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摇滚音乐联盟

山野中的一次生命洗礼 (配乐散文)

福言文苑 2018-10-09 15:48:13




         


配乐散文

阅读时先点击音乐播放,作为背景音乐阅读文字,会把你带进那旷野里的天地……



————————————————



   

    ————————————————


到怒江多次,来回都是沿着这条会发怒的大江在峡谷里穿行,便一直认为除了险峻的高山和汹涌的江水之外,怒江给人的印象似乎就是那么一块狭长的天地。故曾在过去的文章里形容大峡谷是太阳也难以停留的地方。

        没想到这次途经福贡县时,县里的同志安排我们一行到亚坪去,蜜县长是相识多年的朋友,也是位干练的傈僳族女干部,她和我说,一定值得去看看,它的风光和景致不比我宣传的香格里拉差。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我和同伴们吃过早餐,便乘县里来接的车子前往亚坪。


 

车离开县城沿着江边往前行约摸40多公里,便见一座新修的水泥大桥横跨在怒江上。过桥后,越野车便开始爬山,路是特别的陡峭狭窄,加上雨季,有些路段愈发泥泞难走,但山的气势却非同一般,随行的朋友介绍说已深入进高黎贡山。



        云南是山的王国,从乌蒙山到横断山我都爬过,这些山系都像人的脸孔一样各有着自己的面貌,外省人是分不清的,只有在云南呆久了,才体会得到那雄浑磅礴或莽苍粗犷的大山语言。但对高黎贡山却很难用形容人的脸孔来描绘。除了那条从青藏高原奔来的江水把碧罗雪山与高黎贡山分割开,怒江的山便全都挤压在了一起,就像一辆挤满了乘客的长途班车一样,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挤在一堆,伸脚的地方都没有,使怒江州不像云南的其他地方,翻过大山便是一个村镇散落的平缓坝子,连州府六库都被逼仄在峡谷里无法拓展。


也许,没有坝子正是怒江的特点,所以它也才以东方大峡谷闻名于世。大山和大江挤在了一起,山靠着江便觉高耸浩然,江依傍着山而更显蜿蜒细长。犹如一排伟岸的汉子,护卫着一个纤细的姑娘。我以为,要领略云南那山川骈列、气象万千的景象,怒江便是个非来不可的地方。



       车越爬越高,回首望去,只见大江如练,群山叠翠,江对岸的碧罗雪山在云雾升腾中露出白雪覆盖的峰峦,如同一条欲腾起的苍龙,与这边的高黎贡山夹峙相望、当空对舞,让你难得一睹这山川奇伟的独特景象。

     

 


       我们是从一个豁口般的山谷中往上爬越的,山箐里布满了巨卵怪石,一条湍急的溪流奔腾而下,汽车有时便沿着溪流行驶,连日的降雨和雪山融化的雪水汇集在一起,沟里的溪水也涨了起来,陡急之处水流更显汹涌。可尽管湍流飞溅,那水却碧绿如玉,不带一点泥沙,清澈见底的溪水,在色彩斑斓的乱石中穿流,荡激起一片水声,仿佛山林中的一支乐队,为进山的客人奏鸣着泉水的欢歌。



         汽车就像在画中穿行一样,溪流两旁的山花树丛,组成一幅幅极美的画面。不时还能见一道道垂落的飞瀑流泉,像些白色帐幔飘舞在山间,那种远离尘世的山野情趣开始包围着人,浸袭着人,使人忘却了人世中的那些烦恼和纠葛,沉浸在大山的怀抱中。

       


        还没等我反省过去对怒江的印象,车已钻进了一片原始森林之中,葳蕤繁茂的枝叶遮天蔽日,清新湿润的空气沁润着肺腑,有如置身在一座巨大的天然氧吧中,顿觉爽气袭人。沿着林中的小路慢慢行驶,两旁长满苔藓的大树形态奇特、根须裸露、称为树胡子的松萝摇曳在枝丫上,像一群老态龙钟的树爷爷,讲述着森林中的故事,就像来到了一个童话故事中一样。要不是前边的车已走远,我真想请驾驶员就停在这里,慢慢享受着这块远离尘世的天地。




我们的车还在不断往上爬,心里有些奇怪,来时以为亚坪是个寨子,因为怒江为峡谷地带,两旁全是高山,称为坪的地方便是当地人认为的坝子和村寨聚居之处。就像山城重庆的沙坪坝,在爬高下低的城市中也是块难得的平地。可随着海拔的不断升高,已能看见前边的山顶堆积着白雪,植物形状也有了明显的寒带变化,景色像在迪庆香格里拉似的,有一种回到雪域高原的感觉。我想象中的亚坪寨子还仍无踪影 ……

坐在车中,感觉我们已远离了有人烟的地带,周边的山顶已经开始有积雪,快到雪线了。从县城出来时只穿了一件单衣便上车,坐在车中都觉得有些寒意,其他同伴也如此,看来只有用身子经受这大山垂直立体气候的考验。

等到驾驶员说看见丫口了,当车最后停在山头顶端的丫口处时,县上的同志说到了,界碑就在这里,再往前就是缅甸的地段。



       这时候,我才明白,亚坪就是沿途那些无比美丽的风景,亚坪就是周围披着雪装的山峦,亚坪更是一条如画的长廊。

        坐在车中,就像看一部大自然迷人风光的环绕电影,位子没换,景致却在不断地变换,让你在目不暇接的山泉溪流、蓊密森林、绝壁瀑布、雪山草甸中去品味亚坪,  这个藏在深山中的仙境给人的迷醉 ……



        要是你觉得还没饱览够,原路返回的过程又像倒带的影片,还有机会细细地感悟那些难以忘却的景象。

        说实话,我很感谢县里这种别具一格的安排,这里没有寨子人家,也没有惯常的乡村干部和乡民的接待与探访,把大家拉到这旷野之地,让风裹夹你、让山包围着你、。就是看你怎么去领略和感悟高黎贡山所藏着的秘蕴。就看你是否读懂了这大山展示的篇章 ……



        这些年来,人们都在讲回归自然,到香格里拉去寻找世外桃源,到西双版纳去欣赏热带雨林,到抚仙湖畔去浸润那清澈的湖水洗礼。自然成了抚慰你身心的“母亲”,其实,我们都是自然的儿女,源于自然,归宿自然,谁也改变不了这规律和命运,就是乘飞船跑到太空也如此。

        岁月迢递、草木枯荣,往昔农业文化衍生的回归自然,思究人宇关系的田野风范,已被现代工业文明以那轰鸣隆隆的历史脚步驱赶得已无立足之地。



        身居在城市使人陷入了冗杂忙碌的社会世事中,心灵的空间全被单位里的繁忙事务、人事争斗、吃穿住行等等无休无止的东西占得满满的,大自然给人的享受,早已被我们自己用钢筋水泥把它隔绝弃在远离都市社会的天边,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挤在一起,被许多人沾沾自喜的誉为是如何了不起的业绩,认为这就是现代化的标志,我们有了汽车、电视、手机、计算机网络这一系列现代科学技术所提供的工具,却又身不由己的碑这些东西陷了进去,被其奴役 ……



          一方面我们日子过得舒适安逸,宾馆酒楼里觥筹交错,夜总会灯红酒绿,男人们变得大腹便便,大街上全是女士们的化妆品广告,小巷中却到处贴着治性病的传单。

        另一方面我们污染空气、湖泊,侵占耕地、砍伐树木、浪费水资源、蚕食绿色,成天被拥挤不堪的车流包围着,被各种噪声与污染的空气笼罩着,被那些越建越高的大楼隔离着,刮过高原的山风闯进城市,卷起的只是弥漫的尘埃和行人的诅咒。这样的城市,天空不再是蓝色,高楼挡住了视线,就连太阳的初升也看不见。

         这时候,人们才想起了远山的呼唤。


         离开城市,走向自然,追求着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人们开始在休假时到野外、到山林、湖泊等自然去呼吸新鲜空气,享受阳光的抚摸。只有在闲暇时,腾出来的心灵空间才会在这些平时已疏远的天地中感受到了陶醉。

        人们从自然中发现了美,发现了各种可赏心悦目的景象。这还不是那种人工制造的假山园林和草木花朵茂盛的公园,而是一种更为质朴刚健、未经雕饰原始自然美,在这些宁静、淡泊、幽远的旨趣后面,隐匿着抚慰我们心灵,强健我们精神的需要。这恰恰便是我们现代社会所缺少或失落的东西。从气势磅礴的雪山下,从滔滔奔腾的江河边,从寥廓悠远的天际中,找到了一种胸襟为之开阔,身心都能获得强健的感觉。



        离开城市越远,就越可摆脱对那些世俗功利的沉重思虑,从平常的生活中走进超然的境界。在高渺无际的苍穹下,旭日夕阳的光辉染上了神圣的色彩,雄浑旖旎的山川不仅唤起无尽的遐思,封闭的心灵更被自然的博大深沉所洞启或拓展,于是我们向往那绵延起伏的群山,高耸屹立的雪峰,茫茫无际的大海,幽深的峡谷与林莽,这时人们也许才会发现,走向自然其实是人们情感再生的一种需要,是人们精神深处的渴望。



        我们不能远离自然,更不能征服和掠夺这与我们生存攸息相关的自然,万物生息、草木蕃衍,世间一切有生命的东西都是造化的安排,远古人类对自然的崇拜使得种族得以延续繁衍,今天人类对自然的更加依赖,对自然界的重新认识,实质上便是对我们社会经济文化的一种反省 ……



        正当我伫立在山头丫口胡思乱想之际,一阵云雾飘来,车和人都笼罩在浓雾中,周围的山和那两块有如绿色巨毯斜挂下来的坡地,也被遮掩得不见了踪影,就像被一个魔术师用轻纱帐幔把这些景物消失了一样,或者说,大自然拉上了这场风光电影的布幕,让你休息片刻,去回味或寻思它呈现给你的这个峡谷秘蕴。

        不过,我觉得并真想说,亚坪,我认识了你,或者说,我读懂了你。





    ( 注:  本文所配图片,除笔者所拍外,其余选自网络图片资料,特此说明和致谢!)



——————————————————