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人间四月天 麻城看杜鹃——《品读麻城》

麻城弘扬文化传媒 2019-06-24 18:09:24


弘扬本土传统文化     见证麻城发展历程

天下麻城人都会关注的公众号






杨柳刚递来四月天,大别山就跨过尘世的门坎。跃跃欲试的龟峰山暂别历史的云烟,托出四月的杜鹃花海。

春的手真是很巧,将一幅画铺在山峦间,竟如此服帖。麻城、龟峰山、杜鹃花、火红,四个本无多大联系的词语,被春天别出心裁地缝到一起。




如果说雪花是春天的信使,那李子花便是龟峰山的引子。在它们的引领下,三月桃花牵羞梨,四月杜鹃红了天。这片古老的土地,山野的无数风景与神秘,一点一点被杜鹃花红了出来。

百花盛开的龟峰山,带有几份倔强的野性。杜鹃是花海里当仁不让的主角。龟峰山的舞台注定是属于杜鹃的。不管是百万年里的轮回替换,还是季节的风吹雨打,每寸空间,杜鹃花都会计较。

“四月杜鹃鸟儿来,一声催得一枝开。”墨绿长圆的叶子还蜷缩着,花朵却有些急了。一朵、两朵、……还没有做好准备,就迫不急待地舒展开来;一棵、二棵、……还没等春风吹透,你追我赶地就放了;一片、二片、……不经意间,就汇成潮水般的肆意。蔓延的潮水,流淌出十万亩的风情。杜鹃花海难道是王母娘娘的那个叫红的女儿彩衣幻化的?到过龟峰山的人,总会想象出神话故事,与杜鹃花海相联系。

山川如若有血有肉,血液当是沸腾的。杜鹃一定是那八角军帽播下的五角星种子,在历史腥风血雨的洗礼下,开得越发旺盛。“高山仰止”,只冲这一山的火红,就有了另一种理解。

云锦杜鹃开了,鹿角杜鹃开了,猴头杜鹃也开了……暮春风轻,千树万丛一起发力,万紫千红斗妍争奇。花儿叠放里,如火焰,如海潮,如彩云,任意变幻的想象都可以有连片的杜鹃相应。近了嗅,远了瞧,只有山峰会劈开杜鹃花海。一片片的粉红像极春风撕破的霞衣,落进龟峰山的每个角落。不时有金丝燕上下翻飞,春潮似乎也跟着涌动起来。春潮如果是一支清唱的歌,那一定是《送郎当红军》这首。山与水的甜美里,火红成了背景音乐。欢快的旋律起伏着,山、水、人之间相濡以沫的故事随风隐约。


怒放的杜鹃,有一种震撼——鲜红,那是激情燃烧的色彩。

日出,是岁月绽开的最美花朵。第一缕晨光洒下,与如火如荼的杜鹃花海一道,成了风景的绝唱。阳光的引领下,花儿越加娇艳。不停驱赶着龟峰山的寂静。无数屋舍俨然,许多旧物却已成灰,那人呢,去了哪里?

土地革命时期的红军,抗日战争时期的新四军都曾在此活动,解放战争时期的李先念、张体学所率部队也在此住扎。迎接勇士的,不只有诗的赞美,还有杜鹃花海的热烈。漫漫革命的征途,曾因红色的信念,他们与山水同眠,化成一棵棵杜鹃,似海的花潮才如此绚丽。

气势磅礴的云海,瑰丽灿烂的日出,杜鹃开得越发壮丽。杜鹃是上苍赐予龟峰山最好的礼物。它在这里开出海的宽阔,连石竹树草都被它盛开的激情感染。龟峰山的杜鹃花这么多,那样红,没有人惊讶。只因为那段光辉的历史,一切都好像理所当然。烈士引颈鲜血,山川之间千疮百孔的旗帜飘飘,哪一件没有红色相伴?一座英雄的城市,一片革命的热土,杜鹃花的背面就是麻城。

一树又一树的花朵,或许会羞,可它与春从未失约。不论是有世界上最大的杜鹃花见证了三百年的日月,还是细弱的杜鹃无风也摇曳的展示,都有花语的。那是对自然的喜悦,让人的灵魂升到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