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音乐家乌龙退休史

潮人谈 2020-10-08 08:16:17

音乐家身体机能不行了,宣布退休是件很正常不过的事情,天经地义。可偏偏在退休这件事情上,音乐家有时会尽显虚情假意,言不由衷。


为什么呢?因为宣布退休等于承认自己唱不动,拉不动,弹不动了呗,这样就没有出场费,也没人请了。过惯了被人前呼后拥的日子的音乐家是不会善罢甘休,也不会甘于寂寞的。因此在退休的问题上,音乐家总是模棱两可,即使从单位退休了,拿着退休金,但还是不会从舞台上退休的。


当然,有些身体机能处于开挂模式的音乐家不轻易言退休,比如内维尔·马里纳爵士直到生命最后一刻还在指挥。有些音乐家具有强烈的自知之明,早早退休,鸣金收兵,比如2008年末就举行告别音乐会的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退休后一直在勤奋写作,开办讲座,甚至甘当翻谱员的角色。


也有的打折擦边球。比如男低音托马斯·夸斯托夫宣布退休后当起了指挥,潮人谈特派专员年初还在西西里岛首府巴勒莫歌剧院赶上他在门德尔松《仲夏夜之梦》里担任旁白,继续发挥余热。


当然,最近,音乐界没有比蕾妮·弗莱明“被退休”更加火爆的新闻了。事情缘起4月5日,《纽约时报》放出长篇大论,标题非常醒目《女神离开:蕾妮·弗莱明告别歌剧》。



既然是《纽约时报》这样的大报,作者当然不会空穴来风。文章写得很巧妙,从弗莱明拿手的《玫瑰骑士》元帅夫人说起,讲到元帅夫人感慨“时间不等人,人要服老”,随后写道:“《玫瑰骑士》也许是她告别歌剧舞台之作。她的最后一场演出锁定在5月13日下午。”证据确凿啊!

© TODD HEISLER / THE NEW YORK TIMES


文章一出,轩然大波。不要以为加了一个“也许”,就能侥幸过关。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PR次日就连线住在纽约的弗莱明,女高音对自己“被退休”一事表示遗憾,用词相当谨慎:“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要从歌剧舞台离开,我从来,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这样说过。”轻轻打脸,揉一下,再轻轻打脸有末有~



在NPR的采访中,弗莱明强调了两点。第一,自己很忙,邀约一直排到2019年,包括在大都会歌剧院的演出。第二,自己状态很好,在东京和多明戈的音乐会票全卖光,然后插了一句“只要你还在状态,就不能停下”。


咦?怎么被退休,然后当事人出来温柔辟谣,打一下脸揉两下这种事,这么眼熟呢?对你没看错。假退休,真炒作是娱乐界万变不离其宗的招术啦~



无论是从《纽约时报》的报道篇幅,还是后期NPR跟进的及时性、针对性和棉花拳力度来看,见多识广的潮人谈断言,这都是一次公关公司精心策划的炒作,目的当然是宣传弗莱明下个月在大都会歌剧院演出罗伯特·卡森执导的新版制作《玫瑰骑士》啦,否则弗莱明早就会说“FAKE NEWS”了!!


不过弗莱明真不是古典音乐行当中炒作退休最成功的。最成功的非这位男高音莫属。也许你会想,为什么都是唱歌的……嗯,我们也在纳闷。


始于2006年的卡雷拉斯的全球告别巡演(A Life in Music)已经进行到第二个年头了。也许他会一直告别下去……对于错过他告别演出的朋友,可以今夏在维罗纳,10月在悉尼,年末在萨尔茨堡再度听到他的歌唱。呵呵:)


参与讨论


觉得谁该退休呢?不许说我们!


No. 7 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