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他教上海人用温州方言演唱歌曲,励志创作“恶魔之语”版严肃风格歌曲

乐清城市网 2019-05-16 09:19:26



 
如果你还不知道“张士超”是谁,那你肯定是错过了今年的第一首神曲。这首用高亢的男女8声部美声合唱的《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被网友评为“一本正经在胡闹”,甚至连歌手杨宗纬都转发表示“想翻唱”。

  用温州话唱歌是什么样的体验?

  据介绍,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目前40位团员以上海人为主,以及江浙一带,更有远至东北和新疆的团员,平均年龄24岁。大家在刚拿到《竹林》的曲谱时几乎都一头雾水。“之前我们举办过一次日文作品的专场,但温州话比日语难学多了。”吕雅雯告诉记者,日语好歹有系统的入门方法,但温州话难以琢磨规律,只能逐字学着念。

  外地人怎么学会温州话?


  “其实最后他们也还是只会歌词,真的学会温州话还是太难了。”1987年出生在鹿城并在温州长大的金承志告诉记者,团里陆续有过5位温州籍成员,但目前团内只有自己一位温州人。
  为了让不会温州方言的团员习惯和掌握温州话发音,金承志特别做了两个版本的注音,一个是标准的吴语注音,还有一个是根据自己和团员阅读习惯自创的读音标注。像“鹭”就用英文low的发言,“局”就是juice的第一个音等。
 
  神曲走红,但今后还是专注严肃音乐


  “《竹林》属于方言歌曲,《道士与鬼》带点宗教色彩,我们创作的类型其实很多元。”取材于真实事件的《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在网络爆红,是金承志意料之外的事。他告诉记者,不管是学唱不完全标准的温州话,还是唱着“可是张士超,你这个混蛋,你带着姑娘去了闵行,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这样看似不正经的歌词,团员还是非常专业地表现出该有的音乐性。
  “我们团的风格基本上是九分严肃,一分活泼和幽默,不会为了迎合谁而去改变自己。”金承志告诉记者,好玩只会是作品的一部分。比如说《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这种,是源于生活的幽默,但也有文人式的幽默、冷幽默等很多形式。希望大家在觉得好玩的同时,更多地关注到合唱音乐,关注他们的乐团。


  >>>对话
  “粤语、闽南语都有合唱作品,温州话当然也可以”
  记者:为什么会想到用温州话写合唱作品?
  金承志:大学时代曾写过一首温州话歌曲demo《再也不见》,当时网上一些研究古汉语,致力于推广方言的网友听到后主动找我,觉得我挺有这方面潜质的,大家就经常一起探讨,希望能创作一些方言音乐。其实像粤语、闽南语都有成熟的合唱作品,为什么温州话不可以呢?今后还会继续尝试用方言创作一些严肃音乐。
  记者:收入《竹林》的这张专辑取名《泽雅集》,就是指温州泽雅吗?
  金承志:是的,《泽雅集》收录的7个作品,基本上都是根据我在泽雅生活时看到的一些真实场景,以及经历和体悟而写的。当时我们一家人在泽雅山上租了一处房子休养,每天就过渔樵耕读的生活。我爸种地、打渔,我妈养花、做饭,我就负责吃,那段田园时光给了我很多灵感。现在回温州的时候也常常会去山上住一段时间。
  记者:除了《竹林》是用温州话演唱的,是否还有写过其他带温州元素的作品?
  金承志:其实我很多作品都深受温州文化的影响,类似“望月亭内笛声远,白鹿城外约客归”这样的歌词有很多。朋友有时候会开玩笑说我到底收了旅游局多少钱,因为温州不少地名和场景我都写进了歌词,包括江心屿、松台山等。

《竹林》
村口灯笼石桥边
白鹭一声山林远
还没兮还没兮
棋局空摆到黄昏
到黄昏
村口灯笼石桥边
白鹭一声山林远
还没兮还没兮
棋局空摆到黄昏
等等添等等添
独自听雨三两句
三两句

来源:温州商报


点击
阅读原文
,查看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