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即使二十年后我不听摇滚乐了,但我的生活还他妈在摇滚着

半盒骆驼 2018-04-20 14:17:26




教育——

是要灌输标准答案,还是要开启人的独立思考能力?

是要机械化,还是人性化?

是要奴才,还是人才?

这是个问题。


上面的「教育三问」被记录在我曾经的作文本的扉页。它的作者既不是鲁迅,也不是哪个斯基,而是十年前上初三的自己。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今天老师给大家布置一篇半命题作文,题目是假如我是……


半天后,我交了一篇自己觉得特牛逼的作文,假如我是一只不会飞的鸟。内容就是讲我是只渴望蓝天的企鹅,尽管是鸟类,有翅膀,却天生不会飞翔。然后怎么受到别的鸟类的嘲笑什么的。


可后面的作文课讲评,我就像自己笔下那只不会飞的企鹅,被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大肆嘲笑了一番。有的同学竟瞎写,想故弄玄虚还弄巧成拙,那企鹅天天在海里噗噗腾腾的,能是鸟吗?


后来就有了我的「教育三问」




那会儿并没有接触过摇滚乐,甚至天天哼的还是许嵩,张杰和周杰伦。可这会儿再看自己当时抛出的问题,竟觉得十年前的自己太他妈摇滚了。



摇滚到底是什么?

摇滚乐又是什么?

有的人每天beyond,崔健,魔岩三杰的挂在嘴边,为什么还被称作伪摇?

有的人听着罗大佑,胡德夫,李宗盛,为什么却被说这人真够摇滚的?


思考。独立。勇敢。放逐。追求。愤怒。批判。质疑。这些应该都是摇滚该有的东西吧,但似乎又从来没有一个精准的定义。




对我而言,摇滚大概就意味着,对于世界永远做一个提问者。因此,「十万个为什么」的编者一直都长期占据我精神领袖的席位。现在想想,这帮编辑问题真多,也他妈够摇滚的。


作为一种音乐类型,或许以后我会像迷上摇滚乐一样被其他风格所俘获。老了以后甚至可能痴迷戏曲。但摇滚作为一种活着的精神状态,却始终带在身上。面对世界永远做一个提问者。问黑,也问白;问世界,更问自己。


只要还没有开始接受麻木的道理,即使二十年后我不听摇滚乐了,但我的生活还他妈在摇滚着。


这是摇滚乐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