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美术、音乐与文学、时政的跨界--中央美院艺考考题盼学子知古晓今

落笔生花 2020-10-16 08:16:21


央美艺考出“怪题”,要求考生必须具备更全面的文化素养。


“被央美虐得幸福么?”这句话成了正奔走于各地艺考的学子之间颇热门的问候语。

这还得从刚结束的中央美术学院2018级本科招生的考题说起。继前些年接连推出“棒棒糖”“转基因鱼”“诺奖得主鲍勃·迪伦的一首歌”之类的“怪题”后,屡次立于风口浪尖的央美设计专业今年再度不负众望,要求考生以“幸福指数”为题进行视觉化表达。“相比而言,往年试题太仁慈了,好歹还有具体形象。今年太抽象,完全蒙圈。”考生叫苦不迭,又一次成为央美考场的一道风景。

中央美院设计学院院长宋协伟统筹此次设计专业考题,据他介绍,试题“幸福指数”通过提供2017年度《世界幸福报告》,引导考生对幸福指数变量如收入、健康、陪伴、自由、信任这五个抽象概念进行形象呈现。“题目看似抽象,其实背后潜藏着丰富的情感体验。而且,它还交叉了两个概念,一个是人性化的‘幸福’,再一个是科学化的‘指数’,考生可发挥的空间并不小。”

对于不少考生抱怨试题太过“刁钻”,艺术行业分析学者马维认为,原因在于考生还没有发现央美近些年考试改革的规律。“尤其是设计专业,一大特色就是玩儿跨界。”在他看来,身为国内美术院校当之无愧的老大哥,中央美院在艺考改革元年2015年所出试题《棒棒糖》还算中规中矩,只要审题没问题,绘画基本功不差,得分差不到哪里去。从次年开始,考题《转基因鱼》就跨界生物与艺术设计,而去年让考生根据鲍勃·迪伦的一首歌《答案在风中飘荡》,给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设计一款获奖证书,很显然就是音乐、文学与艺术设计的跨界。“考题体现的正是设计学院的教学主张,即打破专业壁垒,不再划分专业。”马维还将这几年试题偏重考查的能力概括为三个层面的递进关系——个人体验、社会焦点及时代观察。

有业内人士争议试题太过紧贴时事,对此宋协伟回应说,设计行业日新月异,一个在专业学习之余对周遭社会不投入丁点儿余光的中学生,今后也很难结合市场需求设计产品。“中央美院希望考生不仅为求学而来,更要为实现个人价值以及怀抱对社会文化价值传播的责任感而来。”中央美院分管教学的副院长苏新平坦言,今年的考题不再局限于对知识和专业技能的测试,增大了对学生社会责任意识、文化敏感度和思辨能力的考查。而今年的试题揭晓后,不少已经“上岸”的师兄也在贴吧纷纷给后来人分享建议——想进央美,好好读书,多看新闻。

如果说央美设计专业意在“通今”,那么其中国画学院的考题就平添不少“知古”的味道。上周六,中国画学院书法创作考场同样发出阵阵哀叹声。试题一改往年以书写古诗为内容,今年首次增加了诗歌创作,要求考生自作咏春七绝一首。在不少人印象里,美术类考生大多是因为文化课成绩不佳才被迫走上艺考之路。“可如今的普通高考,也还没有要求在两个半小时里创作古体诗吧。”考生马黎明表示自己开考不到一小时,就从位于河北燕郊的央美考场“逃”了出来。

其实,去年杭州中国美院就已将古诗词引入考题,要求考生根据唐代诗人刘长卿《寻南溪常道士》这首诗完成一幅主题画创作。不过,很多考生未解其意,考试中依然生硬照搬平时练熟的山水画套路,结果能贴合整首诗意境的佳作不多。今年中央美院更进一步,直接让考生自作古体诗。“自作诗可检验应试考生对古体诗格律、韵脚、立意的基本认识与国学修养。”苏新平希望通过对“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倡导,加强对考生人文艺术内涵的考查。

他还透露,央美招生考试的更多改革方案已在酝酿中。比如今后是否向社会公布考题,初审通过后有无必要集中进行复试,以及能否增加口试环节。“考试改革绝不是要难倒学生,而是通过准确和全面考查,给那些真正热爱艺术、遵循艺术规律学习的学子脱颖而出的机会。”


— END —

感谢你关注落笔生花 

落笔生花

一个专注美学传播的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