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喜欢朴树的天真做少年,愿中国音乐“声如夏花”!

我们的民谣与诗 2020-11-20 07:45:58


  热爱,让音乐如花绽放  



朴树是一代人的记忆,尽管离朴树最火的年代已经很久远,但无论听《九月》或是《在希望的田野上》,都能感受到脆弱、迷茫、忧郁、不安,这些都是青春的模样。


朴树早年给人的印象,是干净而朴素的少年,连带他的音乐,也干净而澄澈。后来在时光的涤荡下,他也像歌里唱的那样“他们都老了吧”,皱纹爬上眼角,沧桑,愈加消瘦。


面容会改,但是他对音乐的态度还是“天真作少年”。当纷争与凌乱散尽,剩下的,就是朴树的赤诚。


而我私以为,朴树其实与顾城最似。



顾城需要天空,一片被微风吹淡的蓝色,让诗句渐渐散开。而朴树也需要天空,把俗世与俗事放空,然后让风吹进来。他们都不肯接受成年世界的规则,固执地想要留住一些干净的东西,因而他们的青春期,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木心先生在《素履之往》中写,“一个成熟了的男子较一个青年更孩子气些。”


朴树大概如此,经历了起落后更纯粹,面对镜头的紧张与不安很真实,在《跨界歌王》的舞台上他的坦诚让人猝不及防,“因为宋柯邀请,而且我这一段真的需要钱。”


高晓松评价:朴树的歌词特别诗化,嗓音又特别脆弱。他的歌就像诗一样,脆弱就会特别打动人。


朴树的专辑


这种脆弱是那个唱片时代与娱乐圈生态下独有的,也是朴树的特质。他被人贴上与时代格格不入的标签。他的脆弱,他的抑郁症,他的躲藏,成为他淡出大众视野后人们对他的唯一怀想。


而这份怀想也成了一种绑架,人们对他的怀想,也是对他当年作品风格的既定概念,好像《白桦林》、《那些花儿》与《生如夏花》就是朴树本人真实的模样,后来的《平凡之路》倒也符合大众的胃口,但到了《在木星》,就难以幸免了。


这个时代善于造神,神坛之上的人是人们欢喜地供上去的,却也欢喜地想把神坛之上的人拉下来,好像这样自己就离神坛近一些。



恶意的揣度,不经思考的言论,因为没有成本而泛滥成灾。


而朴树,他从来不在意自己是否在神坛之上,只是唱了一些他喜欢的歌,而这些歌让我们某个时刻看到了自己。一首歌,带来一段时光的惊喜。


青春,爱情,得到与失去,充盈与遗憾,自由与成长,从来就是这样简单地藏在他的歌里。


今天是世界知识产权日,中国数字音乐产业在版权正版化和开放化的大潮下,也在焕发新的生机!版权共识、创新模式、海外交流、新人扶植……从萌芽到绽放,在“尊重”与“热爱"的浇灌之下,一朵朵的音乐之花正让产业芳香的音乐花园。


在此,腾讯音乐携手民谣与诗,邀你共同感受音热爱而绽放的绚烂夏花!



有奖互动


长按扫描下图二维码,即有机会获得腾讯音乐联合民谣与诗,版权日特别定制“声如夏花”主题花一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