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一个武平老农的诗与远方~远嫁京城的闺女携父横跨大半个中国!

福建武平网 2018-10-18 08:19:47


万水千山走过,

却从未和父亲一起远行。


在我的再三恳请下,父亲终于从福建来到了北京。

北京,父亲曾来过多次。但不知为何,每次来他都会得一次重感冒,折磨他许久。

“我不适合去北京”这是他得出的结论。

也许他本无心,但我听了后,却很紧张,脑海里涌现了所有的担心,担心他从此不愿来北京,担心与他在一起的机会越来越少……

我只能再三和他解释说,这是水土不服,过一段就好了,不要轻易下结论,千万别给自己设限。

说这些时,流着泪。


我想带父亲去看外面的世界,

不止北京。

我想和父亲一起去更远的地方,

北京为起点。


和西藏一样,新疆是很多人梦寐去的地方。父亲也是。

巍峨的天山之巅,有纯净的白雪,圣洁的雪莲花;

天山之眉,有百年原始森林,蕴含了天地灵气,日月精华。

我要带父亲去看。

我拉着父亲的手,

去了天山的方向。


远方啊,除了遥远,还有你。

父亲,

你可知道,我是多么欣喜有你在身旁。



从福建到北京,再从北京到新疆,近一万里路。

父亲说,他从没想过这辈子会走得这么远,来到新疆。

我感到很欣慰。

因为,新疆是父亲到过的最远的地方。

也是我到过的最远的地方。



在海拔2000多米的天山山顶,父亲固执地要走那条山路十八弯的险路下山。

我担心下雪后路太滑,多次试图说服他别走那条路。

后来他说的一句话,让我决心义无反顾地陪他走险路,

他说:我就是想走一走没走过的路。


“我就是想走一走没走过的路”

这,也许就是父亲的诗和远方。



天山脚下,住着马背上的民族——哈萨克族。这是一个高兴了爱唱歌,天生会跳舞的民族。

哈萨克族的毡房温暖宽阔,哈萨克族的马儿温顺又豪放。


父亲第一次骑马,我有点担心他的安危,

而他却要求独自骑,不要牧民牵马。

他说,如果有鞭子就好了,让马奔跑起来。


没想到,年过六十的父亲,依然有着扬鞭策马的小心思。

听他说完那一刻,我好欢喜。


新疆是多民族文化汇集的地方,在这片16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居住着47个民族。如今,很多西域文明已经消失,但庆幸的是,新疆大剧院创作了一台大型歌舞剧,全面展现了西域的历史文化。

该部歌舞剧叫《千回西域》。

我已不止一次去看《千回西域》,每次都感到极为震撼。

父亲看完后很激动,说,这是他六十多年来看过的最好的剧。

他忍不住用手机拍了很多画面。


我问父亲,《千回西域》里的哪个画面让他印像最深。

他拿出手机,给我看了上面这幅有胡杨树的图,说最喜欢这个。

这个画面演绎了一个动人的故事:

有一位美丽的姑娘,独自坐在千年胡杨树下,拉着弹布尔(维族乐器)动情地唱歌;一位王子打猎经过,被姑娘美妙的歌声吸引。他们以乐牵线,以舞传情,相互爱慕。


原来,父亲也有一颗柔软的心。



天山的冬季,早早地从十月份就开始了。

乌鲁木齐南山(天山天脉)脚下,有一片像欧州童话世界一样的地方,

位于丝绸之路国际度假区内。

父亲很喜欢那里。


冰天雪地里的房车营地。

热情的房车管家又是沏茶,又是准备水果干果,款待我们。

父亲感叹了多次,说这里真美,这里真好。
后来,父亲又独自去了那里,和房车管家话家常。


刚到乌鲁木齐那晚,父亲看到屋里的茶具,就开始张罗煮水泡茶。

他说,好几天没有喝茶了,想得慌。

我坐到茶桌前,陪着他。


看着父亲泡茶的样子,心里突然泛起波澜。

这竟是十几年来,我们父女俩第一次这样坐下来喝茶。


和父亲在一起的日子,

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和父亲喝茶。

无论我回来多晚,父亲总会等我,新泡一壶茶,陪我喝完。




父亲爱唱歌,高兴了就唱。

洪湖水浪打浪,南泥湾,我的祖国,四季歌……这些红色歌曲,从小就被他熏陶得耳熟能详,张口就能唱。

我用笛子吹曲调,他唱歌词,陪他回顾了一遍他喜爱的这些老歌。

那晚,他想起了很多几十年未唱的老歌,他很开心,还要我帮他用手机下载下来。

我也好开心,

这是我第一次和父亲在音乐上的合作。


也正是在这次旅行中,我才意识到,自己对音乐和艺术的热爱竟是源于父亲。

有一次,我在做饭,只听有琴声传来。

原来是父亲在弹琴。

我没有惊扰他。

只见父亲忘情地拨弄着琴弦,左手夹着的那根烟已快燃尽,烟灰摇摇欲坠。


父亲总会情不自禁地坐下来弹琴。

听他弹出的曲调,能感受到他的心是平静的,不急不乱。

有时候,难以置信父亲是一个从没有学过琴的人。



旅行结束后,父亲一个人回福建。

那天送他去机场,由于时间紧,来不及认真告别,他便匆匆进了安检口。

我目送他消失在视线里,心里百感交集。

出门在外十几年,还是不习惯离别。


父亲回老家后的一日,

我煮了一壶老白茶,

喝着喝着,

就想起和父亲一起喝茶的日子。

于是发了一条微信,告诉父亲我想他了。

父亲回答我说,回到老家那么久了,

他还是未适应没有我在的日子。




作者简介

叶乐,闽西客家人,自由写作者。

财经记者出身,现居北京。

爱旅行,爱摄影,爱这世间美好的一切,

足迹遍布大江南北。




本期编辑:芳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