近年来,他更专注于推动现代歌剧在中国的上演,巴托克的《蓝胡子城堡》、德彪西的《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等歌剧的中国首演,都是由汤沐海执棒上海爱乐乐团完成的。他还指挥上海爱乐乐团进行了《一江春水》等中国歌剧的世界首演。



“惜别时刻,脑子里都是美好的回忆。我将继续在广阔的音乐天地中走下去,也衷心祝愿上海爱乐越来越好。” 汤沐海说。一位早早买票来听音乐会的乐迷说,希望日后还能经常在上海看到汤沐海的风采。汤沐海则表示,即使卸任上海爱乐音乐总监,他也将作为上海爱乐的老朋友,继续关注和支持这支乐团的成长。12月4日,他指挥了上海爱乐再度演绎龚天鹏交响合唱《启航》。



早在2010年11月,《移居上海》有幸得以和享誉国际乐坛的指挥家面对面交谈,想象中应是颇具距离感的经历。实则,不然。眼前的汤沐海,笑容谦和,一句话一个细微的动作,瞬间就能传递出令人舒适的感觉。他聊起音乐艺术,纯真难抑心中的激情澎湃和钟爱之情,真是位孩童般的大师。此时,屋内并无音乐背景。但从言谈间的痴迷而看,他心中已然有音乐旋律相伴。这种感觉如此真实,便陡增了此行拜访的好奇心。



灵气有余,志气更佳


沐海人小志大。志气比灵气更重要,是事业的成功之本。

——蓝为洁


汤沐海,出身于艺术之家。父亲为著名电影导演汤晓丹,在年届96岁高龄之际荣获“中国电影终身成就奖”,也是该奖项的第一人;母亲蓝为洁,是电影剪辑师。儿时的他,自由体味着艺术世界:摸索父亲珍藏的芭蕾舞曲《天鹅湖总谱》,随母亲到摄制组看爸爸如何拍电影。



在汤沐海家中,亦荣幸见到了他的母亲蓝为洁。据她回忆,汤沐海打小就表现出过人的音乐灵气。幼儿园时的汤沐海,无论什么新歌,老师教一遍,就能准确无误地唱出。他也有自己的想法,唱不好歌是耳朵不好,还解释给母亲听:“老师教我们唱歌时总是先说,『你们听好,我唱一句,你们也跟着唱一句。』那就是说先听歌,再唱歌。”后来有一天,母亲蓝为洁买了冼星海、黎英海的故事书读给汤沐海听。没想到母亲刚读完,他就溜出一句:“还有汤沐海。”人小志大的他,也让母亲突然悟到:志气比灵气更重要,是事业成功之本。蓝为洁对儿子的培养,可谓是竭尽全力。为了给汤沐海买一架心仪的手风琴,竟在工作单位每顿只吃一分钱的汤,坚持有小半年。这是多么大的韧性,伟大的爱!


世之逆境,十有八九。拥有鸿鹄之志者,不会沈溺于一时,就像汤沐海。在十年动乱中,他利用父亲被冤屈打倒后子女不得露脸的机会,悄悄学习各种乐器,熟悉它们的演奏技巧和各种功能,为日后事业的发展需要积聚了特有的知识。他也曾在上海第二锻压机床二厂,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但坚信一定会成为音乐家,当工人衹是暂时的。皇天不负有心人,后来汤沐海不仅被上海音乐学院录取,也经全国考试,赢得了赴德国慕尼黑音乐学院深造的良机。全新的概念,标准的欧洲世界。由此,他真正开始在音乐殿堂鲲鹏展翅。



成功=天赋+努力+机遇


当命运之神把我推到灾难的漩涡中时,音乐启发我学会了忍让和拼搏;当命运之神向我微笑招手时,还是音乐启发我学会创造和把握机遇,谨慎而大胆地迎接挑战。

——汤沐海


1982年,在柏林举办的卡拉扬国际青年指挥比赛中,汤沐海赢得了指挥大师赫伯特.冯.卡拉扬的青睐,不仅发出指挥次年柏林爱乐乐团音乐会的邀请,还收其为关门弟子。这对于即将从慕尼黑音乐学院大师班初出茅庐的东方青年,实乃莫大的提拔。另一个眷顾随后,在指挥大师伯恩斯坦应邀前往慕尼黑指挥音乐会期间,汤沐海被推荐做了他的助理。从此,汤沐海迅速站上了国际指挥台。



诸多人,将这些事视为美谈,也艳羡如此千载难逢的机遇。而为此付诸的踏实努力,衹有汤沐海自己了然于心。就学慕尼黑音乐学院期间,除攻读的最高学历大师班外,他还选修了哲学、文学、社会科学等学科。持之以恒、孜孜不倦地认真阅读德奥古典音乐的发展史,认识到当时许多作曲家所处的社会环境和创业的艰辛,以此帮助自己对作品内涵的深入理解和借鉴。他还改用左手,与同学经常对打乒乓球。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为了指挥,希望左手和右手一样灵活。其导师米歇尔.赫尔曼教授深受此钻研精神的感动,竭力推荐汤沐海参加卡拉扬国际青年指挥比赛。为准备比赛,汤沐海选择回国,天天泡在上海音乐学院排练。


勤奋努力,早已是汤沐海的日常习惯,也帮助了他不断攀升世界乐坛的高峰。曾于欧美一百多个乐团合作演出,也应小泽征尔之邀,赴美国指挥波士顿坦格里伍德音乐夏令营演出。2003年1月,坐落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国家歌剧院,第一次聘请华人指挥家担任首席指挥,选中了汤沐海。芬兰国家歌剧院有  着属于世界一流的人才和设施,爱交响乐又爱歌剧的他,为自己能够在那儿任职,心仪万分。在艺术定位上,除交响乐指挥、歌剧指挥,他还涉猎室内乐指挥,真正上演了“全武行”。



巡演世界,勇担中国指挥家之责


我报效祖国的最佳方式就是煽动着音乐的翅膀,翱翔在全世界。衹有站在世界的高度,才能理性地认识到我们民族音乐的地位,才能不断地用学到的东西和国际接轨,不断地带着新鲜感回国。

——汤沐海

 

“在世界各地演出,观众永远会把我当做中国指挥家。”对于汤沐海来说,这是一个身份,也同样意味着责任,亦行动和实践着“让世界了解中国音乐,也让中国音乐家了解世界音乐”的心声。


在祖国,他足迹遍及两岸三地。他自1983年起担任中央乐团常任指挥,中央音乐学院客座教授。2000年任中国交响乐团艺术总监兼首席指挥,现任中国交响乐团桂冠指挥。他多年来除了在北京、上海等地多次与当地交响乐团合作演出外,还指挥和指导了广州、江苏、浙江、河南、重庆等地的乐团。20多年来多次率领中国青年交响乐团、中国少年交响乐团、上海青年交响乐团赴欧洲巡演,并曾率领中央歌剧院及中央民族乐团在欧洲的艺术节上献演。他还带德国班贝克交响乐团、澳洲昆士兰交响乐团、葡萄牙古本江乐团、中德青年联合管弦乐团来华访问演出。



自从离开热爱的故土踏上世界乐坛,汤沐海经过反覆调研、比较,最后决定在西欧比利时的海滨城市安特卫普安家落户。缘分十足的是,上海和安特卫居然是中比两国人民的“友好城市”。他对此也感到特别的欣慰。


汤沐海认为,从欧洲的北端芬兰到澳大利亚,地理环境、气候、文化背景千变万化皆不同,而人们对音乐的热爱是不变的,音乐是无国界的。而将伟大的音乐作品演奏出来,是一个创造的过程。“尽管这种创造是漂浮在空气中的瞬间音乐,但是这种创造是不平凡的。为了追求这种不平凡,我愿将自己的生命之火一直这样燃烧下去。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音乐的旋律,组成了汤沐海的灵魂和天赋,也因为音乐,他的一生都闪闪发光。



本文刊登于2010年《移居上海》杂志10-11月刊“大佬倌”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