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冯杰:乡村乐器

金麻雀文选 2018-12-13 13:38:44



第 312 期

乡村乐器

● 冯  杰


村里人们起名字爱凑热闹,有点扎堆儿。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姓名痕迹。


有几个人名字意义和象征比较近似:孙好武,孙好战,孙好钢,孙好斗,孙好枪,孙好缨。像一条线上拴一串近似的昆虫:蚂蚱、蛐蛐、蚰子、天牛、螳螂。


孙好武这名字是他父亲费心起的。他爹解释,字形好,女子止戈,打仗是男子的事,家里要出将军。字意好,来源于毛主席“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有时代背景。好武后来偏偏好文,有悖他爹初衷。


孙好武的好文行为,近似古画里常画的牧童牛背横笛抒情。


他最擅长吹笛,在村里吹笛三年余,吹得一手好笛,常吹的一曲是《百鸟朝凤》。兴致一来,每夜都吹奏,村子小,笛声短,像一棵竹竿,笛声就让月光和风从村西头递到村东头。然后又从村东返回村西。


世上俗人大凡一痴,必定执著。他讲起笛子知识头头是道。将笛子喻人,也分高、中、低三档,细分九级,像皇帝衡量中国知识分子的标准。


一级,需要会吹《北风吹》《歌唱二小放牛郎》;二级,《八月桂花遍地开》《旱天雷》;三级,《苏武牧羊》《翻身农奴把歌唱》;五级到九级,是《小放牛》《挂红灯》《走西口》;十级,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就空空如也。你得去找钟子期或俞伯牙了。


孙好武自谦,说他笛技介于九级十级之间。


吹笛诀窍之一:得会贴膜。


笛子里最难的也就是贴膜,笛膜相对于笛子共鸣音色有着很大的影响,笛膜是取自芦苇内膜,大小拇指肚一般。膜薄、易破,粘时要有耐心,不能把膜贴歪,膜贴歪了声音也就吹歪了。


贴膜的粘合剂有树脂、驴皮膏、阿胶、白芨、大蒜汁、除非万不得己之时,他不用口水。


孙好武讲究,他还有一个缎子笛袋,不吹笛时就入袋挂墙。像侠客挂剑。


单单吹笛不算奇,奇的是有一次,大家把他请到马厩里吹一曲之后,他讲一个关于自己的故事:


那一年麦罢,他在村东看守生产队里的麦场,月来满地水,云起一天山。风来有麦香气息。一个人就开始寂寞,要吹笛抒情了。


月光里有风,那一条通往滑县城的乡路上,两行白杨树哗哗响,像好几个人在拍手相语。笛声响起,不远处出现有一个人影在晃动,那人影倚着一棵杨树上,是在听笛。


孙好武恍恍惚惚觉得,像是一个长着庞大绿面庞的短锉人,短锉人依着杨树,沉浸在民间音乐的旋律里。打拍子。孙好武朝前走一步,那绿面短锉人后退一步。一直保持那样距离。


第二天晚上绿面短锉人还来听笛,连续五天都是如此。孙好武吹到最后一曲,短锉人才消失在杨树行后面。路边两行白杨树哗哗响。那一条乡路通向道口。


孙好武在心里转了一圈,全村60户人家,知道没有长这样面庞的人,附近的村里也没有。他心里就“咯噔”一声。


孙好武那时年轻,他不信邪。


第二天,他悄悄搬来一个火炉子,是村里铁匠孙炳臣打鏊子用过的,孙炳臣入狱后火炉闲置,一直没用。孙好武将一把火钳子放在上面提前烧烤。


接着,横笛,继续来吹。


先吹《翻身农奴把歌唱》,又吹《南泥湾》,再吹《延安颂》《东方红》,都是一律红色的革命歌曲。可谓“吹红”。最后吹到了《大海航行靠舵手》,音符弥漫。当吹到里面“万物生长靠太阳,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一句时,孙好武觉得火候已到。


他拔出来那把火钳子,出其不意,就向那个听笛的短锉人刺去。只听那边“哇”地一声,短锉人中钳,脖上滋滋冒烟,散发一丝烤肉味,短锉人叫着向白马河里跑去,扑通一声,扎到水里就不见了。


他手中那一把笛子抖动。笛膜掉了。


孙好武觉得,自己有点像打过虎后的武松。

两天后,孙好武领着村里一群干部来到麦场,比比划划着又寻到河边,找到了一只早已鼓肚的蛤蟆,那只蛤蟆奇绿,大如碗口。蛤蟆脖上还有一道深深的火钳印痕。那一瞬,孙好武觉得是画匠张笔下点的朱砂一般。

 


作者简介

冯杰,1964年生,河南省作协副主席,河南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出版有诗集数种。


栽种小小说纪事,人物论坛

杨晓敏自述,300篇鉴赏


金雀坊,作家摇篮

金麻雀文选,名家经典



金麻雀网刊系列:金麻雀文选的宗旨是,读写范文,系列课堂,作家摇篮。所用商标“金麻雀”及图形,已得到商标持有者的授权。一触即通,开卷进益,欢迎您的关注,分享一场永远在线的文学盛典。

 

声明:本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仅作为推广小小说文体用;部分插图与文章摘自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删除。各报刊如有选用、摘录,请务与作者另行沟通。


出品 / 金麻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统筹 / 金麻雀网 http://jinmaquecm.com/forum.php

联系邮箱 / jinmaquec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