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美好事物

柚汿 2019-05-30 03:10:01

请配合音乐食用喔。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6月8号,这个日子对我来说还挺有意义的。

5点我还发了一条朋友圈“又解散了一批人”。下面有朋友评论:又有一批人离开了天堂。

虽然不能以偏概全,但对我来说是讲的没错的,高中对我来讲的确是一个天堂了,炸炸和我说:“我觉得一切好不真实啊,一直在等这一刻,等真正到了的时候又舍不得。”想起我毕业那天,本来是下暴雨,但考完像说好了似的,天突然晴了。回到教室准备搬书,在教室里听老师最后的嘱托,四周看看身边的人,到操场看着天空迟疑了一分钟,原来真的毕业了啊。回忆这种东西真的是很奇妙,总会在特定的时间点跑出来,在你脑袋里四处走动,在你心里横冲直撞。

高考前,和高考后都有和韵聊天,今天考完给她发了毕业快乐,是发自内心替她高兴,她跟我说她现在听着《一直很安静》好想哭,我说:“可算苦尽甘来了。”约好要回去一起唱歌啦。

韦京估计在我写文章的这个时候正在和嘉爷嗨皮吧,脱缰的野马终于放出来了。毕业快乐啦,我的朋友们,祝你们前程似锦。

很久都没有去逛过超市,今天约好和室友去了。还是要多出去走走,成天憋在寝室都快长霉了,大概我真的是个巨宅的理科女。我们是六点出去的,等太阳下山了才敢出去,余温还没有退去,还是像个蒸笼一样,走在路上都像在蒸桑拿。路上看到许多学长学姐在买书买东西,我们苑也有,前几天花了五块钱买了一本《一个人的幸福手作》是一本漫画绘本,九成新,我感觉像淘到宝了一样,我们苑的学长学姐卖书都很佛系,就把书摆在路边,也没有人看管,地上还摆在一张纸,上面写着:佛系卖书,学弟学妹们看着给就行,旁边的玩偶玩具喜欢就拿走。说起这个我还想到,我这周2的时候晚上去看了大四的毕业晚会,明明不是我毕业,但是看着台上唱着的歌的学长学姐,以及台下拼命鼓掌的观众,突然就很想哭,离别总是在六月,各奔东西,各自安好。

 洗澡的时候总会蹦出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

灵感真的转瞬即逝,在厕所的时候还记得我要干什么,出厕所就忘了。

 丹丹最近很忙,忙着做一个合格的财务。

 最近在看《破产姐妹》,无聊的时候打发一下时间还挺好的,我喜欢max。


上个星期买的《文艺风象》到了,原本是买了做手账素材用的,昨天睡前打开一本看了一下,还挺好看的。最开始接触这本书还是因为湘玉很喜欢看,每次都厚脸皮的蹭他的看,不知道现在他还会每期都买着看吗。我看的这期主题是“VS负能量”,有个专栏设计的很有趣,两版,一版是“我们所遇到的,那些美好的小事”,另一版“我们所遇到的,那些揪心的小事”。看“美好的小事”真的会被感动到,是那种感同身受的触动。

比如有几个小故事,给大家分享一下。

  •  被温柔相待过的人,心肠总是很难硬起来

“大学有个学期是在德国做交换生,陌生的环境,不那么通顺的语言,繁重的课业,异国求学完全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浪漫美好。”

学校安排的宿會在城郊,每天上学放学都要赶慢悠悠的城际火车,坐四十分钟才到.宿舍到车站的路上是荒僻的小树林,起初每天一个人走过都很紧张,总是戴着大耳机装作听歌快步走过,内心数着回国的日子荒芜又绝望。

 后来有一天,课程时延长,坐上车时已是黄昏,火车一路穿过城市的点点灯火,黑暗里陌生的建筑隐去了棱角,只下让入心碎的温暖轮廓。车上人不多,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朦胧中有人在我的手背上轻轻拍了几下,睁开看见一位满头银发的外国老爷爷站在我面前,见我醒了友善地笑笑,指了指身边即将关闭的车门。

讲了句听不懂的德语,大概是我该下车了,我急急忙忙说了声 danke sche就冲下了车,火车缓缓开动的时候,望着车窗里向我眨眼的老爷爷,眼泪一下就涌了上来,后来回想起来,可能是老人家曾经在这班车上遇见过我,记住了这个戴着大耳机的异国小姑娘吧,那一秒我想,也许可以试着把这里当成家吧。

 

  • 家人永远是最后的铠甲

大学毕业那年雄心壮志地去了北京,幻想着自己即将成为这个国家里最有活力的那批年轻人。然而经过几个月的工作后,陌生的气候,疏离的人际,还有街头巨幅广告上那越发魔幻的房价,都让我无时无刻不在怀疑,自己当初做出的抉择是否正确。有一次因为同事的工作失误连续加了一周的班勉强补上进度,还被领导责备能力不行,只觉得天旋地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到自己租住的斗室里。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不开心冥冥之中传达给了远在家乡的爸爸,一向发短信都惜字如金的他,那天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勉强应付了几句,却还是压抑不住,把工作中的种种郁结和盘托出,爸爸这个木讷的理工男大概也是不知道怎么回应,说了几句‘要改变自己适应环境之类的话,我却像是被点着了炮捻似的突然爆发,半年来积攒在心中的委屈和不甘全都化作一场号啕大哭,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地和爸爸说,你为什么还要怪我!你就不能哄哄我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直到我渐渐平静下来,才传来爸爸小心翼翼的声音:”对不起啊女儿,爸爸也是头次遇到这个情况,不知道这时候应该怎么说话,不开心的话就回来吧那一句话给我的震撼和感动大概超过了有生以来听过日吧下关不管走了多远,父母永远是我们心底不变的安全地带。现在我已经在这座城市有了自己的家,希望将来有天,我也能成为自己孩子的避风港。

 

  • "你在吗""我在"

钱钟书先生有句话说得好,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把自己的创作冲动当作创作才能。年少轻狂的时候爱逞口舌之快,仗着一腔血勇写过些或浮夸或任性的文字,在某个小圈子也算是薄有才名,那时候还没有微博,学着论坛里的大章开了博客挂在签名档里,写的无非是年轻人的琐碎日常和狂言妄语,可能因为字里行间总算是有着一颗真心的关系吧,居然还有那么十几个粉丝会偶尔留言,互相鼓励,每每想起,内心还有些自得。

 一晃人生十年,当年的中二少年已然年届而立,博客从日更、月更变为逢年过节松松土的状态,但偶尔翻翻过去那些透着傻气的自白,内心不免还是会泛起些温暖的伤感.某一天喝了几口酒,兴之所至发了一篇文,这么多年了还有人在看这里吗?写完忍不住嘲笑了一下自己的虚荣,关掉网页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后来,也许是一个月或者更久吧,某天随手点开,发现居然有了两个回复.都是陌生的1D.有一个还是专门为了留言注册的,其中一个人说,高中的时候曾经天天盼着我的博客更新,觉得只要看到我的文字就拥有了继续前进的力量,当下鼻子一酸,那些自娱自乐的文字居然有幸穿过浩瀚人海成为某个旁人某一瞬间的心灵浮木而在多年之后居然还能念念不忘。作为一个写字人,人生当真待我不薄。


  •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虽然因为工作关系每季都要和 Sex and the City女主一样拎着大包小包的时装回家,但对配饰却格外念旧比起那些当季流行的剪裁和配色,指尖或颈上的一抹流光才是整个LOOK的点睛之笔,我的配饰不多,而且件件都有故事再难寻觅,所以也就格外珍惜。

 之前有一次出门工作太过匆忙,把一枚吊坠落在了宾馆,事后打电话寻觅无果,并不贵重的东西也不好意思再三询问,心里却是遗憾的,因为是自己十年前独自去威尼斯旅行花了半个月生活费咬牙买下的心爱之物好在时常戴它出镜,找出几张旧照发到朋友圈里感叹了一通,心想大约是缘分尽了。

 今年生日的时候,闺蜜神秘兮兮地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我还调笑她,是不是终于想通了打算出柜向我求婚?结果自然被她一顿拳打脚踢。而打开盒子后我差点哭花了妆:盒子里稳稳当当躺着的正是那枚失落的吊坠,不过是簇新的,是她之前去意大利度蜜月时,专门拿出一天时间四处搜寻,终于在某条冷巷的小店里找到了这十年前流行过的款式,如果说美貌是当季的时装,事业是霸气的高跟鞋,友情大约就是这些散落在四处的小小配饰吧,它们美而无用,却在我们鲜衣怒马的人生造型里留下了不经意的闪光,用最坚定温柔的姿态环住我们的关节,小声地说,向前走吧,不要怕。

还有在《硬币》里面看到的一段话。

有些牢靠的东西消失了,被一些更灵活的而便利的东西替代。而我的记忆和习惯仍然停留在旧时代。也许童年所看到的东西本来就不存在,而是我依靠年少的天真无畏,宛如新鲜花卉一样对光明的憧憬所塑造出来的幻象。而当你脚踏实地来到了二十岁三十岁,发现世界的背后并没有那样秩里,那个永不失望的夏天,序洁洁净而又毫无危机的光线存在,一切都需要你和你的间辈努力,去摸素去绵造,去传承去复原的时候一一那样沉重的不是黑暗而是灰色的,既不热血也不荣誉的抗争,的确让人笑不出来,我意识到我是个极其普通的弱者,不是我小时候所以为的,齐天大圣一样的存在,在遥远的长焦镜头的另一边,十多年前的我,在老师的眼里,也只是个普通的小孩。

 但还是会有微妙的、不肯变通的什么,让我和那随着时间流逝,隆重而又声势浩大地,笼罩在人身上的绝望隔开,也许是小时候看过的一本书;也许是曾经爸爸带着我骑车经过的石板桥,也许是锁在老家书橱里,同学们写给我的纪念册:也许初中补课班老师在微信里的留言,还也许是镜子里的自己,尽管身高体重已经变化,爱好信仰记忆能力都和从前天壤之别,让我觉得如果站在小时候的自己面前,只能板着脸说不出话来,甚至做我从前最鄙视的敷衍欺骗一但还是能看见那些不会坍塌的东西,我身边的人说过的话,老师教我的东西,朋友带我听过的歌,一起旅行走过的路.这些东西累积在灵魂之上,最后变成了眼角眉梢和骨骼深处的什么,它们让我依旧笑得出来,我知道没有什么会一直在,也没有什么会真的一去不回,冥冥之中,特别是那些我所爱的东西,都会回来。

 这份执念就像是在日本神社前,每个小小的地藏菩萨面前,一枚枚地摆放五元的硬币。也不是迷信或者其他更利己的东西,而是看得见光——即便已经告别了十四岁太阳刚刚初生的柔软时刻,转到了阴影开始乍起)午后朝暮的两点十分,我仍然可以看见那些美好而又柔软的,让我有勇气和所有无明对立的存在。它们矗立在静寂森林中,仰视过暴风骤雨,依旧稳妥而不退缩,就像所有的硬币都有正反面样,你永远不能真正杀死那些绝望和灰色、那些让你笑不出来的东西。但是光足够亮的话,影子就会皱缩成最小的一个点,它逗留在你眉梢指尖,让你记起啸鸣蝉声里,那个永不失望的夏天。

留下你最近的小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