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9 位伟大音乐家写给爱人「最美丽」 的情书

世界音乐 2018-07-20 16:55:07

一生中最浪漫的事

就是遇见那个无悔的爱人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沈从文


对于音乐家,在他们浪漫的邂逅里,音乐与爱人,都不可或缺。爱人是他们创作的源泉,音乐是他们的精神力量。

 

面对爱情

这些古典音乐家也变得浪漫起来

明日就是七夕

来看看 9 位伟大作曲家的“最美丽”情书

你会被他们的柔情感动


“我要给你一万个飞吻,然后吻你一万次”

莫扎特 - 写给妻子康斯坦泽的信


众所周知的天才莫扎特,除了音乐上极大的天赋,莫扎特在生活上其实过得更精彩,喜欢浪来浪去,喜欢各式各样的假发,赶时髦,爱旅行,爱花钱……



这样的他遇见了志同道合的康斯坦泽,康斯坦泽每天晚上都会给莫扎特炮制宾治酒、讲故事,支持丈夫作曲。找到臭味相投的那个人,是爱情中最美妙的惊喜。


“你和我的双手一样重要,我必须照顾好你。”

罗伯特·舒曼 - 写给妻子克拉拉的信


舒曼第一次见克拉拉(Clara Wieck)时,她只有11岁,但音乐上的天赋一下就吸引了这个20岁小伙子的注意。克拉拉16时,舒曼感到自己深深爱上了她,而克拉拉也爱慕着才华横溢的舒曼。



他们的爱情在父亲的反对中备受折磨,直到1840年,21岁的克拉拉终于嫁给了30岁的舒曼。舒曼说,他和克拉拉共度了16年"诗与花的生活”,这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我真的很希望,可以以一个爱人的身份温柔地向你表白,然后告诉你,我愿将所有的祝福和爱都给你。”

勃拉姆斯 - 写给克拉拉·舒曼的信


另一位深爱着克拉拉的人是作曲家约翰内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遗憾的是,她已经与他最好的老师舒曼(Robert Schumann)结婚了。



但对于克拉拉的爱,勃拉姆斯深深地藏在心里,以至于他终身未娶,甚至在得知克拉拉离世后,不远千里赶到她的墓地前,失去克拉拉后的11个月,勃拉姆斯也离开了人世。勃拉姆斯说:"我最美好的旋律都来自克拉拉”。


“对你的爱温柔又深刻,那难熬的五年只为了靠近你。庆幸,我们最终分享彼此的爱,我爱你。”

柏辽兹 - 写给史密森的情书


创作出《幻想交响曲》的艾克托尔·路易·柏辽兹在遇见红极一时的女高音哈里特·史密森(Harriet Smithson)时,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他对她一见钟情,她高高在上,为了收获女神芳心,他做出了很多努力,也终于用五年的追求换来了想要的爱情。



柏辽兹和史密森结了婚, 即使他们有时说着不同的语言。此后柏辽兹创作了很多他笔下最伟大的作品,戏剧交响曲《罗密欧与朱丽叶》、《纪念亡灵大弥撒曲》等,爱情就是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快乐、信仰、坚定,从哪里来?从你给我的爱开始。我的灵魂伴侣,我所有喜悦都是因为爱你。”

瓦格纳 - 日记中给珂西玛告白


珂西玛是瓦格纳的第二任妻子,也是他的青梅竹马。他们之间的感情非常深厚,可以用相濡以沫来形容。瓦格纳晚年身体很糟糕,珂西玛一直在身后照顾他。


 

瓦格纳逝世的时候,柯西玛肝肠寸断,并且剪下了一束金发放到灵柩中让她永远陪伴着丈夫。瓦格纳的辉煌也离不开这个默默付出的妻子。爱一个人不是索取,也不是给予,而是不离不弃的陪伴。

 


“不论我身在何处,你都随我同在,尾随我的梦幻,我与你切切私语。我所有的想法都源自于你,我的不朽的爱人...”

贝多芬 - 不朽的爱人


贝多芬一生没结过婚,却有很多段未了的感情,他一直期盼着一位灵魂伴侣的出现,这个人始终没有来到身边,却安放在他心里。



1827年贝多芬离世后,人们在他写字台的一个秘密抽屉里发现了三封情书以及他昔日的恋人特雷莎的肖像。信没有寄出,日期也不完全,其中一封信上写着——不朽的爱



很多人有各种猜测,但最终也无法得知,贝多芬心里真正的爱人是谁。


“善良、自然、美丽 —— 你所有的一切让我眩目,令我着迷。”

莱奥什 - 给卡米拉的情书


享有世界声誉的捷克作曲家莱奥什·雅纳切克(Leos Janáček),被称为捷克音乐的推动者。是米兰·昆德拉和村上春树所推崇和喜爱的作曲家,《布拉格之恋》的配乐就来自莱奥什。



奥莱什早期的音乐之路一直不温不火,直到他在61岁时爱上了卡米拉,她为他带来了新的创作灵感,也在与她相处的十二年,奥莱什创作了很多捷克伟大的歌剧作品。爱对一个人,无论什么年纪都不会错。


“My heart – 真的很爱你,我的全部,你是最伟大的艺术家。”

布里顿 - 给皮尔斯的信


英国古典音乐代表人物之一的本杰明·布里顿(Benjamin Britten)和男高音歌唱家彼得·皮尔斯(Peter Pears),是同事,朋友,也是相守一生的伴侣。


 

他们也是20世纪最受人尊敬的同性恋音乐家,1934年他们在英国相识,几年后合作举办了广受业界瞩目的演唱会。布里顿为皮尔斯创作了很多声乐作品和歌剧角色,皮尔斯也成就了布里顿音乐上的辉煌。爱没有性别之分,爱上,就是爱了。


“当这封信来到你的手中,你已经拥有了我全部的喜悦。”

柴可夫斯基 - 给梅克夫人的信


俄罗斯浪漫乐派作曲家柴可夫斯基有一位红颜知己——娜蒂契达·冯·梅克(Nadezhda von Meck),人们称她富有的梅克夫人。1876年底,梅克夫人走进了柴可夫斯基的生活。他为她写了一首钢琴曲伴奏,得到了相当多的报酬。


 

自此梅克夫人一直以挚友的身份资助柴可夫斯基,他在梅克的帮助下有了后来的一切。14年中两人从未见过面,仅以书信交往,柴可夫斯基给梅克夫人写过760封信,这是他生命中最宝贵的一份感情。即使爱情没有机会修成正果,我也可以远远地支持、守护你。

 

一生中不奢求轰轰烈烈的完美

但期望拥有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

致所有对爱充满希望的人

愿此生

找到那个「 不朽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