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音乐 | 大冰的小屋

直通山威 2020-11-20 08:44:52



写在前面


不知世间是否有一种绝对的自由,若有,或许便是流浪。潇洒豪迈,无拘无束,如碎草一样坦坦荡荡地在这世上狂野地生长。大冰的小屋里的歌手代替大冰在各地举办音乐会。11月6日,王继阳、张怀森两位歌手来到威海哈工大,自由,随性,以流浪歌手的身份,弹奏了一场直击人心的音乐盛宴。




       大冰,从主持人到民谣歌手,从江湖游侠到资深文青,放弃稳定的工作,怀揣音乐梦想,带着手鼓,流浪天涯,一路走一路唱,出版多部作品,写尽人间冷暖,如今在丽江经营着大冰的小屋,结识各方朋友,收集各路故事,自在悠闲。


酒与故事


       很早就听说过大冰,在遥远清美的丽江,经营着一间小屋,唱着歌,喝着酒,听着过路的故事,过着太多人梦寐渴望的近乎脱俗的生活。他的背后,有着一种狂荡不羁的身份,底层流浪者。这或许会被社会高层的各界人士轻蔑,但那都无所谓,有笔,有酒,有梦,有故事,对小屋里的所有人而言,就已足够。

       

       就像他说的,“我有一碗酒,可以慰风尘”。



音乐会


       音乐会的场外很早就排起了长队,各色各类的人都有,其中最多的,还是高校的大学生,那一个个洋溢着期待与微笑的面孔,点燃了这场音乐会最大的热情和活力。场内的座椅完全不够盛放慕名而来的陌生人,歌手笑着招呼那些站在后排的人,让他们来到台上,围着自己席地而坐。那一刻,突然觉得面前的所有人,都不是陌生人,都是朋友,是久违的老友,我们相聚在此,只是听听歌,分享自己过往的故事,诉说这些年的变迁。

       

       清淡悠扬的民谣,轻松愉悦的氛围,一场小小的音乐会,让原本平庸的生活,明亮幸福了许多。对流浪、对音乐会,甚至有了全新的定义,它可能很微小、很薄弱,却闪耀着细碎、独一无二的光芒

       

       面对全场或平淡或尖锐的问题,两位歌手怀着最大的真诚,用幽默的语言回应嘲讽,笑着描绘各自辛酸艰难的过往。从他们的语气中,可以感受到或多或少的来自流浪者的自卑,没有固定的收入,没有体面的工作。可他们实在值得敬佩,用点滴收入去支援公益,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更重要的是,他们敢于倾听内心的声音,带上勇气拥抱这个未知的世界



大冰和小屋


       计划推出音乐会的第一天,大冰说,“我希望你们忘记大冰这个名字,忘记他主持过的那些节目,忘记写过的那些破书,忘记搞过的那些变态售后服务,忘记他的倔强疯癫怪癖傻决定驴脾气爱讲粗口讨厌被拍照……”

 

       他说:“我奢望你们能记住小屋,记住小屋族人们的这场漫长接力赛。我奢望一代又一代的小屋歌手们的脚步不会停歇,我奢望小屋会在这场接力赛中一棒又一棒的重生不死。绝境时,我奢望你记住,在你身旁,曾有一条特殊通道,一条可以抱团取暖的通道,一条可以背靠背去对抗命运的通道,一条一穷二白的普通孩子可以从中获得温饱、体面、尊严和希望的上行通道。


       音乐会之后,大冰的这句话,我比任何时候都能够理解。



继续流浪


       一路走来兜兜转转,跌跌撞撞,一群最底层的流浪歌手在荆棘中跑赢命运,在暗夜里闯出一条明亮的通道。关于温存几多,辛酸几何,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彼此结伴,持续行走,大冰和他的小屋,带着流浪中所有的感动,洇湿了太多人的眼眶。


       我有一位同学,错过了音乐会,他后悔不已,推掉所有的事情,买了最近的火车票,跑到下一场音乐会。有人羡慕他的勇气,他只是说:“大冰对我影响真的很大。”


       毫无保留地支持他的决定,因为值得


       那么,愿你带着最微薄的行李和最丰盛的自己在世间流浪,以梦为马,随处可栖。



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



谁说月亮上不曾有青草

谁说可可西里没有海

谁说太平洋底燃不起篝火

谁说世界尽头没人听我唱歌

谁说戈壁滩不曾有灯塔

谁说可可西里没有海

谁说拉拇拉措吻不到沙漠

谁说我的目光流淌不成河

陪我到可可西里看一看海

不要未来只要你来

陪我到可可西里看一看海

一直都在你在不在

陪我到可可西里看一看海

我去划船 你来发呆

陪我到可可西里看一看海

姑娘 我等你来

谁说做个男人注定要蹉跎

谁说你的心里荒凉而曲折

谁说流浪歌手注定要漂泊

谁说可可西里没有海

陪我到可可西里看一看海

不要未来只要你来

陪我到可可西里看一看海

一直都在 你在不在

陪我到可可西里看一看海

我去划船 你来发呆

陪我到可可西里看一看海

姑娘 我等你来



文字:蔡可心  |  图片:网络  |  编辑:蔡可心









长按关注——直通山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