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黄色潜水艇

滚动生活 2019-04-14 21:15:46



前些日子,披头士的专辑在某音乐平台全面上线。宣传页上,一首免费的吉他独奏版“Yellow Submarine  (黄色潜水艇),让我单曲循环了一整天。后来干脆又用手机流量从云盘下载了这首歌珍藏的无损音乐,一遍又一遍地听,一遍又一遍地唱,唱得小辫儿同学也快要学会了。



这真是一首简单到极致的歌:简单的旋律,简单的歌词,简单的像一首儿歌,简单到可以放在宣传页上做招牌,让半个世纪后的人们重新燃起对披头士的热情。


可当你循环了一遍又一遍,听了一年又一年之后,有一天,某个年纪的你,肯定会突然觉得这首歌其实并不那么简单。看那短短几行歌词,听Ringo那忧郁而迟钝的嗓音,原来是在讲述一个每个人都心向往之,却又鲜有实现的美丽梦想:


In the town where I was born  在我出生的那个小镇

Lived a man who sailed to sea  住着一个老水手

And he told us of his life  他常常给我们讲述

In the land of submarines 那个关于潜水艇的世界

So we sailed on to the sun  于是我们便扬帆出海,向着太阳航行

Till we found the sea of green  直到找到那片绿色的海洋

Now we live beneath the waves  现在我们便住在波浪下

In our yellow submarine  在我们黄色的潜水艇里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我们都住在那只黄色潜水艇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黄色潜水艇,黄色潜水艇

……


隔壁有故事的老头儿,远方辽阔的大海,和神秘的潜水艇……是不是像一部引人入胜的电影或者小说,在你眼前缓缓展开?像《天堂电影院》,像《加勒比海盗》,或者像《魔戒》?


被远方大海所吸引的你,不假思索地扬帆起航,向着太阳,向着心中唯一的梦想航行,想想就让人觉得激动。


可是,即便这样简单的事情,生活中的我们,又有几个人能够拥有如此的幸运,如此的勇气?


And our friends are all aboard  我们的朋友都住在艇上

Many more of them live next door 很多很多 就在隔壁

And the band begins to play 我们的乐队常常演奏: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我们都住在那只黄色潜水艇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黄色潜水艇里

……


生活中的你,是否常会觉得孤独?你觉得自己与身边的人们格格不入,找不到共鸣,找不到快乐。从前那颗开朗的内心,慢慢地关闭起来,越来越孤独。


为什么呢?


听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你越来越孤独,可能正是因为你没有追随自己的梦想。或许你向往的是碧海蓝天,可现在却随着生活的波浪,漂流到隔壁里的一座工厂。而那些始终追随自己内心的人们,则终将会从四面八方汇聚在那艘黄色潜水艇上,天天聚会,夜夜笙歌——为理想而拼搏的人们,做什么都满心欢乐。


As we live a life of ease  我们过着简单的生活

Every one of us has all we need  每个人都拥有自己想要的

Sky of blue and sea of green  天空湛蓝,波浪碧绿

In our yellow submarine  在那黄色的潜水艇里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我们都住在那黄色潜水艇里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黄色潜水艇

……


乔布斯说过,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人生的感受是不能通过迪伦或披头士的歌词来描述的。我觉得这一段,绝对是可以直击内心的唱词:


as we live a life of ease, every one of us has all we need

欲望越简单,生活越美满——碧海蓝天,理想常伴,夫复何求?


于是,《黄色潜水艇》便从单纯的音乐中脱离出来,上升为一种象征的意义——那是一种简单美好的生活,或者,至少来说,是一种对简单美好生活的永恒向往。


短短几行言语,便道尽整个人生。不知道这便是所谓的天才,还是几位年轻音乐家的少年老成。也许我们只能说,这便是披头士,这便是列侬-麦卡特尼


认识一位做物流的俄罗斯朋友,大家叫他captain(船长)。这位白头发,黑胡子的大叔也喜欢披头士。他说喜欢披头士,和喜欢威士忌一样,是一种“taste(品味)。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心情,在披头士的歌里,总能听到不同的东西。


不知道当他站在舰桥上扬帆出海时,会不会望着远方,不由自主地哼起一首“Yellow Submarine”


而我们中的大多数,却只能坐在斗室里,戴上耳机,听一听这首“忧郁的儿歌”,听一听歌曲里海浪的声音、潜水艇的声音。


写在后面:本文并非试图对《Yellow Submarine》这首作品进行解读,只是兴之所至,谈谈在欣赏音乐的过程中,自己个人的一些所思所想所感动。以此分享给同样热爱音乐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