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这流氓歌曲听得我满是回忆:两只山羊

后院儿的歌 2020-11-19 16:41:40


第一次听这首犯贱的流氓歌儿的时候,还没结婚,没钱,但也不为衣食发愁,有就多吃,没了就睡觉。推算一下,那会儿应该是24岁,还在上海租住的一鬼屋里瑟瑟发抖,南码头路xxx弄,我就不具体透露地址了,说不定现在住在里面的人也关注了Hoyard呢?我就不吓唬谁了,都好好的,嗯,安居乐业。


说回这歌。我第一回听就差点翩翩起舞,要知道以前我可是靠各种常人没听过的乐种曲调自我标榜的装逼犯啊,谁谁谁的布鲁斯,古典,爵士……现在想想当时的样子真令人讨厌,其实根本就不懂。我发现一规律,年龄渐长,愈发容易被那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简单的要死的东西打动。


记得听这歌那会儿,上海朱家角搞民谣音乐节,我发低烧但还是被现在的媳妇儿硬拉着坐了一个小时跟她的俩朋友汇合,据说这俩朋友后来都得了抑郁症,我听说后,嗤之以鼻,我猜他们肯定没钱了才会抑郁?装吧,文艺青年最矫情!自打我这么从内心蔑视他们之后,我也被传染了,而且不止是抑郁症,这就是报应!我看谁敢嘲笑我。


记得他们觉得这歌很搞笑的时候,我完全沉浸在思考当中,姑娘洗澡为什么狗叫着嘞?狗和姑娘什么关系?想着想着就年过30多了,留给自己听歌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想搞个“团建”,巩固下和哥们的关系,但心里仍想多留点时间工作,想着能多赚些钱,让下一代过好点儿,指不定再过20年,小少奶奶突然一感亲恩,还能带着我一老皮重走青春呢,希望能活到那时候。


废话连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