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梦想的声音》回归音乐梦想开始的地方

深度文娱 2018-06-01 06:17:57

深度文娱导读:

目前来看,综艺节目已从由《奔跑吧,兄弟!》等节目为代表的户外竞技类真人秀,完美切换至《青春旅社》等节目为代表的生活类浸入式体验真人秀,从生存到生活,从竞技厮杀到潜心经营。但这并不代表生活式的随性综艺一家独大,也不代表技能类的比拼到此为止,多样化的娱乐市场反而催生了更多的可能性,比如音乐类的竞技节目就从紧紧相扣的生态链中厮杀出来一条荆棘之路。

之所以荆棘,是因为它似乎总是麻烦不断。《好声音》从第一季开播就名声大噪,就连导师转身选人的一句“I want you”都能成为大街小巷的流行词汇,然而接连发生的版权之争、改名之争等问题,就像“王老吉”和“加多宝”的恩恩怨怨,商业场上的争论慢慢磨掉了音乐场上的初心。曾经万人空巷的《我是歌手》也改名为《歌手》,而距离现在已过去两年之久的“孙楠退赛”事件还时不时的被作为“汪涵经典救场案例”从网上弹出,后几季的节目里话题高于内容,仿佛是卡在观众心中那道最难跨过的门槛。

娱乐至死,音乐也难活,幸运的是,浙江卫视《梦想的声音第二季》,似乎做出了竞技音乐节目该有的师范。


用“声音”成就“梦想”,回归音乐之梦开始的地方

从10月27日开始,《梦想的声音》至今已播出3期,累计播放量达1.7亿,微博话题阅读量达24亿,在不炒作、无噱头、不叫嚣的前提下,这样的播放数据充分展现了节目内容的力量。

作为行业的先行者,浙江卫视早已将音乐类综艺玩转的花样百出,随着社会物质生活的发展和精神文明的进步,单一的PK无法承载音乐在综艺节目上的情感寄托,观众需要更深层次的互动和交流,而不仅仅是简单粗暴的优胜劣汰。2016年11月,浙江卫视《梦想的声音》应运而生,以“公益、互助、圆梦”的概念,对当下音乐类综艺进行一次勇敢的破冰,在公平比赛的基础上,加入包含“梦想”的情感展望。与其他“助力圆梦”不同的是,这里的“梦想”不单单指被更多人熟知,也不单单是晋级选手的一炮而红,更多的是一种对晦涩音乐道路上的认可,一种对于社会中有志之士的肯定。

一年后,第二季《梦想的声音》开播,在有固定导师的同时,每期节目会新加入一名导师,每期的新导师带来更多的是一种神秘感,是不同演唱、评判风格之间的互动和碰撞,也为固有的节目模式注入新鲜血液。在第3期播出的节目中,忽然从后方走出的李荣浩是节目带给所有人的一个惊喜,如此在按部就班中的出其不意,让《梦想的声音》释放的更加掷地有声。

来自澳洲的华裔姐妹,用彼此熟悉又质朴的声线将李荣浩的一首《老街》幻化出不同于原版的味道,姐妹二人将和声运用的收放自如,在这个以“梦想”为题的舞台上,抛掉杂念,回归梦想发芽的地方,让歌曲中那份娓娓道来的诉说,流淌的愈发珍贵。


精益求精,最大限度的整合优势资源

纵观目前较热的竞技类综艺,大致分为两种。一类以“演技”为内核,如《演员的诞生》《喜剧总动员》等选拔表演技能的节目。这类综艺的主力选手以演员为主,是正剧、喜剧、小品、相声演员互相切磋的竞技场。有表演,就有戏剧冲突,直观的画面就能更能吸引观众的参与,而冲突内外的话题焦点,也是辅助节目话题度攀升的一大利器。比如《演员的诞生》,从开播就话题度高涨,除去节目对演技本身的尊重,商业化的流量聚焦,对开创演艺竞技先和的综艺来说,是一种进步和肯定。

第二类就是以“音乐”为内核,如《梦想的声音》《蒙面唱将猜猜猜》《天籁之战》等选拔音乐技能的节目。在这三大节目当中,《蒙面唱将猜猜猜》已有韩版的成功作为引路者,加之酷炫的装扮,和“猜”这一有趣的过程,让《蒙面》迅速脱颖而出。《天籁之战》将选秀出身的张杰和华晨宇、莫文蔚、费玉清、杨坤之间进行融合,产生让人期待的音乐化学反应。 

而《梦想的声音》在流量和话题面前,似乎更愿意选择更为简单透彻的路径。因为后期剪辑的关系,在收到观众“赛制不明”“晋级方式模糊”的反馈下,第二季的节目精益求精,不仅更注重节目的剪辑和编排,更是加入“讨教顺序”更直观的方式丰富比赛模式。参赛的素人选手,凭借开场的集体表演中的成绩,决定与导师“讨教”的先后顺序,让前后不同的竞争压力,从始至终都来自于选手的能力展现。

同时,第二季中导师之间更精彩的互相碰撞,也是节目独有的极大看点,即导师根据指定的歌曲,按照自身特色重新编排演唱。相比风格、状态未定型的素人歌手,导师在对名曲的二次演绎时,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如何把歌曲融进自身风格,如何演唱的别有风味,都是要深究推敲的问题。导师和选手之间的互相竞演,打破“选手”和“评委”之间的闭环,发挥资源的最大优化,互相把握音乐上的主动权,增进彼此认知上的融合,把真正的“言传身教”活灵活现的展现在舞台上。 

虽然《梦想的声音》获得行业内外音乐爱好者的关注,但依然暴露出当下音乐市场的一些共有的问题。

比如,素人不素。无论是早期的《好声音》,还是火热今夏的《中国有嘻哈》,细分之后,都会发现参赛的素人存在“素人不素”的情况。国内音乐竞技类节目上的素人几乎不是真正的从事另一种行业,单纯在音乐领域擅长的“纯素人”,而基本为辗转于各个比赛节目之间还没红的“综艺咖素人”,这就导致观众产生迷惑感,对于几乎差不多的素人、差不多的赛制,更是“傻傻分不清楚”。日韩的练习生机制使得素人市场有大量的人才储备,哪怕是已经出道的组合歌手,也会因为主攻舞蹈而在节目中优质的演唱技能获得大批喝彩,相比之下,音乐市场人才培养的差异,使我们缺少这样一批批新鲜的补充,产生“素人不素”的局面。

第二,导师不新。毕竟能像《梦想的声音》一样每期登场一位神秘X导师的节目不多,大部分音乐竞技类节目的导师总是集中在那些固定的大牌歌手之中,羽泉、张惠妹、杨坤……基本都是音乐节目的导师常客,同样熟悉的面孔,让观众渐渐失去期待感。华语音乐市场的衰败,再加上实体唱片业的衰亡,缺失了原有丰厚的市场环境,让这些唱片时代称霸风云的导师们只能顺应潮流的将音乐融在综艺中组合出击, 素人不素,导师不新,循环而至。

但无论音乐市场如何的新旧交替,《梦想的声音》都为音乐竞技类节目提出一种创作和运营方式,从音乐最本质的需求出发,洞察音乐市场的变幻莫测,肩负起属于音乐梦想的使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