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复盘丨《HI歌》是如何全面互联网化的:弹幕、献花、全民刷票和即时反馈流程

娱乐资本论 2019-06-24 20:31:39

弹幕、献花、刷榜、全民投票,这半年来,传统电视台的晚会(或总决赛)模式,几乎已经被完全被视频网站颠覆掉了。


其实,弹幕最早就在金鹰节互联盛典中玩过了;献花也在YY、KK等互联网秀场中成为了常驻模块;而投票、刷榜虽然在电视台中早已变形,但仍是大家最为熟悉的音乐选秀模式——但综合起来,《HI歌》昨晚的直播,却献给了大家一份非常令业内羡慕的答卷:在周二这个冷门节点,同时观看人数仍高达60万,且节目总播放量已近4亿。


在腾讯内部,一直有“5%的微创新”之说:虽然腾讯公司很少第一个去吃螃蟹,但是模仿之后的“微创新”却是腾讯成功之道。腾讯公司会根据用户需求,从小处着眼,贴近用户需求心理而“微创新”。不管是游戏、团购还是现在主推的腾讯视频,模仿都只是大家表面上看到的槽点,而“微创新”才是腾讯系立于互联网江湖的不败王道。


下面,小娱也为大家复盘一下,腾讯视频的《HI歌》,究竟是如何在音乐综艺大潮中,利用自身的互联网特性,进行“微创新”的。


1
立意
不选明星选好歌


如果说传统的《中国好声音》、《快乐男声》、《中国梦之声》等算是新人唱老歌,那么《我是歌手》是老人唱老歌,《中国好歌曲》则是新人唱新歌,唯独没有一个老人唱新歌的节目,而《Hi歌》成为这一领域的先行者。对此,沈黎晖就认为《Hi歌》在于“只做歌,不做人”。


据邱越介绍,《Hi歌》最大的革新就是在完全只选好歌,而不考虑创作人的长相和舞台表演能力:“我们《Hi歌》特别简单,我们只选作品和创作人,演唱的部分我们都会完全交给胡彦斌、谢安琪等艺人来负责。”在她看来,《中国好歌曲》因为选的是唱作人,难度要求很高,这也是为什么这档节目并没有捧出大火的明星的原因。但对于《Hi歌》来说,只要有1、2首耳熟能详的歌曲即可。


如果没有选出人,其中最大的问题则是吸金效应比较小,对此节目制片人邱越认为这只是传统的观念:“你看看原版模式,他们在当地非常火爆,公司是可以和艺人通过itunes的下载量进行分账的。”同时,因为这个模式完全由用户决定,因此腾讯会从各个渠道拿到大量的大数据,“我们完全可以形成用户画像,知道90后、金牛座、广东人更喜欢什么类型的歌,以后会有针对性的投放。”同时,在中国这些改编的歌曲版权会由华纳、腾讯、创作人等多方共同享有。


2
互联网式流程
获取用户大数据+即时修正反馈


没有导师、不设评委——这是《Hi歌》与传统选秀节目相比最具互联网基因的一点。因此哈林只是负责选歌推人,每个艺人只是负责对两首歌进行演绎PK。最终,腾讯根据用户网络行为进行大数据分析,智能化得出热歌结果。而这个结果,最终决定究竟哪七首歌能参加到总决赛当中。


所谓的全民互动,除了选歌外,也体现在了各项指标能即时反馈意见给到节目组上。据天娱团队介绍,他们原来在电视台的时候,电视的收视率只能“看到每一分钟用户的进出,但是它看不到进出的原因是什么”。现在有了弹幕、评论,“我们可以通过分析评论和弹幕的时间点来进行调整,比如说第二期我们上了一个规则动画,但是上完规则动画以后,我们发现规则动画那一段没有弹幕,就说明大家对这一段没有什么参与和吐槽的意愿,大家不关注这个,甚至是跳过的。所以我们第三期就把规则动画这个环节去掉了。”



除了节目环节的取舍,《HI歌》更大的改变在节目排播上。熟悉电视台工作流程的都知道,一般一个排播表时间的定夺,往往需要总编室、台长办公室、节目组、播出组、审片组等近十家小机构的参与,因此除非遇到大事,很少有更改播出时间的情况发生。


但《HI歌》的这种更改,据邱越介绍,不过只是在节目组开了个会商量决定后,“和领导说了一声”。


在第一期时,《HI歌》其实是分为周二和周四播出,其中周二是在播出海选阶段,即在六个集装箱的六

首歌中,选择4首歌进行改编;周四则是播出改编阶段,即歌手从四首歌中,具体选择两首歌进行演唱。但到了第二期的时候,《HI歌》却将周二和周四的上下期节目合二为一,直接成为了一期完整的节目,并固定在周四播出。


据邱越介绍,他们虽然觉得改变排播也有一定的损失,但他们觉得节目更核心的内容是“前面毛坯的状态,和最后舞台上华丽状态的一个对比”。而且,他们节目组几乎养成了天天看各项数据指标的习惯,“原来在电视台几乎就看个收视率,非常草率”。最终,通过大数据分析,他们发现合在一起的第二期,其实要比分成上下集的第一期点击量还要高,“而且我通过数据,发现大家对选哪首歌进行演绎兴趣不大。”


即时的数据反馈,加上异常关注数据的节目组,以及容错率颇高的氛围,共同成就了《HI歌》互联网节目的特性。


3
总决赛
弹幕和献花,粉丝经济与90后经济的共鸣


不知道看惯了传统总决赛的观众是如何看待前晚(23日晚)刚刚结束的“《Hi歌》年度盛典”的,满屏乱飞的字幕、高潮迭起的尖叫、土豪频出的献花,都让这场总决赛少了些硝烟,而多了些许90后青春和不羁的感觉。


其实弹幕在互联网节目中非常常见,但《Hi歌》总决赛却是首次将弹幕引入到直播间的节目,明星们不但能即时和网友弹幕互动,而且还形成了不少新梗:比如说弹幕玩法开启后不久,弹幕就被“我爱柚子,我要跟她求婚!”的表白刷屏,这位网友还不断呼唤华晨宇助他一臂之力,被叫来作证婚人的花花对“柚子”直接喊话道,“那你就嫁给他吧。”据悉,《Hi歌》全程运用互动弹幕,数量已经突破3000万条。



献花则是引用来自YY、KK等音乐秀场平台的玩法,2元一支红玫瑰、10元一支带腾讯ID的黄玫瑰,节目组利用“虚实结合”的成像技术,让玫瑰们在大屏幕前停留10s,形成围拢舞台的效果。据悉,当晚最有钱的土豪送了504支黄玫瑰,共计5040元。虽然钱数不多,但对于粉丝们而言,10元能让明星在直播间、让网友在屏幕上看到自己的ID,应该也能小小地满足虚荣心。


最终,《Hi歌》作为一档完全依靠网友投票选择的栏目,华晨宇的《春》凭借超高人气和出众演绎获得近113万票数,当选年度Hi歌,当晚总计投票数突破500万。


话说回来,《Hi歌》作为一档改编类的音乐节目,其好看程度完全取决于明星们的开放程度和大胆程度,像谢安琪、胡彦斌、常石磊和华晨宇四位对原作都有相当程度的改编,而且往往突破了自己以往的演唱方式。相比之下,某些老派歌手基本上就是中规中矩的唱着自己熟悉的音域、熟悉的曲式,让节目也陷入了一种老气横秋之中。


所以,小娱在期待《Hi歌2》之余,个人也觉得,有些依靠着过时人气、依靠团队改编能力的嗓子崩坏掉的老歌手,还是去参加《我是歌手》等节目吧。


-----------娱乐资本论-------------


回复“ VIP+组织+姓名+职务+个人微信号”,申请加入“小娱资源共享群”,我们将提供投资分析报告、公司财报、卫视招商手册等业内资料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


Yes!我们是国内唯一一个由财经记者和文娱记者共同运营的微信公号,由财经记者郑道森和文娱记者吴立湘悉心打理。


娱乐资本论开设以下6个栏目——【深八卦】【资本论】【电视没有台】【娱乐政治学】【数据控】【深电影】


回复关键词“八卦”、“资本”、“电视”、“政治”、“数据”、“电影”,你可以看到最受欢迎的历史文章,也欢迎各位达人投稿荐稿。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尊重知识产权,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转载请在作者栏以及文章中标明作者和出处,请勿修改标题和内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