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2016中国乐坛:音乐APP、小鲜肉、真人秀及其他

北青艺评 2020-11-20 09:27:05


虽然没有跨时代的巨星出现,虽然也没有公认的神级传唱曲出炉,但2016年的乐坛,却有了整体复苏的趋势。各大音乐APP的竞争并分流,各个音乐真人秀的差异化布局,各种电影歌曲围绕在耳边,以及EDM(电子舞曲)风格终于接班R&B,成为又一种新的音乐风尚……2016年也注定成为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的一年。

2016年当然也是伤感的一年,太多大师的告别,也宣告了一个黄金时代的结束。当然,往好里想,告别是为了迎接新的时代到来。当更多小鲜肉承担起新一代偶像的重责时,我们的确可以说,新的时代已经到了。

从双APP到群雄混战


2015年,随着版权限令的实施,国内比较早布局数字音乐市场的QQ音乐和阿里音乐,也因此突围而出,国内的数字音乐领域,从此开始进入了双APP时代。

不过转眼之间,这个格局就被打破,而打破这个格局的,首先是双APP其中之一的阿里音乐。虽然在对天天动听整合升级后,于5月上线了阿里星球,但这种大而全的模式,却并没有获得预期的效果,以至于到了年底的时候,阿里星球除了保留粉丝经济这一块之外,又将音乐播放器功能重新迁移到虾米音乐平台。

QQ音乐在过去一年倒是蒸蒸日上,除了已经确定数字音乐版权体量和下载规模的行业领先地位之外,QQ音乐还通过MUSIC+计划,在大曲库之外定向打造和推广明星艺人的小曲库,李宇春“野蛮生长”系列的成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除此之外,向线下演唱会的渗透,直播平台的推出,以及和腾讯其他平台的资源优化整合,都让QQ音乐在过去的一年里,已经成为国内数字音乐的龙头。更何况在2016年,QQ音乐还整合了另一个国内数字音乐版权巨头:海洋音乐(酷狗、酷我),这也让QQ音乐的行业航母地位,一时间难以被打破。

但这并不代表QQ音乐垄断了数字音乐市场。太合音乐在整合百度音乐、合音量、海蝶唱片、太合麦田等优势资源之后,虽然从版权体量上并不是最突出的,但通过合音量的T榜——原创音乐现金榜,却整合了国内许多优秀原创音乐人的资源,也算在数字音乐市场,有了一种新的立足点。

和郑钧创办合音量一样,同为摇滚音乐人出身的汪峰,也在今年下半年,推出了碎乐这个APP,同样是在版权的巨额大战背景下,看准成本虽小但远景巨大的原创音乐方向,同样也在业内形成一定口碑。合音量和碎乐的出现,再加上夹缝中求生存的网易云音乐,以及拥有庞大用户基数的酷狗和酷我音乐,2016年的音乐APP,的确是群雄逐鹿、各有活法的一年。

out

out

“年度十大唱片”早已OUT


数字音乐平台的普及,也让实体唱片进一步萎缩,虽然黑胶唱片重出江湖,也有薛之谦《初学者》这样的2016年专辑发行了黑胶,但黑胶唱片的单价高,终究只是一种收藏介质,无法成为音乐产业的支柱,就像当年实体唱片几乎代表音乐产业那样。

数字音乐及各种数字终端的普及,不仅让实体唱片被挤向收藏市场,更多的还打破了以往的专辑模式。在实体唱片时代,一个歌手发行专辑,几乎成了他的歌坛成绩单,而一张专辑十首到十二首的作品量,更已经成为一种行业模式。很多歌手为了让自己的专辑更有看点,还通过所有单曲内容的串联和整合,衍生出概念专辑模式。

但这个模式,最终被数字音乐的互动属性打破。像阿里音乐在2016年独家代理的张艺兴专辑《Lost Control》,就采取了类似于游戏通关的模式。在11月30日之前销量达到60万,就会在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为张艺兴在当地的标志建筑点亮大屏。而销量超过100万时,更要为粉丝在北京开通为时一个月的张艺兴地铁专列。

QQ音乐在2016年推广李宇春“野蛮生长”系列EP专辑时,同样也采取了更贴近互联网的模式。为新歌《存在感》开通互动弹幕,为购买数字专辑的粉丝,提供李宇春定制的语音礼包,接受来自偶像的来电等等,都为传统的专辑模式增加了新的互联网基因。

也正是因为如此,近几年已经越来越少有媒体,还会推出年度十大唱片的专题,2016年更是如此。年度十大唱片这样的评选,未来也会被年度十大数字专辑创意这样的评选取代。

音乐还得蹭电影热点


如果要选出2016年的热门金曲,肯定会有大量的电影金曲名列其中。这其中除了电影平台的普及和渗透性更强之外,也和电影远高于音乐的投资背景,从而吸引乐坛最优质资源有很大关系。

像“好妹妹”的《不说再见》(电影《谁的青春不迷茫》毕业季主题曲)、“火星电台”的《陆垚知马俐》(电影《陆垚知马俐》同名主题曲)、陈赫的《超级快递》(电影《超级快递》主题曲)、王菲的《你在终点等我》(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片尾曲)、陈奕迅的《陪你度过漫长岁月》(电影《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主题曲)、王力宏和谭维维的《缘分一道桥》(电影《长城》片尾曲)等作品,就都是为电影量身定造的作品,而演唱者也可以因此拓展自己的知名度。

甚至华语电影的体量,目前都已经容不下太多的电影主题曲、插曲和片尾曲,以至于在2016年出现了大量的电影推广曲。比如赵英俊的《你的快递》就是电影《超级快递》的推广曲,而年底张艺谋的大片《长城》,更是推出了《饕餮》和《Battle Field》两首推广曲。电影,已经成了音乐产业的另一个主战场。

小鲜肉搭上EDM快车


和上世纪90年代的偶像歌手一样,“小鲜肉”这个词在国内的音乐领域,就算不是贬义词,也绝对不是一个褒义词,通常的潜台词,就是靠脸吃饭但缺才华的意思。

不过,在2016年,小鲜肉代表鹿晗、吴亦凡、张艺兴、黄子韬等却接连发力,推出了更接近国际水准的作品。虽然在歌词上,这些新一代的音乐人有着太多同质化的倾向,尤其是大量Baby之类的用语出现在歌词中,更让音乐缺少更深层次的东西。但这批歌手,以及背后如刘佳、冷炫忱和宫阁这样的幕后音乐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在EDM曲风运用上,已经完全和国际同步,这也让他们的音乐思维和逻辑,实际上已经和十年前从选秀节目出道,如今已经成为中坚力量的歌手,已经开始有了泾渭分明的区别,更代表了国际一体化的趋势。

事实上,在R&B风潮过后,整个国际乐坛都开始缺少一种风向标意义的音乐类型,以至于前几年的华语乐坛,也一直缺少一种标志性的曲风作为音乐行业主导。不过,随着前两年的铺垫,EDM终于开始成为主流曲风。在欧美,詹姆斯·布莱克(James Blake)、德瑞克(Drake)、威肯(The Weeknd)和查理·普斯(Charlie Puth)这些当红歌手,都大量融入了EDM元素,不仅改变了原来嘻哈音乐的基因,还让R&B音乐衍生出了PB-R&B(新派节奏蓝调)和Alternative R&B(另类节奏蓝调)的新形式。

真人秀节目主打差异化


虽然很多人开始对音乐真人秀节目产生审美疲劳,但2016年的选秀节目,却依然是你方唱罢、我即登场,还是全年无休的场面。

《中国好声音》虽然因为版权的原因,在2016年更名为《中国新歌声》,但草根选秀的模式还是没变。它和《我是歌手》两档节目,也依然是素人和明星两种类型音乐真人秀的排头兵。

变化的是更多细化的音乐节目。《蒙面歌王》在更名为《蒙面唱将猜猜猜》后,因为增加了更多的悬疑因素,也让节目的收视率节节攀升,成为2016年选秀节目的黑马。而北京卫视的《跨界歌王》,因为主打影视明星跨界唱歌,也成为2016年很有影响力的选秀节目。

《十三亿分贝》则以方言流行乐作为入口,虽然作品的传播度可能不会那么广,但对于方言流行音乐的全国性展示,却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而老牌选秀节目《超级女声》在2016年再度归来,虽然被放在了“芒果TV”平台进行网络直播,但力推二次元明星“圈9”,也让节目更接95后受众的地气。而主打EDM的《盖世英雄》,虽然在音乐呈现上有争议,但还是开创了国内第一档EDM音乐真人秀节目的先河,算是赶上了EDM的全球热点。

浙江卫视的《梦想的声音》和东方卫视的《天籁之战》,则都以素人向明星讨教的模式,在年底展开收视率大战。虽然翻唱依然还是音乐真人秀节目的主导,但节目的差异化,还是为节目提供了不少看点,也让音乐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普及到千家万户。

-END-

文艺能超脱,评论是态度


艺评精选

新海诚:“小清新”想变“大” 虽然还是有点“小”


“电影干政”:见证一下韩国电影人的力量吧!


文学2016| 他用慢动作停留在敏感和阴柔里


逃过劫难穿越千年:你残缺幸存  我幸运看见


看“潘金莲”老想笑  因为认出了好多熟人


戴上面具的时候是神  摘下面具的时候是人


越隐藏就越能被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