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再见!那个说“我要尿尿”的人

最后遁词 2018-10-10 14:22:25

再见!那个说“我要尿尿”的人

                       ——致敬中国白话文第一人李敖

                                                           by陶子铖

              本文背景音乐



其实人跟树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 

——尼采

01


下午我茫无目的刷朋友圈的时候,突然知道李敖去世了的消息,一下子很难受。我突然有点明白了王小波那句“生活就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天色微微向晚,天上飘着懒洋洋的云彩。下半截沉在黑暗里,上半截仍浮在阳光中。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王小波《黄金时代》


02

   海峡两岸,大概可以说我要尿尿的人没有几个了,敢说自己五百年后白话杂文排名第一的人恐怕没有几个了,能骂人使人心服口服、无话可说的人恐怕不多了。

   

   我们这代人,对于李敖的感觉可能并没有上一代人那么震撼,甚至于从未了解。第一次知道李敖,是因为《北京法源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毕竟目前华人在诺奖文学奖斩获不多)。逐渐深入了解他,是因为他和钱穆、胡适的交往,以及当年他和胡因梦那段才子佳人的佳话。但是,当你越深入了解这个人,你会把焦点从那些社会新闻,放到这个人的思想,这个人特立独行的灵魂。然后当你去了解他苦心经营《文星》宣扬自由主义,了解他鞭挞台湾当局、声讨黑暗腐败,你会渐渐明白,正如李敖所说:“不论在床上床下,我都坚忍不拔。女人喜欢我坚忍不拔,男人怕我坚忍不拔。”继鲁迅之后,能说出这样话的人不多,李敖是其中之一。


简要介绍一下李敖,他1954年考取台湾大学法律专修科(台大法律系司法组前身),后来兴趣转向历史,重考进入台大历史系。大学毕业后开始向《文星》杂志投稿,大力提倡“全盘西化”,并宣扬自由主义思潮,反对中国国民党独裁,为争取言论自由而努力 。1961年再度入狱。入狱后即开始每月出版一册《李敖千秋评论丛书》,一直不断。后来出狱,发表有关司法黑暗、监狱黑暗文字,并陆续为许多冤狱抱不平,引起行政院院会、中外舆论、电视、立法院以被迫害者的重视。在国民党立委温士源疾呼阻止李敖英雄形象流传后一周,新竹少年监狱即发生空前大暴动。


李敖激战金美龄 ,中途不爽称“我要小便”退席:

2011-05-05 15:49:00 来源: 中国台湾网(北京)

中国台湾网5月5日消息 据台湾“今日新闻网”报道,大师李敖与前陈水扁当局顾问金美龄日前一同上台湾电视节目对谈,两人的对谈火药味十足,打从一开始要用闽南语还是普通话就争,而后扯到国籍、党派,让大师李敖中途脱口“好了,我要小便了”,下个片段果真没再见到他。 

李敖与金美龄罕见上了节目《新闻挖挖哇》,主持人于美人和郑弘仪自知这是个大挑战,两位出名的人物也果真在节目上唇枪舌战。从一开始要用闽南语还是普通话讲话就有争辩,到了后面的日本籍或是中国籍更是让李敖炮火连连,连慰安妇话题都拿出来争辩,让于美人与郑弘仪频频替两人婉言劝解。 

节目中,李敖话题一波接着一波,让金美龄完全没有插话的余地,郑弘仪笑说“你们领一样的车马费,让金女士讲一下”。未料,李敖直言“不可以,我话题要讲完、而且时间要卡很紧,让你们没办法剪”。听的金美龄频频露出尴尬笑容。 


只是于美人问及两人共通点时,却也把国籍话题拿出来大争执一翻,由于金美龄已入日本籍,李敖则是对于一个中国较有认同感,双方你来我往,到最后李敖质问金“既然你是日本人,凭什么收下当时陈水扁当局顾问的聘书”,金美龄回呛“上面是写陈水扁办公室顾问”。言语之间充满烟硝味。 

金美龄聊起自己为何入日本籍时,李敖安静地在旁聆听,但结束后他随即插话,直说“好了,我要小便了”,让主持人笑翻,金美龄也响应“好,你可以走”。两人虽互赠礼物,但下个片段中,李敖也真消失在镜头前。


03






   了解李敖,我才知道自己的无知,才知道自己的虚伪,才知道自己的懦弱。李敖因文章鞭挞当局黑暗统治被关进国民党监狱的时候,看了几卡车的书,真性情的直面黑暗与愚昧。李敖大胆直率承认自己的欲望,“我李敖在床上和生活里永远都是硬的”,和那个我一直好奇的A小姐xxoo无数次,怀着罗素般对于人类的无限悲悯直面妓女,采访妓女,关注妓女,“我一向看不惯琼瑶,她所不知道的是,当她笔下的女孩在窗前一脸春心萌动看中意的男孩走过的时候,一个雏妓需要做一个手术才能继续接客。”因为李敖,我明白了自己的虚伪,何谓真的勇士?“前进的理由只需要一个,后退的理由却需要一百个。许多人整天找一百个理由证明他不是懦夫,却从不找一个借口证明他说勇士。”


    因为李敖,我反省自己,审视生活。因为李敖我不愿意做一个虚伪的人,因为李敖,我知道“且”,更知道“也”,知道《易经》里那一章教你如何xxoo,知道这世间从没有什么善男信女,更多是欲望,知道这世间从没有什么绅士,有的只是足够耐心的流氓,男人一生都是上半身与下半身的厮杀史。对充满欲望的、诸多缺憾的自己坦诚,学会自爱、自我肯定,“我从不怕女人不爱我。她不爱我,我就加倍受自己。”明白了孟子的“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此之谓大丈夫”,“大丈夫不能靠别人掌声活,大丈夫自己给自己鼓掌。大丈夫不怕别人封锁他,人能从容把自己封锁的人,没人封锁得了他”。

有的人虽然活着,其实被视同已死;有的人虽然死了,其实还整天活着;有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其实不死不活。


第一种是“活死人”;第二种是“死活人”;第三种是“人活死’’。生活在苦难里的人,·都是“人活死”;死了还不断闹人的人,都是“死活人”;活着却被视同已死的人,都是“活死人”。


我从“大作家’’变为“大坐牢家”以后,每个星期,如不下雨,有四次“太阳见我十分钟”的机会。我斗室独居,偶尔放风时,会碰到新来的泪流满面的满口喊冤的小市民。我因为资深、因为德高望重,被目为“大龙头”,常常被小市民请教。小市民只知道我是龙头老大,并不一定知道李敖是老几。常常在十分钟的请教过程里,我得到一点外面的消息。


有一次,一位非常爱哭的小市民,走到我身边,请我代他研判案情,研判过了, “闲话家常”,他忽然说: “有一个大文学家叫李敖的,你知道吗?”我说: “那个王八蛋吗?他怎么了?”他惋惜地说: “他死了!跟北一女的一个漂亮女学生一起殉情了!”他一边说,一边还哭了起来。这就叫“活死人”。这个“人活死’’的小市民实在可恶,在我霉运不脱时候给我杠上开花,真该判他十年。唯一情有可悯的倒是他这一番禁园情泪和他为我精选的这么一个美丽的死法。


我万劫归来以后,一天真碰到“北一女的一个漂亮女学生”,她发现我是李敖,为之惊呼: “李敖?李敖?你是李敖!看到你,就好像看到了明太祖!”这就叫“活死人”。看这样,李敖真得死了,李敖不死,明太祖缺货,北一女历史老师回家家。


人间有许多人,常常在你以为他“活死人”了的时候,突然“复出”。德国的艾德诺被人以为“活死人”了,他却在十六年后,东山再起;法国的戴高乐被人以为“活死人”了,他却在十二年后,再起东山。

——李敖《大慈大悲李敖菩萨》




04

  

黑暗才是永恒的,光明只是一瞬。我们从黑暗中来,带着欲望,堕入黑暗或者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黑暗永恒,死亡永恒,光明与正义只是那脆弱的一丝光,但就是这一丝光诞生了爱与希望,霍金,李敖,那些我们永远敬佩的真勇士,耗尽此生,寻找那丝光。即使有人告诉他们,这世间或许从来都不需要光明。


萧伯纳说:“有理智的人适应世界,没理智的人让世界适应他,所以这个世界改变靠的是没理智的人。”


                            无限敬意致李敖先生,走好。








作为法律人的我们,怎可不向曾在台大法律系的李敖前辈学习?鞭挞黑暗!坚守正义!

司考复习备战,就来瑞达法考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