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她,是周恩来最爱的养女,林彪一生最爱的女子,她是高贵的“红色公主”,却红颜薄命,结局凄惨无比……

军事爆i料 2018-04-14 09:21:14

亲,阅读前,请先点击上面蓝色字体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每天分享的精彩文章了,军事,时政,国际,热点,正能量好文章我们齐分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周恩来夫妇一生没有孩子,

却一直关心着革命遗孤

认下了不少养子养女。

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德的,

《我的伯父周恩来》一书中,

记述了邓颖超这样一番话:

其实我们真正认了的,

就只有3个干女儿,

一个是叶挺将军的大女儿叶扬眉,;

一个是在延安时,下大雨,

窑洞塌垮,被砸死在里面了;

只有维世跟我们时间最长、感情最深……



维世是谁?

她是1949年以后,

中国第一位知名的话剧女导演;

是她第一次系统运用了,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排演中国话剧;

她是新中国戏剧奠基人,

新中国三大导演之一。


她被称为红色公主,

是“延安四大美女”之一。

是林彪一生最爱的女子,

她还有另一个更知名的身份,

那就是——周恩来的养女。


她,就是孙维世。



孙维世出生于1921年,

她的亲生父亲孙炳文,

曾任国民革命军政治部秘书等职。

后与朱德相识,成为结拜兄弟,

经周恩来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她的母亲任锐,

也是共产党员,做地下工作。


前排右一:朱德,后排右一:孙炳文


孙维世5岁的时候,

就已经跟着家人“参加革命”了。

小小年纪,她就已经会帮助妈妈,

来烧毁秘密文件或去送信了。

1925年,孙炳文到广州,

和周恩来秘密接头,

为了防止有特务追踪,

抱着的女儿,

让她脸朝着自己的后背,

注意看有没有可疑的人。

跟周恩来见面后,

孙炳文就让女儿在门外玩耍,

望风盯梢,注意有没有人偷听。

她见到周恩来和邓颖超时,

就会亲热地喊“周爸爸”,“小超妈妈”。

这对膝下无子的周恩来夫妇来说,

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他们都很喜欢这个聪明活泼的小女孩。


前排坐地者,中间是幼时的孙维世


1927年,年仅42岁的孙炳文,

因揭露国名党的反革命阴谋而被捕入狱。

不久后就被秘密杀害,壮烈牺牲了。


孙维世的父亲孙炳文


当时只有6岁的孙维世和兄长,

跟着母亲四处奔波,历尽世态炎凉。

她的童年,基本上都是,

在颠沛流离中度过的,

也没能受到很好的教育。

后来,任锐将女儿孙维世化名李琳,

送到中共领导的左翼剧联,

上海业余剧人协会和东方剧社,

她成了一名演员。


孙维世的母亲任锐


在这里,她认识了,

当时还叫蓝苹的江青。

蓝苹特地为她签赠了照片留念。


当时还叫蓝苹的江青


图为江青年轻时杂志封面。


蓝苹加入联华影片公司,参加演出费穆导演的影片《狼山喋血记》,扮演片中刘三嫂。



1937年,任锐经过再三考虑,

决定还是把子女送进革命队伍,

鼓励他们英勇杀敌,保家卫国。

她中止了孙维世的演艺生涯,

让长子带着当时16岁的妹妹孙维世,

从上海乘船前往武汉投奔周恩来。

兄妹二人赶到了西安八路军办事处,

他们想要去延安抗日,但是被拒绝了。

这时外出办事的周恩来正好归来,

看到有个小女孩在擦眼泪,

就上去问情况。

小女孩一见是领导模样的人,

一点也不胆怯,大声地说道:

“我和哥哥要到延安去抗日,

可是里面的人说我们没有介绍信,

不能去延安。

我们听说周恩来伯伯在这里,

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来……”

周恩来这才知道,眼前的小女孩,

就是当年给他放哨的黄毛丫头:

“你是小维世呀,我就是你周爸爸啊!

孩子,你们受苦了。”

两兄妹就这样幸运地留在了办事处,

过了几天,周恩来便将他们送往了延安。


周恩来夫妇商量后,就写信,

给孙维世的母亲任锐说:

“愿将烈士遗孤当成自己的女儿。”

并正式认了孙维世为他的养女,

她也是和周恩来夫妇感情最深的养女。


后来周恩来和邓颖超,

还将任锐接到孙维世所在的延安,

让母女二人得以团聚。

她们一起在延安学校学习,

母女同为同学,当时成为了一段佳话。


孙维世与周恩来夫妇


周恩来夫妇常常写信鼓励她。

她也非常地尊敬周恩来夫妇,

视他们为自己的亲生父母。



1939年,在毛主席的批准下,

她陪周恩来前往莫斯科治病。

周恩来夫妇早早地,

就发现了她身上的艺术才华,

在他们的支持下,她报考了,

莫斯科戏剧学院表演系和导演系。


前排左起:孙维世、邓颖超、任弼时、蔡畅。后排左起:周恩来、陈琮英、张梅。


因为维世人长得漂亮,

又是周恩来最爱的养女

在她不到18岁的时候,

就已经有很多人上门来提亲了,

不过都被周恩来夫妇挡住了。



在苏联学习期间,

她遇到一个男人,

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林彪。

林彪战功赫赫,是抗日名将。

当时他正好在苏联养伤,

莫斯科的许多中国烈士子女,

邀请林彪去作报告。

因此,他和孙维世相识了。

他们同样关心中华民族的命运,

渐渐地,林彪对眼前这个,

端庄、秀气的女子产生了爱意。


在战场上牵着敌人鼻子走的林彪,

却拜倒在了孙维世纯真的笑容下,

他乱了方寸,对她发起了猛烈的攻势。

甚至向她求婚,但孙维世拒绝了。

后来在1942年林彪回国后,

他在延安与叶群结了婚。


中间:孙维世


孙维世学成归国后,

为了安全考虑,

周恩来夫妇让她取道东北,

并告诉她担任东北军政首长的就是林彪,

有困难可以找他帮助。

孙维世的归来在林彪内心,

引起了巨大的波动,

他的心里最爱的人还是她。

叶群得知林彪曾追求过孙维世后,

十分地不满和嫉妒。



1948年9月,

孙维世到华北大学三部教学,

大家都很敬佩这位从苏联回来的专家。

每逢行军休息或节假日空闲的时候,

大家总爱围上一圈听她讲,

苏联的战争和社会见闻。

使大家对苏联充满了向往。


    1949年12月,毛泽东访苏会见斯大林,

俄语流利的她,担任代表团的翻译组长,

在毛泽东和周恩来身边做机要工作,

她工作勤勤恳恳,得到了领导的肯定。



孙维世极具导演才能,

苏联作家柯切托夫的名著,

《叶尔绍夫兄弟》、《区委书记》,

在上世纪50年代后期影响很大,

孙维世带领着中央实验话剧院,

将其改编成话剧。

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内部公演。

此剧以极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

和语言首现中国话剧舞台,

当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竟连续上演了三个月!

党和国家领导人除毛主席和林彪外,

全部亲临观看,

刘少奇主席和夫人还登上舞台,

接见了孙维世和全体演员。

周总理看了两次,他很赞赏女儿的才能,

认为无论内容、造型、语言都有独到之处。



因其天赋,从1950年起,

孙维世就协助筹建中国青年艺术剧院,

她导演的苏联戏剧《保尔柯察金》、

《钦差大臣》、《万尼亚舅舅》等,

均大获成功!

她参与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建院工作,

并翻译和导演了苏联童话剧《小白兔》。

她是新中国儿童戏剧的开拓者之一

在苏联专家开办的中央戏剧学院,

导演训练班里担任班主任,

给新中国培养了第一批导演人才。


孙维世担任导演的《同甘共苦》剧照


导演电影《小白兔》时的工作照。


她是红墙内的高干子女们中,

最有才华的,

加之无人出其右的容貌,

不寻常的背景,

她成了那个时代令人羡慕的“红色公主”。



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

她和周恩来夫妇的感情,

也越来越深。


1950年8月8日,

是周恩来、邓颖超结婚25周年,

“银婚”纪念日。

她打算为父母搞个简朴的银婚纪念,

就偷偷地准备着。

周恩来太忙了,

即便记得这个日子也无暇顾及,

她悄悄做了十几朵大红花,

其中有两朵最大。

这天,她在周恩来外出后,

悄悄让邓颖超按照当年结婚时的着装,

穿上白色旗袍和白鞋白袜,

再戴上一朵大红花。

中午,等周恩来一回到家,

她就迎了上去,

突然从身后拿出那朵大红花,

不由分说地戴到周恩来胸前,

又把他和邓颖超拉到一起,

让他俩互相挽起手臂拍照。

就有了下面这张珍贵的照片,


孙维世高声宣布道:

“现在,我爸爸妈妈银婚纪念活动正式开始!

放音乐!”

周恩来的行政秘书何谦一听,

立即打开留声机,

放起了陕北情歌《兰花花》的唱片。

那高亢激越的歌声一起,

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德、

卫士长、贴身卫士等,

就都拥了出来,

乐得邓颖超笑着说:

“我们结婚的时候特别简单,

这下倒热闹,

导演维世算是给我们补上了婚礼!”


全家福。从左到右为孙维世、邓颖超、周恩来、孙维世的妹妹孙新世

 

这个贴心、乖巧的女儿,

只有一件事让周恩来很头疼,

那就是对感情有些任性。

在青年艺术剧院的工作中,

孙维世认识了被称为“话剧皇帝”的金山。

金山从事党的地下工作,

他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

与国民党高层人士交往,

了解敌人内部的情况,

通过上海的地下党组织,

将这些情报转送出去。

后来到了重庆,

金山积极从事抗日宣传工作,

排了许多抗日题材的戏剧。


金山


孙维世是导演,金山是演员,

他们曾共同排一部戏,

在工作中两人相互生出了情愫。

但周恩来并不看好她们这段感情。

这并不是因为金山是“共产党的大特务”,

而是因为他当时是著名演员,

张瑞芳的丈夫,这样做不合适。

但孙维世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爱情。


《保尔·柯察金》剧照:主演金山和其妻子张瑞芳


1950年10月14日,孙维世和金山,

在北京青年宫举行了婚礼。

会场上孙维世苦苦搜寻,

却看不到“周爸爸”的影子。

看到“小超妈妈”出现时,她非常高兴。

邓颖超告诉她,“周爸爸”很忙,

不能来参加婚礼,但给她送来了一件礼物。

邓颖超当面打开了一个小纸包,

周恩来夫妇对孙维世疼爱有加、

所有人都猜想,

总理夫妇的贺礼一定非同一般,

人们都围上来观看。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包裹里,

竟然是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聪明过人的周恩用这一本书,

为女儿道尽了千言万语,

说尽了心中的疼爱。


周恩来夫妇多年的秘书赵炜,

在《西花厅岁月》一书中记录了此事:


在她结婚的时候,周总理特意让邓大姐带去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当作贺礼。所有在场的人都明白,周总理是想给孙维世的丈夫金山戴上个紧箍咒。


孙维世和丈夫金山


时隔两年,就验证了周恩来当初的判断,

多情的金山注定,

一生不会只爱一个人。

有一次,

随文化艺术代表团赴朝鲜前线,

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

金日成让自己的女秘书,

给金山当向导兼翻译。

没想到他跟这个女秘书坠入了情网,

金日成知道后勃然大怒,

直接枪毙了那个女秘书。

要不是金山是中国人,

他也一并将他枪毙了。

金山回到北京后,就被撤职查办,

送到石景山钢铁公司建设工地上劳动改造。

但在金山被批判的时候,

孙维世却对众人说:

“金山犯了不可原谅的罪行,

我相信:这是他最后一次了!”

正因为孙维世的宽容,金山才死里逃生。


孙维世和丈夫金山


婚后两人育有一个女儿,

周恩来夫妇都对这个孙女的到来,

感到十分地喜悦!


孙维世和女儿孙小兰


邓颖超和孙维世的女儿孙小兰


邓颖超和周恩来是真的,

将孙维世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如天下所有普通的父母亲一样,

会为她担心,为她着急。



1966年初,她创作的话剧,

《初升的太阳》公演。

周恩来特地停下了手头的工作,

来观看女儿的作品,

还同全体演出人员合影留念。

这是一位父亲对自己女儿的关心和肯定。


排练《初升的太阳》


1966年5月3日周恩来总理第三次视察大庆,接见正在大庆深入生活的孙维世


她这一生拒绝了两个人,

一个是林彪,另一个是江青。

而她的拒绝,

也为她的后来的命运埋下了祸根。



江青在延安骑马


1949年,江青要求前往苏联,

没有得到批准。

而孙维世却得到了毛主席的亲批。

出访归来,江青找到孙维世,

要她谈谈随同毛泽东出访的情况,

她拒绝了:

“这些都是国家机密,没什么好谈的。”



1963年话剧《杜鹃山》上演后,

江青找到她,希望能参与此剧的改编。

她再次婉拒了。


江青亲自登门拜访,

她对孙维世说:

“看了《初升的太阳》,

这是一部很成功的话剧,

有个想法,想将这部话剧改编成现代京剧,

这需要两个人很好的合作。”

孙维世再次拒绝了:

“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将这个话剧改成现代京剧不太适合。”



她一次次的拒绝江青,

无疑是一笔待算的账。



在那个荒唐的岁月里,

人的生命仿佛蝼蚁。

随时就能消亡。

她的兄长,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孙泱,

之后突然被批判是坏人,

是日本特务、苏修特务和国民党特务。

几天后,孙泱惨死在,

中国人民大学的地下室里。


孙维世和兄弟姐妹在北京,左起:孙济世、孙维世、孙泱、孙新世,前排孩子是孙维世的女儿孙小兰。


1967年12月,

孙维世家突然冲进一群人,

他们说是“公安人员”,要找金山。

金山从事过地下斗争,

明白其中的蹊跷,

站起来,走到镜子前,

梳了梳自己的头发,

然后转过身来朝她笑了笑说:

“我跟他们出去一下,

你在家里不要着急,不会有事的。”

那是她最后一次看见金山的笑容。

不久后,

金山就被定了“特嫌”的罪名,

一关就是7年。



噩梦才刚刚开始,

1968年3月1日深夜,

孙维世被人从家里强行拖出。

逮捕她的并非公安机关,

而是一批空军部队的现役军人。

家里的所有信件也都被抄走,

这当中有大量江青等人写的,

赞扬孙维世的艺术才华的信,

也有很多孙维世与毛泽东、

周恩来等人的合影,

都被江青一把火焚毁。

江青只挑出那张周恩来接见,

《初升的太阳》剧组人员的照片,

作为“证据”,此后,

江青还拿着这张照片,

在周恩来面前晃来晃去,

大骂孙维世就是睡在周恩来身边的一条狼。



他们将她关进一个秘密的看守所。

审讯的人开始问孙维世如何到苏联去学习,

在苏联受过什么样的“训练”,

苏联的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对她有什么指示,

让她回国来搞什么破坏活动……

问者气势汹汹,

孙维世听得莫明其妙。

接着,审讯的人又追问她,

有关周恩来和朱德的事情,

她彻底明白了这伙人的最终目的,

并不在于整倒她,

而是另有企图。

在监狱里,

孙维世如同父亲当年一样铁骨铮铮。

逼供者恼羞成怒,

惨无人道的严刑拷打开始了。
多年后,曾有狱友回忆,

每到深夜,

人们会听到一个女犯不屈的歌声:

  在乌克兰辽阔的原野上,

  在那清清的小河旁,

  长着两棵美丽的白杨,

  这是我们可爱的家乡……

  年迈的母亲站在村旁,

  她把儿子送上战场,

  为了保卫可爱的家乡,

  要和敌人血战一场……


“不肯合作”的孙维世被加上莫须有的,

“苏修特务”罪名,被关进了监狱,

并成为“死关对象”。




孙维世被捕后,周恩来曾派人,

四处调查女儿的消息,

然而消息密不透风,结果一无所获。


1968年10月14日,

年仅47岁的孙维世,

在五角楼被活活折磨而死。

这一天刚好是她,

与金山结婚18周年的纪念日。

浑身布满伤痕,

冰冷的手铐脚镣仍紧紧地锁着她的四肢,

据说死前经历了惨绝人寰的刑讯逼供。


 1968年10月17日,

周恩来得知孙维世死亡的消息后大惊,

他不忍告诉邓颖超。

这位在“文革”中为了维护大局,

对许多事情一贯隐忍的国务院总理,

终于愤怒了,

强忍着心中的悲痛,

挥笔批示:

“(孙维世)自杀或灭口,

值得调查。”
“应进行解剖化验,以证实死因。”

可江青一伙却公然违背,

周恩来总理的指示,

强行将死后的孙维世定为“反革命”,

将尸体火化,骨灰无存……


金山出狱后得知妻子的消息,

连着许多天闭门不出,

独坐在孙维世的遗像前,

放声大哭,听者无不落泪,

他和孙维世的妹妹孙新世等人,

一起为孙维世的冤案奔走呼吁。



 

孙维世当年惨死的真相究竟如何?

到如今已也无法追究清楚。

人们只知道,她在被捕之前,

曾对妹妹孙新世说:

“我是一个小人物,死了没有关系。

总理关系到党和国家,

我们的总理一定要保住呀!”


还告诉妹妹:

“人一死,问题不好搞清楚了,

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死,

我如果死了,说什么你也别信,

那一定是被害死的。”


40年前,孙维世的父亲孙炳文,

被国民党密令腰斩于上海,

临刑前高呼“我今就义亦从容”,

任锐忍着悲痛嘱咐孩子,

并写下了一首示儿名诗:

“儿父临刑曾大呼,

我今就义亦从容。

寄语天涯小儿女,

莫将血恨付秋风!”

而40年后,

惨绝人寰的悲剧,

却再次在烈士的女儿身上上演了,

只是凶手早已变了。

如今又40年过去了,

可还有多少人记得这“血恨”与“秋风”?

也许,孙维世这个名字,

早已如烟如雾了……



后来,在周恩来夫妇的通信中,

人们发现他们至少,

八次提到了女儿孙维世,

可见他们对孙维世的爱之深。

这对夫妻一生爱国家,爱人民,

爱得无私,爱得伟大。

他们一生无子,

唯一倾注了所有爱意的孩子,

却以惨死,宣告了人生的结局。


白发人送黑发人,

那时,

他们的内心,

该忍受了多少的酸楚和痛苦……



她是高达挺秀的俏白杨,

是傲然而立不畏风寒的的红梅,

她是一个有铮铮铁骨的美丽女人,

她是革命烈士的后代,

是周恩来总理真正的女儿!


无论您有多忙,请花1秒钟的时间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可能您的朋友就需要!谢谢!

揭秘:沉默18年,中国大使馆被炸案终于解密 真相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